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北南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02 12:06: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顾拙言牵着大狗和小妹,慢腾腾地回去睡觉。
      
      天一黑,气氛一安静,小孩子难免容易想家。顾宝言打个哈欠,兴致不太高地问:“哥哥,咱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顾拙言说:“你什么时候想家就给妈妈打电话,她会派人来接你。”
      
      顾宝言强调:“我说的是咱们,那你呢?”
      
      顾拙言回答:“我不回去。”
      
      兄妹俩上楼梯,胡姐在房间等着给顾宝言洗澡,顾拙言把人送进去,哄了句“晚安”。他回自己的卧室,行李箱丢在地板上,懒得弄,随便挑出件短裤。
      
      洗澡后仰躺在床上,关灯盖被,顾拙言闭上了眼睛。
      
      榕城的第一夜,两小时后,他确定有些失眠。
      
      顾拙言爬起来,床单被他来回翻身弄得皱皱巴巴,枕头也掉落一只。他拉开落地窗到阳台去,半夜的风依然很热,藤椅不知让哪知没素质的鸟拉了屎。
      
      顾拙言返回房间,人一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床单被罩的颜色,窗帘的花纹,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摆设,没一样令他称心如意。
      
      无法,他重新躺上床,拿出手机随便找一部电影看。他有个毛病,看电影会犯困,平时看一刻钟就睡,今天心情不好,延迟到半小时才睡着。
      
      第二天,薛茂琛在楼下听见叮铃咣当的动静,以为那兄妹俩干架,过一会儿估计胜负已分,才上楼去瞧瞧。
      
      到那外孙子的房间外,只见满目狼藉,薛茂琛吃惊道:“你要拆我的房子啊?”
      
      顾拙言站在乱糟糟的房间里,指一圈窗帘、各式摆设、桌椅,说:“姥爷,这些我不喜欢,都换掉吧。”
      
      薛茂琛松口气,看来只是要糟些钱,再粗粗一扫,好家伙,他从非洲美洲大洋洲带回来的纪念品,这小子竟然都看不上。老头也不懂年轻人的审美,算了,随他去吧。
      
      眼不见心不烦,薛茂琛叫上司机,决定出门钓一天鱼。收拾好工具离家,走之前在庄凡心家门外停了停。
      
      庄凡心背着书包、推着单车从家里出来,问:“薛爷爷,找我吗?”
      
      薛茂琛说:“小庄,爷爷托你帮个忙。”他深知自己外孙的脾气,“拙言在家里折腾房间,你得空去看看,帮着布置布置。他啊,气儿不顺,你们同龄人一起聊聊天也许就好了。”
      
      庄凡心想知道顾拙言为什么气儿不顺,其实昨天接触一二,他也觉得对方的性格过于冷淡,只是还不熟,问太多实在不礼貌。
      
      他答应道:“行,我下课回来就去找他。”
      
      庄凡心是学画画的,妈妈赵见秋是国内有名的园艺设计师,爸爸庄显炀是美院的教授,全家人都有艺术细胞。他们家房子就是他和庄显炀共同设计的。
      
      答应好之后,庄凡心去上补习班了,两节数学培优课,一直到中午才回来。
      
      他骑着单车拐进小路口,车把上挂着一份打包的牛丸粉,没回家,径直骑往老巷的尽头。到门口一按车铃,德牧闻声从楼里奔出来,使出看家护院的本领。
      
      顾宝言跟着出来瞧,见是庄凡心便打开门,庄凡心停好车子,问:“小妹,吃午饭了吗?”
      
      顾宝言说:“我吃了,哥哥没吃,他说胡姐烧的菜不合胃口。”
      
      是真不合胃口,还是气儿不顺所以不想吃?庄凡心看一楼无人,便直接上二楼去找,卧室门大敞着,里面无从下脚,仿佛遭过贼。
      
      他敲敲门:“我能进去吗?”
      
      顾拙言闻声看来,淡淡地说:“随便。”
      
      庄凡心迈入屋中,一边观察墙壁和地板,一边佯装无知地说:“我家没人,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就过来待会儿。你……在布置房间?”
      
      顾拙言“嗯”一声,扯下墙上的图腾装饰画,而后又没了动静。庄凡心汗颜,索性先不聊天了,盘腿往地毯上一坐,打开牛丸粉填饱肚子再说。
      
      四颗牛丸配上鲜香的粉,德牧五秒之内到达现场。
      
      庄凡心认真地嗦粉,一颗牛肉丸咬下去,顾宝言也循着香味儿跑来。他喂给小妹一颗,再喂给德牧一颗,还剩下最后一颗。
      
      这时候,顾拙言的肚子“咕噜”一声,听得分外清楚。
      
      庄凡心看向床边,顾拙言坐在那儿玩手机,低着头,眉宇间微微蹙起。他举起筷子,说:“这颗给你。”
      
      顾拙言说:“不吃。”
      
      庄凡心不强求,也不上赶着,转头吃进自己的肚子。他抹抹嘴,从书包中翻出一沓草稿纸,兀自画起画来。
      
      房间中的气氛趋于安静,顾拙言偶尔瞥一眼庄凡心,有点好奇对方在画什么,可他看不见,只能看见庄凡心低垂在额前的小卷毛。
      
      唰,庄凡心画完一张,开始画第二张。
      
      顾拙言忍不住了,开口问:“画什么?”
      
