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们的死后生活》文绎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1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妇好 ...

  •   嬴政木着脸看着他哭,有些僵硬的伸手抚了抚儿子的肩膀,无话可说。
      他幼年丧父,没有从父亲身上得到过温暖,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儿女,通常以对待大臣的方式看待他们。用礼法来约束,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很好管。到现在这孩子真情流露,他反倒束手无策了。别说哄啼哭的儿女,就连哭哭唧唧的美人都没哄过——哭就滚到朕看不见的地方哭去。
      
      “朕没想到自己死的这样早,没有立太子。”嬴政尽量温和的解释了一下,又命令道:“别哭了。你既然不是皇帝,他们怎么会送你来这里?骗我来这里时,三令五申的说只有皇帝才能住在这里,不许出入。”说正经事吧,不要做小儿女的姿态。
      
      扶苏擦擦眼泪,捏了捏指头,尽量平复心情。
      如实说了自己死后的见闻,阎君们的密议和窃窃私语。
      他还没拿准主意:“阎君问扶苏愿不愿意留下来。请陛下明示。”
      
      嬴政不相信这是阎君的关怀体贴,送儿子过来陪伴我?这事一定有其意义。他们的目的何在?“你留下。”这个能文能武素有贤名的儿子是极好的臂助,远比继承皇位的胡亥更有才干,也更健壮,更顺从。他直接去问韩都尉:“扶苏有宅地么?”
      
      韩都尉:“没有。只有皇帝才有。”
      “他不是皇帝,怎能来此?”
      “阎君怜悯。”
      
      嬴政皱着眉头心说你们把我当什么,可怜的鳏夫么?没有皇后,就要和儿子相依为命?怜悯——令被怜悯者不愉的态度,更何况朕不需要人怜悯。阎君们怜悯我?为什么?
      “朕富有四海,工匠皆为朕所有,调一批匠人来为朕修建房屋。”他没有问可以么,而是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加强力度。
      
      韩都尉沉默了一会:“阎君们宽仁,过去愿意保全任何人的家产。”是哒,军队美女和工匠奴隶是家产的一部分。“可惜商王与周天子不知感激,反而耀武扬威,攻打酆都城。圣人不期循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
      
      聪明人说话不必说透,稍有暗示立刻明白。
      嬴政的眼神猛的一变,他的手心甚至微微出汗,沉吟刹那,语态如常:“李斯不会有好下场。赵高与他阴谋篡夺,必要与他相斗。”
      
      韩都尉没有接话:“既然你父子情愿相守,不必回去复命。”他又一次消弭在空气中。
      
      嬴政沉吟了好一会,心中仔细分析现在所知的每一点情报。缓步走了回去,看到扶苏正挽起袖子兢兢业业的砍竹子。他不需要吩咐,主动开始干活,砍下来的竹子也码放整齐,搁在旁边。
      “扶苏?”
      
      扶苏先把剑插在土堆上,叉手回答:“陛下?”
      “朕告诉韩都尉你愿意留下来。”
      扶苏觉得这是父亲希望自己留下来,高高兴兴的答应道:“扶苏的确愿意。”
      
      嬴政觉得他笑的傻呵呵的,一点城府都没有,留下来干活有什么可高兴的?
      父子俩抬着一大捆竹子回到宅基地,正门放了两个最漂亮的执戟侍卫,应该有墙壁的地方是一溜普通戈兵,戈兵身后是一溜战车。兵马俑摆放的很紧密,当墙使,其间留出一条路。他不抱什么希望:“扶苏,你懂得怎样盖小房子么?”
      
      “陛下,我略懂一点。昔年蒙恬将军闲来无事,去看士兵搭建军营,我也看了一会。”
      他沉默了一会,慢吞吞的说:“在这里不必呼陛下。这里没有皇帝,只有父子。”
      
      扶苏虎目含泪,低声叫了一声:“父亲……”
      努力回忆在军营中的见闻,劈开竹竿,一片片的片成竹篾,笨手笨脚的试图编一个筐。“有了筐好装东西,也能去拔茅草。”
      “拔草?做什么?占卜?”占卜用几根就够了,没听说你喜欢占卜啊。
      
      “父亲,草能搓绳子,搓出草绳来才好捆扎竹木做墙壁。木匠善用榫卯,儿子虽然看了,却没看会。”他努力的回忆了半天,编竹筐看起来很简单,那篾匠一天能编几十个。
      有句古话说得好,一看就会,一做就废。
      
      他还记得是先用长长的竹篾在中心纵横交错的编出一片像席子一样的底儿,四周要留出长长的散着的篾片,然后用一根竹篾转着圈一上一下的把这些散的都串起来,拽紧箍好,就成了一个筐。
      看篾匠做这东西的时候很是得心应手,自己上手时,这些篾片好像都有了生命,不仅蹦跳着躲避还抽他的脸。
      
      嬴政以异于常人的聪慧努力理解了这些见所未见的事,上来帮着他压住乱蹦乱跳的竹筐雏形,父子俩齐心协力,慢慢编了一个形如铁锅的圆底大筐。
      他已经满意了:“你我可以抬着它。”
      
      父子俩各自拎着短剑,去河边疯狂割草,蹲在河边试了试,的确可以搓绳子,也可以用编三股辫辫的方式编出草绳来,只要不断的续上长长的草重叠着,就能编织出结实的绳子。直径一米五的圆底大筐里堆了两米高的蒲草和芦苇。嬴政在前搭着带路,扶苏在后面看不见道路,跟着没头没脑的一顿瞎走。
      把大筐搁在地上,父子俩蹲在地上,开始疯狂搓绳子。怎么说也得有百米的草绳才能缠绕一面墙,先多做些绳子备用。
      
