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他的话》李暮夕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20:32: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北上 ...

  •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12:00更新,具体变更看文案的【公告】,有事情都会贴在上面的~
    作者菌的微博是:晋江李暮夕
    ***
    下本开《偏执情深》,点作者名进专栏就能收啦~_(:з」∠)_
    网页地址:
    手机地址:
    【1】
    平若最近特别倒霉,不但连连挂科,还得罪了陵市考古学界Top1的国宝级教授沈瞰。
    更要命的是,她被实习单位拒了,导师还把她推荐进了他的研究所。
    面对师姐师妹们艳羡的目光,平若:“……”
    【2】
    沈瞰一开始接近那个小姑娘,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自信,天生淡漠的他不会对任何人付出真感情。
    直到后来,他看到小姑娘笑着跟一帮男生插科打诨,他坐不住了——
    当晚,就把人按在了怀里:“只准对我笑。”
    ◆白切黑高岭之花VS傻白甜骄纵任性大小姐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这就是一个带着目的接近女主的楠竹,因深深爱上女主,作茧自缚的狗血故事:)

  •   第001章北上
      
      容芷荞的电话打到赵寅奇这里时,他正在城里一家著名Club玩,听见是她,二话不说,推开身上的十八线小明星,火速赶到了地方。
      推门进去,大老远就看到了靠在廊下的容芷荞。
      
      六月的苏州,正好赶上梅雨季节。老巷子,西边满是清一色的石墙土屋,雨滴一打,青石板小路立刻变得油光可鉴。
      
      女孩靠在门口,望着夕阳下的小镇发呆。
      她皮肤白皙,眸光水润,纤细的脖颈如天鹅般优美,有些纤弱。虽然年少,已经可以窥见日后的风姿。
      十足的美人胚子。
      
      就像破败的残垣废墟里,一朵娇艳的牡丹花,美得太过张扬。
      
      这一带是老房区,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就在两年前,女孩独自一人来看他,被一帮小混混尾随,一路拖到后巷,幸得他搭救,才幸免于难。
      有时候,女孩子长得太过美丽,并不是一件好事。而她,美得太过耀眼、太过夺目,哪怕是在茫茫人海中,也能瞬间脱颖而出。
      尤其是,这孩子现在还失去了荫庇她的父母。
      
      赵家和容家关系尚可,赵寅奇和容芷荞也是多年发小,虽然只年长她几岁,却是早早踏入了社会。
      他努力压下心里的悸动,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荞荞,你不要想那么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女孩这才回了点神,抬头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他感觉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好不容易才压制住。
      
      “……我能不能跟你借100万?”
      
      赵寅奇望着她微微扬起的美丽面庞,心花怒放,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好说,不就是100万吗,咱们那么多年朋友了。”
      芷荞却没有吭声,脸颊蛰伏在廊下的阴影里。
      她心里也明白,赵寅奇就是个混球。
      曾经很多次,她感受到他那种灼热的目光,在很多男人身上都看到过。
      
      以前家世相当,容峰还在时,他不敢动什么歪脑筋,两人也是好朋友,可现在不一样了。
      她心里也在挣扎,可是想起还在医院的姥姥,脑子就一团乱麻。
      
      赵寅奇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100万对我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你知道的,我最近刚买了两套房,新公司也刚成立,要还款的……”
      他偷偷窥探她的神色,试探道,“反正你现在也没地方去,去我那边住吧,好不好?我供你上学,吃喝什么也不用愁。”
      芷荞默然不语。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赵寅奇话里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唯一的区别就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他没直接说“你跟我睡觉”这种露骨的话。
      多少,还给了她一点面子。
      
      但是,这种遮羞布并不能让她的羞辱感少多少。
      曾经是天之骄女,瞬间零落成泥,谁能都踩一脚。各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了。
      
      心里像是有一千把刀在切割似的,她霍然站起,在赵寅奇的呼喊中,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
      
      午后。
      芷荞拿着票,被人流挤上了车。这一班是去南京,路上,会途径陵山——她父母下葬的地方。
      时间匆忙,她只买到了站票。
      因为第一次坐火车,难免有些紧张,忍不住四处看。
      
      车厢里人头攒动,加之夏雨时节天气燠热,她身材纤弱,被挤得东倒西歪,在一众比她高大的人中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闷。
      旁边坐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留着八字胡,面相不善,有点儿尖嘴猴腮。
      他一手扒拉着身边的蛇皮袋,一手拨弄手里的泡面,“哧溜哧溜”吃得响亮。
      
      那蛇皮袋横着放在地上,把本就狭隘的空间弄得更加窄小,芷荞一直被挤到过道中间,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她站得难受,朝四处看了看。
      
      坐在对面的青年这时合上了报纸,抬了抬眼。四目相对时,对她露出个和善的微笑。
      芷荞怔住。
      
      他约莫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相斯文,穿着极简的衬衣和西裤。可若是用斯文来形容,实在太不恰当。
      芷荞出身也算优渥,也见过不少气度非凡的青年,但没有一个能跟他相比,容貌更是望尘莫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端丽出众的男子?
      
