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他的话》李暮夕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3:48: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花生 ...

  •   第003章花生
      
      假期里,芷荞跟好友杨曦去了景山那边的一个度假村玩。
      算是忙里偷闲。
      
      到了开学的日子,气温不但没降,反而愈演愈烈。现在走在华大的校园里,到处是打着伞戴着太阳镜的人。
      就连不怎么喜欢戴墨镜的杨曦,也给自己搞了一副。
      “怎么样,酷不酷?”
      芷荞点点头:“还行。”
      杨曦不满:“什么叫还行?”
      芷荞说:“就是很好看的意思。”
      
      杨曦怔了怔,狐疑地瞅着她:“是吗?”
      “是的。”她郑重点头。
      
      入学没什么特别的,跟大一刚进校一样,两人准备了一下去就去了。手续什么办好,已经是下午,并肩去食堂吃了顿饭。
      路上,白谦慎还给她发信息:“怎么样?”
      “很好。”
      他已经去研究所工作了,只说,有时间会回来,具体怎么样倒也不透露。
      关于他的工作内容,芷荞也不清楚,只知道跟徐南一样,在景山电子工程研究所那儿,保密级别很高。
      经过测试,食堂的饭确实难吃。
      第一天的心血来潮后,两人基本没怎么去过。
      
      之后大半年,两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直到礼拜天,才有时间聚一起。
      “我都瘦了好几斤了。”这日在宿舍楼下见了面,杨曦如是说。
      
      她的导师在研究生院里挺有名的,是个老教授,手底下带的人不多,对她重点关照。
      
      芷荞扯了下嘴角,笑容却有点勉强。
      
      三月复试的时候,芷荞已经和中意的导师联系过了,不过有点不巧,原本选定的导师李教授赴美深造了。
      没有办法,学院领导跟她商量了一下,给她安排了一个女导师。
      据说,叫程以安,是国外刚刚回来了,背景很硬,人也厉害,在国外拿奖拿到手软。
      不过,她的名声不大好,出了名的虐待学生。
      而且,这都大半年过去了,连面都没有露过,压根不肯见她,也没有辅导过她什么。
      
      “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杨曦忧心道。
      
      芷荞颓丧地垂下头:“说给你听,也许你都不信。”
      
      “说来听听啊。到底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她太忙,都没怎么关注过容芷荞,心里有些歉疚。
      虽然容芷荞家境好,但是她生来体弱,又生得娇小可爱,性子和软,跟她相处的人,总是忍不住打心底里生出一股保护欲。
      杨曦又是地道的北京大妞,性格豪爽,向来是以她的保护者自居的。
      
      芷荞说:“这都半年了,我连我导师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哎——”
      
      “什么?”杨曦都震惊了,“开什么玩笑啊?你导师是谁啊?”
      
      芷荞说:“程教授,程以安。”
      
      杨曦:“我靠,是她啊!你也太倒霉了吧!她可是出了名的母夜叉啊,知道她外号什么吗?”
      没等她接话,杨曦就喊了出来,“‘灭绝师太’!据说,做她的学生,早上7点半进实验室,10点才能离开,节假日还得被她驱使着去做事,比牛马还累。”
      “我倒宁愿做牛做马,也比她理都不理我强吧。”
      “这倒也是。”杨曦又是一阵长吁短叹,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要不,你打个电话给她试试?”
      “打过了。”芷荞垂下头,“一开始说忙,后来,她压根就不接了。”
      “我去,这么变态啊?”杨曦想了想,提议,“要不你跟校方反应,换个导师什么的?不过,这操作难度可不小。”
      芷荞说:“那我可得好好考虑。”
      到了这一步,就没得转圜了。一是影响不好,二是,也不一定有导师敢收她,怕得罪人。
      毕竟,这就相当于是打脸她原来的导师了。
      
      杨曦说:“要不你再打一个电话试试?”
      
      芷荞想了想,点头,掏出手机打了过去。
      
      这次还好,那边接了起来,不过,语气不耐烦:“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很忙吗?没事不要打电话给我!”
      “可是老师,我的论文和项目……”
      话还没说完呢,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杨曦听得真真切切,都瞠目结舌了:“我靠,这什么破导师啊?早知如此,你当初还不如就选我老师呢。”
      芷荞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情都跌到谷底了。
      
