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大雪夜 ...

  •   青河县今年冬季格外的冷,一进腊月就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雪,尤其是月初的时候,鹅毛大雪下了一整夜,连同附近山峦也遮成白茫茫一片。
      
      城东边的码头也歇了两天——大雪漫天,扒犁都跑不过河。
      
      万幸这雪下得安静,没有狂风怒吼,老房屋并没有遭到破坏。
      
      寇姥姥的针线钱送到了,家里买了些高粱和玉米,想着谢璟要出去做工,姥姥特意给他买了一小袋白米,想着法儿给他做点好吃的。
      
      谢璟最喜欢吃姥姥做的米糕,粘粘糯糯的特别好吃,东西倒不贵重,就是做起来麻烦,他们平日里忙着讨生活,很少能腾出时间做来吃。往常都是过年的时候,寇姥姥会蒸上一锅米糕给他吃,这会儿虽不到年节,但谢璟马上就要去当学徒,寇姥姥舍不得他,特意多做了,想给他带上点儿。
      
      谢璟晚上吃了一整碗米糕,让给寇姥姥吃的时候,老太太就摇头说自己年纪大了,克化不了,只让他多吃。
      
      老房子里一盏油灯昏黄,灶间烧了柴火噼啪作响,谢璟埋头吃热乎乎的米糕,寇姥姥就在一旁就着那点光亮做针线,一边缝一边拿了衣裳跟谢璟比量。
      
      “璟儿今年又高了些,幸好多扯了点布料,一会缝好了你试试看,哪里不合身姥姥再改啊。”
      
      谢璟点头,吃得鼻尖冒汗。
      
      寇姥姥给他擦了,忍不住笑:“慢点吃,外头还有半盘呢。”
      
      谢璟吃完那一碗就饱了,他试了衣裳,是最普通的粗麻布料子,自家纺织的那种灰粗布,结实耐磨,做成一件套在棉衣里的外褂,针脚细密,领子上还绣了一个小小的“璟”字。
      
      寇姥姥拉着他转了个圈儿,怎么瞧怎么满意。
      
      谢璟只试了试,就脱下来放在枕头一旁叠好,“我出门的时候再穿。”
      
      寇姥姥知道他心疼自己做针线,笑着点头。
      
      灯油不多了,一老一少早早躺下。
      
      隔着厚窗户纸能听到外头雪落下的簌簌声,冬日夜里安静极了,天儿冷得连狗都不肯叫。
      
      谢璟偷偷从自己被窝里伸出一只手,给寇姥姥捏紧了被子,这才安心闭上眼睛。
      
      大约是天气冷的缘故,谢璟梦到了另一场大雪。
      
      那是他还跟在白九爷身边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黑河,也是这般冷的天气,跺跺脚像是脚趾头都要掉,人冷得头皮发麻。
      
      谢璟身体好火气旺,都已经有些扛不住,白九爷畏寒,这会儿冷得呼出的气儿都没多少热度,一张脸如玉般白得透明,只一双眼睛漆黑深邃半抬着眼皮盯住他,唤他的乳名“小璟儿”。
      
      谢璟冷得跺脚,蹦了两步过去,哆嗦道:“爷?”
      
      白容久把身上厚厚的皮氅掀开一条小缝,让他进来,谢璟犹豫一下,还是钻了进去。
      
      “爷,我身上也冷……怕,怕冻着你……”
      
      抱着他的人似是心情好转,低声轻笑一声,胸膛微微震动,谢璟努力去听,也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包裹着他的皮氅越来越重,谢璟深吸一口气,再睁眼却是看到了微亮的窗,天色已明。
      
      谢璟怔怔看着窗,他已经好久没有再梦到过那个人了,大约是天冷,心里总还是记挂着他。
      
      外头有人敲门,“咚咚”响了两下,先喊了寇姥姥的名字,等不及似的又喊道:“谢璟?谢璟在不在?”
      
      寇姥姥手脚慢些,开了门瞧见站着的那位,脸色却不太好。
      
      门口的是一个拿着烟袋微微驼背的男人,他瞧见寇姥姥先是愣了下,很快笑道:“老太太好,给您问好了,身体怎么样?这几天雪大,家里都还好吧?”他问了一圈,寇姥姥只淡淡回答,并没有让他进来,连门都只开了一条缝。
      
      男人也不恼,还在问:“老太太,谢璟前几日求到我那边去,只是那天戏班开张不顺,手头也没一个大子儿,不瞒您说,自从这孩子走了之后我这心里特别难受,这不借了两天,筹了二十块银元,想着来帮把手……”
      
      寇姥姥没等他说完,脸色就冷下来:“不用,我虽然老,但还没死,断没有卖孩子的道理!”
      
      “哎哎,老太太您这话说的,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乡里乡亲的帮一把吗!”
      
      “用不着你帮!”
      
      “看不起唱戏的不是?”
      
      ……
      
      寇姥姥推拒的干脆,直接把门关了。
      
      戏班的班主在外头叫嚷了几句,最后也没能砸开门,骂骂咧咧几句走了。
      
      寇姥姥也气得够呛,这戏班的人就在他们这片老房区住着,里头常听见打骂孩子的声音,听说还打死过人,若只如此寇姥姥躲着他们不来往也就是了,但偏偏那班主不知怎么的瞧见过谢璟几回,就跑来要认谢璟当徒弟——那契纸上写的白纸黑字,打死无论。
      
      那驼背班主咧着一口黄牙,说要给十块银元。
      
      寇姥姥当时就气个倒仰,自打那会儿起就把谢璟护得更严实,见了戏班的人也没什么好脸色。
      
      寇姥姥把门插上,抬头瞧见谢璟站在里屋门口,身上只穿着一件旧棉袄,但依旧衬得小脸白皙俊秀,十来岁出头,一双眼睛澄澈透亮,像是刚出生不多时的小狼崽子,带着点倔意又丝毫不露怯。
      
      “姥姥?”
      
      “没事,又是戏班的人,璟儿你记住了,那帮人可不是什么好人,见到之后多个心眼,我听人说戏班里不少孩子都是从人牙子那买来的,真是造孽!”
      
      谢璟抬眼看了门那一眼,他认识那个驼背班主。那人姓程,外号叫程罗锅儿,当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大雪夜过后给送了二十块银元,帮他葬了最后的亲人,而他则进了戏班,学武生。
      
      也是在两年后跟着戏班去了省府,在那里遇到了九爷。
      
      只是这会儿,白九爷还在省府,亦或者去了黑河……谢璟微微皱眉,他遇到九爷的时候是在两年后,省府的情况倒是略知一二,但青河县是真的不清楚。
      
      这里太小,又有太痛的回忆,谢璟下意识不愿意想它。
      
      寇姥姥去炒米糕,拿油擦了小铁锅煎得两面金黄焦脆,谢璟的眉头不由自主在一片香煎米糕的气息里缓缓松开。他帮着姥姥烧火,抱着烧火棍抬头看着老人忙活做饭,原本的记忆也都被熟悉的饭菜香味尽数遮住,把心里最后一丝寒意驱逐。
      
      还有两年,不急,他能救回姥姥,就能救回九爷。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完毕,求留言求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