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渣男那些年》空煜锦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2 17:51: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程宴躺在西边屋里的炕上,枕着破旧的枕头身上盖着一床破破烂烂满是污渍还散发着怪味的破棉被呆呆的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外面天已经黑,屋里也没点灯,程宴在黑暗里不觉就叹了口气。
      
      他当然看出来原主的爹娘偏心了,起初他还觉得不忿,可回想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又觉得原主是活该,一切不过是原主的自作自受。
      
      原主家中兄弟姐妹五个,原主和大妮是龙凤胎,上头一个哥哥。程家多少年没出过龙凤胎,乍一有了龙凤胎其实程铁柱夫妻挺高兴的,对俩龙凤胎其实比对老大好的多。
      
      小时候的原主也玉雪聪慧深得爹娘喜爱,直到老四栓子出生,原主就开始变得不正常了,他觉得爹娘只疼弟弟不疼他了。
      
      开始的时候原主只是频繁的问爹娘疼不疼他,问的多了每日劳作的夫妻俩也没了耐心,随便敷衍下就继续干活,原主的性子从这时候起就慢慢的变了,整个人变得阴郁不可理喻,在农家八.九岁的孩子早就帮着爹娘干活了,像跟原主一起出生的大妮在家做饭洗衣那是样样都干,反观原主却觉得爹娘偏心不疼他,非但不帮忙干活不说,还时常欺负栓子甚至企图将栓子给扔了。
      
      在原主的记忆中是有这么一回的,那时候原主不过七岁,栓子也才四岁,原主想着只要没了栓子爹娘就疼他了,于是趁着大人下地干活的时候把栓子带到山上,骗了栓子让他在那乖乖等着然后自己一个人跑了回来,对程铁柱夫妻说栓子不见了。
      
      后来还是村里的猎户下山的时候碰巧遇到了早就吓的哇哇大哭的栓子,否则栓子那一年在山上指定不能活命。
      
      当时栓子都吓傻了,也不知道告状,发了两天的高烧起来后居然完全忘记了是原主将他带出去的了。后来程铁柱从旁人嘴中听说是原主将栓子带出去的,回来质问自然不会承认。
      
      即便如此,原主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还觉得爹娘偏心偏的没边没有证据就冤枉他,发了好一通脾气。
      
      不过要是他没穿越过来,兴许过两日又该发生原主上辈子发生的事情,陷害长兄,迫害幼弟最后闹的家破人亡。好在他穿越过来了,庆幸的是他的到来阻止了后面发生的一切,不幸的是他成了那个爹娘眼中怪异的孩子。
      
      在原主这一世的记忆里他是没有悔恨的,程铁柱夫妻与原主说话的时候都觉得瘆得慌,生怕哪里惹恼了这个孩子再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
      
      对于这样的儿子,要程宴自己说,他也不能喜欢。
      
      恰恰相反,程宴还觉得程铁柱夫妻对原主挺不错,起码没有因为孩子变成这样就放弃这个孩子,要不然刚才他提要求,程铁柱夫妻也不可能会答应。
      
      这年头啥都贵,世人又崇尚读书,书本贵,笔墨也贵,一本书和笔墨听着不起眼,可真要买来,对这样的家庭来说的确是沉重的负担。
      
      然而程宴却不想真的什么都不要就妥协。原主那性子全家都知道,他要是能一下答应,这家人能不察觉?恐怕非但不会信还会觉得他在酝酿什么大阴谋吧?
      
      他叹了口气,在脑中思索今后要走的路,无疑参加科举考试是唯一的方法。毕竟种田他不会,经商也不会,上辈子研究生毕业就在一所中学当老师,大概也就对学习有研究了吧。
      
      不过路是自己走的,为了以后能吃好喝好他也得打起精神来,不就是科举考试吗,凭他一个当过老师的人还能难得住他?
      
