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剑舞倾城》竹亦心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1-18 10:13: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他们回去的时候,送亲队伍那里已经打完了,目前已经赶到下一个城镇休整,还有给一些受伤的侍卫上药包扎,清理战损。
      
      他们到的时候,包大人正在说:“看这样子,他们的目的只在抓人,并不恋战,下的也不是不要命的死手。”
      身边公孙策说:“的确,而且撤得很有纪律,事情一成,能走的几乎都走了。实在脱不开身的,也服毒自尽。我们现在手里没有活口,无法审问,如果公主当真被抓走,便会陷入很被动的局面。”
      
      “现在也没有好很多,那位被拜托假扮公主的唐姑娘被带走了,假如展护卫没有将人追回来……展护卫,唐姑娘?”
      紧接着,包拯又看到了他们身后的陆小凤和花满楼。
      
      公孙策已经上前道:“你们回来了。”
      
      又与陆小凤和花满楼打过招呼之后,众人一一落坐,这才说起了方才的事情。
      
      听过之后,包拯与公孙策又是朝陆小凤和花满楼道谢。后者摇了摇头道,“也是恰好唐姑娘轻功好,不然我们恰好将其逼至绝路,反倒可能是帮了倒忙。”
      
      唐舒看向花满楼,越发觉得这位花公子果然如书中所写一般,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若非一双眼睛的问题,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人。但也因为有一双眼睛的问题,才显得他如此更加难得。
      
      她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谈正事,完美的将自己伪装成了一朵漂亮的雕花。
      
      直到公孙策想起了她。
      “折腾了这一路,唐姑娘想必也累了,我让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洗漱一下好好休息休息。”
      
      唐舒自然没有意见。
      热水澡想来没人会拒绝,虽然她是只大猫,但也是只爱洗澡的大猫。
      
      洗漱过后,直接烘干头发出门,找到一个侍卫问,“公主呢?”
      
      这些侍卫是在唐舒被带走,黑衣人撤退之后方才得知,原来公主不是公主,而是包大人找的替身。如今自然也是已经明白了唐舒是谁,听到她问,便直接道,“公主就在隔壁的院子里,已安排好人保护。”
      说话间,这侍卫抬头看了唐舒一眼,顿时明白为什么放着公主身边的两个大宫女不用,偏偏要用唐舒。
      
      一则是美。
      他们常年在宫内当值,也是曾见过不少后宫嫔妃,俗的艳的,美的纯的,个个堪称人间绝色。那如今要出嫁的这位三公主,更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然而放到这位面前,却生生的似乎要被压了下去。
      
      若是放了别人在轿子里跟公主呆在一处,或许旁人还会犹豫一下,这宫女怎么长得比美名在外的公主还美,但要是这位姑娘,则绝对不会有人会有这种想法。
      
      二则是那份不俗的气质。
      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她并非普通人,不敢轻视。
      
      经历了这般被劫的大事,此刻她脸上却没有半分惧意,甚至相当轻松,竟比隔壁那位真正的公主,还有大家之风。
      
      此刻这位假公主在问清了位置之后,便悠悠然的转去了隔壁。
      而展昭等人,则还在商量这件事情。
      
      此时他们已经聊到,“我觉得这人未必是黑山老妖手底下的,说不准只是打着他的名号而以。”
      
      公孙策道:“陆大侠方才所言,我与包大人也曾想过,但谁又如此大胆,敢假冒黑山老妖的名号作乱,不怕被拨了脑袋煮了吃么?”
      
      “这倒也是。”
      陆小凤很稀奇,“像黑山老妖这种老妖怪,一般很少有人敢惹才是。”
      
      “但也不排除有人会惹。”花满楼说:“这群人既然敢抓公主,在朝廷的眼前儿动刀,那么也未必不敢去□□山老妖的旗号。”
      
      “说来也是。”
      公孙策突然转向展昭,“展护卫,你这模样,可是想起了什么?”
      
      展昭说:“展某只是突然想起,之前在崖底时,那位唐姑娘似乎也曾说过,这些人并非黑山老妖手底下的。只是当时我没来得及细问,也不知她凭何断定……”
      
      “去问。”
      包拯当即道:“她被那萧秋雨带了一路,或许发现了什么。”
      
      展昭当即起身,“是。”
      
      而此时的唐舒已经见到了公主,公主依旧一副余惊未消的模样,身边的两位大宫女正在安慰。见到她过来,倚翠和司琴起身行了一礼,“唐姑娘。”
      
      “怎么样了。”唐舒问。
      
      之前守在轿外的那位宫女倚翠道:“公主本来胆子就不大,如今这一糟,姑娘又是当着她的面被抓走的,自然是惊得不轻。这不,现在还有点儿没缓过来……”
      又冲那三公主道:“公主您瞧瞧,这唐姑娘不是没事儿么,可是半根头发也没掉的。”
      
      “掉了。”唐舒说。
      
      倚翠和司琴瞬间便是一愣,抬头险些‘啊’了出声。
      就听唐舒紧接着便道:“头顶的盖头掉了,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回来。”
      
