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灵相 ...

  •   闻时看不懂智能手机,但听得懂人话。他听完中介的语音,冲夏樵招了招手,示意对方凑近点。
      夏樵不明所以,附耳过来。
      
      他闻哥顶着张帅比脸、操着又冷又好听的嗓音,问了他一个很有灵魂的问题:“这好比过去的电话?那我这么说话,对方听得见么?”
      夏樵:“……”
      
      这代沟得劈叉。
      
      夏樵想了想,握着手机调出9键说:“哥,你还是当成电报吧。”
      闻时懂了。他直起身,指着屏幕道:“那你给他发,哪个时间都很方便。”
      
      夏樵:“……我觉得我不太方便。”
      闻时皱起眉。
      
      夏樵缩了脖子说:“哥,今天这是人多,还算好。你是没见过咱们小区平时晚上是什么样。”
      “什么样?”
      
      “挺瘆得慌的。我跟着爷爷在这住了十几年了,到现在,晚上都不敢一个人上厕所,更别说出门了。”
      “……”
      
      闻时面无表情沉默两秒,请夏樵同学滚了出去。
      他关上卫生间门,抓着领口扯下T恤,劲瘦好看的腰线从布料中显露出来。他不大高兴地想,原本还打算做个好人,捞一捞这不争气的徒孙。现在觉得……要不这脉还是死绝了吧。
      
      等这位日常自闭的祖宗洗完澡出来,夏樵已经接待完两拨新的来客了,倒是那个名谱图上的女人张碧灵还没离开。
      
      她正站在玄关前跟夏樵说话,一只手还拽着她那个口无遮拦的儿子。
      “沈老爷子是明天上山吧?”张碧灵问。
      “嗯。”夏樵点了点头。
      “几点?”
      “早上6点3刻出发,您要来么?”夏樵问得很客气。
      
      她盯着沈桥的遗像,轻声道:“6点3刻?哎,我可能有点事,但来得及的话,还是想送送,老爷子不容易。以前——”
      以前这脉很厉害的,就是人少,落得现在这个情境,可惜了。
      
      这话夏樵听过很多次,都会背了。不过张碧灵好一点,刚开了个头就刹住了,尴尬而抱歉地冲夏樵笑笑。
      可能是为了弥补吧,她对夏樵说:“你特别干净,这么干净的人我们都很少能见到。以后好好的。”
      
      说完她拍了一下儿子的后心,皱着眉小声说:“作三个揖,快点!”
      儿子大概正处于叛逆中二期,甩开她的手,不情不愿地弓了弓脖子,态度敷衍,最后一个更是约等于无,作完就推门走了。
      张碧灵只得匆忙打了招呼,追赶上去。
      
      夏樵关上门,一头雾水地走回来,抬头看见闻时,忍不住问道:“闻哥,他干嘛冲我作揖?”
      “因为他在你这说了不该说的话,不好好作个揖会有大煞。”闻时朝远处的祖师爷画像努了努嘴。
      “哦,就是说祖师爷不——”
      闻时:“……”
      “呸。”夏樵给了自己一巴掌,连忙道:“我没说,我刹住了。”
      “嗯。”
      
      闻时闷头擦着潮湿的头发,过了片刻道:“其实说他不得好死的人多了去了,事实而已,不至于怎么样。别疯到对着画像说就行,尤其别在上香的时候说。”
      夏樵小心问:“为什么?”
      
      闻时抬起头,把用完的毛巾丢在椅背上,极黑的眼珠盯着夏樵轻声说:“因为他会听到。”
      夏樵:“……”
      
      他原地木了一会儿,连忙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声音都虚了:“他不是……”
      已经死了吗?
      
      沈桥给他讲过,祖师爷尘不到修的是最绝的那条路,无挂无碍无情无怖,反正听着就不太像人,很厉害,但下场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他年纪小没听明白,大概是永世不得超生之类的吧。
      
      夏樵越想越怵,左右张望着,好像祖师爷就飘在旁边似的。
      闻时瞧他那怂样,蹦出两个字:“出息。”
      
