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是恋爱脑》别寒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3-03 23:07: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在之前玩游戏的时候沉雪就知道欧格斯特最擅长的便是弓箭,但是这样近距离的看对方引弓还是头一次。
      
      金发的少年着着白色的衣袍,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将弓拉满,如半弯饱满的月亮,轻松且笃定地划开了弧度。
      
      那把银制的长箭在他的手中没有之前在沉雪手里时候那般难以掌握,此刻温顺轻柔如风,仅凭他脸上那副胜券在握的神色,便不难辨认出此刻存于欧格斯特心中的骄傲占了上风。
      
      他的手一松,“唰”的一声,稳稳的、直直的刺进了靶心之上。
      
      箭头没入,箭身还因为余力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
      
      少女注意到对方特意放慢了动作,在这只箭射完之后,他才回眸看向了自己。
      面上笑意灿烂,和清晨的阳光一般温暖,又如洒了鎏金的溪水。
      
      “要试试吗?或者,我再来示范一次?”
      欧格斯特的语调也跟着放慢了,不知为何,他似乎心情颇为愉悦,半点不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
      
      沉雪微怔,很快回答:
      “我试试吧,实在掌握不到要领再来请教你。”
      
      沉雪对这弓箭还是挺感兴趣的,之前塞仑教她这里的文字的时候她瞥到了对方墙上挂着的银白色的弓箭。
      男人觉察到了她的视线,便抽空来教她练习了。
      
      和精灵一族不一样,他们似乎天生就具备着这方面的天赋,不需要多长时间就可以立刻上手。
      但是对于沉雪来说,这弓箭又重又难拉满,要学会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少女眯了眯眼睛,尽量将身体的重量平均的放在两脚之上,身子微微向前倾斜一点。
      深吸一口气,松手将弓箭放开。
      
      “唰——”
      
      弓箭擦过靶子再一次落入了身后发草叶之中,连影子都见不着了。
      
      “……”
      
      “……”
      不过二十米的距离,连靶子都没中吗?
      
      欧格斯特神色有些微妙,他开始时候觉得这种非精灵一族的可能不好教——也是压根没有想到沉雪竟然天赋如此异禀。[bushi]
      
      他嗫嚅着唇,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便看到黑发的少女动作顿了顿,又从一旁的箭篓里拿出了一把银箭。
      
      姿态决绝果断,再一次出手,
      
      ……当然,依然没中。
      
      “……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照现在看的话可能很难命中。”
      欧格斯特注意着她的神色,适当地提出了建议。
      
      少女和这弓箭较上劲儿了,欧格斯特越这么说,她反而越不放手。
      
      一旁在小亭子处处理着公务的塞仑从刚开始时候便听到了那边“唰唰唰”的几下引弓射箭的声音。
      破风之势有了,但是却没有一次中了靶子。
      
      她该是要不高兴了。
      
      塞仑略显无奈地这么想着心情却柔软的一塌糊涂,顺着声音传来的视线看去,发现沉雪正鼓着腮帮气呼呼的拉着弓。
      刚才他教的时候对方还算心平气和,没想到才一会儿便逐渐烦躁了起来。
      
      “阿雪。”
      塞仑无奈的唤了一声沉雪,声音如山涧泉水般轻柔,仿佛能够抚慰心灵。
      
      少女听到塞仑的声音拉着弓的手一顿,回眸看了过去。
      “你的姿势不对,即使再射上几次也不见得能够射中靶子的。”
      
      “欧格斯特,你去手把手教教她,免得这小家伙一会儿气的把我的银弓给折腾坏了。”
      
      金发的少年被唤道后微微颔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上情绪有些沉,没了之前的笑意。
      
      沉雪疑惑的瞥了他一眼,欧格斯特长睫微颤,静静的走到了少女的身后。
      
      她感到对方的胸膛轻轻地贴近了她的背,那骨节分明的手缓缓覆盖在了少女的手上,指尖微凉,和欧格斯特本身阳光的模样很不相符合。
      
      沉雪有些不自在的皱了皱眉,这个细微的动作被欧格斯特尽收眼底。
      
      “看来,只要不是我父王就不行啊。”
      
      少年的手微微用力,将沉雪的手束缚住,而后慢慢的牵引着她将那弓拉满。
      
      “……”
      不是,大哥!
      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擅自脑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黑发的少女嗫嚅着唇,听到了对方这信息量巨大的话,拿着弓箭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被对方这莫名黑化的语气给弄得有些方了。
      
      沉雪在之前玩这款游戏的时候,也曾开启过黑化支线。
      虽然当时开启黑化支线的人物并不是欧格斯特,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这病娇的语气的本能害怕。
      
      在那个黑化支线之中,她可是以被永生囚禁为结局的。
      怎么可能不害怕!
      
      ——可现在的问题是,欧格斯特为什么随便就开启了奇怪的模式啊?!
      
      “那个,欧格斯特,我并不是……”
      
      “刚才,他唤了你[阿雪]……”
      欧格斯特语气平静的打断了沉雪的话,视线直直的注视着前面不远处的那点红色的靶心,语气波澜不惊,但话语却绝对算不上风平浪静——不如说是悄然地掀起了一阵动荡。
      
      手一松,那箭便稳稳的射中了靶心。
      “我就不可以吗?”
      
      “……”
      你是个白学家吗?
      
      沉雪能够感受到欧格斯特可能因为自己的体质而稍微对自己……升起了些莫名的占有欲。
      
      她咽了咽口水,感受到金发的少年被箭风吹拂起的额前那缕发下那双绿色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自己。
      似乎不等到她的回答便一直都不会移开视线一般。
      
      少年的眼神灼热,贴着她背的胸膛之下,那心跳清晰的让沉雪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沉雪平日里还好,冷静理智,虽然有时候会有些情绪化,但是至少还算正常。
      可是她有一个很致命的毛病。
      一旦紧张起来她就会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因为此时欧格斯特的样子太像之前她打的那个黑化支线时候那个角色的神情了,她舌头一打结,便开始胡言乱语。
      
      “当,当然不是!”
      
      “男人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呢!”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都陷入了沉默。
      
      少女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她嗫嚅着唇,小心翼翼的抬眸想要看一下对方的反应。
      想想什么补救的法子。
      
      然而她的视线刚落到对方的身上,金发的少年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慌忙松开手后退了几步。
      
      本就白皙的脸上迅速染上了红晕,连同那精灵独有的尖尖的耳朵,也像是扫了一层胭脂一般好看。
      
      “那个……”
      
      欧格斯特羞的下意识的上前捂住了少女的眼睛。
      那掌心烫灼的厉害,让沉雪也愣住了。
      
      半晌,少年似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喑哑的低声开口。
      
      “……请你,暂时不要看我。”
      
      沉雪:“……”
      
      这也……太纯情过头了。
      所以,刚才的黑化既视感……是幻觉叭。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今天,明天都在坐车车。
    我晕车,十分晕车。
    就写完的时候很晚了,因为要写几个。。。挠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