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他的话》李暮夕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28 12:2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回去 ...

  •   第005章回去
      
      礼拜天下雨,芷荞约杨曦在校门口不远的一家咖啡馆见面。
      “喏!”一入座,她就黑着脸把装着跳蛋的袋子扔给她。
      东西磕在桌面上,发出“咚”的一声。
      杨曦连忙抢过来,捂好了,藏到袋子里:“小心点儿啊你,别给我摔坏了,好几百块钱呢。”
      芷荞咬着牙:“我特么真想掐死你,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什么啊?”杨曦一脸求知欲。
      芷荞乖乖把嘴巴闭上,一脸正经,犹如在讨论学术报告的好学生,让人高山仰止。
      她抿了口嘴边的咖啡:“没什么。”
      
      喝完咖啡,两人上了徐南的车。徐南从前面回过头,笑着打趣:“两位大小姐,去哪儿?”
      “回大院。”芷荞说,脑海里想起白谦慎之前跟她说过的话。
      最近忙于学业,确实有段时间没回去了。
      “成,我正好也要回去一趟。”徐南说着,启动了车子。
      
      “说起来,我真是羡慕你。”杨曦说,“你爸是司令员,你二哥是中警局的,你大哥还是那什么部门的……”
      她叫不出全名儿,一拍手,“反正很牛逼就是了。”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进了大院,在人迹稀少的绿林间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一栋二楼的小洋楼前。
      白家很大,二层的小洋楼,还是上个世纪留下的老建筑,历经的几代主人无一不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分配到白霈岑这儿,墙体已经有些斑驳,四面爬满了爬山虎。
      虽然不比现在一些三四层的新式别墅精美,假山檐廊、配楼钟楼,倒是一应俱全,美轮美奂,透着年代感。
      芷荞忽然想起,16岁那年第一次北上时的情景。
      那时候,她刚刚失去双亲,被霍南齐带着从苏州过来。当时,她就坐在汽车里,望着窗外的高墙大院发呆。
      神情安静,默不作声,这是乍然到了一个陌生环境后的无所适从。
      还有对未知的迷茫。
      
      自古以来,寄人篱下的,总是矮人三分。
      
      好在,白家人都对她很不错。
      哪怕是总喜欢跟她杠的白靳,也从不会真正欺辱她什么,顶多是少年人之间那点儿年少气盛的意气作祟罢了。
      
      那天很难得,白霈岑不在驻地,顾惜晚也在。
      霍南齐进门,先唤了一声“首长”,又喊了一声“夫人”,然后,回头把有些拘谨的女孩拉进门,展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这是容上校的女儿,芷荞。”介绍完,他回头摸了摸她的头发,蹲下来,跟她齐平。
      声音里,带着鼓励:“叫叔叔阿姨啊。”
      
      她今年已经16岁了,只是南方人体格较小,她又生来羸弱,看上去比一般女生年纪要小。
      可是,她真不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了,也懂得人情世故。
      
      不过,大抵知道他是好意,她没反驳,乖巧地答道:“白伯伯、顾阿姨。”
      虽然她不是多么乖觉的人,也知道以后吃住在这家,要笑脸迎人,才能讨得人家的欢心。
      
      白霈岑生性严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顾惜晚倒是表现得挺喜欢她的样子,过来拉了她的手,问了一些家常话,又回头吩咐佣人,去楼上给她准备了客房。
      “以后,就把这儿当自己家。”
      
      在沙发里看报纸的白霈岑忽然抬起头,皱眉道:“那个兔崽子呢?死哪儿去了?”
      
      闻听此言,顾惜晚神情尴尬,上一秒的温柔和慈爱还挂在脸上,斟酌着:“……阿靳,应该还在南京吧。”
      
      白霈岑是二婚。
      这在空司大院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出自于一个外交世家,名叫沈清辞,一个外表柔软内里却很能担责任的女人。
      骨子里有一种忧郁文艺的情怀。
      印象里,她很喜欢穿旗袍,戴珍珠配饰,就如年代久远的年画里,有着绝代风华的古典美人。
      气韵流转。
      当之无愧的大家闺秀。
      与他现在的第二任妻子顾惜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白谦慎和白靳也是同母异父,所以,平时虽然客套,却并不是非常亲近。
      此前,他都住校,很少回来。
      一到节假日,就天南海北地四处逛,压根看不见人影。
      
      刚刚来到白家的时候,容芷荞很不适应。
      白家很大,除了主屋和配楼,还有偌大一个花园,平日里,来来往往的勤务、警卫和佣人也不少。
      远不像那时候的容家。
      
      不比赵家、容家这种半路出道的,白家是开国元勋,在北方根深蒂固,又兼之人脉广布,几十年来盘根错节,无人敢小觑。
      白霈岑更是能力卓绝,一路走来,气贯如虹,短短十几年就走到了华北军区总司令的位置。
      白谦慎作为他的长子,年轻有为,内敛精干,是京圈二代中的表率。
      太子中的太子。
      
