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法国。
      比利牛斯山区。
      
      “现在海拔2432米,坡度百分之12,距离山顶还有800米。”
      领队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滋滋的电流声传进耳朵。
      
      纪澜生低眸扫了眼车把上的码表,上面显示功率输出323瓦,心率168,平均时速12km/h。
      
      “太慢了。”他闷声说。开始站起来摇车,加速朝山顶骑去。
      
      光线穿过沥青公路两道的茂密林荫,零零碎碎地洒落在他线条紧实的小臂上。
      
      终年积雪不化的银色山巅在远处连绵起伏,绿丛处蝴蝶翩然,美如名师手下一气呵成的油画。
      
      然而,高强度的集训让他们双腿布满了乳酸,临近山顶,沉沉压来的疲惫感折磨着他们的心肺,只剩下依靠意志力来摆动双腿转动脚踏。
      
      别说是风景如画的比利牛斯山,现在就是身材火辣的法国女郎,脱光了衣服在他们面前跳钢管舞,他们也根本没力气去欣赏好吗!
      
      山路地段向来由江帆负责领骑,但纪澜生已经超过了他,还生怕他们掉队,不时回头鞭策: “跟上!速度太慢了!”
      
      江帆都快哭了,站起来吭哧吭哧摇车跟上,压榨身体最后一丝体力:
      “昨天才爬完少女峰,今天又来爬这个23公里的夺命长坡,纪澜生你要是今晚不亲自给我揉腿,我们穿开裆裤长大的友谊就算完了!”
      
      纪澜生唇角微翘,黑亮的眸子映着林荫间的浮光掠影,微光熠熠:
      “今晚没空,我要去找我女朋友。”
      
      江帆喘着粗气冲他翻白眼:“拉倒吧你,交往半个月了连人家姑娘手都没牵过。”
      
      纪澜生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回他:“你少废话,感情要慢慢培养的懂不懂?你以为我是你啊,第一天见面第二天就想着上床。”
      
      江帆敢怒不敢言,默默在心里吐槽:放屁,全车队性子最急的就属你了吧,要不是最近集训累的跟狗一样,你指不定想和人家发展到哪一步呢呵呵。
      
      纪澜生从小的少爷脾气远近驰名,犟起来就连地里耕田的牛都要让他三分。
      
      不管是刚满十八岁便横扫国内业余自行车赛事,还是后来升入洲际职业队,在洲际巡回赛中一战成名,他从不接受电视台专访。
      
      偏偏半个月前来了个小姑娘,长相温温柔柔的,笑起来的样子仿佛千树万树梨花开,水灵灵的眉眼好似含着碧波,一秒就浇灭了纪澜生这座脾气暴躁的火焰山。
      
      纪澜生像着了魔,一头就栽进去了,抓着人家拿不到车队专访就没法向上头交差的把柄,对那姑娘霸王硬上弓:
      ——知不知道我从来不接受外界采访的?
      ——想采访我?可以啊,做我女朋友。
      
      那姑娘也是奇葩,居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两人一拍即合,变成了鬼畜的男女朋友关系。
      
      过完20公里的连续下坡,整支车队七横八竖地累瘫在草坪上。
      
      纪澜生单手扶着车,接过领队递来的水瓶,拧开喝了口,然后拉开身前骑行服的拉链,将剩余的水淋在头上和身上降温。
      
      黑幽幽的镜头移动过来。
      清秀男生单肩扛着摄影机,一手将麦克风伸到纪澜生面前:
      “JLS车队已经阔别国内赛事两年,据闻十月你们会回归参加环海南岛公路自行车赛,作为队长,你对这两年的封闭式特训有什么感想吗?”
      
      纪澜生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冷冷淡淡地刮了面前男生一眼,长眉顿时皱起。
      “我女朋友呢?”
      
      采访的男生愣了愣。
      
      纪澜生语气不耐:“苏含呢?!”
      
      “啊……哦,”男生被吓了一跳,瑟瑟缩缩地,“苏含师姐等下十点钟的飞机回国呀,之后的专访都是由我负责,她没跟你说吗?”
      
