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别再放过我》安之若眠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14:19: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天刚亮顾惜惜就听到了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在C市居住的时候,她时常想念家乡小镇的静谧和安稳,但是回来之后,她才想起来安稳的背后还有很多让人烦躁的东西
      
      比如说前几天她刚回来的时候,就有人有意无意的告诉她镇上议论她。
      
      顾家出了两个大学生,在镇上也算是件大事了,一个是她的小叔叔顾炎,一个就是她,当年顾炎走的那天顾家还摆了宴席,各家各户甚至是镇上的领导全都去了,而她走到那天悄无声息的,只有几个亲戚叫家里的小辈过来送她。
      
      他们这里留下的大部分都是些老人,要么是留守儿童,思想比较落后,最明显的也就是重男轻女了。
      
      哪怕是镇上那些外出打工或是留下种地的年轻男人,甚至是她堂弟那个天天只知道玩游戏啃老的家伙,都比她这个上了大学走进大城市独自闯拼的女孩儿要宝贵的多。
      
      他们议论她的话也无非就是那些,她不刻意去听也能猜得出来。
      
      “老顾家那丫头,去上了大学还当了个小模特,天天穿成不三不四的模样给人拍照片,也不怕给她家里人蒙羞。”
      
      “她自己倒是不觉得丢人,她爸当年供她上学多不容易,也不知道找个正经单位上班,早知道当年还不如不上大学留在镇上,这个年纪孩子都有了。”
      
      “是啊,都二十多了还没对象,还干那样的工作,以后想找都难喽。”
      
      “难啥呀,你们没看她一回来,不管是是老是少,哪个爷们不盯着她看,长得跟朵花儿似的,她想找男人还不容易?”
      
      表面上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背地里却满满的都是各种揣测的恶意。
      
      如果换在以前,她还会觉得委屈,甚至可能会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可是现在不会了。
      
      大学四年和毕业后这两年,她经历了太多,再恶心的话都听过,这种流言蜚语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原本想赖床赖到中午,但是回笼觉没一会儿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顾惜惜一点不想起来开门,因为这里也没有她想见的人,但凡是见的都是一堆糟心事,但是门外的人把门砸的框框响,刘雯芳的大嗓门隔了两个门也听得清清楚楚:“惜惜啊,顾惜惜,快点给二婶开门,别睡懒觉了!”
      
      顾惜惜忍无可忍的起身穿衣服,走到门口调整了一下表情打开门。
      
      还没打招呼,刘雯芳就迈腿走了进来,“你看看你,都几点了还睡觉,别人家饭都吃完俩小时了,你也不知道起来买菜,家里连米都没了吧?回头让你二叔给你拿一袋子来。”
      
      “不用了,二婶,我有饭吃。”
      
      她二叔家是开小商店的,但以刘雯芳这个斤斤计较的小气阵,别说是吃他们家一袋大米了,就是一碗米饭都得计算的清清楚楚。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一进屋里,刘雯芳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倒了杯茶坐下了,顾惜惜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听她说教,还顺手把电视打开了。
      
      “回来好几天了,也不知道跟家里的长辈去打招呼,还得让长辈来看你,你爸是不在了,可你还姓顾,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还不一样得回来靠家里接济你?老大不小的姑娘了,别跟你小叔学,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趟家里,脾气还这么倔……”
      
      电视上播放的是娱乐节目,当红女星严妍在接受采访。
      
      严妍在圈里的绯闻从来没断过,最出名的除了是跟一个当红男艺人的绯闻,就是跟原氏企业的继承人原森,曾经传出他们两人谈恋爱的消息还上过热搜,严妍当时的回应模棱两可,大家也就都以为是真的,严妍一向以清纯的仙女形象著称,而原氏那位刚继任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刚好符合了女粉丝们对于英俊总裁的一切完美的幻想,所以一时间很多人都说他们两人相当般配,又马上会是一个明星嫁入豪门的典型。
      
      然而很快,这个消息就被破除绯闻了,而且据说还是从原森口中传出来的,一向不理会圈内八卦的正主亲自辟谣这件事情,让媒体也着实报道了一番。
      
      顾惜惜嘲讽的笑了笑。
      
      这女人傻起来还真是拦不住,丢了大人不说,在娱乐圈的资源也一落千丈,得罪了那个人,谁能有好下场?
      