      虽然白霈岑常年待在驻地,平日,也有不少家属院或者周边机关大院的人过来串门。
      来的最多的,是顾惜晚的各种好友。
      
      芷荞性格封闭,顾惜晚想着孩子刚刚失去了双亲,也没有刻意带她出去走动。
      所以,第一个礼拜,她基本都待在白家。
      
      也没有结识什么朋友。
      
      后来,长年累月的,慢慢适应环境,适应这个家,她才渐渐放开了自己的性子。
      
      ……
      
      白霈岑不在,去驻地了,门口的草坪上就停了一辆车。
      芷荞认出来,是白谦慎他们单位配备的。
      
      徐南有些踯躅,推脱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杨曦冷笑:“软脚虾,平时日天日地的,见到真厉害的人物,就怕得跟什么似的。原来不是真能,是欺软怕硬呢。”
      徐南恼羞成怒:“你懂什么?”
      随即跟杨曦说起了他跟这位爷的渊源。
      那会儿他在首都中央军校念书,刚进去的时候,白谦慎已经毕业了,在高级班培训,有段时间,他给他当了一个多月的教官。
      在此之前,他跟这位白家太子爷没有多深的交集,印象里,只觉得他说话做事不愠不火,待人谦和,似乎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心里也没有什么紧张,甚至暗暗庆幸,不用隔壁的沈阎罗来带他们。
      “然后呢?”杨曦被他提起了兴致。
      “后来?后来……”徐南一脸痛苦,不堪回首,“他就是个变态啊!隔壁沈阎罗让他的学生跑二十圈,他就让我们跑一百圈,只要没断气,就得跑完,还全程跟我们一起跑。妈呀,他看着高高瘦瘦的,没多么强壮啊,体力怎么这么好。”
      徐南扼腕,“我真不该以貌取人的!”
      
      杨曦咂舌:“不像啊,我也见过白家大哥,多俊的人物啊,清风霁月的,笑起来迷死个人。”
      徐南:“你们女生只会看脸,压根不会透过现象观察本质!他就是说得好听,做起来,比谁都狠,那可是把人往死里整啊!哎,我现在还跟他一个单位,每次看到他都是绕路走的。”
      
      芷乔瞪他一眼:“你别说我大哥坏话了,他才不是那种人。”
      
      徐南呵呵一声,乐了:“搞了半天,你们就不信我是吧?那你回头去问阿靳,当年你大哥跟霍叔南下省城的时候,把人省长儿子都给打进医院了,就因为那人说了句‘哎,你长得挺好看的啊,跟个小姑娘似的’。”
      杨曦瞠目结舌。
      芷荞不信。
      徐南哼一声:“爱信不信,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这些首都中央军校出来的,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这学校,正儿八经的高级军官学校,除了堪比北大清华的分数线,对体格、家庭背景等方面都极为严格,一般不对外招生。
      因为起点高,毕业后会优先分配到军方的重要部门,外界都管这些学生叫天子门生。
      日后,无一不是前途无量。
      相对的,一个个也都傲气得很,眼睛长头顶上。
      
      白谦慎这样的人物,只是表面上沉稳淡泊,那是他早过了那个好勇斗狠的年纪,这些年沉淀下来,遇人三分笑,不像他们这帮还处于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子弟。
      
      不过,他是真怵他。他不怕白靳那样的,就怕他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
      
      “真不进去?”杨曦拽着他胳膊。
      徐南连连摆手:“不去不去。你们进去吧,所里还有事儿,我先走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上车、踩油门,一鼓作气。
      
      杨曦望着他飞一般离去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回头跟芷荞说:“你怎么会瞧上他啊?软蛋一个!”
      芷荞脸红了:“你别瞎说,我们就是哥们儿。”
      “哥们儿?”杨曦嗤笑,“他可这劲儿撩你呢,你要真当他哥们儿,可得把持住。我跟你说,这货不是什么好鸟,专骗你这种没谈过恋爱的无知少女。”
      “略略略。”芷荞跟她做鬼脸。
      
      “你们站门口干什么?怎么不进来?”声音从前面传来。
      芷荞回头,看到了站在台阶上,端着杯清茶的白谦慎。他穿着笔挺的军制,清清爽爽的松枝绿,衬得他的脸,在日光下泛着淡淡的白。
      有点儿晃眼。
      虽然出身优渥,他身上丝毫没有那种贵胄子弟居高临下的傲气,然而有种宁静高远的感觉,让人如沐春风。
      “这就进去。”芷荞道。
      
      等他进去了,杨曦才掐着她的胳膊说,“天哪,他是什么神仙啊?长得太好看了点吧,好温柔,笑起来好像会发光。老天也欠我一个这样的哥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改个名字”+2瓶、“蓝色海岸”+11瓶、“啊呜”+1瓶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这章留言也送红包~么么哒
    ***
    专业和背景方面都是瞎编,以防和谐_(:зゝ∠)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