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不要乱吃东西(6) ...

  •   事实上,在白夙开口喊出他名字之前,黑色羽翼已经从划过少女身侧。
      
      地下室空间很窄,满是蘑菇培育架,白夙若是亲自动手,免不了要弄脏衣服。
      
      脏活累活,身为使魔要自觉承担。
      
      在被肉山冲撞到之前,格亚以尖爪为刃,破空挥击,竟是以一个近乎不可能的角度,划出一道弧线。
      
      如同玩具被拆解,两只肥硕的手齐齐落地。
      
      鲜血从手腕的断口喷涌而出,男人惨叫着倒地,宛若蠕动的蛆虫。
      
      格亚轻笑一声,抬脚。
      这一脚落下,男人的肚子就会如同气球一样炸开。
      
      “等等!”
      
      格亚的长腿停在半空。
      
      “我的契约者,您不会没察觉到他的杀意吧?”
      对同为旅行者的人善良也就算了,难道对这种玩意,也要报以同情么?
      
      白夙扶额:“万一他是任务目标怎么办!”
      她的使魔哪里都好,就是太嗜血,一个不留神就要大开杀戒。
      
      都怪他的前任契约者太放任。
      
      但推己及人,白夙认为,似乎也能全都甩锅到格亚的前任身上。
      
      谁手底下要管理整整七十二位恶魔,也会跟孩子太多的家长一样,按下葫芦掀起瓢,顾不过来的。
      
      所以,最后干脆把它们统统封印,赶回地狱去了。
      
      与在地狱中度过的数千年岁月相比,和白夙相处的十年,恐怕跟眨一次眼那么短,根本不够改变什么。
      
      这件事,白夙早有心理准备,事实上,她当初打定主意,远渡重洋去挖沙子,就是想要找个顽固的老不死。
      
      这样套路起来才心安——
      白氏一族代代流传的血脉,半是诅咒半是祝福,其祝福的一面,不光是天赐强运,还有一定程度上的长生不老。
      
      偏偏白夙知道自己内心脆弱。身边之人老去,唯有她还停在原地,将是她承受不来的沉重。
      
      所以一个同样老不死的对于她来说,很有吸引力。
      
      偏偏中华地区的传统是继往开来,所有的契约关系基本都是临时的,养小鬼供家仙,缘分到了就散伙,对白夙来说没什么用。
      
      用灵魂当诱饵,召唤使魔签订契约那一套,应招而来的往往是些坏心眼的邪魔,契约所图谋的都是重于性命之物,无异于与虎谋皮,压制不住就要被反噬,危险又遗祸无穷。
      
      所以这玩意在旧时代被管太宽的玄门正道打成了邪术禁术,明令禁止,传承都断了。
      
      还好,东方的传承断了,西方的还在,甚至留有不少传说。
      
      白夙在某本翻译的佶屈聱牙的典籍残篇中找到了些线索之后,头脑一热,就直奔地中海。
      
      挖了三天(当然是花钱雇别人挖)的废墟之后,运气好上天的白夙,真的挖出了格亚这么个谁摊上谁死,只有她才驾驭得住的大宝贝。
      
      格亚这个名字是简称,白夙为了叫起来方便随便取的,这位只偶尔露出獠牙利爪的危险份子,本名格拉西亚·拉波斯,是上古同所罗门王签订契约的72魔神柱中排名第25的魔神,别名“虐杀者之王”。
      
      当然,这都是被口口相传不知多少代的神话传说了。
      
      那个年代的人早就死绝了,没什么依据,格拉西亚对这个中二的称号不置可否。
      
      嗜血好杀这一点,他倒是承认的很痛快。
      
      据他说,当年魔神们跟所罗门王的契约,是在他生前供他驱使,死后则享受他的灵魂和被上帝眷顾的身体。所罗门王死前不想践约,将魔神柱们驱逐的驱逐,封印的封印。
      
      残留的某一道连接地狱和人间的孔隙,是被塞在一尊琉璃花瓶中的。
      
      当时白夙遣散掉所有工人之后,隔着琉璃瓶子跟格拉西亚交流,就觉着地狱里大概是凭拳头说话,不太需要尔虞我诈的样子,所以这魔神柱的名头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不太聪明。
      
      因为白夙在询问契约内容时,格拉西亚开出的条件跟她听说的一样:生前随叫随到,怎么使唤都行,相应的报酬,是在白夙收取死后,收取她的完整灵魂。
      
      只是在被所罗门王坑过一次之后,他在契约中加了一条:契约者在生前,不可封印并驱逐他。
      
      白夙转身背对格亚,摆弄着衣襟似乎很纠结。
      其实是喜上眉梢,压制不住笑容了。
      
      主动送上门打白工的家伙,太招人喜欢!
      