      刘雯芳还在絮絮叨叨的教训她,
      
      “二婶。”顾惜惜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回来,柔声细语的打断她:“谁告诉你我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
      
      你混下去还会回乡下?
      
      刘雯芳没说出这句话来,但眼神明晃晃的鄙视出了这一点,“当个小明星不容易吧,抛头露面的还没出了名,你别以为二婶不知道,现在娱乐圈可不好混着呢,你看看那些女明星,哪个不是抱着导演大腿上去的,你啊,还好没出了名,不然以后更嫁不出去咯。”
      
      总算是说到点上了,顾惜惜心想,要是再不说出来她都忍不住要提醒了。
      
      “你赵叔家的那个小然你还记得不?”
      
      “记得,前几年偷了别人的摩托车坐牢那个。”顾惜惜讶异道:“他这就被放出来了?没多蹲几年?”
      
      刘雯芳:“……谁还没做错点事儿呢,你赵叔家前年承包了块地,还跟镇上大企业合作,有钱着呢,他儿子就是出来也是什么都有了。”
      
      “您说的大企业是镇上卖水果后来开了小超市那个?”
      
      刘雯芳说:“什么卖水果的,人家那可是正经企业,你别瞧不起人啊,就你那职业……”
      
      她说到这里总算是顿了一下,没说出更过分的话来——毕竟还收了赵然的礼呢。
      
      “改天我带你去他们家看看,人家别墅都盖起来了。”刘雯芳说到这里,转眼看了一圈屋里,意有所指道:“你看看咱家这房子旧的,也早就该拆了盖新的了是不?”
      
      说到底,还是想让她收点嫁妆赶紧嫁出去,把房子空出来让他们盖新的。
      
      “你说得对。”顾惜惜点点头。
      
      刘雯芳刚要满意的点头,就听她一本正经的说:“我爸这房子,就是拆了给他做新家也是可以的。”
      
      刘雯芳瞪眼:“什么新家,你爸都死多少年了。”
      
      顾惜惜冷冷道:“当坟墓,不行吗?这房子是我爸当年用自己的钱买下的,死后明确遗嘱所有权归我,我想拆就拆,想住就住,想建坟墓就建坟墓,除非我爸从底下爬出来反对我,谁都管不着——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刘雯芳脸色都变了,“你这孩子,怎么不识好歹呢?你到时候要是嫁出去了,这房子正好给你堂弟拆了做婚房,你这个当姐姐的……”
      
      “我这几天光顾着‘清净’,忘了告诉您了。”顾惜惜再次打断她,“我已经有男人了,就算是没有,也不劳您费心,您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儿子的学费吧。”
      
      “什么男人?你哪来的男人?!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不知廉耻?”
      
      顾惜惜不耐烦道:“二婶,您要是再不走,我可要赶人了。”
      
      刘雯芳刚要变脸,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叫嚷,“刘婶,你儿子又被老师叫家长了!赶紧去!”
      
      小镇上就是这样,一头说话很快就能传到另一头,刘雯芳也顾不得她了,生怕自家儿子又丢人,赶紧慌慌张张的去了。
      
      顾惜惜一点也不怀疑,到不了晚上,她有了男人这件事情,就会传遍整个小镇。
      
      但这对她来说一点没所谓。
      
      她把刚才在门外把刘雯芳一句话喊走的林湘拉了进来。
      
      林湘也算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了,只是林湘后来去了部队,回来之后在机关任职,这会儿刚下班,身上还穿着制服,一身英姿飒爽的样子。
      
      “我一听你二婶来了就赶紧跑过来了,怎么样,她又想让你搬走?
      
