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不要乱吃东西(1) ...

  •   午夜时分,月明星稀。
      刚下过一场阴阳雨,京华市郊这条本就荒凉的商业街一半湿漉漉,另一半则干的风一吹过就有灰尘被卷起。
      
      行人不多,大多独行,偶见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多半背着登山包或者拎着旅行箱,四处张望着,惶恐不安的神情都倒影在地面的水洼里。
      
      不像游客,也不像拖着疲惫身体赶末班车的加班族。
      
      当地人都知道,整个京华市地铁只通到18号线,且到了晚10点后就停止运营了。
      
      而如今立在古镇商业街的尽头,标着24号线入站口的建筑,灯光璀璨。
      
      站台半旧,每一寸地面都被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一切看起来温馨而平常,若非说有什么异常之处,那便是车内的路线牌上,都没标注站点的名字。
      
      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
      
      挤在人群中,有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他在今天傍晚,刚从传销组织逃出来,没有钱,没有身份证,举目无亲,靠着一腔孤勇跳楼逃出来,之后就陷入了无所适从的茫然。
      
      买不了车票,家乡都回不去。
      找警察帮忙送,然后被同乡笑话么?
      头脑一热来大城市打工就换到这样的结果,他对自己失败透顶。
      
      当时年轻人只想从江桥上跳下去,求一个解脱。
      
      就在他行尸走肉的往桥上走时,突然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他只记得,那是个很古怪的男人,西装笔挺,容貌很周正,可就是太过周正,让人觉着毫无特点,面目模糊。
      
      “如果连死都不怕了,请试试坐这趟车吧,这是个试运营项目,坐一趟再回来,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这样说着,男人递过来一张京华市的地铁通。
      
      青年接过之后,发现这跟普通一卡通似像非像,上头只有一行字:24号线限定卡,适用时间:00:00-00:10
      
      等他反应过来,那自来熟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青年愣了一会儿,突然豪情纵生,不想跳楼,而是想去看看究竟。
      
      不管是诈骗团伙,还是传销组织,这一次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万一是真的,总能捞一笔回乡的路费。
      
      同行的旅客很多,这给青年添加了几分胆气。可等到进了站之后,他看着身边形形色色,却无一不在脸上挂着“生人勿进”表情的乘客,有点发懵。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经历有多诡异。
      
      那座大桥四面都有遮挡物,更是不允许中途停车。就算是他一心求死时,不曾注意周围,可回忆起来,那根本就是凭空出现和消失的!
      
      捏着车卡的手在大衣口袋里全是汗水,他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想要找周围的人打听一下状况。
      
      可是,这些人,真的是人吗?
      
      他踟蹰着,缓慢从排队进站的人群中退出来,却又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逃走。
      
      “呀,注意点儿!”
      一声抱怨,声音不高,娇滴滴的。
      
      他慌忙低头,看到一只白色的鞋尖迅速缩了回去。
      
      差点儿踩到别人脚这种接地气的日常事件,立刻让他的心情放松下来。
      
      “抱歉抱歉,刚才没注意身后有人。”
      
      一边说,他一边留神打量着身后。
      
      出声的是个穿着复古款奶油色长裙的少女,跟他一样,没着急刷卡进站,而是坐在站台外的临时座椅上。
      
      原本少女是在低头摆弄手机,差点被踩到之后,十分不悦的将手机收了起来。
      
      手指翻飞,指甲反射出莹润的珍珠状光泽,在青年眼底划过。
      
      少女似乎并不满意青年的道歉,蹙眉盯着他:“这么慌里慌张的,是新人?”
      
      青年呆了一秒。
      
      面前的姑娘,实在过于漂亮了。
      
      看起来似乎介于少女和成年之间,浓密上翘的睫毛压着格外清澈的瞳孔,肌肤瓷白胜雪,完美的不似活人,倒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人偶。
      
      可人偶不会有这般水润而灵动的眼神,也不会有这样若隐若现,哪怕带着愠怒,仍旧甜糯可爱的两个小梨涡。
      
      青年觉着自己的思维被撕扯成了两半,一半满是乱糟糟的诡异桥段,叫嚣着危险,另一半则驱使着他红了脸。
      
      少女却只是逐渐收敛了所有表情,用近似无机质的眼睛瞥了一眼青年放了车卡的口袋,幽幽开口:“新人就别这么想不开了,这辆车,可是开往彼岸黄泉的。”
      
      青年脑内所有的旖旎都被打碎,随后就眼看着少女在他面前迅速变的透明,消失不见。
      
      鬼。
      真的是鬼!
      