      扶苏搓了一会绳子,蹲着累——鬼并不会累,可是只要他觉得自己累了,就会累——直接席地而坐。忽然心中一动,又抓过两捆芦苇来,仔仔细细的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坐席:“父亲,您坐下歇一会。”
      嬴政慢吞吞的做了一件过去从来没做过的事,亲自把席子摆好,坐下。
      
      搓了足够多的绳子,就能把房子的框架搭的更结实,研究着怎么把房顶搭好。
      秦王宫的房顶用的自然是榫卯接口,那木头上刻出大小相等的槽子,一个一个叠加安装,咬合的紧如后槽牙。嬴政拿着小木棍在地上画了半天图纸,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这做榫卯结构的木料都是四四方方的,看看空地上堆积的木料,都是圆的啊?那种方形的木料,是削出来的?怎么削的?
      
      父子俩沉默不语的思考建筑学的问题,现在需要鲁班。
      
      远处传来一阵呼喊声。
      父子俩抬头一看,远远的看到一位二十岁上下的美貌妇人,浓眉大眼精美干练,身穿单薄衣裳,袖子和裤腿都卷了起来,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和小腿。
      这位妇人肩扛一把大钺,高声喊:“嘿!我进不去!”
      
      嬴政站了起来,兴致勃勃走了过去。扶苏连忙丢下草绳跟上:“父亲!头上有草。”后脑勺上挂着一根草叶,不知道为什么。
      在那道光线墙内外,三人见了面。
      
      这妇人的脸儿很圆,眼睛又大又明亮,有种坚定锐利爽朗的东西在其中翻滚,刺的人心头一阵阵怪异。
      头上高挽发髻,插了三对玉簪,胳膊圆滚滚的很结实,腰肢粗壮,挂着一只婀娜修长的玉凤,健壮不似六国那些随风飘摇的美人儿。
      肩上扛的大钺看起来像是斧子,乃是一样礼器,约莫有二十斤重,代表了军权。过去打仗时,统帅要手执大钺站在战车上发号施令。
      
      “想必你是商王后。”周朝可没有这样的女人。
      
      妇好也上下打量他,点点头,毫不客气:“姬延(周赧王)说你祖父灭了周家天下,你爹斩草除根。我原以为不过如此,没想到因为你来,阎君他们夺走我们的陪葬军队。我本能率队驾车来瞧瞧你,现在只好扛着大钺走过来。小子,你干了什么?”
      
      嬴政傲慢的负手而立:“朕统一六国,修造长城……阎君畏惧。”他数了数自己的功勋。
      妇好听的目瞪口呆:“竟能不分封诸侯?若不分封,鞭长莫及之处,谁为你治民?”
      
      嬴政得意的笑:“朕修建秦直道,天下相通联,政令通行,再也没有没有鞭长莫及。”
      妇好心中有些佩服,又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看他如此骄傲有些不愉,大家都是治理天下的人,你在我面前嘚瑟什么?她往里瞧了瞧:“不请我进去坐坐?”
      
      大秦父子都有些尴尬。
      
      妇好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出不来吧?你出不来,我进不去!慢慢搓绳子盖房子住吧,我的宫殿就在西南方百里外,有空来做客。哈哈哈哈哈。”
      她本想来试探试探这敌人的敌人的情况,没想到不需要。这人或许才略过人,可是阎君早有提防。
      她扛着大钺,龙行虎步的走远了。
      
      嬴政沉默了很久,扶苏轻声说:“父亲,您别”
      “朕过去从不觉得,大钺很像斧子啊。砍大树时拿出来用。回去再找一找,有哪些礼器长得像铲子。”他心情不好,要是表现出来就输了。
      
      的确有一个长得像铲子的东西,去挖了一筐黏土回来做砖头,垒卧房的台子。
      扶苏用大钺当斧子,破开一根木料,砍做两长两短的木棍,把横截面向内,用削出来的竹钉钉好,就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砖头模具。他建议:“父亲,把树叶切碎混在泥土中做砖头,又轻又……士兵们都这样做。”
      
      嬴政盯着地上的土堆,土堆旁边的模具,还有准备拿去打水用的青铜壶。他忽然问:“挖土汲水来和泥做砖?”
      “是啊。”
      
      嬴政拧着眉头,看着傻儿子:“泥土在河边挖的,水在河边打,为何要都搬到院中来做??”
      在河边扣出砖头来,晾干了直接把砖头拿回来,不是更省事么?扶苏是真傻。
      
      扶苏也懵了:“啊,父亲说得对。”他是真没想到,规规矩矩的想要吧东西拿到自己院子里再动手。
      说干就干,去河边挖土和泥,切碎枝叶揉进泥土中,用模子做出一个个砖。
      砖应该用火烤,他们试过钻木取火之后放弃了。在河边扣出几十个长方形的砖坯,然后去拔草,搓绳子打发时间,等着砖头干透。
      
      到了‘门口’时,韩都尉面色凝重的站在那儿,打量门口的战车。
      嬴政高声笑着问:“韩都尉,看你的样子,有什么坏消息?”

  • 作者有话要说:  秦代怎么称呼父亲?阿父?家尊?爹?阿耶?就直接叫父亲啦。
    叉手是一种礼节。
    妇好墓里陪葬了几百只发簪。妇好玉凤真的超级美。
    大钺看起来像斧子,其实不是用来砍人的啦~妇好墓里出土了倆大钺,每个九公斤。在奔驰的商朝战车上稳稳当当的站住,还要手持大钺,我估计她是那种健壮的美人。
    我会编柳条筐,以此推断的竹筐编织方式,应该差不多,就是柳条不割手。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呵呵哒、七仔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