      ***
      夜里9点左右,再没新的宾客进门,几个吹鼓手收了唢呐锣鼓,点了烟凑在后院窗边聊天。
      
      夏樵在厨房开了火,用之前煨的大骨汤下了几碗龙须面,又切了点烟熏火腿丁和焦红的腊肉丁,齐齐整整地码在面上,撒了碧青葱花,招呼他们来吃。
      
      这是闻时醒来吃的第一顿正食,他虽然说着饿,却没动几筷子。
      夏樵差点以为自己做砸了,小心翼翼尝了两口,觉得汤汁鲜浓,肉丁焦香,面也劲道弹牙。
      
      吹鼓手们唏哩呼噜,一碗面就下了肚。抹嘴道了谢,又攒堆去抽烟闲聊了。夏樵便问道:“闻哥,你不饿么?”
      “我不太吃这个。”闻时答道。
      
      夏樵以为他是挑食,正想再问两句,就见闻时朝窗边瞥了一眼,说:“他们不走?”
      “你说那几个吹唢呐敲锣的大爷?”夏樵摇头说,“不走,在这过夜。”
      
      闻时:“为什么?”
      夏樵红了脸皮,支支吾吾说:“办丧事要守夜,沈家就我一个人了,夜里不敢睡,就多花了点钱,请这几个大爷留下来陪我。”
      
      说完,他发现闻时正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他,然后半是嘲讽半无语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夏樵生怕被骂,当即吹嘘拍马道:“请都请了,反正也只剩最后一晚。不过我觉得今晚我肯定睡得好,有闻哥你在,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没有。”
      闻时只是睨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说:“那你记住这句话。”
      
      这天夜里12点左右,夏樵是被不知哪里的猫闹声惊醒的。
      那声音又惨又厉,像婴儿哭,但调子长一些,忽而极远,忽而又到了近处。小区淹没在浓沉的夜里。
      
      夏樵睁了一下眼睛,隐约看见一片光。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今天月亮怎么泛着绿。
      
      几秒种后,他忽然一个激灵。
      守夜的时候,他不睡卧室,而是睡客厅。面朝屋内,正对着沈桥的寿盒香案,上哪看见月亮??
      
      那他看见的光是……
      夏樵干咽了一下,重新睁开眼。就见半张苍白人脸浮在香案边,静默无声地点着红蜡烛,那豆火焰无风抖了一下,发着灰绿色的光。
      
      我……操……
      夏樵头皮一炸,从沙发床上滚摔下来,却没有声音。
      
      天旋地转间,他想摇醒陪他守夜的几个大爷,却发现那几张临时的铺位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就好像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睡在这里。
      
      夏樵差点没疯。他连滚带爬要站起来,腿却一点儿没劲。
      他连蹬几下!挣扎间,一个冰凉的东西突然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夏樵“嗷”的开了嗓,便再没断过气,像被一万只脚踩过的尖叫鸡。直到他的嘴被人强行塞了东西,一个冷冰冰的嗓音在他耳边说:“你要死啊?”
      
      这声音……
      夏樵手指发着抖,鼻翼翕张。好几秒才瞪着眼睛转过头,就见闻时一手捏着打火机,一手钳着他胡乱抓挠的手,大有一种“再动我就放火了”的架势。
      
      空气凝固了好一会儿,夏樵才终于意识到,刚刚站在香案边一声不吭点蜡烛的,就是这位祖宗。
      搞明白这点,他劫后余生,眼泪都下来了……
      真哭。
      
      闻时拧着眉心,先警告了一句“再叫把你扔出去”,然后摘了他嘴里那团白麻孝布。
      夏樵哭着说:“哥,我指着你壮胆呢,你怎么亲身上阵给我闹鬼啊,好好睡觉不行吗?”
      “……”
      闻时又把布塞了回去。
      
      他把夏樵拎起来,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想不想知道,别人总说你干干净净是什么意思?”
      夏樵哭到一半,没明白他的意思:“嗷?”
      闻时说:“我让你看一次。”
      没等人反应过来,他就低斥道:“眼睛闭上。”
      
      夏樵下意识照做,接着他便感觉闻时重重拍了一下他的头顶,然后是两肩。他眼前忽然有些微烫,伴随着燃香的味道。
      绕了三圈后,烫意又远了。
      
      “睁眼。”闻时说。
      夏樵有点怕,但还是睁开眼睛,然后他就傻了。
      
      眼前依然是沈家的客厅,摆设没有任何区别,但色调和轮廓都泛着青灰,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更诡异的是,他瞥到了不远处的穿衣镜。差点再次尖叫起来。
      