      只是他也明白这时候的科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尤其他大学学的是外语,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一点用处也无的。科举考试他了解的虽然不多,但是高中时候学的历史课本里却有涉及,只是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朝代,还需要他慢慢的探索才能知道这里的信息罢了。
      
      庆幸的是这具身体只有九岁,过了年也不过十岁,希望来得及准备,争取早一点考上秀才,就算在镇上或者县城当个教学的夫子也是好的。
      
      当然前提下他能得到书本和笔墨,否则就算他心中有点成算,说自己会写字,别人也不会信,甚至还会觉得他被妖怪附体。
      
      他在屋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程铁柱夫妻也陷入了沉默,苗翠花有些埋怨程铁柱觉得程铁柱不该由着程宴提要求,要知道家里哪有那么多钱,明年开春送栓子读书的束脩都还没有着落呢。
      
      程铁柱叹了口气说,“明天就把猪杀了,咱家就留一斤,剩下的都卖了。”
      
      对这样的结果,一家人都能接受,就连最小的二妞也点点头。
      
      小栓子满脸愧疚,“爹,要不我不去读书了。我偷偷在外面听听也能学几个字的。”
      
      “不行。”程铁柱老实巴交的脸上有了怒容,“这事就这么定了,往后家里勒紧裤腰带,咋样也得把你送去读书,但栓子你要记住,花了爹娘的银子你就得好好读书,不然爹打断你的腿。”
      
      小栓子一凛赶紧点头保证,“爹,我肯定好好读书。”说完又笑嘻嘻道,“爹,等我认了字就回来教哥哥和姐姐。”
      
      程铁柱看他懂事脸上有了笑模样,“嗯,好孩子。”
      
      里屋程宴听着一家人说说笑笑抿了抿唇,幸亏他不是原主,若是原主估计又该胡思乱想了吧。
      
      程家孩子多,但是只有东边的屋子和西边的屋子有炕,而冬天又冷,为了节省柴火一家人是睡在一张炕上的。起初两天程宴没反应过来,这会儿反应过来了,看见程铁柱他们进了屋脱鞋上炕,顿时就想原主附体。
      
      太臭了!
      
      大冬天的天冷,一家人也很少洗澡,就连脚洗的都少,不过都是一家人也习惯了,并不觉得难受。而程宴就不行了,看着这样的一家人闻着这样的味道差点没吐出来。
      
      苗翠花点了一盏灯进来放到炕桌上让大家赶紧脱衣服进被窝。余光扫过程宴,不由皱了皱眉。
      
      又来了,二儿子又露出这么吓人的目光了。
      
      程宴忍着难受拉着自己的被子直接躺靠墙的炕尾去了,翻身脸朝着泥巴墙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睡着了就闻不到了。
      
      苗翠花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也脱衣躺下。
      
      待众人都躺被窝里了,苗翠花才吹灭油灯。
      
      炕很大,睡了一家七口也不算拥挤,程宴和几个兄弟姐妹睡炕尾这头,程铁柱夫妻搂着二妮睡另一头,中间用一张用稻草编的垫子隔开着。
      
      程宴睡了靠墙的位置,大哥牛子就靠着程宴睡了,栓子在牛子和大妮中间。
      
      屋里黑漆漆的,没一会儿的功夫牛子就打起了呼噜,而苗翠花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动静。
      
      过了一会儿兄弟姐妹这边几乎都睡了,苗翠花那边却突然传出压抑的呻.吟声和男人的粗喘声来。
      
      程宴的脸直接就黑了,上一辈子他什么没见过,自然知道这夫妻俩在干嘛,可他就是不高兴。
      
      不高兴一家人不洗脚不洗澡,全家上下都脏兮兮的,不高兴自己难受的睡不着觉的时候别人还在做着那样的事。
      
      上辈子他眼瞅着要和未婚妻结婚了,却被发配到这地方来,程宴心中的愤怒和怨气在这一刻都爆发了出来。
      
      程宴不能说苗翠花夫妻不对,他只是觉得难受。作为父母当着孩子的面办事,他们就没想过儿女要是没睡会怎么样吗?
      
      尤其是牛子也十五了,大妮也九岁了,就算懵懵懂懂,也该猜个差不离,他们就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程宴皱着眉故意翻身发出动静,果然那边的粗喘和呻.吟停了一瞬,然而接着又响了起来,许是觉得孩子翻身没什么大不了吧。
      
      程宴干脆咳了一声,告诉这对父母他没睡着。
      
      那边悉悉索索,终于没了动静。
      
      程宴有些困顿,终于在难熬中睡着了。
      
      睡着前他想,一定要让这家人学会干干净净的。
      
      其实他自己也忘了,他自己睡觉前也没洗脚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我会争取日更,求收藏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