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穿成白龙后,席禹就一直深受龙性侵蚀的困扰。

      龙性之烈,从他第一个呼吸成为白龙后就深受折磨,也永远摆脱不了。但只要注意大部分的时候他都能抗住。

      而他也已经习惯了,甚至把这种痛苦当成了享受。

      但唯独有一种情况却非同一般。

      白龙龙性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它那最原始的身体本能□□欲·望上。现在,白龙欲念突然要发作了。

      龙欲完全没有一点规律,随时都有可能发作。这本来就是龙的一种原始冲动,不是席禹能控制的。哪怕席禹实力提升了也没有办法。

      即便他是人类形态,龙欲也不会消失。

      前世每当龙□□望发作的时候,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候。

      这种欲望不仅仅是一种身体上的冲动,更是扎根于心灵中。想要通过自己排解几乎没有任何效果,一旦爆发更是会起连锁反应。

      只是前世这个时候他的龙欲明明没有发作的。

      祸福相依,大概是重生到现在他没有像上一世一样一开始就失控,所以龙欲反倒是开始冒出来了。

      虽然无论是龙性本能还是龙欲影响,席禹都吃尽了苦头。

      但他却并没有怨言。

      哪怕是前世最危险的时候他一直都认为能够穿成白龙是他的幸运。如果没有白龙他或许早就在这个世界不存在了,而他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承受龙性本能与龙欲对他的影响而已。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应该就是白龙对他的磨炼,与它们进行抗争其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只不过如果说龙性本能是困难模式,那么龙欲是地狱模式而已。

      龙欲无法压制,释放当然是最好的办法。但他前世他不信任任何人,最后都只能靠自己一个人将这个阶段撑过去。其实如果不考虑虚弱期的话,其实龙欲对他的影响他早已经习惯了。

      而这一世有中洲在,他或许将再也不用在担心虚弱期了。

      龙欲对他的影响也将会彻底消失。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需要渡过这最后的危险期。

      “丁队,你们接下来不要抵抗。”

      ‘轰。’

      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席禹向着被惊醒过来的丁亽几人交代了一句,瞬间一只白龙从他站立的地方冲出了屋子腾空而起。

      几人连忙追了出去,这一刻丁亽七人再一次看到了席禹的真身。

      只是之前他们离的有些远,可这一次他们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白龙身体。他们清晰地看到了白龙身上的每一片鳞片,也感受到了白龙那磅礴巍峨、震撼心灵的气息。

      它是无疑是美丽的,却又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神话降临现实。

      但对席禹来说,他刚一变身天地间的畸变粒子像是感应到了最美味的食物蜂拥过去。甚至还因为刚才他受伤,白龙吸收畸变粒子的速度远超过他被困在基地中的时候。

      席禹可以预见,只怕要不了一刻钟他刚才消耗龙力的所有努力全都会变成无用功。

      但现在他完全顾不上这些。

      龙欲可比龙性本能更不好对付。

      “到门板上来。”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在张青袁七人的心灵中,席禹一爪将院子中的黑色门板抓住。

      白龙身躯极为庞大,这门板在他爪中就像是一只玩具。

      此时众人还处于失神中,就连丁亽也无法保持镇定。

      “上去。”虽然不知道席禹怎么了,但丁亽醒悟的最快反应也无比果断。

      “都抓好门板。”

      张青袁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一咬牙立刻带头跳了上去。只是门板容量有限,等到方剑波秦威他们六个挤上去的时候,上面的空间已经很少了,丁亽在上去就很危险了。

      白龙另一只爪子抓向丁亽。

      但丁亽却先一步跳到了白龙的爪上,将它的腿根搂住。

      席禹低头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他决定以后有时间跟丁亽谈谈心。随后他不再耽搁冲天而起向北方中洲飞去。

      “神龙真的带着我在天上飞?”

      张青袁震动了。

      他不是没有上过天空,可这一次他是被神龙带上了天。这一刻他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甚至忍不住想要长啸欢呼。他觉得此时一定是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以后一定要吹嘘一辈子。

      他不光看到龙了,还亲自接触到龙了,还被龙带着飞。

      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张青袁忍不住看向了秦威几人,发现他们也不比自己好多少。

      丁亽抬头看着白龙身体,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狂风将他身上的衣服吹的呼啸炸响,这让他伤口生疼。

      他仔细地观察着白龙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将白龙一点一点的勾勒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时第一抹阳光穿过海面透过云层照射了过来,将白龙照映的金灿灿的。