      ……
      
      晚上回大院,屋子里一个人没有,只有一个张阿姨在打扫卫生。
      “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她对芷荞笑笑。
      芷荞也对她笑笑,过去帮她一块儿拎水桶:“明天就是周六了。”
      张阿姨忙把水桶抢过来:“我来我来,容小姐,你坐着就好,使不得的。”扫完后,她去了躺厨房。
      出来时,把罐卤花生递给她:“我自己做的,加了陈皮,很香的,一共做了好多罐,给你也留了一罐,这罐你带去给谦慎吧。”
      张阿姨是白霈岑的第一任夫人还在的时候招的,对白谦慎向来很好。
      她叹了口气:“这些年,他也不怎么回来。”
      芷荞说:“他忙啊。”
      张阿姨破涕为笑,眼中有些自豪:“也是,他是有出息的,当年考上首都中央军校,可是这一届的最高分。”
      芷荞也笑笑,拿了那罐卤花生就去了研究所。
      
      这地方查得严,她做了登记,又核查了一系列,信息才给她放进去。
      
      走在安静的园区里,她给他发短信,抱怨:“你们这儿查得好严格啊。”
      
      彼时,白谦慎正在办公室里翻文件,见了,不觉笑了笑,打了一行字过去:“你在哪儿呢?我下去接你。”
      芷荞脸都红了,连忙回复:“别别别,大哥,影响你工作就不好了。”
      “没事儿,我这会儿事情不多。”
      “不了不了,我快到了。”说完,她逃也是的关掉了短信界面,把手机按在了胸口。
      这地方是真的大,实验楼一幢一幢的,还有讲课的教学区,以及像是工厂的地方,都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巡逻,偶尔在林荫道上碰上两个警戒的,还会过来盘问两句。
      芷荞抱紧了怀里装着的卤花生袋子,飞快地走过。
      
      半个小时后——
      她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栋实验楼下,看着红色的楼房发呆。
      想来想去,只好厚着脸皮给他发了条信息:“大哥,我迷路了。”
      
      白谦慎正跟一个学生讲解呢,听到“叮”一声,停下来,取过手机看了看。
      唇角微弯。
      站一旁的女同学看到他的笑脸,心跳快了一拍,身边的男同学望过来,又一脸严肃地推了下眼镜,作出求知状。
      这位年轻的教授是从国外回来的,是新任所长兼核工业集团董事长程学良院士的得意门生。
      学识渊博,待人谦和,履历更是让人咂舌……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脸。
      搞专业的,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以至于,他的课堂乃至办公室门外,总有一帮“虚心求教”的学生——以女生居多,弄得一帮老教授研究员扼腕叹息。
      真是世风日下。
      
      “你现在在哪儿?”
      看到这条,芷荞连忙回复:“我面前这幢是10号楼。”
      “等我两分钟。”
      白谦慎起身,把手机揣进白大褂里,起身就要离开。
      
      两个学生有点诧异,正要开口,他已经侧过身来,跟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很抱歉,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两人连忙摆手:“该说抱歉的是我们。”
      目送他离开,女生感慨:“要是他是我的带教老师就好了,我保证好好学习每天在实验室里加班到11点。”
      “别做梦了,走吧,一会儿秃头李要来查课了。”
      “哎——”
      
      ……
      
      芷荞在楼下站了会儿,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转过头,就看到白谦慎站在红色的砖地上,对她微笑。天气还有些凉,他穿着灰色的毛衣,身上还披着白褂子,来得匆忙。
      她有点不好意思,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张阿姨让我给你的。”
      白谦慎接过来,只觉得手里有些沉:“这是什么?”
      “花生。”
      “花生?”他有些疑惑,打开袋子看了看,随即就笑了,“她还记得呢,我喜欢吃这个。”
      芷荞说:“我也喜欢吃。”
      她笑起来,一双猫儿眼圆圆的,分外可爱。
      
      白谦慎也笑了。
      她要走了,他又拦住她:“我快下班了,一块儿吃顿饭吧。”
      
      “在这儿?”她有点踯躅,多少有些紧张。这密闭严肃的学术氛围,安静到鸦雀无声的园区,多少让她有些不适应。
      他失笑:“我们出去吃。”
      芷荞这才松了口气,甜甜道:“好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开《偏执情深》,点作者名进专栏就能收啦~_(:з」∠)_
    【文案】
    对于一眼相中的猎物,沈瞰从来不急着拆吃入腹。
    于是,他自称她家的远方亲戚,卖惨装穷,应聘成了她的保镖,打算徐徐图之。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小姑娘笑着在门口跟几个男生道别,还送了他们人手一袋月饼:“常来玩哦。”
    当晚,他就把人扣在了怀里:“以后只准对我笑。知道不?”
    什么计策,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全是废话,把肉吃到嘴里才是硬道理!
    ◆刁蛮任性易炸毛大小姐VS深藏不露的冷艳腹黑苗族少年
    (古董拍卖行大小姐VS摸金后人)
    ◆1V1,HE,双C,楠竹暗恋女主,占有欲超强,前期隐忍,后期黑化占有;
    网页地址:
    手机地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