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是恋爱脑》别寒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27 23:23: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经过这几天的沉淀,少女从刚开始时候的恍惚到现在,算是勉强接受了。
      
      接受了自己穿到了前些日子刚打通过的那个攻略游戏《世界与枷锁》之中的这个现实。
      
      这个世界的设定和西方玄幻基本上一模一样,有神殿,有王权,也有种族分类。
      人族,矮人,精灵,魔族,血族……只要你能够想得到的种族,这里都有。
      
      而沉雪不属于这里的任何一个族群。
      她直接穿成了枷锁拟人态,还破茧而出了。
      
      在她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最开篇的时候便有了一个笼统模糊的背景介绍,这片大陆名为西弗克亚,是一个王权神授的国度。
      
      但是在整个游戏之中,除了在人物剧情解锁的时候会出现几道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神谕之外。
      她再没有见到过和神明有关的任何消息。
      
      可玄乎的是。
      世界之树的枷锁,现在也就是她,是神明精心创造的产物。
      
      在原游戏里,这枷锁是作为玩家的金手指的。
      世间善恶,只要是有情感的人基本上都会受到它的影响。
      
      简单来说,可以其作用和好感度提升和魅力加成没什么两样。
      只是在之前这是给玩家加成的数值,现在,沉雪成了其本身。
      
      黑色长发的少女想到这里眼眸闪了闪,她余光瞥到了宫殿之外从花丛之中振着翅膀朝着她飞过来的一只金蝶。
      
      沉雪像是要验证什么似的,长睫微动,而后慢慢的抬起手。
      她伸出一根手指,那金蝶在空中旋了一圈后优雅的停在了少女的指尖。
      
      “……”
      卧槽,还真是金手指本指了。
      连只蝶都不放过的吗?
      
      看着停在自己指尖的金蝶,沉雪神情很是复杂。
      
      她原本只是想着试试,因为玩家在获得枷锁之后角色人物就像是被她禁锢住了一般会忍不住的想要靠近,被她所吸引。
      
      但是这并不适用于动植物,只对攻略角色有一定发影响。
      然而现在看来,作为枷锁本身的沉雪,似乎可以亲近万物。
      
      “嚓啦”一声,宫殿外面传来了细微的声响打断了沉雪的思绪。
      
      在她从茧里面挣脱出来之后,精灵们将她安置在了这处宫殿之中,每日侍女唱着摇篮曲把她当作孩子一样哄着睡觉。
      
      刚开始她还觉得她们的声音优美动听,到了第三日总唱同一首歌她便听得有些烦了,可如果她不睡的话侍女们又不会离开。
      没办法,她只有装睡。
      
      现在一听到外面有声响沉雪几乎条件反射的以为是侍女又折返回来看她有没有蹬被子了,她极为迅速的钻进了柔软的大床之上。
      
      又开始了近日她刚习得的拿手绝活。
      装睡。
      
      沉雪现在的五感敏锐至极,即使闭上眼睛她也能清晰的感知到来人的脚步声,连同对方的呼吸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她听到对方轻轻地拨开了草叶,然后收敛了呼吸声轻手轻脚的从窗户处飞了进来。
      然后……慢慢的落在了铺着柔软地毯的地面之上。
      
      在听到对方从窗户那边飞进来的时候沉雪便隐约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平日里折返回来给她盖被子的侍女,只会走正门,从不会这样鬼鬼祟祟的从窗户处进来。
      
      安全进入到了房间之后,那人松了一口气,踩着地毯慢慢朝沉雪的床边走去。
      在越靠近自己的时候,那人的脚步放的越轻,也越慢,生怕惊醒她。
      
      因为来人这样小心翼翼的举动,沉雪被褥之下的指尖一动,而后顿住。
      决定暂时静观其变,先看看他要做些什么。
      
      刚这么想着,一点微凉落在了少女的面颊。
      而后慢慢往下,从她的鼻梁,缓缓的停在了她的唇瓣之上。
      
      像是个孩子一样,在试探着碰触着什么。
      
      “原来这就是世界之树的枷锁啊……”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清亮,温暖,和三月天里缱绻的阳光柔软一般。
      
      “小小的,软软的。”
      
      他声音很轻,可能是被不自觉的吸引着,少年凑近了些直直的注视着沉雪。
      
      少年的指腹不夹杂着任何欲。望这么试探着按了下她柔软的唇,然后视线往下,看到了少女白皙修长的脖颈。
      他绿色的眸子里清晰的投映着那片雪色,一瞬不移。
      
      “呵呵,真可爱。”
      
      这么说着,少年不受控制的,想要再靠近一点儿,去贴近少女的温暖。
      
      他金色的长发因为他低头的动作而滑落在了沉雪的脸上,酥酥麻麻的,让她睫毛颤了颤。
      
      沉雪觉察到他的距离越发的近了,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谢谢。”
      
      少女皱了皱眉,这么低声说道。
      
      “可是你一点儿也不可爱。”
      
      少年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他的视线正好和沉雪撞在了一起。
      
      “你,你醒了?”
      