      丁亽看着日出,又低下头看着地下。

      只觉得天地壮观而震撼,又觉得一切渺小如尘埃。

      这一刻他心里仿佛得到了净化。

      渐渐他忘记了身上的痛苦。

      而将白龙深深印在了他自己的灵魂记忆深处。

      白龙一路风驰电掣,疾如雷电。

      此时龙欲开始爆发,在席禹的脑海与身体中同时冲击着。席禹这时意识还算清明知道不能让人看到他们的踪迹,他直接穿过了云层。

      到了这个高度,寒风刺骨,就连飞行凶兽都看不到一只。

      好在张青袁他们修为都不弱,寒冷他们能忍受,稀薄的空气也并不致命。而且只是几分钟他们就已经看到中洲的国土。

      但就在这时白龙的身子猛地抽搐了一下,将所有人都吓了一条。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很快白龙就如同喝酒的醉汉,身躯在空中左摇右摆,张青袁他们不得不吓的抱紧了白龙爪子。幸好自始至终白龙都抓紧了黑色门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席禹到中洲了,快停下来吧。”张青袁大吼道。

      此时席禹为了抵抗龙欲,确实没顾及到地面的情况差点飞过头了。闻言,他提起精神挣扎着向地面落下去。

      仓促间他将张青袁几人全部抛飞了出去,席禹见前方正好有一座小湖猛地一头扎了进去。

      湖水冰凉刺骨,让席禹的精神又清明了一点,他感觉舒服了不少。

      “在中洲了,这下安全了。”

      席禹再无所顾忌,白龙伸出爪子在龙躯上狠狠地划了一道口子,龙血瞬间流入湖泊当中。

      大量失血让白龙的力量飞速下降,虚弱感瞬间涌入席禹心头。白龙身体在湖水中不受控制的扭动着,舒缓着身体中的欲、望。

      前世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的时候席禹真的是被龙欲折磨地死去活来,可现在他所有的动作都无比熟练。

      而其他的痛苦对他来说真的都算是小儿科了。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个过程很无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始终无法将他怎么样。但没办法,他只要没有彻底将白龙力量掌控,就不得不一直经历着这一切。

      当然眼下显然还不够,龙欲到底还是不那么好渡过的。

      唯有当白龙的力量下降到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才会因为受到刺激而消退,否则龙欲随时会死灰复燃。

      于是席禹继续在自己的身体上划了一道更大的口子。

      这时虽然龙欲没有退去,但他的意识已经彻底清醒了。

      重创自己是不得已为之,但既然已经开始了,席禹就抓住这个机会做一些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

      他狠狠地在抓住自己的鳞片用力撕扯下三枚。

      随即他吐出一道龙之力浇灌在龙鳞之上。

      三枚鳞片在龙之力中不断转化着,两枚鳞片不断软化最后化成了一道透明的薄片落在了湖水上,最后一枚鳞片还在龙之力中浮沉着。

      席禹又在白龙的身体上撕扯下了一块巨大的血肉与这枚鳞片融在了一起。这时落入水中的血液也飞了一部分过来,最终一起在龙之力的融炼下这些部位全部融合成了一个整体化成了一张透明手套。

      随后席禹将大量的龙之力向手套中灌注进去。

      这可是他特意利用白龙血肉的力量炼成的一只整个世界上都绝无仅有的储物手套,这是他留给自己人身的一张底牌。

      随着白龙受创,龙之力又在不断消耗,白龙的气息越来越弱,席禹的精神也是越来越萎靡。一股极度的虚弱的感觉在他的灵魂与白龙身体中同时爆发着。这时,龙欲也终于开始消散。

      这种办法很危险,但现在旁边有丁亽他们在守护着席禹用的很安心,不过又是在重复着无聊的过程而已。

      白龙身上的血液还在流淌着。

      它的血液是正常的红色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但血液却并没有融化在水中,反而与湖水泾渭分明最终凝成了一颗血珠。

      水中的鱼虾仿佛受到了惊吓飞快地逃向了湖水的另一头。

      这时天地间的畸变粒子彻底狂暴了,不受席禹控制的涌入白龙身体中要修复白龙的伤势。

      但显然畸变粒子的修复赶不上白龙力量的衰退。

      “老大,席禹他这是怎么了?”

      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张青袁好不容易爬起来担忧地看着在湖水中滚动的白龙。虽然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席禹的情况看着太不对劲了。

      看着白龙伤害自己,他感到无比心痛。

      想要做什么,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丁亽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也不理会他。只是他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渗着血,但他像是没感觉到一样。

      良久,他的目光才从白龙身上挪开。

      丁亽看不远处有一颗高大的树木,连忙飞驰过去爬上树顶眺望周边。

      虽然现在他们人在中洲,但他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哪儿,能确定的是现在应该在西川省。

      天灾之后,全国大部分百姓都集中在城市生活。

      大片大片的地区早已经成为了无人区。

      丁亽观察了好一会儿终究并有在四周发现有人烟的痕迹。

      张青袁看了下通讯器发现并没有信号,这让他心中一沉。

      天灾后中洲最强大的官方组织并不是他们界卫,而是军卫。

      更准确的说是军卫中的通讯部队。

      为了确保各地的安全,通讯是绝对不能中断的。

      因此中洲集结了国家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就是要保证各地通讯的畅通。而一个地区是否陷落,就是要看这里是否还有信号。