      顾惜惜倒了杯水给她,“她不光想让搬走,还想让我去跟赵然相亲。”
      
      林湘一听就气的跳脚:“什么玩意儿!赵然那混球儿,哪个女孩子跟了他才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顾惜惜说:“我已经打算过段时间就把老房子卖了,去镇上买个新房子住。”
      
      虽然她也舍不得老房子,但是不管她住不住这里,她二叔一家子都会登堂入室,想方设法的霸占这个房子,之前要不是听说他们想让人拆了这里,她也不会大老远急匆匆跑过来。
      
      她爸爸生前就说过,哪怕把这里拆了,卖了,也不能让那一家占了便宜去。当年她母亲生她的时候,就是那一家子耽误了送她去医院的时间,结果导致她妈妈半路早产,差点一尸两命。
      
      就是她爸爸还在世的时候,两家也没少对着干,她对刘雯芳厌烦至极,恨不得把她的脸按到井里去让她清醒清醒,看看自己的脸有多丑陋。
      
      林湘说:“我支持你,钱不够了姐妹跟你凑。”
      
      “放心,我有积蓄。”
      
      别说是镇上最好的房子了,就是买下半条街,她估摸着以卡里的存款也是可以的,毕竟他们这里的房子对于大城市来说,几乎算得上是白菜价了。
      
      “对了,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
      
      林湘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道:“虽然你现在一个人挺自在的,但我还是就觉得有个男人照顾你护着你比较好,当然不是那种配不上你的,你觉得呢?”
      
      顾惜惜怔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林湘的意思。
      
      哪怕回了老家,她除了几个只会逼迫她或说她闲话的亲戚,身边再没有一个人。
      
      而C市……也是她最不想回去的地方。
      
      林湘只是觉得,顾惜惜是真的需要一个人在她身边保护她,陪伴她,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顾惜惜在她眼里,就是那种无论何时都能让人惊艳的大美人,哪怕此时此刻她只穿着最朴素的衬衫和裤子,未施粉黛,也能给人一种娇艳的感觉。
      
      她性格刚烈,但也有柔弱的一面,林湘不知道顾惜惜这些年在C市过得怎么样,但她一回来,林湘就觉得她不快乐。
      
      “要不然我给你介绍几个?你放心,我找的人绝对靠谱,哪怕是谈谈恋爱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啊。”
      
      顾惜惜摇摇头,“我真的不需要。”
      
      “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顾惜惜顿了一下,说:“算是有过吧。”
      
      “那他现在在哪里?”
      
      “在他的世界,跟我没关系的地方。”顾惜惜似笑非笑道:“你别操心了,我这种情况,也不适合了。”
      
      “什么意思?”
      
      顾惜惜沉默了很久,她的神色开始变得压抑,就在林湘直觉不能再问的时候,她忽然开口:“我有过,什么都有过。”
      
      什么都有过……是什么意思?
      
      林湘不知道该不该再问,却见她眉眼低垂着,眼底满是痛苦。
      
      林湘一愣。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喃喃道。
      
      林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把她伸手抱在了怀里。
      
      顾惜惜在她怀里闭上眼睛,眼里干涩的有些发疼。
      
      她的眼泪,早就在那一晚上流尽了。
      
      而那件事情,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今天不知怎么了,忽然在林湘面前露出了情绪,也许是因为林湘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吧,即使她知道,对她来说也是没有负担的。
      
      这个时候开着电视里忽然播放了一个新闻。
      
      原氏刚上任不久的新总裁原森,就在今天凌晨突然车祸,人事不省。
      
      顾惜惜一愣,
      
      她推开林湘慌乱的拿出自己关掉仍在抽屉里的手机,打开一看,里面有数十条信息和未接电话。
      
      其中,有三个电话来自,Y先生。
      
      还有他的一条短信——
      
      顾惜惜,你到底在哪儿?
      
      顾惜惜手抖了一下,手机哐当掉在了地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开新文啦!这一篇比较是个比较狗血的小甜文,傲娇偏执总裁失忆后疯狂宠溺伤心透顶的小娇妻的故事,大家可以围观各种大型打脸现场,因为之前一直忙于家里和工作上的事情,也不知道有没有手生,希望大家能支持我这个已经凉透了的小透明嘤嘤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