      镜子里映着两个影子,应该是他和闻时。
      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根本看不出原样。其实模样没变,但皮肤白得惊人。
      
      他鼻尖其实有颗痣,眼角也有一处小时候磕的浅疤,但镜子里的他却什么都没有、一切常人会有的细小瑕疵,都没有。明明是他的脸,却仿佛是另一个人,一眨不眨幽幽地看着他。
      在这样深重昏暗的环境里,真是闹鬼的好苗子。
      
      “这是什么?”夏樵声音都劈了。
      闻时说:“我闭上眼睛看到的东西。”
      
      夏樵:“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闻时说:“你平时看到的叫肉身相,现在看到的叫灵相。”
      
      “正常人身上会有缭绕的黑气,或多或少,你没有。这就是干净。”闻时的嗓音在夜里显得更冷。
      夏樵一抖,慌乱地看向他,这才意识到他也是这样一尘不染的样子,但又有一丝……微妙的不同。
      
      因为闻时的轮廓是半透的,就像一道虚影。
      “闻哥,你……”夏樵磕磕巴巴地说,“你为什么是这样的?”
      
      闻时轻声说:“因为我缺了灵相,是空的,什么时候找齐了,什么时候解脱。我来也是为了这个。”
      
      夏樵听得茫然,又有些惊心。他正要继续问,就听窗外又是一阵猫闹似的厉声尖叫。
      
      他吓一跳,转头看去。就见三个瘦长人影倒映在大理石地面上,扭曲之后变成了四肢着地的模样,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弓起背。
      
      它们头颅的影子歪斜了90度,缓缓朝客厅内转过来。
      借着客厅内灰绿色的烛光,夏樵终于看清了那些东西的模样,它们像是被碾过的兽类,野猫野狗什么的,身体扁平,四爪瘦长,但又有着人的脸,趴伏着从外面探进来,身上萦绕着黑色烟气,幽幽袅袅,像缠绕的水草。
      
      夏樵心脏都要跳停了,用气声问:“这是什么啊???”
      闻时说:“你找来的吹鼓手。”
      夏樵:“……”
      
      他一想到自己这些天都跟什么东西睡在一起,头皮都要炸了!
      
      夏樵快疯了:“怎、怎么办?”
      闻时没什么表情,手指却一道一道翻折起了袖子。
      
      “闻哥你可以的吧?”夏樵试探着问。
      “不知道。”闻时说。
      夏樵:“???”
      闻时没再开口。
      
      他是真的不知道,如果在很久以前,这些对他而言塞牙缝都不够,但现在,他确实不敢保证。毕竟他不算真正的活人,没有灵相,要达到原本的十分之一都危险。
      最重要的是……他很饿。
      
      二十五年没有真正进食了,他很虚弱。
      
      就在他掐着食指关节,正要动手时,一阵铃音突然响起,惊得夏樵差点跳起来。
      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作祟的玩意儿——手机,还差点摔成八瓣,本想直接摁掉,结果哆嗦的手指不小心划到了接通,于此同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玩意儿,前置电筒也打开了。
      
      煞白刺眼的光亮直照出去,从那三只怪物脸上划过。
      下一秒,手机里响起了一个男人轻低的咳嗽声,他声音略有些沙哑,带着病态的疲惫,说:“是夏樵先生么?我是谢问。”
      
      也许是光太强烈,也许是突然的来电打乱了步调。那三只怪物忽然低头嗅了嗅地面,原地逡巡了两圈,像是找寻什么东西似的,疾奔离开了。
      
      闻时没料到这种发展,冷静的脸上少有地露出茫然来。
      夏樵更是一脸懵逼。
      
      手机那边的男人没有听到回应,等了几秒后,又低低地“喂”了一声。夏樵这才咽了口唾沫,说:“你、你好,我是夏樵。那个……”
      
      他迟疑了一下,说:“请问你谁啊?”
      “我是跟你联系过的租客,下午说晚点会给你打个电话。”男人道,“我调了一下时间,明天傍晚5点左右过去,行么?”
      
