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隐婚妻子》雪花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20 09:30: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捉) ...

  •   齐真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喻景行。
      
      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
      
      原来以为他们俩都默认相亲告吹了吧?
      
      和喻影帝相过亲这种事情,齐真都准备好藏在心里,将来和自己的儿女孙子孙女坐在餐桌前炫耀炫耀。不过结局显而易见,桥归桥路归路,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真没想到,影帝居然看上她了?
      
      可是喻景行这样的明星,又是影帝,他实在没必要和她结婚。
      
      若和齐真这样的小姑娘结婚,那么未来的妻子将什么也不能带给他,一个过于年轻的妻子反而可能成为他的麻烦。
      
      年纪还差了十几岁,可能思想上都有代沟,万一婚后鸡同鸭讲,互相不理解,那时候后悔都晚了。
      
      除非有一方特别肯成熟耐性,愿意慢慢磨合。不过显然齐真肯定不是这种人。
      
      齐真低下头,仍旧是道:“不瞒您说,我感觉我们俩差得有些远,可能不太合适。”
      
      喻景行审视着她,语气却轻柔得很:“哪里不合适?”
      
      齐真想了想,还是说出口:“虽然想多了是我自作多情,但还是想要说,我没有接触娱乐圈的打算。唔,更喜欢平静一点的生活吧,而且身为一个妻子,实在是不太想要看见绯闻之类的事情。”
      
      男人垂眸看着她:“真真,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齐真的脸一下就红了:“可是是可以啊,但我……”
      
      喻景行慢条斯理,嗓音和缓:“我们想的一样,我也更喜欢平静的生活。”
      
      齐真看着他,听男人醇厚平静的声线继续道:“我的生活其实很简单,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多糜I烂享乐,除了拍戏和应酬以外,和普通男人没有区别。”
      
      齐真叹口气,虽然看上去很软,但她也有自己的坚持:“谢谢您的理解,但我只是觉得……”
      
      她也说不上来,但齐真只是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她不喜欢截然不同的生活和世界,就好像小时候母亲抱着她,推开继父家那扇冰冷陌生的大门一样。
      
      他沉默一下,才不紧不慢提起:“你如果了解我的事,应该知道,我从前有过一段公开的感情。”
      
      虽说不过是一段感情,但到了当年众人皆知的程度,喻景行可以想象,像齐真这样家教良好,生活优渥的小姑娘会介意。
      
      这点齐真也知道。
      
      喻景行二十出头红得发紫,还是偶像派的时候,曾有过一段公开的感情。
      
      当时齐真还刚上初中,身边人人都在议论。
      
      可是直到她上高中时,人人都以为他会和样貌秾丽,身材火辣的港星女友姜茜结婚,毕竟在当年看来十分登对,可两人在公开四年后却宣告分手。
      
      当年喻景行公开恋情,齐真还哭过来着。
      
      不过不是因为喜欢之类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喻景行没和她喜欢的女星在一起!
      
      她当时气成河豚,气得没吃午饭!气得忘了写作业!
      
      而回到现在……
      
      齐真却无措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不认为结束过一段感情是丢脸的事。只是我原来以为,呃,我们的相亲理所应当会失败的吧。”
      
      她说话慢慢的,像是温润的细水,看上去是很柔弱温和的女性。
      
      他抚额,含笑道:“为什么这么想?”
      
      男人很耐心,看着齐真也放缓了语调:“如果没有打算交往下去,我也会明确提出的。”
      
      齐真叹口气,认真看着面前的男人:“您别看我年纪小,但我对于婚姻的追求是很认真具体的。”
      
      她的声音软和得像是温吞水:“我甚至不需要未来的对象多么优秀,也不需要与他有爱情。我只是想要安稳一点而已。”
      
      她说的安稳,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琴棋书画诗酒花。一起过日子,把对方当作彼此拥有责任的亲人,夫妻双方谁也不会背弃谁。
      
      经历母亲出轨,父母离婚的事,齐真不相信爱情能维系婚姻。她只相信责任感,以及相对简单的生活环境。
      
      喻景行听到这里慢慢沉默下来,从一个十多岁的,甚至还很好看的小姑娘口中听到这些,他是有些惊讶的。
      
      她看上去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但对婚姻的思量却理性到绝望,甚至比许多三十多岁的女人还要理智。这让他站在另一个高度看她。
      
      他微笑一下,彬彬有礼,像是一头狼觅得了猎物:“这也是我想要的婚姻。”
      
      于是她思考了一下,拿出手机,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那……加个微信呗?”
      
