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纽约今天还好吗》Ventisca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5 20:29: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引擎声远远地传来。
      
      轰鸣紧随着风声,很快压过了纽约盛夏的蝉鸣,只是一刹那,一辆漆黑的摩托车从路口闪出,逆着光疾驰而来,很快车在便利店门前停下,驾驶员翻身下车,墨镜被随手丢在车上,撞出清脆的一声响。
      
      几分钟后,摩托车停在了一边,拉莱耶坐在台阶上,岔开双腿,一边啃三明治,一边眯起眼睛打量对面公寓的某一扇窗口。
      
      放在路人眼中,这一幕显得那么赏心悦目。
      
      这毫无疑问是个拉丁裔美人。混血造就了她明晰的五官,让每一处细节都如此恰到好处,她肤色匀净细腻,映衬着泛着金的深棕发梢,像是被阳光晕染,海水与风融化在她蓝绿色的眼眸里,如同人们想象中天堂的倒影,色调温柔而又清新。
      
      不过当事人没有什么自觉,看了会公寓灰蒙蒙的窗户,拉莱耶微微移开视线,将目光投向眼前的空气。
      
      随着她的想象,一道透明面板在她眼前展开。
      
      在印刷术没有普及的年代,少数人会选择更加有效的记忆方法,他们在脑海中建立起记忆宫殿,用来储存和调取信息,而且这种记忆方式并不难学习,只不过需要长时间的锻炼,记忆宫殿的形态也多种多样,不拘泥于形式,就比如拉莱耶所构造的这种。
      
      透明面板异常简陋,最上方一排功能按键,可以按照她的想法切换到各个界面,不过目前一半是灰的,只有“任务”和“百科”微微发亮。
      
      记忆按照各种条目分类安放在“百科”里,“任务”界面孤零零地躺着一条任务,而面板最上方,则是一根长长的进度条。
      
      【目标:建立一座城市】
      
      【进度:0%】
      
      【建议:没有城市是建立在空想里的,首先你应该先获取一块土地。】
      
      ……就说这个时代谁会想建一座城市啊?
      
      每每看到这个目标,拉莱耶都觉得眼前一黑。
      
      这个目标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任务面板里的,而且格外固执,怎么删也删不掉,每天雷打不动在拉莱耶眼前晃来晃去。
      
      可问题是,拉莱耶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建城市,也不知道该怎么建城市,唯独很清楚地知道这个目标是如何异想天开,不禁想和自己敞开心扉探讨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还是从零开始……就算是模拟经营游戏也应该先给个基础地皮吧!
      
      可惜抱怨并没有任何作用,拉莱耶只能安慰自己这也就是个念头,不去完成也没问题,相比之下,底下那条任务明显没有这么友善了。
      
      她忧郁的视线在这个目标上停留片刻,才移开目光,沉痛地望向任务面板里的唯一一条任务,或者说她即将面对的麻烦。
      
      【任务名称:冰箱里的男人】
      
      【任务难度:未知】
      
      【任务目标:处理一具尸体】
      
      【任务描述:已知把一头大象装进冰箱里只需要三步:打开冰箱,把大象装进去,关上冰箱;那么把一个人装进冰箱里则需要几步?】
      
      【任务奖励:合法身份×1,公寓钥匙×1】
      
      【任务状态:待解决】
      
      我觉得我还需要一份新手指导。
      
      拉莱耶只想咽下一口血。
      
      她放下三明治,抬起左手,羽毛手串顺势滑落,露出格外单薄的手腕,以及手腕上不明显的针孔。
      
      她穿得和任何二十多岁的纽约女孩都差不多,西部风打扮,T恤和牛仔外套,牛仔裤下面是棕色短靴,腰间系了条刺绣披巾,手腕上一串印第安风格的羽毛手串,正好遮住了手腕上注射的痕迹。
      
      这些痕迹代表着什么,拉莱耶很清楚,但这只能让她更忧郁。她三两下解决了三明治,把包装纸丢进垃圾桶,几乎同时,听到自己的耳边响起了细细的声音。
      
      声音听起来像是属于十五六岁的少年,纯正的美音,正在不满地嘀咕:“又是钢铁侠?老天,希望他不是去和谁大打出手……”
      