      白氏一族血脉中的诅咒是:她只有一半人类魂魄,并且活的越久,两半割裂不相容的魂魄带来的折磨越严重。
      
      她如果想自杀,必须生个孩子,将非人的那一半传给下一代,才能怀抱着一半残魂死去。
      
      真到了那一天,不完整的魂魄无法履行契约,格拉西亚什么都得不到。
      
      退一万步来说,这家伙若真有本事将她的灵魂完整收走,这不就等于另辟蹊径的解了诅咒吗?
      稳赚不亏。
      
      与此同时,格拉西亚透过猫眼一样的孔隙,正饶有兴味的观察着身处人间的少女。
      
      他能看出来,这小姑娘的魂魄有问题,她的一半的魂魄一半属于人类,另一半则是更高的存在,甚至比他层次还要高一些。
      
      当时他不知道,这种层次在东方,被称为仙人。
      
      所以眼前的少女,是个货真价实的小仙女。
      
      虽然只有半个。
      
      在她死去之后,不完整的人魂无法回收,或者说就算回收了也没用。
      
      格拉西亚舔舐过尖锐的指甲,贪婪的没有笑出声。
      
      那就让她永远不死好了。
      
      太妙了,只要契约永不结束,他就可以永远留在人间,不用回这乏味无聊,一成不变到该毁灭的地狱。
      
      就此,契约成立,瓶子碎裂成齑粉,被海风吹散,在阳光下一瞬间折射成彩色的风,而这些色彩,瞬间被黑炎所吞噬。
      
      格拉西亚的原型庞大且颇具威压,白夙只能昂首看他。
      
      “低调一点。”她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于是烟尘散去,黑发男子带着深沉的笑意,对少女微微欠身。
      
      弹指一瞬的十年后,白夙终于摸清了,她这个坏心眼的使魔,比起收割她的灵魂,更喜欢留在人间游山玩水这一令人悲愤的事实。
      
      还好老天关了一扇门,就会再打开一扇窗,让她听说了《末日游戏》的存在。
      
      既然属于神仙的那一半魂魄搞不定,那就让属于人类的这一半升华!飞升成完整的仙人!
      
      不出所料,格拉西亚积极性非常之低,甚至到了如今,还打算顺水推舟的弄死任务目标,给她拖后腿。
      
      狡诈,自私,没有心!
      
      但这难不倒白夙。
      
      末日app本质上是个导航app,它不会主动给游客太多提示,但触发事件或者抵达了特殊地点后,还是会有所推进的。
      
      果不其然,任务提示更新了。
      
      那些原本只被显示为任务目标的光点,如今有了具体的名字:幸存者。
      
      白夙看着地上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的肉山,命令使魔帮她验证这家伙是不是系统所谓的幸存者。
      
      格拉西亚捻了一下自己微弯的刘海,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这简单,如果他死了之后对应的光点消失,那就说明他是。”
      
      说着,格拉西亚就要继续刚才的计划,戳爆这男人的肚子。
      
      “停一停,不用验证了。”
      
      白夙看到,在地图上,距离轻轨站最近的几个光点接二连三的消失,看来是被其他旅行者们失手杀掉了。
      
      “现在只需要看,怎么处理任务目标才算完成任务,我觉着杀死不算数。”
      
      不然也太简单了。
      
      “你带着他,一直往太阳的方向去,把活着的幸存者丢到永昼之地试试。”
      
      根据车站女鬼的说法,此地不存在正常的昼夜轮替,永夜之中有鬼怪肆虐,昼夜交替的缝隙,存在蜗居在“避难所”中的幸存者,那么永昼之地可以永远安全也说不定?
      
      格亚答应下来,指尖燃起火焰炙烤过肉山胳膊的断面,粗暴又残忍的给他止血,将他拖了出去。
      
      白夙看着手机上,从自己这个位置起飞的光点,一路不顾地形的以直线距离往东方直冲过去,不多时便消失在地图边缘。
      
      她简单观察一圈,没再发现值得注意的东西,不愿意在这窄小潮湿的蘑菇屋里久留,转身欲走,却在已经迈上台阶之后,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蘑菇的气味,很香。
      
      那座肉山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一动起来,身上的酸腐气味就在空气里漾开,白夙当时只顾着反胃。
      
      如今人被格亚搬走,很快,蘑菇的气味就占了上风。
      
      白家祖业丰厚,白夙从不缺钱,高级松茸,野生菌子都吃过,但没有哪一种蘑菇,会在生长时就散发如此诱人的香气。
      
      白夙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
      
      怪了,明明进游戏也才两个小时,她并不饿的。
      
      等反应过来,已经不受控制的转身走回了蘑菇架前,手都伸了出去。
      
      但随着靠近,白夙也看清了,那些蘑菇表面有着淡红色的弯曲放射状纹路,像极了毛细血管。
      
      她脑中一瞬间涌出很多血肉模糊的画面,生怕自己摘下蘑菇之后,它就汩汩冒血,喷人一脸。
      
      恶心和惊悚立刻占了上风,白夙提着裙子,屏住呼吸飞快逃出地下室,直等到了室外,才放肆的大口呼吸。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夙:洁癖救了我一命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