      “啊————”他惨叫一声,强行从入站口逃了出去。
      
      只有一张乘车卡顺着楼梯飘了下来。
      
      一只半透明的手去将车票捡了起来。
      
      “你还真是好心。”
      男人咬字的腔调古典又沧桑。
      
      他穿着一件格外低调的黑风衣,身材高大挺拔,手指修长而苍白,玩着那张还没启用过的车票。
      
      少女抬头,瞥了男人一眼。
      
      “不是好心,是不想要个猪队友,万一刚一下车就涕泪横流,沾我一身脏怎么办?”她瞥了一眼进站口的人群。
      
      “他那么磨蹭,一定会跟咱们上同一个车厢。”
      
      少女不打算去人挤人的排队,她要在休息区等到最后再进站,上最后一节车厢。
      
      随后,她打量了男人一眼,不悦的抱怨:“都说让你低调一点了……”
      
      男人黑发散碎微卷,没特意打理过的刘海遮住了一半眉眼,露出的瞳孔是比寻常人更浅的琥珀色,夹杂着不易发觉的血色放射状纹路。他唇色很浅,却带着薄润的光泽,无法跟虚弱联想到一块。
      
      他只是站在这,就代表了超越人种的美貌和优雅。
      
      只是这种优雅中,夹杂着高高在上的淡薄。
      以及一丝难以察觉的恶意。
      
      男人被少女责备,很好脾气的轻笑一声:“反正别人又看不见。”
      
      他见少女的鞋带松了,旁若无人的单膝跪下给她系鞋带。
      
      少女对此倒很是习惯男人的殷勤,刚掏出手机按亮屏幕,就听到:“末日游戏内,总会有很多新手,就跟刚才那位一样,他们会很容易去送死,甚至死的血肉横飞,内脏遍地,就算死的时候还留有全尸,也会迅速腐烂,胀大,形成巨人观……”
      
      他抬眼,看到少女面色已经开始发白,笑了笑:“如果你不想看,咱们直接回去?”
      
      少女的手指一抖,戳在屏幕左上角的个人信息上,弹出一行字:
      旅行者白夙 资格未确认积分0
      
      确实,她跟被吓走的青年一样,第一次进入末日游戏的传送点,还没进站,随时可以选择放弃。
      
      白夙恨死自己超强的脑补能力了。
      
      光是想象,就让她的洁癖都要犯了,手背上被男人的低语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她为了参加末日游戏,恶补了很多类型的恐怖片,但看是一回事,嗅觉触觉齐上阵的身临其境又是另一回事。
      
      “不,我才不放弃!末日游戏的头奖,我非拿到不可!”白夙霍然起身,甩开男人去前头排队。
      
      就这么怒气冲冲的排在队伍末尾,刷了app进站。
      
      开弓没有回头箭!再想让她动摇也晚了!
      
      ******
      
      末日游戏的都市传说,近年来悄然流传开来。
      
      据说极度绝望之人中,会有些“幸运儿”收到神秘导航,将他们指引到24号线站台,踏上发往末日游戏的列车。
      
      若是能在末日游戏中生存下来并完成任务,就会得到不菲的酬劳。
      
      急需钱财的会突然中彩票,得了绝症的病情会突然好转,独生子被拐卖的时隔十余年竟突然得到了消息,不一而是。
      
      事实上,这是魔鬼的陷阱。
      得到了奖赏的是少数,大多数人只会死在游戏场里。而九死一生回来的人,若是后悔,也晚了。
      
      而一旦参与过,再想彻底脱离游戏,就需要耗费价值不菲的积分,若是积分不够,就算不愿意来,人也会被丢进车站。
      
      至于在站台中,又死活不肯上车的人……
      谁知道呢?反正没人见过他们再出现。
      
      以上都是网上流传开的,耳提面命让人警醒的都市传闻。
      
      但看这么多人进站,就知道这玄门放出来的警告根本没用。
      
      白夙认为,他们就不该那么诚实,应当危言耸听,说这破游戏不仅杀人,还诛心,只要参加过游戏,想要钱的欠债,想健康的生病,只能在游戏内苟延残喘,绝对能把大部分人吓跑!
      
      拦不住,倒是也可以找别的方法,比如将别人没用过的乘车卡抢走什么的。
      
      大部分车卡最后自然是被销毁了,还有一部分……
      会被留下用,或者拿出去卖。
      
      寻常人进了末日游戏九死一生,但若是修士或者有点本事的,或可进去淘金,碰碰运气。
      
      现代社会灵气稀薄,鬼怪都成了珍稀物种,年轻修士们理论知识多得很,只可惜没地儿可实践,也没什么大灾大难需要他们去力挽狂澜,别说得道飞升了,延年益寿都难。
      
      而《末日游戏》里可以兑换奖励的积分,有人推测其正是功德的量化。
      
      毕竟听闻,每一次以旅行者的身份参加游戏的人,都会领到一些有关于救世济人的任务之类。
      
      大部分玄门中人脑子一热上了车,之后都哭爹喊娘的后悔。
      这游戏难得很。
      首先就难在会让很多能力和法术时效。
      
      比如说,在刷卡经过闸机的同时,白夙身上的隐身术被强制解除了。
      
      她先是皱了皱眉,随后回头,对身后露出轻蔑的笑:“格亚,看来末日游戏的规则,要比你的能力位格更高嘛。”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大概会是一个:娇气任性小公举X心狠手黑老狗比(划掉)大魔王 鸡飞狗跳快快乐乐打怪升级的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