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佛系文好命女配》九月微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06 15: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素玉连忙告知屋内的小姐。
      
      阮溪得知大哥来了,停止熟悉礼仪,连忙整理好衣襟迎接大哥。
      
      大哥阮余文是嫡母所出,目前在青山书院读书。
      
      青山书院里大多是官宦子弟世家公子或是皇室宗亲之流。
      
      当然这束脩也十分昂贵。
      
      原主和大哥的关系,不好不坏,可以说不怎么亲近,大哥亲自前来探病却是头一遭。
      
      阮溪淡淡笑了笑,这一切皆因她说了门好亲事。
      
      她新鲜出炉的未婚夫温庭洲现今就在青山书院读书,和大哥在同一间书院。
      
      大哥会来澄心园,阮溪并不意外。
      
      不一会,一个身着蓝色锦袍,年约十八九岁相貌英俊的男子进来了。
      
      阮溪下午在屋子里熟悉原主的礼仪规矩,小小运动了一番,那张极美的脸蛋染上了几丝红晕,容色潋滟,夺人心魂。
      
      阮余文许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四妹惊人的美貌,眼中闪过惊艳,只是惊艳过后暗暗可惜。
      
      如果四妹的才华能和她的美貌一样令人惊为天人就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
      
      阮余文心里划过一丝遗憾,俊脸上带着关切道。
      
      “四妹,看你气色不错,应该是无大碍,大哥也就放心了。”说完自来熟的坐到矮榻上,将手中的红木盒子放在矮桌上。
      
      “多谢大哥关心!”阮溪连忙道,心里暗暗猜测大哥的来意,面上却微笑着给大哥斟茶倒水。
      
      “大哥,我这里没有好茶水招待,还望大哥不要嫌弃。”说着阮溪将茶水递到阮余文面前。
      
      阮余文接过茶盏抿了一口,确实只是普通的茶水,便笑着打趣了一句:“怎会嫌弃,四妹亲手倒的茶水子润兄还没有福气喝到呢。”
      
      这番和颜悦色大有和阮溪亲近的意思。
      
      阮溪:“……”
      
      她记得书中男主一直称呼温庭洲为子润……子润是温庭洲的字,但原主是不知道的,于是阮溪佯装疑惑的问询。
      
      “大哥,你说的子润兄是谁?”
      
      阮余文看四妹一脸茫然,轻笑道:“子润是庭洲的表字,四妹,你说子润是谁?”
      
      温庭洲的父亲虽说是礼部尚书,但他身后的温家是名门望族,家世显赫,温庭洲的亲伯父是位高权重的安国公,温老太爷更是三朝帝师,在朝廷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与之相比,诚意伯府只是一个小小的勋贵家族。
      
      阮余文没有想到拒绝了众多名门贵女的温庭洲会看上庶出的四妹。
      
      看来四妹是个有大造化的。
      
      凭借四妹的关系,他前两天顺利搭上了温庭洲,这次四妹落水得了风寒,温庭洲得知后,颇为关心。
      
      “对了,四妹,这羊脂玉玲珑簪是子润兄托我送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阮余文噙着笑将桌上的红木盒子打开,拿出一支洁白无暇的羊脂玉簪子。
      
      定了亲的男女互送礼物乃人之常情。
      
      但阮溪的未婚夫是书中至死都孑然一身的温庭洲,现在他突然给她这个未婚妻送礼物……
      
      阮溪难以掩饰她的震惊,懵逼的接过簪子,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阮余文啜了口茶,欣赏四妹难以置信的神情,嘴角泛起笑意继续道。
      
      “子润兄还说他明日会来探望你。”
      
      其实四妹震惊很正常,他一开始也震惊,子润兄和他同龄,身边却干净的不像话,连通房丫头都没有。
      
      现今不仅答应和四妹定了亲,还对四妹嘘寒问暖,若他没有记错,四妹只和母亲出席过几次宴会,从未离开过母亲身边,没有认识其他外男的机会。
      
      难道子润兄在某个宴会上见过四妹,对四妹一见倾心?
      
      阮余文的目光落在阮溪那张极美的脸蛋上,陷入了沉思。
      
      高门大户的贵女大多相貌不差,京城双姝更是才貌双全,四妹空有美貌却才艺平平,子润兄不会是这般肤浅的人吧?
      
      阮溪:“……”
      
      她握住手中的羊脂玉玲珑簪,瞪大眼睛,心里暗暗怀疑,这温庭洲莫不是也被人穿了?
      