      纪澜生的面部表情顿时多云转雷暴,冷眼扫向他:
      “给你三秒时间。”
      
      “啊?”男生没反应过来。
      
      “关掉摄影机。”纪澜生冷声说,“否则我砸烂它。”
      
      被吓哭的小男生:“……”
      
      江帆笑得在草地上打滚:“哈哈哈才交往不到半个月的女朋友就跑了!我就说是你一厢情愿吧!”
      
      纪澜生的脸又黑了一度。
      
      江帆从地上爬起来,用腿踹他:“你傻啊,赶紧给人家打电话啊。”
      
      纪澜生正打算去摸手机,才猛地想起自己居然没有女朋友的电话号码,没有微信,没有任何社交联系方式。
      
      每次他想问苏含的联系方式,对方都是三缄其口闪烁其词地搪塞过去。比如什么“不玩微信啦”“不喜欢打电话啦”“反正采访每天都能见到嘛,省省电话费和流量咯”之类的理由。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纪澜生当时没什么感觉,这下开始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了。
      
      江帆看见纪澜生凝固在裤袋边上的手,笑得更厉害了:
      “你行不行啊,哪有人像你这样追女生的?”
      
      “……对了,苏含师姐有封信要我转交给你。”小男生颤颤巍巍地从包里掏出一封信,递过去。
      
      纪澜生沉着脸拆开,A4纸上只有简单粗暴的六个加粗大字,和一个用圆珠笔画的小女孩形象,冲他吐舌头做鬼脸:
      
      【你被耍了,白痴!】
      
      纪澜生:“……”
      
      妈的!
      
      ※
      
      此刻苏含心情很好,坐在候机室里,双手垫在大腿下,两条纤细的小腿荡呀荡的,哼着小曲儿。
      
      窗外的飞机坪一片辽阔,宽硕的机身不断往高处爬升,直到没入云层,把大团大团的白云撕成长条的形状,横跨天际。
      
      机场广播是个好听的女音,用法语播报着航班信息,提醒旅客登机。
      
      苏含起身理了理身下被压出褶皱的裙摆,用嘴巴叼着登机牌,腾出手去拉行李箱拖杆。
      还没往前走两步,却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修长有力的长腿猝不及防地闯入眼帘。
      
      紧身骑行服勾勒出他身体强硬的肌肉线条,领口处延伸出颈脖是麦色的,有男生特有的性感喉结和青筋。
      
      往上是他绷紧锐利的下颌线,那人鼻梁又高又直,一双黑眸懒散而凉薄,此时正半敛着盯着她,表情阴阴沉沉的,仿佛下一秒便要把她撕吞入腹。
      
      他很高,加之运动员挺拔强健的身材,让他看上去简直如同一堵墙,遮天蔽日。
      比利牛斯机场原本灿烂的天气一下变得阴霾了许多。
      
      “苏含。”
      面前男生沉着声喊她,气息微喘,显然是下了车一路狂奔过来的,想起那封莫名其妙的信,让他狂躁的情绪随时达到爆发的临界点。
      
      苏含没想到他那么快就追到机场来了,本能地“啊”了声,后退两步,抓起拖杆拔腿就想往安检处跑。
      
      “你给我站住。”
      
      然而苏含的小短腿压根跑不过他。
      
      纪澜生两步上前,拎一只兔子似地拎起苏含的衣领,脸色阴沉:
      “你解释下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他掰着她的肩膀强迫她转过身。
      
      苏含要微仰着头才能和他对视。
      
      她看着娇娇弱弱的,小身板被他整个圈进了阴影里,纤薄的肩膀仿佛一折就断的豆芽菜。
      
      女孩的脸蛋儿又小又白,细致的肤质如同玉瓷一般。看向他的大眼湿漉漉地,无辜又怜弱,美得毫无攻击性。
      
      想起初次见面,女孩站在比利牛斯山脚下,转身时长发飘起,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
      她将几缕被吹乱的发丝绕至耳后,冲他甜甜地笑着,声音也软软的:
      “你好,我是苏含,我想采访一下你们车队,可以吗?”
      