      很显然,就算他们这里没有被鬼怪攻占,那至少也是在深山丛林中,想要返回聚集地估计还有很长一段路程。

      张青袁虽然有点忧虑,但其实并不是很担心。

      他们现在身在中洲,担心的也就无非是鬼怪凶兽,至少不用在乎德兰斯联邦。而且有丁亽在,他就感到很安心。他现在唯一担忧的就是席禹,此时他的样子让他看着又是揪心又是不安,生怕他会出什么意外。

      很快身为界卫的素质让他冷静下来,开始安排同样不知所措的方剑波几人轮流休息吃饭。

      他们现在必须恢复体力应对随时有可能会出现的鬼怪。

      只是真的是无法想象,白龙只花了几分钟就带着他们就回到了中洲。他的强大,这一刻深入他们的心灵。

      接下来他们的任务就是将席禹安全带回首都去。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在中洲出现意外。

      尽管他们知道自己可能完全就是自作多情,但神龙现在的状况的确太不对了,哪怕不需要他们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张青袁几人如临大敌。

      但出乎他们的意料,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连兔子都没见到一只,他们居然一直平安无事。

      而且因为白龙的影响,他们这里的畸变粒子浓度变得极为浓厚。此时修炼进步一定很大,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保持着警戒,只是他们的眼神总是下意识的在白龙身上扫过。

      白龙的神话身躯让他们感到敬畏,但更多的是充满了好奇。

      同时他们也在默默祈祷让白龙赶紧恢复,不管他出现了什么状况,他一定不要有事。

      丁亽等了一会儿见真的没有鬼怪与凶兽过来,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走到湖水中清洗自己身上的血迹,然后忍不住看向不远处席禹身前那一颗越来越大的血珠,以及空中持续绽放着白光的手套。

      当然他也就是好奇,并没有作死。

      此时白龙看着已经平静了不少,不在翻滚,只是身体还是偶尔抽搐着,看着有气无力状态十分不好。

      又过了会儿,白龙彻底平静了。

      然后他张口将湖水中的血球吞了大半进去,又将周围的浓浓地畸变粒子吞噬一空。随后它有冲着透明手套一吸,将刚刚灌注在里面的龙之力又吞噬回了大半。

      这时白龙张口一吐,将从德兰斯的交安基地中得到的那一整套资料拿了出来放到了手套空间中。

      最后他又将掉入湖水中的两张透明薄片摄了过来。

      随后丁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以白龙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出去,最终消失在远方深处。

      一道白光闪过,席禹飘浮在湖水中。

      这次的危机算是渡过去了,只是他现在身上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意识非常清晰,但精神却无比疲惫,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席禹身上之前丁亽给他的披风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他苍白的皮肤在湖水中上下沉浮。

      空中透明手套被他戴在了手上,两张透明薄片一前一后贴在他身上,最后全都如同皮肤一样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丁亽游了过去,将席禹抱住。

      他忍不住颤了一下。

      席禹的皮肤白的吓人,身体更是极为冰冷。两张龙鳞化成的透明薄片融入到他的身体并没有为他带来半点暖意。

      但他的身体却又说不出的漂亮好看。

      丁亽连忙挪开眼睛,他催动体内的力量化成一股暖流将席禹覆盖住。然后拿出自己剩下的最后一件风衣将席禹全部裹上。

      他抱着席禹走向岸边。

      但席禹身体还是冰凉的厉害,丁亽感觉自己在抱着一块寒冰。

      挨过了最难受的欲念,但席禹现在的状态并不好。

      因为白龙重创加上力量损失太大,龙性本能开始反噬了。当然这些他都能忍受,龙欲都渡过了,这对他当然不算什么。

      但他的意识能忍受,身体与灵魂却已经濒临极限,以至于席禹感觉自己现在好像连动弹一下都会直接失控。

      他现在不得不好好休息一下。

      而这让席禹看起来极为虚弱,状态也非常糟糕。

      此前席禹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从容,给丁亽的感觉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触动他的心神。

      他表面上看起来对席禹的存在无动于衷,实际上却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无比关注,心中也充满了巨大的压力。

      可此时的席禹真的像一个脆弱的娃娃,看起来说不出的凄惨可怜,与之前白龙震撼人心的形象反差太大了。

      而现在他还把席禹抱在了怀中。

      刚才还带着他们在天上飞,这一会儿就被自己给抱上了。

      怀里的龙靠在自己的怀中,头更是贴紧了自己的胸膛。

      小白龙很轻,而且很温顺。

      这绝对是他抱过的最乖的家伙了。

      席禹有些无力地看着丁亽,“丁队,我现在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你能多抱着我一会儿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