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祠堂(三) ...

  •   “怎么突然停电了。”
      
      睡在两人中间的林朵欢攥紧被子,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儿包裹起来,漆黑一片的环境更加容易滋生恐惧。
      
      虽然很累,很困,但在这种压力下,两间房间内的人都没有睡意。原本想着房间里的灯亮着,多少能增添一些安全感,谁知道这灯突然灭了。
      
      “那、那东西,不会过来了吧……”
      
      于红咬紧牙关,说话的时候还能听到牙齿挤压摩擦的声音,她有心起身去看看是不是保险丝烧断了,可又没有那个胆子。
      
      “别,别说话了,等会儿,等会儿把那东西招惹来了。”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压低声音劝说道,“都把眼睛闭上,不管等会儿闹出什么动静都不要睁开眼睛。”
      
      于红想着,很多时候人都是被自己看到的恐怖画面吓死的,只要她们不睁眼看,可能就没事了。
      
      不用她说,林朵欢就已经把眼睛闭紧了,还用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罩起来,双腿蜷缩,深怕有什么东西从后面拽住她的双脚,只有将自己蜷的越小越拢,才越有安全感。
      
      整间屋子里只剩下压抑着的呼吸声,和老式挂钟的嘀嗒声。
      
      “哒——哒——哒——”
      
      这老钟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上油了,指针每转动一下都发出阻塞的声音。
      
      在越发寂静的环境下,一声声的敲击在人心上,好像催命的魂曲。
      
      于红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有人盯着她,又好像有人对着她的后颈吹气。
      
      可她身后是墙壁啊!
      
      等等!
      
      她的身后……
      
      于红不敢转身,眼睛闭的紧紧的,身体紧张到有些痉挛。
      
      顾楚放缓了呼吸的节奏,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她闭着眼睛,只留下一条勉强能够看到一些影块的缝隙。
      
      对于同样不曾见到过的神异鬼怪的东西,她不可避免的感到畏惧,可顾楚心里清楚,既然已经被牵扯到了这个离奇的世界里,想要活下去,光靠躲避是不行的。
      
      灯灭后,眼球用了几十秒的时间适应黑暗。
      
      “哒——哒——哒——”
      
      “哒——哒哒——哒——”
      
      顾楚的呼吸一滞,身体也瞬间绷紧。
      
      房间里不止指针走动的声音!
      
      胳膊上瞬间冒出了一片鸡皮疙瘩,顾楚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控制住自己的骨骼肌肉,再次放松下来。
      
      她可以肯定,房间里多了些“东西”。
      
      顾楚缓缓的转动眼珠,环顾四周,在转向左侧时,停住不动,于红和林朵欢就躺在她的左侧。
      
      原本平整的墙体在缓慢蠕动,背对着墙面侧躺着的于红的身影在墙体面前显得格外渺小,慢慢的,慢慢的好像要被包裹进去一样。
      
      顾楚惊诧之余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控制眼球的肌肉都变得无比酸胀。
      
      “哒——哒——哒——”
      
      忽然,墙体停止蠕动,似乎发现了偷看“他”的女人。
      
      它在和她对视!
      
      *******
      
      “不管发出什么动静都别出声,咱们只要待在一块,不触发死亡机制,应该没事的。”
      
      男人的房间同样断电了,在黑暗之中,史仁压低声音提醒另外两人,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史仁攥紧胸前发烫的扳指,他知道,那东西来了。
      
      【一个劣质的玉扳指】:曾经的主人是一个半吊子的风水师,玉扳指继承了原主人的能力,会在秽物靠近时发烫表示预警,次数3/5。
      
      这是史仁在第二个故事里得到的邪物,邪物是读者对于鬼怪死亡后掉落品的一种特殊称呼,这种东西类似于游戏的爆怪,一般来说,贡献度最大的人才能得到爆出来的奖品,不过不是每一个鬼怪死后都会爆出奖励。
      
      因此邪物的价值很高,上一个故事,史仁就靠着这个戒指躲过了一次必杀坑。
      
      手心里的戒指几乎烫到着火,史仁缓慢地将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捏住了里面的符纸。
      
      明明没有触发死亡机制,怎么会引来鬼物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史仁疯狂的转动着大脑,他还不敢直白的告诉马大军和庞冲,怕两人知道房间里有鬼后冲出去,到时候人一旦分散,他想救人也救不了了。
      
      因为史仁的这番话,马大军和庞冲虽然害怕,可也只能装睡了。
      
      男女房间的格局是一样的,一张两米宽的大床,一边贴着墙壁,一边是走廊,卧室的门就在走廊另一侧。
      
      史仁有过几次故事经验,出于对新人的保护,在睡觉的时候,他选择了靠近门的那个位置,马大军和庞冲各自选择了贴墙和中间的位置。
      
      因为上了床,庞冲借给马大军的西装就没法穿了,穿着这玩意儿躺在床上实在是硌得慌。
      
      反正床上垫了褥子,还有几条薄被,马大军干脆又光起了膀子。
      
      别看半山的村子夜晚十分凉快,在屋内的时候,照样觉得有些闷热,马大军光着膀子贴在墙上,觉得心头的燥意都少了些。
      
      至于庞冲和史仁,俩人一个穿着衬衫,一个穿着棉质的短袖,虽然穿着衣服躺在床上肯定比不上光着膀子舒服,但身上贴着一层布料总让人觉得更安全一些,两人就干脆穿着衣服睡觉了。
      