      果然还是加了微信再拒绝吧,当面的话是有些尴尬。
      
      两人互加了微信,齐真才发现喻景行的微信头像是一颗雪中松树,名字就叫喻景行,非常简明扼要,看得出性格如此。
      
      喻景行说:“如果有空,你随时都可以联系我。最近一阵都在海市拍戏。”
      
      齐真没有改备注,把手机塞回手袋里点头。
      
      喻景行长得很好看,微笑的时候内敛沉稳,只是齐真不能透过墨镜看他的眼睛,所以不知道他的笑意有没有达到眼底。
      
      齐真现在才有了实感,自己见到了喻景行的真人,比隔着网络看见更惊叹,因为这并不曾使他变得令人失望。
      
      男人看着齐真的背影走远,才发动车子离开。
      
      ……
      
      隔天傍晚的时候,继父方庚从公司回来了,他们坐在桌边吃晚饭。
      
      母亲一向忙前忙后,尽管请了阿姨,但继父在的时候她向来亲自下厨。
      
      “还有一道菜,小敏多吃点鱼。真真怎么筷子都不动,别学你姐挑食啊。”
      
      母亲穿着苏格兰红格子围裙,里里外外忙活,戴着厚实的厨房手套,从厨房里端来一大碗热腾腾的鱼汤。
      
      继父在一旁拉着张报纸,齐真坐在他面前像是矮了一截。
      
      等众人都坐下,母亲才随口发问道:“相亲怎么样?”
      
      齐真摇摇头:“应该不会成了。”
      
      继姐方敏宜意有所指,说道:“看不上人家啊?什么背景出身?”
      
      齐真顿了顿,实话实说,不过隐去了一部分:“我爸爸的学生。”
      
      母亲摇摇头,给继父夹了一筷子芹菜,柔声警告道:“那所高中连市重点都不是,这每年考上一本的学生都少,二流子小混混多得很,以后还是不要多联系了。”
      
      一旁的继姐却笑了:“那倒也未必,听说你爸不是国家栋梁么,栋梁的学生差不了,是不是真真?”
      
      她倒是希望齐真就这样了,也别来占他们家资源,到底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闺女别硬凑。
      
      现在方敏宜比从前温和一点,不至于把尖酸刻薄都放在脸上了,但似乎也没好多少。
      
      齐真还记得她刚来方家的时候,方敏宜抢走了她养了几个月的小兔子,齐真抽噎得泪眼朦胧,差点没犯哮喘,想要跑去质问方敏宜。
      
      洛临珍就耐心和她讲道理:“你现在生活条件这么优越,应该有感恩之心。”
      
      齐真吃了两口放下筷子起身,诚恳软绵道:“我吃饱了。”
      
      母亲放下筷子,精致的秀眉拧着:“真真,你……”
      
      她没等母亲反应过来,就进了屋,立即把房门反锁起来。
      
      其实齐真都习惯了,对于母亲早就学会不抱有任何期待,对于方敏宜和继父,更多的是毫不相干的无所谓。
      
      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生气呀?
      
      是薯片不好吃还是新番不好看?
      
      她顺手打开抽屉,满抽屉都是各种各样的零食甜点膨化品肥宅快乐水!
      
      齐真打开一瓶可乐,对着镜子满足干一杯,盘着腿开始吃薯片,咬得咔嚓咔嚓响。
      
      外面说话的声音听不清,吃过饭,点点夜色里齐真透过窗户看见母亲和方敏宜下楼遛狗了。
      
      齐真拿出手机,给她爸打电话。
      
      这个点,她爸应该已经回家了,不出所料,很快电话就被接通。
      
      传来她爸疲惫的嗓音:“真真?”
      