      沉雪一愣,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
      
      这丫的,几乎就是现任精灵王的翻版,只是五官更青涩些,还有……
      他有着一双翡翠般美丽的绿色眼眸,湖水般清澈剔透。
      
      “……”
      
      错不了,眼前的是塞仑的儿子欧格斯特。
      也是她在游戏之中,第一个攻略的对象。
      
      欧格斯特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因为自己私自进入她的房间而生气,他慌乱的解释着。
      
      “抱歉,我不是故意未经你的允许私自进入你的房间的……”
      
      因为沉雪刚降生在这个世界,所以周围照顾她的人都是性格温和的精灵。
      
      精灵们把她当作初到世间的孩子,在她还没有适应这里之前任何可能会惊扰到她的人或事物都是不被允许接近的。
      即使是王子也不例外。
      
      “我,我只是……太想见你了。”
      
      “……”
      
      看着欧格斯特说到后半段不自觉放低了声音,俊美的脸上染上了些绯色。
      沉雪沉默了。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用这样一张脸说出这种话真的很犯规好伐?!
      这谁顶得住啊!
      
      少女完全拿这种颜好的人没辙,不是说她是个颜控,而是长得好看的人总有一种让人下意识宽容的魔力。
      仿佛说上一句重话,对方一难过,她就觉得自己真的该死。
      
      “……算了,你先坐吧。”
      
      沉雪说着,一副主人家做派过去给他用花蜜泡了杯热茶。
      
      少年小心翼翼的看她的脸色,反复确认她真的没有生气之后才松了口气笑着坐在了桌子边。
      他单手撑着下巴,弯着眉眼看她。
      
      “我是欧格斯特,枷锁,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沉雪。”
      她将茶递过去,这么抬眸淡淡的回着他。
      
      “沉雪……”
      
      欧格斯特薄唇轻启,低声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像是在品鉴什么深奥的字句一般。
      
      而后他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眸光,十分真诚的做出了一个结论。
      
      “真是一个奇怪又好听的名字呢。”
      
      差点忘了。
      这家伙是个天然黑。
      
      沉雪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他不是故意的。
      
      “那我可以叫你雪吗?”
      
      少年完全读不懂空气,没有觉察到沉雪此刻的沉默之下危机,自来熟的问道。
      
      “……不可以。”
      
      欧格斯特愣住了,这还是他头一次被拒绝。
      
      一般他询问对方的意见大多都只是出于礼貌而已,因为他知道,他们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无论是因为身份上的差距,还是因为他的容貌。
      
      精灵一族是得天独厚的宠儿,他们有着长久的寿命和不老,且美丽的容颜。
      没有人会舍得拒绝他们,而王族更是。
      
      “为,为什么?”
      
      “你不喜欢我吗?”
      
      他问这个问题的语气十分自然,是真正的惊讶和不理解。
      
      “没有,谈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
      
      她觉得精灵那种从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傲感的确让他们有些过于不在意对方的感受了。
      就像是现在,欧格斯特的惊讶与困惑只是在于一点。
      
      那就是,他被拒绝了。
      而从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被拒绝这一更深层的原因。
      
      在攻略欧格斯特的时候沉雪失败了两次。
      一般对话一共三个选项,在他提出要求的时候立刻答应,和犹豫不决都失败了。
      
      精灵这种种族,美丽高贵,从没有被冷脸对待过,大多东西都能够很轻易的得到。
      所以太容易被满足,或者得到的,反而不懂得珍惜。
      
      “那……既然不讨厌,为什么你不答应我呢?”
      
      没有人比沉雪更清楚。
      精灵这种生物,有多么的恃宠而骄。
      
      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少女缓缓的勾起唇角,没什么暖意的笑了。
      
      “可是,我又为什么非要答应你呢?”
      
      “初次见面的欧格斯特殿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欧格斯特:笑容渐渐消失.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