      耳边只有两个同伴压低的呼吸声,马大军觉得心里头毛毛的,于是越发贴着墙壁,身体上没有贴着墙的位置,就用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
      
      那个书券到底能买到什么好东西?睡觉前史仁也没有详细说说。
      
      血统、异能……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点石成金的能力,到时候他就把老板和家里那个总是念念叨叨的黄脸婆给炒了,还要买豪宅豪车。
      
      对了,还有那么个女主播,自己给她投了那么多荧光棒,连个微信号都不肯给,倒是对那些投火箭的一口一个大哥叫的忒甜了,贱/货,骚/货,到时候给她投一百个潜艇,让她跪着喊爸爸。
      
      想到这些,马大军就觉得热血沸腾,幻想着女主播那张脸,脑海中浮现了许多限制级的画面。
      
      不得不说,马大军转移注意力的办法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觉得自己贴着墙面的皮肤,好像有些刺痛。
      
      卡车司机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有时候遇到比较精明的雇主,马大军还得帮忙扛货,工作几年下来,别的不说,手臂和背部的肌肉还是很结实的,一身紧实的蜜色肌肤,不输一些健美达人,当然,得先忽略他因为长期久坐堆积的小肚子。
      
      他背部的皮肤尤其光滑,许多人的后背都会因为油脂分泌长出许多小疙瘩,马大军却没有,好几次他媳妇在替他搓背的时候都感叹过,这块皮子要是再白点,她愿意用自己的脸皮来换呢,马大军不以为意,大男人要好皮肤做什么呢,更何况还是别人看不着的位置。
      
      “嘶——撕拉——”
      
      好像是皮和肉分离的声音。
      
      马大军的额头冒出一阵冷汗,后背传来的痛觉越来越明显,他根本就没办法装睡了,猛地睁眼,布满红血丝的眼球几乎脱出眼眶。
      
      “啊、啊——呃——”
      
      马大军想喊人,可嘴巴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只能发出一些呜咽声,想要伸手去拽边上的庞冲,可怎么都抬不起来。
      
      他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身前的两人。
      
      庞冲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史仁闭着眼睛平躺着,只有转动眼皮让人知道他还醒着。
      
      “呃——”
      
      快救他啊!
      
      马大军疯了一样的想制造一些动静,可庞冲和史仁依旧一动不动。
      
      活生生地熬着剥皮的痛苦,马大军痛昏过去,又在痛苦中醒来。
      
      “撕拉——”
      
      当他迟钝地感受着贴近墙面的最后一寸肌肤被剥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熊熊火焰包裹住了全身。
      
      那样炙热的高温,仅仅十几厘米距离的庞冲恍若不知,依旧蜷缩着,而史仁依旧捏着口袋里的那张符纸,随时警惕着房间里的鬼物。
      
      几十分钟过去,火光渐渐熄灭,只留下一具呈挣扎状的焦尸。
      
      *****
      
      “啊——”
      
      一大早,顾楚等人是被隔壁传来的尖叫声惊醒的。
      
      第一时间,顾楚扭头看向了于红背后的那面墙。
      
      “你看我干什么?”
      
      于红摸了摸自己的脸,昨个儿半夜她感觉自己背后的墙好像是活的,当时她吓得差点尿裤子了,不知怎么的,最后怕着怕着,居然也睡着了。
      
      一觉好眠的于红觉得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可刚刚看到顾楚的眼神,于红又有些不确定了。
      
      她到底是在看自己,还是在看她身后那堵墙呢?
      
      感觉心里发毛的于红只能冲着顾楚吼了一句,却没有勇气回头看。她想着,今天晚上绝对不能睡靠墙的位置了。
      
      “隔壁好像出事了。”
      
      顾楚眉头微簇,她肯定昨天晚上看到了那个“东西”,可后面怎么会睡着呢?
      
      “是啊,快点过去吧。”
      
      林朵欢小声地附和道,隔壁叫的那么大声,肯定是出事了。
      
      “怎么会这样,第三个了,出事的还是外乡人……”
      
      她们开门的时候,村长一家已经先她们一步站在了房门口,顾楚耳尖,听到了村长媳妇的呢喃。
      
      第三个?
      
      她走到村长一家的身后,仗着身高的优势清楚的看到了房间内的情况。
      
      一具烧焦的尸体躺在床上,庞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刚刚的喊叫声就是他发出来的,史仁正在检查尸体。
      
      他的表情有些凝重,第一个晚上就死了一个新人,这显然超出了一般新手任务的难度。
      
      《十万》给出的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才是真正触犯杀机的原因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都是18:00定时上传,不过有时候后台会延迟,今天好像特别抽,一直没有刷出来更新,只能手动不断提交(T▽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