      乍然听到声音,拉莱耶心跳瞬间漏了半拍。
      
      她慢慢地停下动作,转头看看四周。周围没有人,似乎也没有人听到这道声音,拉莱耶怔了怔,想起什么,顿时松了口气,微微侧过头,抬眼望向天空。
      
      之所以拉莱耶现在没有进一步反应,是因为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怪声了。
      
      几天前开始,拉莱耶的耳边就会出现古怪的幻听,仿佛有人贴着她的耳朵说话。随着她穿越南美洲,说话的人也在不断更换,从少女到老妪,从少年到老叟,内容大部分时候没什么稀奇的,抱怨天气,谈论政府……但是偶尔会蹦出一些让人细思恐极的话来。
      
      这次的幻听听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纽约少年从电视上看到了钢铁侠出现的新闻,或者干脆就是目睹金红焰影划破天际,于是普普通通地发出一声抱怨。
      
      我疯了吗?我没疯。
      
      那么这个幻听是什么?
      
      听了这么多天幻听之后,拉莱耶在确认自己精神正常的同时,心中已经有了个猜测。
      
      现在是时候验证这个猜测了。
      
      看看透明面板上的那条任务,拉莱耶知道自己不去验证也不行了,否则等待她的结局绝对不会多美好,她揉揉眉心,不等反应,少年陡然染上了几分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吐出了一个“F”开头的脏字,紧接着一句:“他又砸大楼了!”
      
      拉莱耶深吸一口气,跟着他念:“他又砸大楼了。”
      
      从她进入纽约,说话的人就换成了这个少年,一路上,拉莱耶隔三差五就能听到他絮絮叨叨的抱怨,先是说“NYPD在地狱厨房忙碌多久了什么时候能抽出手处理一下苏荷区的那几具尸体”,一会又嘀咕“我讨厌夏天为什么哈德逊河上总有那么多人”,过段时间又开始念叨“那个维修工到底想宿醉多久他想被辞退吗”。
      
      “再不维修第五大道的下水管道我就要得水栓了!”他最后如是说。
      
      这些碎碎念分散开平平无奇,但是凑在一起就无端透出了几分诡异,就比如现在,他沉默了片刻,加倍愤怒地大声道:“你爸爸都没这么打过我!”
      
      ……听着感觉不太好。拉莱耶暗自琢磨。
      
      不过她没有改变计划的意思,依旧按部就班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你爸爸都没这么打过我。”
      
      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
      
      拉莱耶并不意外于他的反应。
      
      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样本之后,拉莱耶也有了一些发现——无论这些声音区别有多大,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对发生在这座城市里的一切了如指掌,仿佛他们的眼睛和耳朵无处不在,就算是对着新闻抱怨也太过迅速了些,更别提大部分时候他们的消息甚至比新闻还要灵通。
      
      如果这些声音不是属于政府的情报部门职员或者某个监视着地球的外星种族——真是这样,那这些声音的情绪也太过丰富了点——那么还有一个听起来像是异想天开的结论。
      
      几秒后,少年带着点微不可查的紧张,恶声恶气地问:“你是谁?”
      
      在这之前,拉莱耶只能单方面地接收声音,而想要和声音的主人进行沟通,首先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这很难,不过如果将对方能够知道城市里发生的一切当做前提,重复对方说过的话就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了。
      
      眼下来看,少年的反应比拉莱耶想象得要快得多。
      
      拉莱耶想着,松了口气之余,不知不觉有些走神。
      
      ——从纽约建立起,数百年间,她是不是第一个能够和他对话的人?
      
      她右手按在胸前,行了个礼:“我是拉莱耶。”
      
      这一刻,拉莱耶终于可以确定,她所听见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幻听,而是来自这座城市本身。
      
      换句话说,她可以听见城市意志的声音……只不过纽约听起来不太靠谱。
      
      原来你是这样的纽约。
      
      拉莱耶内心忍不住对纽约指指点点。
      
      面对意外的人们反应几乎是一致的,城市似乎也不例外。
      
      “你能听见我?”这句话出口,纽约似乎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外露,立刻删减了声音里惊喜的成分,用冷淡取而代之,“有趣,你能听见我。”
      
      拉莱耶:“……”
      
      她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又是几秒寂静,无休无止的蝉鸣在街道上空徘徊,空气焦灼得让人口干舌燥,过了会,纽约调整了一下语气,冷冰冰地问道:“你知道你在和谁对话吗?”
      
      “这座城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纽约听起来没多少心机,拉莱耶很容易就看穿了他的虚张声势。
      
      如果说之前她还只是猜测,现在她已经相信自己得出了正确结论,她的心情安定了不少,呼出一口气,“你就是纽约,对吧?”
      