      夏樵机械地点了点头说:“行,你这电话救了我一命,你凌晨5点来我都行。”
      当然,他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谁知电话对面的人很轻地笑了一声,道:“也行,我刚巧那会儿要出门,那就这么说了。”
      等到夏樵梦游似的嗯嗯完,梦游似的挂了电话,再梦游似的瘫软在沙发上。
      
      良久过后,他才突然诈尸,跟闻时面面相觑。
      凌晨五点???
      神经病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真的该出场了,么么哒~感谢在2020-04-29 00:05:27~2020-04-30 00:25: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十年灯 2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为了木叽吃土又如何!、木苏里和判官总得肝一、公子如兰、狼影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早見三刀 4个;Gin 3个;一滩蠢猫、汐闲、江隅 2个;抹茶味的大海、十年灯、殷无书、绝色美味罐装望仔、团团团子3、性感蓝二在线问灵~~、桃乐丝的小甜心、原耽少女温一酒、栗子味李紫薇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温言暖语 4个;故秋呀 3个;我好爱美强惨、惟余无字碑、性感蓝二在线问灵~~、筱笙ouo、我作业还没写完啊 2个;Komorebi、长风野草、白桃蜜茶、061、小李在线暴躁、望仔、清妍、贝肯尼、十年灯、上官铁锤、伊昂、一木呀、米良、故里江添、洛寻、九笙er_、37068696、20070721、宋继扬木苏里爱你!!、紫菀、梨枬、燕雀、絔絡又没了、一笔丹青色、玄溟、木木你康康我QAQ、仓原、林将军必须是1、貝爾蒙特兔、朝隅、摘颗星星、倾沫、QWERTY一、我就是民政局、林清野、汪叽兔、盒装小添、考官Erros、湮、无恙、叶不修的嘉应子、Gin、温钦Q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乌龙茶是青茶、污污丫丫 8个;叙述者.、AKIRA 6个;蔡杳、锦鲤阿俞、木苏里家的~ 5个;清妍、想找个人来爱我、温言暖语、故秋呀 4个;久三陌、君离笑、边木向阳sjyyyy、只是一条多宝鱼了、早見三刀、黎岸、42468814、猫爪棉花糖、晚宁、犯困症、JU花残满地伤、苦樱桃、筱笙ouo、Turtledove 3个;木叽的小娇妻、颜语、南城旧楚.、秦弋、初七°、大眼鱼w、小林老师、寻梓、奶黄包什么味道、如何骗木叽和小甜甜上、漠念九、陽台妹、一个冰激凌球儿、木木你康康我QAQ、顾里七?、wangzai、冰糖炖雪梨、以沫、649kb1、狐狸、言寺、嘿呀、程博衍的消毒液、十三mio、4、二人、抱走闻时的小娇妻.、小璃不吃辣椒、烟南渡 2个;小乔妹妹、一诺千金、糖心的阿晴、Again.、如初初初初初、抱起木苏里就跑、顾昀妹妹、jsdhwdmaX、盛星贩海、小黄、西柚茶、蒸蒸、停停抱山牙子、溯洄、雨淬、w原耽女孩、长安jx、滤镜、棒球小子、习清哥哥我可以!、budeen、轮胎鸟吔、青时、酒岁、星卡里、木苏里老婆、阿呆想吃小雪糕、添哥的望仔啊!、不度、张起灵的黑金古刀、猫命九、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韵芸、慕南稚、风过林梢、沙雕本雕、小甜心baby、猫望、Darkness、町疃鹿场、夜月明阳、许南乔、35878388、叶修、YUN、薄凉微风、八荒、沈慕风、鸡腿烤至酥黄冒油、衿三岁、铁锅炖大鹅、怪味豆儿.