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不要乱吃东西(12) ...

  •   一下子暴露在光线中,那鬼影紧张的都要散了。
      
      它立刻跳起来,从紧贴地板变成紧贴在对面墙壁上,又沿着窄小的楼梯窜上了二楼,没转弯,而是直接撞进了拐角墙壁消失了。
      
      白夙看了一眼楼梯,隐隐有白骨在反光。
      
      她还没忘了,这局游戏中的鬼魂虽然跟现世中的大不一样,但有着同样的鬼气与煞气,又有各自的活动范围。
      
      大概都是地缚灵那一类,被自己的死亡地点,或者尸体所在的位置禁锢着。
      
      她还在思索,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先前如同跟空间固定在一起的门已经能打开了,格拉西亚走了进来,从橱窗里拿出带把手的罐子,将藤蔓塞进去扣上盖子,这才从容的解放出一只手——
      控制那根刚发芽的藤蔓倒是容易,时刻注意着别捏死了才难!
      
      “拿过来,我想做个实验。”
      装进罐子之后,确定不会被碰到,白夙也就不嫌脏了。
      
      她将罐子放在楼梯口,自己退后两步。
      楼梯口黑洞洞的,没反应。
      
      白夙再一次退后,仍旧没反应。
      
      难道猜错了?她一阵烦闷,瞪了格亚一眼:“是不是你吓着这鬼魂了,你先出去!”
      
      然而格拉西亚都退出店门外了,那弱小的鬼影仍旧没出现。
      
      “不是我吓着它了,而是你,我猜它自从做了鬼,就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
      
      白夙:……根本也没打,也能叫对手么?
      
      看来想观察鬼魂跟幸存者相遇的化学反应,太弱鸡的鬼魂还不行,得找强大点的。
      
      白夙叫格拉西亚将罐子拎出来,隔着模糊的玻璃,观察起藤蔓。
      
      它有生命,有意识,就是没人样。
      
      但从app上能看到有个光点跟她位置重叠,很显然这玩意儿也算数。
      
      哪怕不是人,甚至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只要从前混杂了幸存者的基因就算?
      
      既然如此,她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只是这个想法,她不打算叫格亚知道。
      
      于是白夙只当自己仍旧没有头绪,让格拉西亚带她一路飞回最早的车站。
      
      强大的鬼魂,车站就有一只,甚至还能沟通!
      
      格亚提醒了她一句:“别忘了,最初就是她,格外积极的让旅行者出去探索。”
      
      白夙当然没忘:“就跟新手村附近的指引npc一样,搞不好她的指引,正是完成主线任务的捷径呢?”
      
      格拉西亚不置可否:“你们文化里的鬼魂我不熟,但至少在地狱里,不存在烂好心的家伙。”
      
      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万分之一的几率出现,还多半早死。
      
      这件事,白夙心里有数。
      
      鬼魂的凶性和戾气成正比,它们会杀人却在忍耐,甚至有机会引诱旅行者进入其领域杀掉时,还多有放水,实在透着诡异。
      
      除非旅行者有利用价值。
      
      但就算如此,万一它们要利用旅行者去做的事,刚好跟主线任务一致呢?
      毕竟这只是C级副本,不至于难如登天。
      
      格亚见白夙坚持,将她抱了起来。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格拉西亚不为所动,翅膀一扇就要出发。
      别人的凄惨,关他什么事呢?
      
      可白夙纠结了一秒,打算先去看看。
      
      如果这惨叫是之前跟白夙交恶过的谁,那她也懒得圣母,最多旁观一下看他们又触发了怎样的规则陷阱,但这声音很陌生。
      
      但普通旅行者,能帮还是姑且帮一把。
      
      如今主线任务还扑朔迷离,万一最后发现,合作效率更高,却只剩下些擅长勾心斗角的人渣,那才令人头疼。
      
      惨叫声是从一座废弃的百货大楼里传出来的。
      
      白夙先前从这大楼面前走过一个来回,但都没进去过。
      
      毕竟是个地图上显示没有幸存者,但阴气又很重,几乎跟车站女鬼给人的压迫感不相上下的一个地方。
      
      这么重的阴气,哪怕是感觉迟钝的普通人,也会脊背发寒浑身不自在才对,还跑进去,得多作死啊?
      