      他生了一张白璧无瑕的面孔,长眼修眉,眼角微微上挑,更有一双漂亮得过分的眼睛,微微含笑,似乎是个很温柔的人。
      只是,皮肤冷白,像雪一样,乍一眼望去又有些冷冰冰的,好像对这周遭的事情都无动于衷,舒冷寡清。
      
      他对她点了点头,似乎是出于礼貌。
      
      芷荞有点受宠若惊,也回以一笑。
      
      在这种时候碰到个这么英俊又有礼貌的青年,实在是一件心情愉悦的事情。不过,很快,她又烦躁起来。
      列车刹住,那个麻袋又抵住了她的脚。
      芷荞忍无可忍,看向那人。
      中年男子瞪了她一眼,目露凶相:“臭丫头,看什么看?”
      芷荞说:“你能不能搬一下你的东西,我没办法站了。”
      其余人也看过来。
      
      小姑娘看着只有十六七岁,身材娇小,骨肉匀停,一截纤腰拴在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里,不堪一握。
      小小年纪,却是袅袅婷婷,巴掌大小的脸庞昳丽娇艳,很是风情楚楚。
      不过,声音娇娇软软的,说出来一点儿威慑力没有。
      
      果然,那中年人瞪她,气焰嚣张:“你去买坐票啊!我就摆这儿,怎么了?”
      
      芷荞皱眉,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小小年纪的她不善于吵架,脸涨得通红。
      
      这样胡闹,有人看不下去了——
      对面那个青年合上报纸,瞥他一眼,笑着劝:“小事一桩罢了,老人家你也见好就收,不要太过分了,毕竟是公众场合。”
      中年人狐疑地看他一眼。
      见他年轻斯文,衣着不俗,想着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公子哥,心里不屑:“别多管闲事!”
      
      可是说完,他又有些后悔。
      眼前这人年纪很轻,说话不愠不火,彬彬有礼,望着你的时候,态度也很和善,可是,他就是无来由有些紧张。
      
      青年给身后随从递给了个眼色,那随从马上掏了钱给他。
      
      中年人没接,眼尖的他一看就看出他腕上戴的那块表价值不菲,是百达翡丽的限量款,又见他出手阔绰,起了贪心。
      
      心里还在想怎么趁机捞一笔,列车摇动,他一个趔趄,不慎朝前面扑去。
      
      谁知,就在他起身的刹那,青年身边那个随从突然抬腿,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
      眼前天旋地转,几乎是眨眼功夫,脸就被踩在了地上。
      随后,身边不知道打哪站出了四五个便衣,把他团团围住,电光火石间,一人擒住他,一人提起他的后领子,狠狠按在桌上。
      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练家子。
      
      “啊——”中年男子吓了一跳,痛得哀嚎。
      
      这番变故,引得周围也乱糟糟起来,一帮人惊恐地看着这边,隐隐有骚乱的趋势。
      
      这时,那个之前一直和颜悦色的年轻人才起了身,朗声说:“大家不要紧张,我们不是抢劫的,是国家办公人员,正在执行公务。”
      他身边的便衣也跟着解释,终于把众人给安抚住了。
      
      列车长过来,白谦慎示意佟风掏出证件。一番交涉,才算是把这事儿稳住了。
      
      芷荞听他们说着什么“国安厅”、“上面”、“调查”、“行动”之类的,隐隐觉得,这帮人不简单。
      
      可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被人群挤下了车。
      
      外面雨下得很大,兜头兜脸浇下来。白色的布料紧紧贴在身上,冻得她瑟瑟发抖。
      这时,有辆牌照特殊的黑色轿车在她面前停下来。居然是北京来的车,这牌照,就是放北京,那也是特殊的存在。
      她心里有点忐忑。
      
      车窗降下,年轻人在里面对她微笑。
      
      隔着雨幕,芷荞仔细望着他,觉得这张英俊的面孔似曾相识。
      
      见她不说话,显然是不认得自己了,白谦慎不禁一笑,把车门打开,军靴“啪”一声踩到地上,溅起一地的水花:
      “上来吧,我送你去陵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