      齐真把薯片放在一边,盘腿和他爸说:“爸,你今天工作量大不大?怎么声音这么累呀?”
      
      老实说,她不知道自己爸爸在忙些什么,先头也有人说爸爸给国家作了贡献,但齐真总是有些茫然,因为她妈妈从小就说齐兆远的不是。
      
      虽然在齐真心里爸爸并不窝囊,但也仿佛伟岸不到哪里去。
      
      而由于工作繁忙保密性质的原因,齐真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她爸乐呵呵的,轻描淡写道:“没事,修复了几个数据,爸累得也开心,对了,相亲的事怎么样?”
      
      她盘着腿嘟囔道:“我才刚大一呢,不要抓这么紧好嘛!也太早了吧,我要是真的大学就结婚,还不得被她们笑死,没准毕业前还能把离婚证书领齐。”
      
      齐兆远脱了防化服,疲惫捏了捏眉心,听闺女清脆的声音笑起来:“开学就大二了,而且这有什么可笑的,我们那个年代,早婚的多得是,重要的是对象靠不靠谱,又不是你几岁结婚!”
      
      她爸又说:“我倒是忙忘了,这会子想起来,你怎么和人家说反的?景行倒说你很可……”
      
      齐真立即打断他爸的话,有点脸红道:“我、我们不合适吧,我等等亲自回了他,不叫您难做了。”
      
      她爸就叹气,不过认同道:“算啦,还是咱们真真喜欢最重要。不过这事儿你再考虑一下吧。”
      
      他能为女儿做的事有限,年纪大了,事业倒是渐渐起来了,但连最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
      
      齐真沉默一会儿,别扭道:“有这时间得管好自己吧,我可不想再听说您病倒进院,奶奶要知道非骂死您不可。”
      
      一说到工作,她爸又忙岔开话题,齐真也认为从事这种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的行业,她爸压力也大。
      
      齐真捧着手机,弯了弯唇角:“爸!我永远支持你,你安心工作,以后我要给你养老。”
      
      给她爸挂了电话,齐真提着笔在指尖转个圈,忽然觉得自己又有了灵感。
      
      齐真一直写到了半夜才收笔,整个大纲已经打磨出雏形了,最重要的还是在于结尾该怎样写。
      
      日常时候齐真喜欢写一些恐怖短篇,都给海城当地有名的杂志社,虽然稿费不太多,但也很是过得去。
      
      她刷了一下微博,其实漫无目的的也不知道该看些什么,但下意识关注了和喻景行相关的讯息。
      
      不仅仅是喻景行现身海市拍戏,和导演一起用餐的最新热搜,还有一些看上去不太理智的粉丝评论。
      
      齐真点开一条,大约是在说希望喻景行一辈子都不要结婚,这么完美的男人,是没有女人可以配得上他的,甚至这个女粉丝还说,要是喻景行结婚,她就跳楼自尽之类的话。
      
      听上去有点骇人,当然下面也被一些路人和粉丝围攻了。
      
      齐真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大概喻景行遇到过蛮多疯狂的粉丝的,但这些离她都太遥远了,她也不觉得自己以后会真的成为喻景行的太太。
      
      她又撑着下巴顺手刷了刷朋友圈,觉得有点无聊,下意识点开了喻景行的头像。
      
      她发现里面只有一些股市行情,还有养生科普,全都是转发,并没有编辑文字。
      
      齐真觉得他可能会设分组,她这边看不到,毕竟人都是有隐私的。
      
      夜里睡觉前,才发现他朋友圈多了一条。
      
      [晚安]
      
      配图是一片高楼掩映下的星空,这是海市的夜景。
      
      齐真思考了一下,认真觉得和自己肯定没什么关系,于是戴上眼罩睡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又:人物无原型
    感谢小天使:
    一点点的点 地雷x1
    饭营养液x1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