、避尘的剑柄、瑶琨、江姣抒。、朗月.、但丁、江添、望仔、whisper的圈外绯闻女、Blank、黎明。、仓原、42007733、不想起名、林清轩。、落尧尧、yun.、我的白月光呢、七千佳酒、听风成歌、天天就想着饼干、甜党、顾淼在我床上、忆雨、超大杯奶油冰可可、白茶小生、双林、蓝律、洛希极限、木苏里我爱你!、颖惜月、泠兮、一蓑烟雨、陳八命、普里斯特甜、粉橙之歌、筱呦、Jeero.、谁谁谁、社会主义接班人小罗、干了这碗狗粮、盛望第一吹bot、闻时第一顺位老婆、ARRIVEDERCI、贝肯尼、算了、小山措、尘不到、竹简溪、一个棉球球、丞哥、森林七、FW淡烟疏雨声、朝隅、裕鱼每天都在等木木更、地球上的kibo、我怎么没钱啊、Inzet、嗯嗯嗯嗯txy、Siesvan、烘烤土豆、湛湛生绿苔、小狗、只羡忘羡不羡仙、文艺复兴、阿离、甜添望仔、林深不邂、maki与nico的幸福生活、期待下一次花开、41862856、45060193、一叶知秋不知羞、唐老师粉头、常夜、密斯昀、裴之、花少北宇宙无敌大可爱、大岛兔、酿果、罐装、墨城白舍、离人唱挽歌、尘不到、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祾瑾、川上、nahsnasuy、由獭、renaissance、SERPUIK、一只长得像土拨鼠的尖、Legolas21、硬币大户嘶嘶嘶、谢俞谢俞我爱你、·923號限定飛船·、参哥A炸、behappy、热吻、eva1026、花开、某阿雏、南依nanyi、丞哥.、&、BeeU、陆乔松、软小乖乖、Orange、塔子阿姨家的儿媳妇、訸子、暮久离歌、甜甜甜酒果、林安、曦聆、想吃桃子、狐狸的盐巴、b空白键d、豆砸、雨欲予鱼愉、洛羽、江若澜乁(???乁、王歪歪.、Xaviera、一程、可能是只蘑菇、木苏里第一舔狗宝贝、Loku、云浣墨、糖怡、画染绝、anna、saga、段行很行、草莓气泡、夏习清正牌女友、.小桃、天书、壺、烨子、徵音、悠然、九笙er_、孟子的奇mio、汪叽的羡羡、辣酱、民政局、青釉、阿茶茶茶茶茶、可卡可乐、鲸鱼脊、木苏里的小宝贝、Finnaaaaa、此道不臣、青瑟之争、子夜吴歌、玖拾捌、每天都在道歉、小玫瑰夏习清、今天超开心、赵锦辛、七安QiAn、秋墨筱_xiao、一般可爱金门门、時木、不归、Amber、魇、你再说一遍、沐沐沐沐沐!、猫南枭、夜临淮.、张起灵、祸生、噗嗤、严准女朋友、昭川、木木木木苏里呀、38588376、楚慈、45155034、看热闹的黑白、孤舟舟舟、凤尘梧、柚子的柚、日常想绿001、蹲g墙角、辞九九、栗子好吃-、眠眠眠眠、江久笙呐、林不与、CHE-、叶de枫、小罐抱抱奶、iwzmslzc!、42402528、早鹭鹭、无邪、微光逆影、江枫、阿巴阿巴、岁月旧曾谙、38429915、某池-、老梁超爱木苏里~、啊噜、舍我6460650243、朱曦、辞天渊、东方镜君、睡觉、这名不想起了、42340460、绿豆蛋黄酥、木梳、沈颂、Patricia、盐水鸭不甜、长风野草、酸不溜秋、寒露、和望仔贴贴、苏逸墨、墨清尘、周周复年年、黑桃K与鲨鱼已正式结、吃柚子的大叔、燕绥之的马甲掉了吗?、donut、EEEfound、陈仰、Anxiety、阔爱的阿雪雪、好学、考官Erros、芷、阳阳阳阳喷°、木斗子chu、晏清色、奶茶怎么就喝完了、添望、歌星法、恍恍、赵锦辛请正面上我、咚咚锵、童茉.