      纽约没有回答,拉莱耶也没有继续问,她已经察觉到四周的空气发生了变化。
      
      原本若有若无的风忽然间猛烈起来,蝉鸣声却像是被按下了停止键,消弭于无形之中,拉莱耶能感觉到四面八方投来的无声注视,仿佛四周的所有事物都拥有了眼睛,消防栓,垃圾桶,行道树,她就站在目光编织的罗网中央。
      
      耳畔有声音响起:“好了,我看见你了。”
      
      看到拉莱耶之后,纽约的语气立刻多了分轻快和得意,似乎为自己重新占据对话的主导地位而感到放心,声音也舒缓下来,像是炸毛的小动物在察觉到危险过去之后缓慢从藏身处钻出来。
      
      风如同绸带般从拉莱耶指间抽走,她能感觉到纽约正在仔细地观察她。
      
      “你能听见我,”估计是观察得出了结论,纽约对拉莱耶说,“但是肯定不是一直都能听见,否则我早就知道你了。或者你是最近才能确定我的身份,如果是这样……”
      
      他停顿了一下,毫不客气地说:“那你就是个笨蛋,要么是胆小鬼。”
      
      如果拉莱耶从小就能听见城市的声音,却一直没有选择和这座城市沟通,那么她只可能是因为无法理解以及恐惧,但这也没什么好蔑视的,至少拉莱耶觉得可以理解……不过纽约奉行的显然是另一套标准。
      
      “你有大麻烦了,”纽约不满意于拉莱耶的反应,凶巴巴地恐吓她,“我知道你住过那栋公寓,而现在你的房间冰箱里有一些尸体,幸运的是,警察还没有发现,不过已经有警员注意到这起失踪了,过不了几天你就会被发现,到时候我可以去监狱看你。”
      
      一些尸体可还行。
      
      拉莱耶觉得这座城市的意志很需要学习一下量词用法。
      
      不过她现在心情更放松了点——听纽约的语气,和她想的一样,城市意志没有遵守秩序的概念,并没有发现她的冰箱里藏着尸体就尖叫着想要通知警方,这算个好开始。
      
      “我知道,”她甚至扬起了嘴角,颇为高兴地说,“所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获得你的帮助。”
      
      对城市意志来说,处理一具尸体不算难事,听听看还有多少具尸体没有被发现吧,如果能够获得纽约的帮助,拉莱耶现在的麻烦不值一提,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座城市的意志是否愿意帮助她。
      
      “我的帮助?”纽约语气满是不解,“为什么我要帮助——”
      
      “因为再不维修第五大道的下水管道你就要得水栓了,”拉莱耶说,“我们可以互相帮助,虽然我不知道水栓是什么,但是我猜那不好受吧?”
      
      面对水栓的压力,纽约沉默了。
      
      不过他还是尝试着挣扎了一下:“维修工……”
      
      拉莱耶眼看胜券在握,立刻轻飘飘地补上追击:“还在宿醉呢。”
      
      纽约:“………………”
      
      信息都是从纽约的碎碎念里得出来的,之前城市意志可不知道自己的抱怨都会进入一个人类的耳朵里,自然也不会过多提防。
      
      他强撑着气势,问:“你能怎么帮我?你会修水管?”
      
      “我可以叫醒维修工,之后我可以去学。”拉莱耶反应很快,知道纽约有些动摇,立刻殷勤地开始推销自己,“来吧!看看我!顾客就是上帝!随叫随到,使命必达,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
      
      “……好吧。”片刻后,纽约不甘不愿地松了口。
      
      目标达成,拉莱耶的心终于落回了胸腔里,她听着纽约嘟哝着:“我会告诉你哪里可以藏尸,你——”
      
      话音未落,他的声音忽然停了一瞬,陡然焦急地拔高。
      
      “——帮我去救只人!”
      
      ……救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拉莱耶:开局一人一尸,日常全靠苟。
    ·
    食用指南
    ※爽文,逻辑为剧情服务,私设如山。
    ※主线基建,模拟经营,支线出任务。
    ※不掉马不掉马不掉马,也不谈恋爱。
    ※基于原著的架空世界,别代入现实。
    ※喜欢的话不来顺便收藏作者专栏吗?
    ·
    已有完结文: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
    [综英美]这不是正经日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