      “四妹,你不会高兴傻了吧?”阮余文见四妹久久没有回神,挑了挑眉,笑着揶揄道。
      
      阮溪嘴角不自觉抽了一下,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只是脸上不得不佯装露出羞涩的笑容:“大哥你不要胡说,我才没……才没……”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门外传来素玉急促的声音:“小姐,三小姐来了。”
      
      话音刚落,屋子里就风风火火闯进一道妙曼的身影,赫然是今早才来探望过阮溪的阮三娘。
      
      她进来的时候,阮溪还没来得及收敛脸上的羞涩笑容。
      
      于是阮宁一眼就看到这一幕,不过她的目光粘在阮溪手中的羊脂玉玲珑簪上,瞬间炙热无比。
      
      比起金银首饰,阮三娘更喜欢翡翠羊脂玉等玉石。
      
      “哥,你一回府就来四妹的院子,还送四妹这么贵重的簪子,要是你没有给我带礼物,我要不高兴了。”
      
      当过老皇帝的妃嫔,阮三娘的品味和鉴赏水平蹭蹭上涨。
      
      四妹手里的羊脂玉晶莹洁白,细腻、光亮、温润、无暇。
      
      一看就是罕见的极品。
      
      真不知大哥哪里得来的,阮宁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支极品羊脂玉簪,恨不得将其据为己有。
      
      阮余文瞅见嫡亲的三妹竟然看上了子润兄送给四妹的玉簪,无奈一笑。
      
      “宁儿,这羊脂玉簪是温公子托我带给四妹的。”
      
      “什么,不可能!”
      
      阮宁瞪大美眸,一脸不敢置信,丝毫不知自己脱口而出的话透着浓浓的嫉妒。
      
      阮溪垂眸:“……”阮三娘的养气功夫和表情管理还是不到家。
      
      阮余文给了阮溪一个歉意的眼神,起身拉过失态的妹妹。
      
      “宁儿!”
      
      阮宁猛地惊醒过来,朝阮溪挤出一抹歉意的笑容。
      
      “抱歉,四妹,我听说温公子向来对女子敬而远之,一听温公子送你礼物,才会这么太惊讶。”
      
      “没想到四妹是特别的。”
      
      “这样温润无暇的羊脂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温公子对四妹真好,不知四妹可否将这羊脂玉借我观赏几日?”
      
      阮三娘还是没有放弃想要羊脂玉玲珑簪的念想。
      
      一日没有弄到手,她心里就会一直惦记着。
      
      阮余文的俊脸微微一黑。
      
      宁儿说的什么话。
      
      阮溪闻言奇怪的瞅了目露希冀的阮三娘一眼,捕捉到她眼里来不及掩饰的势在必得暗暗皱眉,以阮三娘的性子,这簪子借出去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心里将阮三娘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面上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三姐的心情我理解,我也很惊讶,大哥还说温公子明日会来探望我,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呢。”
      
      向来淡定的阮溪忍不住刺了一下阮三娘的心窝。
      
      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需要低调隐忍,但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随意将未婚夫送的礼物借给自己的姐妹观赏,当她是傻子啊,万一传出去,岂不是会在温庭洲心底种下一根刺。
      
      不管阮三娘有意还是无意,阮溪都不会惯着她。
      
      这事本来就是阮三娘不在理。
      
      “至于出借玉簪,不是我小气,这羊脂玉簪是温公子所送,温公子是我的未婚夫,他送我的礼物并不适合外借,还请三姐不要为难我。”
      
      这话一出,阮宁差点绷不住脸上的笑容,心里的羡慕嫉妒犹如疯长的藤蔓不停的蔓延。
      
      有一瞬间,她都恨不得自己穿的是四妹。
      
      四妹的命就这么好吗?
      
      上一世四妹被齐越安独宠了一辈子,这辈子换成了温庭洲,温庭洲似乎也对四妹上了心。
      
      “四妹说的对,我刚刚确实考虑不周,让四妹为难了,真羡慕你有个这么好的未婚夫,我的未婚夫却只知道吃喝玩乐。”阮宁勉强一笑,想起从未送过她礼物的纨绔未婚夫,还有他后院里通房丫头,很不是滋味的说道。
      
      阮溪这次没有接话,只是假装羞涩的低下头。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当着大哥的面戳穿越女嫡姐的心窝了。
      
      不管那位齐二公子如何,也是阮三娘自己的选择。
      
      既然决定嫁给他,就该有心理准备,而不是心里自信满满表面上却把嫌弃挂在嘴边博取别人的同情和怜悯。
      
      改造一个纨绔并不容易,除非对方扮猪吃虎。
      
      祝阮三娘好运!
      
      阮余文:“……”
      
      宁儿和齐二公子的婚约一直是他和母亲心里的一根刺。
      
      他们不是没有怨怼过父亲,只是婚事已成定局。
      
      前些日子,妹妹闹着悔婚,他和母亲心里是高兴的。
      
      谁知后来宁儿突然不闹了,欢喜备嫁,他和母亲差点以为宁儿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
      
      最后证明宁儿还是宁儿,只是突然想通了。
      
      “宁儿,你是特意过来找大哥吗?”阮余文不想因为这事和四妹生出隔阂,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阮宁听到大哥的问话,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也没有心思眼红四妹了,说不定温庭洲只是在作表面功夫博名声罢了。
      
      阮宁再次自我安慰一番后才摇头回话:“不是,我是过来找四妹的,明日我要举办一场茶会,邀请小姐妹聚一聚,想叫四妹一起,认识下我的小姐妹。”
      
      “只是没想到明日温公子来探望四妹,可惜了。”
      
      阮余文:“……”
      
      阮溪嘴角抽了一下,不,一点都不可惜,阮三娘是不是忘了她现在还是个风寒刚好转的病人?
      
      就算她没有生病,阮溪也不会参加什么茶会,她忙着呢,哪有那个闲情去认识阮三娘的小姐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