、柒罂、江隅、那就把弄笛喂狗好了、呈欢、暖暖、芩十一、42576540、沈巍、林清野、镜予、寻澈、墨色微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木微辛 2020瓶;雨叶秋末 363瓶;你再说一遍 310瓶;江停的老同兴 258瓶;灵翼 200瓶;JU花残满地伤、覵昴 192瓶;民政局 177瓶;桃桃 173瓶;污污丫丫 166瓶;抱住木叽亲一口 158瓶;颜许 143瓶;言寺 138瓶;StarDrift 128瓶;木苏里的小宝贝、温言暖语、小释 120瓶;暴躁淮 118瓶;雁鹤归 113瓶;张起灵 110瓶;十字剪刀架、仰山雪、王宝一蛋、土豆ssw、莓囿、丝丝芸 100瓶;源君 94瓶;亭亭亭悠、流离失所. 90瓶;某阿雏、辻曜檎、甜总的女人、贺朝夫斯基、狂笑姬 80瓶;抱起木苏里就跑 79瓶;易安 78瓶;粉红顽皮豹 77瓶;cococat 70瓶;dayhapp!y 64瓶;某起花邋 62瓶;jyhbdhs 61瓶;初柒、晚归客、我的晋江币都给你、暗哑行秋。、背书死线 60瓶;早見三刀、性感蓝二在线问灵~~ 59瓶;旺仔是甜的 52瓶;倔强式单身x 51瓶;41872348、星河滚烫、021、月光潮水、长庚、李四蕴、梨花院落溶溶月、今天我瘦了吗、好学、路佐子的小姐妹、不想起名、花开、爱猫咪的琬音、EEEfound、啵啵、啾啾啾啾啾 50瓶;墨玦 45瓶;芙娴、春天的百合 44瓶;贝克兰德 43瓶;林君虞 41瓶;一贞好锅、西柚茶、一目杉叶、时光与你皆难守、望仔牛奶、Y.喑、木梳、酸奶、阿絮的桂花酿儿、棠半盏、乔霜 40瓶;33929182 38瓶;帅气的李浣、二水人青 37瓶;风南枝好穷 36瓶;茶~、Dauntless- 35瓶;瞧桥 34瓶;祾瑾 33瓶;商子辛 32瓶;紫菀 31瓶;起名废废、橙子、盛望、学习进行时、千千尔语、大宝宝、白雾、一颗高邮鸭蛋0、4、穆汐、祁安、清妍、邢颜、故里天青、curmine、Serendipity、黑白子1412、我劝你扬善者之德、39693975、飞泉鸣玉、气冬、想要减肥的鸭子、画染绝、木木、日常想绿001、木苏里我爱你、鬼赫夫人、阿蕴、长安jx、犯困症、小罐抱抱奶、42656485 30瓶;没头脑想有头脑、放不下谁在尴尬、叶晓 29瓶;沐沐沐沐沐!、君未归、看来你真的有病(不是、种下一只小发发、我的沈谢还能再战、琼玘、十六今天吃橙子糖了么 28瓶;范小蟹、圈圈 26瓶;六凫、贺洲、cuney、木斗子chu、望仔 25瓶;参哥A炸 24瓶;普里斯特甜 23瓶;hiahia、時雩、期待下一次花开、池子煮鱼 22瓶;爱吃糖的苏晏、骸衣、凝夜、35440868、宝钏在吗在吗别跑了、白昼忽慢、不飞飞、辣酱、陆必行、ZJW、猫丞丞、木苏里的大老婆、江添、相也寺雲、改名就会幸运的吧、豆奶加糖、Rio、未未未未未晞、秦究背后的女人、葱姜不装蒜、林夕岚、咸鱼鱼、SiyTse、是亭不是婷w、木叽莫得头发呀、木木木木苏里呀、甜甜甜、罐装、豆沙馅小包_、顾子熹的小娇妻、铅笔6、夏天、南棠、哟哟哟嘿、Tobacco、30106511、裕鱼每天都在等木木更、辞浅想喝罐装望仔、Sunlight、&、竹枝词、Jadm、初许、小目标、蹲g墙角、倾沫、一只鱼鱼鱼鱼废、栗原鹤一、空气是柠檬味、炒酸奶、FAN、眠眠眠眠、???、今天也是爱木苏里的一、篱荆、孟子的奇mio、旧成谙、曦聆、二十二桥、搞不清、夜子11、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独沐南枝、67、顾奈、自习女孩冲鸭!、39783736、Sorcerer、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小问号的朋友、飘荡的青仔、烟雨扶苏、攻占游吟_、yokuuuuu、山山而川、微光逆影、悠然、村头狗蛋儿、我去你个大鸡蛋、西北一枝花、舟洲、元宝、江添请原地跟我打啵儿、001的阿梦梦、尔玉、温度回暖、容愫、42662766、啧啧啧 20瓶;秦亓之、木苏里今天开判官了吗、乱昤 19瓶;宴俞、米拉不加糖、Cmr.