      一想到这是个自作孽不可活的作死能手,白夙突然又不那么想救人了。
      
      不过随着接二连三的惨叫声跑出来的青年,白夙看着很眼熟。
      
      身材偏瘦,面色苍白,穿着的牛仔裤少了半条裤腿儿,一瘸一拐,正是先前在车站扶梯口,试图救人未果,反而自己受伤的青年。
      
      他正拼了命往大门方向跑。
      
      就跟在车站里,头顶的电灯也会自己亮起来一样,这商场里亮着灯,感应玻璃门也随着白夙的靠近自动打开。
      
      牛仔裤青年瞧见了白夙,大喜过望,拼命挥手。
      
      白夙:宁这逃命呢还不忘打招呼可真有礼貌。
      
      而在青年身后,有许多人……不,应该说是许多人影在追逐他。
      
      而这些人影,跟中药铺看到过的影子还不一样。
      
      不是一坨人形的黑影,而是在灯光下都无法直接看到的存在。
      
      乍一看,青年像是在躲避空气,可在他身后,一排排的金属货架上,却有无数人影不断掠过,紧追在他身后。
      
      白夙一直站在门口,感应型的玻璃门,却没和真正带传感器的门一样,隔一段时间就自动开合,而是始终敞开着。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让让!”青年喊了一声,同时飞身就要越过大门。
      
      说是迟那时快,白夙抬眼,眸中难得闪过一抹凌厉,随后她飞起一脚。
      将青年硬生生给踢了回去。
      
      青年面上露出想骂娘的表情。
      
      可下一秒,这表情就被惊惧所替代了。
      
      他发现,就在感应门的玻璃上,同样倒映着许多人影。
      
      那是堆叠拥挤在一起的,一张张狞笑着的脸。
      
      而白夙飞起踢他的脚还没落地,原本始终打开,如同坏掉了一样不知闭合的感应门就迅速合拢,速度之快让人难以躲闪。
      
      “小心!”青年眼看着白夙为了救他,被夹断脚失去行动能力,喊的撕心裂肺。
      
      白夙缩脚的速度很快,但还是没快过感应门不正常的速度。
      
      鞋尖被门夹住了。
      
      原本夹到东西应该停下来的感应门,继续挤压,直到小皮鞋的尖端,连同坚硬的鞋底一起,被挤的和纸一样薄。
      
      门内的青年绝望的闭上眼。
      
      格拉西亚则气定神闲,只是扶住了白夙的肩膀。
      
      少女单脚着地,确实有点重心失衡,被扶住之后用力甩了甩脚。
      
      就听鞋尖“撕拉——”一声断开。
      
      白夙低头看了看,她人矮脚也小,如今穿的是尖头鞋,所以脚没事,只是鞋坏了,变成了鱼嘴鞋。
      
      她太清楚这些鬼魂的路数了,它们对幸存者,有玩弄有折磨,但不会直接要人命。
      否则整个商场里全是看不见的鬼魂,挤得比罐头还满,想要弄死那青年,根本不用等他跑到门边。
      
      刚才也是一样,没想杀牛仔裤青年,只是想要夹断她的手指,或者让他的脚伤更严重些。
      
      后来她将青年踢了回去,触怒了鬼魂,它们大概想夹断她半只脚掌。
      
      很可惜,失败了。
      
      当然,门内的青年并没意识到这一点,他此刻后怕到脚软,站都站不起来。
      
      在他看来,如果方才不是少女踢了他一脚,那么当他往门外扑的时候,就会被自动门硬生生夹断。
      
      不是砍头就是腰斩。
      前者好歹还能死个痛快,后者据说可能要痛苦挣扎很久。
      
      越想越怕。
      
      但他此刻也根来不及道谢。
      
      感应门门被关上之后,那些倒映在玻璃上狞笑着的鬼影,纷纷转头,在玻璃上映出一个个开裂的,流出或是血红,或是粉白液体的后脑勺。
      
      投在门上的倒影是背面,那正面……
      
      青年抱着手臂,牙关不住撞击出声。
      
      那些鬼魂,此刻都在面对这他,看着他。
      
      他下意识想转身就跑,可他方才就是从商场深处逃出来的,那里也都是鬼影,若是再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白夙见里头的青年连眼神都涣散了,十分很铁不成钢。
      
      她敲着玻璃门:“去关灯!”
      
      青年心领神会,勉强起身,冲向大门旁边的供电箱。
      
      在将电闸拉下去的同时,他背后一阵灼痛,仿佛是被许多钢针硬生生划烂了皮肉一样。
      
      但随着彻底的黑暗来临,袭击消失了。
      
      虽然背后火辣辣的疼,血腥味也在蔓延,至少远离了死亡威胁。
      
      他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到“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声音。
      
      难道,还是和《死神来了》当中所演的那样,再怎么努力还是不行吗?
      
      他放弃挣扎了,静待死亡来临。
      
      可他只听到了脚步声。
      
      回头就见身后的自动门半开,金属框被挤压变形,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而那位救过他两次的少女,伸出手指,猫爪子一样碰了碰门边,见它确实是不动了,这才提着裙子施施然走了进来。
      
      “难道是一关灯,鬼魂就消失了吗?”
      难道眼前这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是除鬼大佬?
      
      白夙冷冷打破他的幻想:“那些鬼魂都还在,只是它们的能力都依托倒影存在。”
      
      而没有光,自然就没有影了。
      
      她瞥了一眼格拉西亚手中的罐子。
      
      在进到商场里之后,藤蔓消停了许多,不再扭来扭曲,如同嗅到了天敌的气味一样,瑟缩僵硬,如同死去多时的根茎。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夙:开门
    格拉西亚:嘎吱,咔嚓咔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