      那刹那,仿佛积雪融了,春花开了,被掩埋了一个深冬的天地万物都苏醒了。
      一切是那么美好,就连她青丝下隐约露出的粉色耳垂都显得太过可爱。
      
      然后纪澜生一眼就栽进她柔柔怜怜的小眼神里,再也没出来过。
      
      他以为这是一场异国他乡一见钟情的美好相遇,没想到全特么只是他一个人的痴心妄想!
      
      被拎住衣领的苏含小声嘟哝:“当初不是你说要做你女朋友才能给我采访吗?”
      
      纪澜生挑眉,让她继续往下说。
      
      苏含扬了扬下巴,小脸倔强,理直气壮:“现在我采访完了呀,所以……”
      “所以……?”
      “我就不用再做你女朋友了呀。”
      
      气绝身亡的纪澜生:“……”
      
      趴在机场柱子后面默默偷窥的江帆小声道:“我居然莫名觉得这姑娘说的很在理?”
      叶胜也在一旁饶有兴致地围观:“队长这是利用完就被甩的节奏啊。”
      
      “你们给我闭嘴!”
      纪澜生压低声音对耳机里吼。
      
      由于赶来匆忙,他还没来得及把训练时身上装的无线电摘下,江帆和叶胜一来一往的调侃全都透过耳麦落入了他耳朵。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分手?”纪澜生双手往身前一抱,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苏含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半垂着,带着蝴蝶般的细颤,粉唇微启,声音轻轻地:“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也可以……”
      
      反正采访已经完成了,报酬也拿到手了。
      再说了……
      她本来就是故意耍他的呀。
      
      纪澜生一口血气被堵在胸口,声音发颤:“你……苏含,你很好!”
      
      远处围观的江帆和叶胜:“完了完了,队长要爆炸了……”
      
      纪家家大业大,不管是在家还是在车队,一直被人让着哄着的小霸王纪澜生,哪里想过自己有天会被一个女孩彻头彻尾地耍了一顿。
      
      对方偏偏还生得人畜无害,满脸无辜,让人觉得他才是那个十恶不赦活该挨天雷的王八蛋。
      
      “你给我听着!”纪澜生伸手捏住苏含的脸蛋,逼近她,咬牙切齿地,“不是你要求分的手,而是我,纪澜生,甩了你!”
      
      苏含从被捏得变形的脸蛋和挤成鸡蛋大小的小嘴中吐出一个冷漠的:
      “哦。”
      “我告诉你,别挽留我,我是不会回头的!”
      “哦。”
      
      纪澜生愤愤松开了她,貌似毫无眷恋地潇洒甩头,作势离开机场。
      
      还没走出几步,他便神色紧张地揪着衣领,问无线电那头的江帆和叶胜:
      “快帮我看看,她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很舍不得鼻涕眼泪一起流?”
      
      无线电那头的叶胜:“报告队长,没有。”
      江帆:“前女友脸上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纪澜生:“……”
      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未婚妻你是魔鬼吗》求预收~
    文案:
    传闻谢家小少爷自幼眼高于顶,清冷矜贵,从不屑让异性近他身侧半步。
    直到某天,学校空降了个肤白貌美的小妖精。
    这小妖精还是他十八年素未谋面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第一次,柳淼淼用马鞭挑起谢灼的下巴,红唇一勾:“喂,反正你将来也是要娶我的,不如现在就从了我吧。”
    他目光凉薄,嘲讽地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
    没多久,谢灼便眼睁睁看着自己未婚妻上了隔壁班王八犊子的单车后座。
    还他妈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那晚他狠狠抽了三包烟。
    放学后,谢灼把柳淼淼堵在巷子口,声音冷冷的,散发着百年陈醋的味道:“你和那男的在一起,他能给你什么?”
    柳淼淼说:“他骑车载我上学,给我买牛奶,还帮我写作业。”顿了顿,又补了句,“比誓死不从的某人好一百倍。”
    谢灼盯着她看了三秒,然后俯身,用力吻住了她的唇:
    “和那男的断了,老子把命都给你。”
    拔带无情人渣小公举VS口嫌体直清冷小少爷
    注:
    1.女主不是好东西。
    2.校园+都市,涉及娱乐圈以及一丢丢马术竞技,主言情,不了解马术的小天使也可放心食用。
    3.一个关于小魔鬼被征服与治愈的甜暖系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