、睡觉 18瓶;藤朵港风、蕊兄呐 17瓶;蠢蠢的芸芸就是我呀、木叽老婆、XXXXXXXX 16瓶;九月、停停在我身下受、笙、铭蓝、故秋呀、朝隅、miao、没有吧其实、安颜如画、胡羌管儿 15瓶;人间故里、罐装望崽、sekko 14瓶;五行缺书、你最耀眼了 13瓶;无邪、无隅哥哥天天吃鸡、密斯昀、南楹楹、花少北宇宙无敌大可爱、张起灵的黑金古刀 12瓶;我就是民政局、呆不拉几、小霁、烟南渡 11瓶;非也、倦爷说他无所不能、鹿见弥生、少年游、你在等风呀、瓶子、Ohunnie、霹雳喵喵、021、Lwy?~、R某只过期豆腐、唠唠叨叨向茶君、天边的云、沈巍、糖七、云端、瓜子子子子子子、连川111、莲素、楚清、木苏里小娇妻、长堤折柳、redarya、Adherent、尘不到、双林、风乎舞雩、吃花生吗、枇杷茄子煲饭、無.、流光、十万个基佬同时往作者、木仓辞、青衫忆、朱一龙的观众朋友、烨子、羽兮、徵音、一只海豚儿、若倾、大楠、江添的猫、酒杯.、西厢姑娘、奶茶包子、43561046、慕涂、奶茶拌饭、天香染袂、LUMING、思达会发光、每天吃羊的曼曼、发发、40583097、偷吻吴雩、一锅望仔、漓金、zy今天吃到糖了吗、特别好看的池映雪、Knee2Kwee、隔壁的吃货、七楼有猫。、徒手抓美男、在绿添哥和绿望仔之间、默读、亦如初止、一颗甜生煎、我要独自美丽、木木你好,我是阿凌!、sweet_十一、盐木本生、凡心大动、昀晔、木苏里小宝贝、考官A、玄溟、xin-yf、徐知凡女友、Drunk、28935219、月下、江姣抒。、夨凰、叶不修的嘉应子、柠檬菜菜子、蘅芜、想什么呢糊不了的、???、NGC2237、洛缨兮烟、贤弟、秋墨筱_xiao、团团、想要睡觉、幺九、林辰、米酒、nana_nana、加一加一、再、沉迷某某无法自拔、老王的小周、三啊三、习清哥哥我可以!、42774589、Ryusei。、Fluke、执念成花、姮子、鹤穗儿、QWERTY一、林汉洲的胡萝卜、az24137、苦樱桃、心、盛望第一吹bot、木山、言舟、百年陈皮、star、发出鸡叫的小读者、飞烟入云丞、谭心、yufyhdt、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林天呢、八卦鹦鹉猫、冰琉凤临、顾九.、奶茶只要三分糖、来自某丞的偶像小明的、玻璃糖渣、Orange、焦糖玛奇朵的狂热粉丝、Charlotte.L、狂野男孩裴听颂、春阿啾、山兔哇哇哇、AKIRA、尔尔、柴然、茶月、嘟嘟嘟。、呈欢、游目四荒、E、war land .swing、朝暮思尔 10瓶;千鍾醉、洛元星。、糖心的阿晴、褚与、不想起名-.-、柴郡猫、瑜某人、禾口小道士、容子矩、池鱼思故渊、Stillwalking、绯樱琉翼、Andrea. 9瓶;bjyx的民政局、张小短、aA、呱?!、竹简溪、哦哦、叙述者.、wing_chamy、町疃鹿场、菠萝、下渔舟、雪莉、天下第一谪仙 8瓶;啊恙、硬币大户嘶嘶嘶、习习习习习习习习习习、一块奶酪、木柚、栉名梳子。、木苏里家的~、棉花糖好甜呀、七月今天早睡了吗、friendly-yu、酸不溜秋、·923號限定飛船· 7瓶;停停。、一唯、谢俞小朋友、沙雕本雕、瓜瓜呀、Orange777、无恙、哼哧哼哧嘎嘣脆、陵楸、望仔、许盛的宝贝、宋迟暮、风遇山止ヾ、孤灯挑尽、SERPUIK、我欢喜喜欢你、长顾、40347217、凪、YUN 6瓶;B.