      庄凡心说:“稍等。”他答完便不再出声,画完,起身走到顾拙言的身旁坐下,“甲方,你看看还满意吗?”
      
      顾拙言接过,两张草稿纸上画着两版图稿,是卧室加阳台的设计图,线条干净流畅,整体精简许多,空间安排看上去格外舒服。
      
      “这里会腾出来,”庄凡心的指尖点在上面,“到时候你可以摆一些自己的东西,如果觉得空的话,可以放一张狗垫。”
      
      顾拙言看看图,又扭脸看看庄凡心,烫发,文身,啃披萨,五个数死活记不住,三个字能叫错俩,他以为庄凡心空有一副精致的皮囊。
      
      ……算他估计错误。
      
      庄凡心盯着顾拙言的反应,他瞧出来了,顾拙言挺喜欢他的设计,但他也知道,这人冷冰冰的像块石头,应该不会就这么收下。
      
      他反其道而行之,伸手捏住图纸一角,说:“我不能白帮忙。”
      
      顾拙言抬眼:“多少钱?”
      
      庄凡心始料未及:“你这种甲方真好……”他自然不会要钱,却也想不出别的条件,于是从书包里掏出两张卷子,“帮我写写吧。”
      
      顾拙言不喜欢欠人情,这下正好,还能打发工夫。庄凡心可不是学渣,第一次让别人写作业有点忐忑,不放心地问:“你能得多少分?”
      
      顾拙言说:“你定。”
      
      这话忒大言不惭,庄凡心瞪一瞪眼睛,看不透顾拙言的真假虚实,青春期的男孩子嘛,多少有点不服气的意思,他故意道:“那我要满分吧。”
      
      顾拙言说:“知道了。”
      
      庄凡心张张嘴,还想再分辩句什么,一看时间哪还容得下他纠缠。将近两点半,他飞快地收拾好书包,去画室要迟到了。
      
      “我走啦。”他慌慌张张地朝外走,走出去又折回嘱咐,“说归说闹归闹,你不会的题就空着噢。”
      
      顾拙言说:“编也给你编上。”
      
      这哪行,庄凡心吼道:“别瞎写啊!”
      
      顾拙言烦道:“走你的吧。”
      
      下楼的脚步声咚咚咚,兔子蹦似的,等丁点动静都听不见后,顾拙言的心情莫名好了一点。
      
      他拿着卷子下楼,找胡姐讨吃的,在餐桌旁边吃边写。
      
      庄凡心从画室离开已经天黑,闷热的夜晚,他骑着单车出现在路口,路灯,榕树,电线杆,他的影子,在一片昏黄里拉长。
      
      远远的,他看见德牧凛然的英姿。
      
      那英姿后方,顾拙言揣兜立着,有点酷。
      
      到家门口,庄凡心停下,说:“这么晚才遛狗呀。”
      
      顾拙言吸吸鼻子,在这一亩三分地遛半小时了,他递上数学卷,道:“做完了,给你。”
      
      庄凡心收好卷子,笑着说:“谢谢啦,还挺快的。”他停好单车,拽着德牧溜达一圈,狗吐舌头,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眨巴眨巴眼,庄凡心强撑着精神,奔波一整天确实很累,好像喝醉一样。衬着灯光、月光,他醉意朦胧地看着顾拙言,一重影,仿佛咻地回到三年前的春节。
      
      就是门口这里,他匆忙地跑,顾拙言风似的经过,他们嘭地一撞,撞完互相瞧着,彼此觉得对方冒失。
      
      庄凡心问:“你会住多久,重新布置房间会不会有点大费周章?”
      
      顾拙言说:“一年吧。”
      
      庄凡心惊讶道:“那你不上学了?”
      
      顾拙言说:“转学。”
      
      庄凡心很是意外,一年见不到爸爸妈妈、同学好友,想想就郁闷,况且好端端的也不会离家,必定有什么原因。
      
      他不八卦,只是看向顾拙言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因此体贴地说:“你人生地不熟的,以后有事就找我吧。”
      
      说完一琢磨,他们连彼此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岂不是只能跑腿?庄凡心掏出手机递上,道:“存一下你的号码。”
      
      顾拙言存进去,摆摆手,有点酷地牵着德牧走了。
      
      这条路很黑,他走出几米远,手机屏幕骤然一亮,蹦进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就两个字——晚安。
      
      在一片漆黑里,显得有一些温柔。
      
      突然,庄凡心的喊声将温柔划破:“——臭没礼貌的,回复!”
      
      顾拙言吓了一跳,动动手指,回复的却是“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