      三公主一愣,“啊,哦,没事没事。”
      
      倚翠和司琴也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就这件事啊。虽说那盖头是特意为公主大婚所制,但在如今发生的这些事情面前,便并不重要了。
      她们也不傻,眼睛一转就明白过来,这唐姑娘怕不是故意这么说,好逗他们家公主呢。
      
      这两人也是机灵的主儿,当即也跟着逗趣起来,唐舒顺着他们的话,大概讲了一下被抓走之后的经过。
      当然,跟在包大人面前说的版本,完全不一样。
      
      三公主听到的版本是这样的:
      
      “我被那黑衣人……哦,后来知道他叫萧秋雨,被他抓着一路往南逃。开始看他的样子似乎后面还有接应的人,或者说是退路,虽然被展护卫追着也不算急。”
      
      倚翠立即问:“那后来呢,展护卫追上人了么?”
      
      “别急别急。”
      唐舒说:“后来如何暂且不提,先说说这人啊,就是不能干坏事。所谓人在做天在看,那萧秋雨做了坏事,老天岂会放过他。”
      “所以好巧不巧的,恰好碰到了不知来干什么的陆小凤和花满楼。”
      
      “可是那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还有花家的七公子?”司琴立即搭话。
      
      唐舒点了点头,“正是,他二人不偏不倚,正好堵住了那萧秋雨的路,逼得他不得已,只能往旁边跑。”
      
      “后来呢……”
      
      “后来啊,他运气不好,就这么跑到了悬崖边上。”唐舒道。
      
      如果说到这里这些话还能听信的话,那再往后,唐姑娘竟然说:“所以说公主啊,咱们没做什么坏事干什么要心虚。当时我被那萧秋雨抓着跳崖的时候,是半点儿都不怕的……”
      
      倚翠适时问道:“唐姑娘可是恰好运气好的,挂到了什么树上?”
      
      唐舒摇了摇头。
      “说来我运气也说不上好,只是那萧秋雨运气太差。我们两掉下去时,正好他先落地,然后我落到了他身上,直直的将他砸成了肉饼,我却半点儿事都没有。”
      
      “那还真是运气极好。”三公主道。
      
      倚翠和司琴看了一眼,发现经这么一提,颇为惊险的一件事情,竟显得十分搞笑,坏人也实在太倒霉了。而三公主此时也不怎么怕了,不由更觉得这位唐姑娘果然不同凡想。
      而另一边,刚刚过来恰好听到的展昭三人则:“……”
      
      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陆小凤三人瞪大了眼睛。
      
      但不得不说,对于不管事又胆小的三公主而言,这个版本或许是最适合的版本。展昭点了点头,道:“唐姑娘当真是聪慧过人。”
      
      而他的身边,陆小凤和花满楼两人也在交谈,先是花满楼笑着问:“你有没有觉得受到了威胁。”
      
      “什么?”陆小凤佯装听不懂。
      
      花满楼笑得更加开怀,“自然是有人比你更会哄姑娘家开心,将你的拿手绝活都要比下去了。”
      
      陆小凤干笑两声,强行道:“再会哄姑娘家开心,她自己也是一个姑娘。”
      他显然不准备再就这件事情被花满楼嘲,立即又道:“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正在他们往过走的时候,就听唐姑娘又说了,“说来当时我还在担心,就这么掉下去,脚会不会骨折了。但显然我的运气还不错,现在能蹦能跳,并不需要在床上躺个一百天养脚。”
      
      闻言,三公主笑得更欢,显然已经被忽悠的忘记了跳崖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只当是严重不过脚骨折。
      纵是笑过之后再反应过来,却也已经不觉得有多吓人了。
      
      反而道:“看来遇到这种事情,我们以后也不需要怕,人坏自有天收,只需安静等着就好。”
      三公主笑着对倚翠和司琴道。
      
      后者跟着点头,却又听唐舒道:“不过公主,若能找到自救的办法,还是要自己先想办法,不能事事劳烦老天才是。”
      
      “正是此理。”
      陆小凤忍不住插言道:“唐姑娘高见,高见。”
      
      三公主和倚翠司琴这才看到他们,打过招呼之后,便借口要休息回去了,留下展昭三人跟唐舒谈正事。
      而听到他们问,唐姑娘自然摇了摇头,“那萧秋雨并没有说什么有价值的。”
      
      陆小凤问:“那姑娘又为何会说,这些人并非黑山老妖手下。”
      
      闻言唐舒看了他好一阵,在陆小凤即将被看到发毛的时候问:“陆大侠,我问你,如果一个美人将自己扮成男人,你可会识破?”
      
      “那是当然。”
      陆小凤想也不想就说:“我陆小凤是谁,没有美人能逃过我的法眼。”
      
      唐舒点了点头,说:“那就是了,也从来没有妖怪能逃过我的眼睛,跟妖怪接触过的人也算。”
      “另外,你好像在近期曾跟一条蛇妖你浓我浓过?”
      
      陆小凤:“……”
      
      展昭和花满楼齐齐看向他,真的假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