、生无所止、Blank、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沾着墨水吃肉包、YO可酱、最讨厌取名字了、吃鱼的猫~喵、susu、Fstoaze_、咸鱼不翻身、嘻嘻嘻w、江添现任女友、名字什么的好烦诶、陆深、鲸落savior_li、嶙峋、旺仔是甜的吖、一葫芦酒压花梢重、尔玉、浅沫.、祁顾三三、是南没错V、森林七、本命木苏里、雾槑槑、n大爷-、时恩、柠檬初现、你邵爹、童茉.、香薰柳橙、iwzmslzc!、苏桉、42541250、燃犀人、米酒、黎岸、清乐.、37746670、木苏里第一舔狗宝贝、汝、三三不得鸠、语休、阁楼有鱼、粉橙之歌、是个取名费的吃货、白的开水、嘟嘟呐、辰辰辰辰辰、牵游惑的手、阿顾今天是欧皇了吗、记忆拾荒者、一只玑仔、郎三、顾昀在我床上、江枫、釉、纽扣厂厂长、一堆烂橘子、段嘉衍、夏天结束了、骷了、来一杯奶茶吧!、九笙er_、想和邵司睡觉觉、薄凉微风、燃叶子、哦吼、是绝美爱情啊 5瓶;是璎兮呀、慌了也要看文、我就是小可爱、淮清洛、XYZ、西柚xi、初来乍到、Xaviera、月亮也晚安 4瓶;蔺菉、meng.、帝倾羽、添添爱喝望仔牛奶、小澜澜、淡月青芽、樱菡羽、谈瑾瑜、举个栗子、44515445、顾墨黎、展鸡乐得嘎嘎叫!!、江君也。、liyuanilk_、慕南稚、青花鱼、旺仔、青春期乌龙事件、人间风月未相投、甜甜甜酒果、旺仔牛奶糖、九和、39628750、添添喝望仔、木苏外、咕噜咕噜再冒个泡 3瓶;老沈、苏漓、咸鱼不甜、001/A、盐焗小星球、42402528、佛系老姐、甜添望仔、九卿、晚宁、薛洋家的南北、summermoney、青书、(o?o)、一叶障目、闻时、我爱数学,数学爱我、乔乔、SATsubasa、心动。、夏瑾凉安、曲诶曲诶、塔子阿姨家的儿媳妇、西、vvv、洛羽、闻时第一顺位老婆、洁癖小敷衍往西、与有荣焉、redcat、枯木逢春、桑梓、大柱柱柱柱、旺仔不好喝、41143898、Bird、霜鹯、Jtamaka、清尘.、Σ(°△°|||)︴、上官铁锤、1004930、尔柏吾、湮彻、不度 2瓶;奶茶怎么就喝完了、061、江弋、梨柒柒.花悦倾夙染、ccynthia、milkzzz、27325815、恒真式、慕心、Froid、作青日、流年、谢俞谢俞我爱你、看文脑子不够一脸懵、斯教的橡皮兔、文艺复兴、顾飞的锁骨、小磕巴、69l821、阳阳阳阳喷°、竹子、阿衍衍衍、Gi、安琪、Wwwddx.、子昀昀昀、antlers、2020要看avril演唱会、逢赌必赢游惑、冰璃、韩小梅、我怎么没钱啊、东门落萧、35401173、星河散寥廓、燎空、见夏、他一笑生花、秦究最爱的禁闭室、小鲤鱼喵喵叫、你再说一遍、Ting、~、落尧尧、墨晓、景翕、亦荷、槐月拾叁、知许解夏、千玺女朋友、√、哈九九九吖、L.you、我很饿了呀、与一、秦究、顾亓、外婆家的小可爱、佩小花、沙啦啦、梦里有星星、XY、CcsszX、一只匿名的细节控、小李在线暴躁、撒野、燕院长的猫薄荷、44642232、42995671、周宇航、是甜甜的旺仔呀、Hesperus、折一束秋诗佐酒、夏栖桐、yizhanduom、你的好友王子小杨、flechazo94、景二二二二子、薄荷精、枕然、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哈哈小李、猫命九、楚灯师、夏习清、阿言阿橘、清辞辞辞_、湛行盛世、爱吃糖的小傻逼、舟山、林辰、鲸与喵aoo、江添今天喝旺仔了吗、云楚安、燕绥之太可爱了、望仔小馒头、雪の恋、有一只汪喵喵叫、狐狸_是攻不是受、路芜珩是酷哥那木子也、凉风习习、阴阳先生、陆文后援会、林恹酌(林拾)、我朋友会吹萨克斯、42382009、七、就当是一场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