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芝麻烧饼 ...

  •   
      寇老三想了片刻,谢璟站在那等,时间一分一秒像是有一把小火,在心上烤过,火烧火燎。
      
      片刻后,他终于听到寇老三开口。
      
      “这事你也只是听说,做不得准,不过三叔承你人情,这顶替的事儿……容我再想想,两块银元先借给你就是了。”寇老三这么说着,又抬手去拿自己那件半新的羊皮夹袄,“这么的,叔先请个大夫,给你姥姥瞧瞧。”
      
      寇老三顶着寒风跟谢璟一起出门,他不放心,并没有直接给谢璟钱,跟着他一道去找了郎中,一块银元都没让谢璟沾手。这两块银元可是一家人一个多月的嚼用,寇老三把钱给郎中的时候心疼的厉害,但咬牙还是递了出去。
      
      谢璟路上拿出兜里仅有的铜板买了一个烧饼。
      
      卖烧饼的支着一个大铁皮桶,里头炭火旺盛,烘得烧饼外酥里嫩一个个冒着热气,有挂着芝麻粒的烧饼被火一烤,上头的芝麻爆开,发出细微“啪”地声响,香气扑鼻。
      
      谢璟在摊前站定了,要了一个带芝麻的。
      
      芝麻烧饼薄而扁,比正常的要小上一圈,但内里夹了糖汁儿,香酥可口。这样一个芝麻烧饼要三个铜板,卖烧饼的人给他拿了,又问道:“一个够不够?不如再要俩白面的,比芝麻的便宜俩大子儿!”一般人都爱要白面烧饼,里头撒了点五香粉,一样香,更挡饱,除非是给家里小孩带才买芝麻的,这玩意香是香,半大小子可吃不饱。
      
      谢璟摇头,要了一个,拿油纸包好了贴在胸口放着,路上一口没吃。
      
      寇老三在一旁瞧着,倒是对这孩子心软了几分,谢璟不吃,定是带回去给家里病人吃的,这么大的孩子也是有心了。
      
      青河县不大,郎中骑着毛驴,谢璟和寇老三一路紧跟着半个时辰就到了寇姥姥住的老房子。
      
      小镇边上的老房子多,住的大多都是苦力,靠近码头,房子里阴冷潮气,除了寇姥姥躺着的土炕和炕边搭放着的一张小饭桌,再没有一件称得上家具的东西了。
      
      郎中穿着棉布厚长袍,进屋来放下药箱去给寇姥姥治病,看了一阵,就道:“不碍事,不碍事,我当是肺痨,不过就是伤寒,想是积劳过度,又吹了风……”看了一阵,又给开了药,“这些药我身边正好带了,也省得再回去取一趟,留下几服药你先给姥姥吃着,晚上留神盯着点,多照看些,吃着见效就再去我那里拿,几服药就能好。”
      
      郎中写方子的时候忍不住跺了跺脚,这屋里倒是比外头还冷,一丝热乎气都没有。
      
      寇老三忙道:“快去烧些热水,好歹也暖暖炕!”
      
      谢璟盯着躺在那的寇姥姥有些迟疑,寇老三道:“这有我呢,快去。”
      
      谢璟这才去了,灶间的火烧起来,房子里多了点热乎气,寇老三给郎中倒了一碗热水,谢璟却是端了小半碗吹凉了小心喂给寇姥姥,半点没嫌老人的意思。
      
      郎中在一旁道:“对,一会也这么喂药,小口喂,慢慢的来,只要不吐出来时间长些也可以。”
      
      寇老三送郎中出门,回来的时候就瞧见那孩子掰碎了烧饼,小口喂给寇姥姥吃,喂了小半块之后,又忙去熬药。外间灶连着里头的土炕,他家只有一口小铁锅,里头还放着刚煮好的一锅热水,现取了下来,换了一个缺了半耳的黑陶罐在熬中药。
      
      寇老三瞧他可怜,帮着去捡了些树枝柴火回来,言语里忍不住带了责怪:“你姥姥病着,家里怎么一丝火星都没有?天寒地冻的,好歹把炕烧热……”
      
      谢璟没吭声,只听着。
      
      寇老三说到一半,准备抬头去拿东西的时候,就瞧见谢璟耳后的血痕,刚打的伤口还在,天冷,血凝在他一头黑发里,倒是不容易察觉,若不是这会儿灶膛里火苗烧得旺,他也不能看个正着。
      
      谢璟脸偏白,透着冷色,白瓷似的色泽没有一丝瑕疵,这个年纪的男孩里算是长得极俊俏的了,但就是太瘦,细伶仃的脖子支撑着脑袋,手脚纤细,蹲在那小小的一团。
      
      这年头谁讨饭吃都不容易,寇老三心里叹了一句,也就没再吭声。
      
      寇老三没问谢璟的遭遇,谢璟就一字不说。
      
      寇老三在那等了会,瞧着屋子里空荡荡的,也实在没什么能帮忙的,他临走的时候又敲打了一下谢璟,毕竟他在这扔下两块银元呢!
      
      寇老三瞧着他们孤儿寡母的,到底有些于心不忍,说了句软和话:“你且准备几日,也照顾好你姥姥,我这也等着主家听信儿呢,等来了消息,我就来寻你,横竖总还要个几天,你在家等着吧。”
      
      他也不怕谢璟跑了,青河县就这么大,能跑到哪儿去?
      
      谢璟应下。
      
      等到夜里,谢璟又喂了寇姥姥两次药,一宿没睡,守在老太太身边儿。
      
      半夜里没有水了,外头天寒地冻,水缸里的那点水都被冻上,谢璟也不敢离开老人身边去河里取水,半夜下了大雪,他就取了些雪水回来煮沸了,喂给老人喝。
      
      他喂寇姥姥吃完剩下的那半块烧饼。
      
      大约是喝了药有点力气,好歹是咽下去了。 
      
      谢璟坐在那,放轻了手脚给她仔细擦嘴,看着她舍不得挪开眼睛。
      
      真好,她吃了一整个烧饼。
      
      当年寇姥姥撑了几天,终于撑不下去了,她烧得糊涂,嘴里喊着他的乳名,一声声念地都是他,只最后说了一句,说想吃一张芝麻烧饼。谢璟当年和现在一样,在当铺外被人抢了银元,身无分文,为了满足老人最后的一点心愿,他在路边给人磕了许多头,好不容易借了几枚铜钱去买,回来寇姥姥只来得及吃了半张,人就没了……
      
      谢璟看着她心想,姥姥这次吃了一整个芝麻烧饼,一定会好起来。
      
      天边泛白的时候,寇姥姥醒了,指尖动了动,谢璟就察觉到,立刻起身小心去碰了碰她的脸,小声道:“姥姥,姥姥你醒了?”
      
      寇姥姥眼睛缓缓眨了眨,微微点头:“醒啦,几时了,璟儿怎么今日没去学堂?”
      
      谢璟鼻尖泛酸,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脸边,“我不去,我守着您,哪儿也不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所有留言和投雷的小伙伴~明天加更=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