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不科学》千朵云眠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1-26 20:48: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顾润安花大价钱包了个软卧车厢,却根本没躺在铺位上,而是一直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暴风雪。
      
      他身后的铺位上,半躺着一位穿着清凉诱惑,身材凹凸有致的熟女,而她的目光则是若有若无的放在顾润安颀长的背影上。
      
      他们就这样一站一躺,互不干涉的足足过了三个多小时。
      
      北方的冬天黑的特别早,到四点左右的时候,车厢亮起了灯。
      
      灯光忽闪了两下,刚刚展现出的那一丝让人温暖的晕黄,忽然变成了冰蓝色。
      
      顾润安刚上车的时候列车员就和他说了,这个车厢的灯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怎么修都会时不时的变色。
      
      因此他当做没有这回事一般,依旧面对着车窗。
      
      只有四角结霜的玻璃上,映衬出他棱角分明、俊逸非常的面孔,以及一双写满暴躁的凤眼。
      
      就这样又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会儿,那冰蓝色的灯光忽然变成了粉红色,映衬的气氛一片□□。
      
      那熟女咬了咬嘴唇,好像下了什么决心般,目光也变得无比蛊惑,她声音带着引诱的开口,“小哥哥,你站了那么久,不累么?要不要来我身边坐坐?”
      
      顾润安头都没回,声音充满了厌恶,“我为什么不坐,你自己心里没点AC数么?”
      
      他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希望对方不要再招惹他。
      
      可女人却不肯让他如愿以偿,“小哥哥,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么。”
      
      她这样说着,空气中隐隐浮现出蜜糖的香气。
      
      于是顾润安还真回头了,目光落在女人身上,好像根本没看到女人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和柔嫩嫩半边胸,眸色一片冰冷。
      
      女人居然被看的抖了一下,“小哥哥,我有点冷。”
      
      顾润安皱眉看着她,声音从齿缝中挤出来一样,“那就多穿点。”
      
      女人:……
      
      她再接再厉,“你就不能抱抱我么?”
      
      顾润安怒极反笑,一字一顿,“别惹我!”
      
      女人碰了个冷钉子,脸色青了一片,却还□□着开口,“别这么冷淡么~”
      
      说着还从床铺上站了起来,想要凑近了顾润安,往他身上贴。
      
      顾润安回身,微眯了凤眼,“滚!”
      
      他话音一落,女人好像被一只巨大的手给猛的掀翻了一般,狠狠的砸到了车厢的墙壁上。
      
      女人疼的呲牙咧嘴,五官都变形了,可偏偏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连撞击墙壁的声音都没有。
      
      而旁边的车厢也没有丝毫被惊动,甚至连列车员都没来看一眼。
      
      而女人落在地上的时候,目光里满是惊恐,“你……你是什么人?”
      
      顾润安冷冷的盯着她,眼神好像刀子一般,好像在说你也配问。
      
      女人咬着牙,还是笑着开口,“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只求这一夜,真的。”
      
      她将自己吊带背心的一根带子拉下,“你就不动心么~以你的本事,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春宵一度,各取所需难道不好么?”
      
      顾润安忍无可忍,屈起了手指缓缓抬手。
      
      女人好似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从地上硬生生的托起,双脚离地,脸色从青变黑。
      
      顾润安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他盯着女鬼,“你生前做了什么事,杀了多少人,那都不归我管,死后你没有伤人,也没有作恶,我本来不想管你。”
      
      但你偏偏要往枪口撞。
      
      还要在他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撞上来。
      
      他的手指缓缓缩紧,女鬼的一双眼渐渐凸出了眼眶,一双纤纤素手上,更是出现了长而漆黑的指甲。
      
      顾润安盯着女鬼,等待着对方的反抗。
      
      可到最后,女鬼始终没有抬一下手的缓缓闭眼,一滴血珠出现在她的眼角。
      
      顾润安一甩手,女鬼摔在了地上。
      
      她捂住自己的喉咙,拼命的咳嗽着,咳了半天之后,居然抛了个媚眼,嗓音沙哑的开口,“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
      
      她轻轻一眨眼,又变回了那个浓艳魅惑的美人。
      
      顾润安挑眉,忽然上前一步,一只手半握拳,食指中指并拢伸直,猛的朝着女鬼刚刚并没有躺着的铺位插下去……
      
      女鬼面色骤变!
      
      顾润安的手指宛若插入豆腐一样的进入铺位。
      
      而女鬼肩膀的部位,忽然出现了两个好似手指戳穿的黑洞。
      
      女鬼痛的脸都变形了,却轻轻叹了口气,“这么帅,年纪这么轻,却这么狠心。”
      
      她整理了一下略微有些凌乱的头发,露出一个松了口气,又美艳无比的笑容,“行啦,我不是你对手,你动手吧。”
      
      顾润安看了那个似乎松了口气的女人一眼,目露讽刺,“凭什么你想要魂飞魄散,我就要成全你?”
      
      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顾润安手指宛若锋利的刀子一般,沿着车座的周围割了一圈。
      
      女人的脸色又变了变。
      
      等铺位破碎,女人猛的扑了过去,却被倏然弹开,再一次的撞击到了墙上。
      
      她终于咬牙切齿,“住手!你直接杀了我,你不能……”
      
      她朝着顾润安发动了攻击,但指甲刚一接近对方,就如同冰雪暴露在夏日的艳阳下一般,瞬间消融。
      
      她发出尖锐的叫声,车厢里的灯啪啪啪接连碎裂,玻璃碴朝着顾润安射去。
      
      顾润安却连眼神都没施舍过来一个,猛的掀开了自己割裂的铺位,而那些玻璃碴似乎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给挡住了一般,瞬间跌落在地上。
      
      车座里,一张被钉在夹层中间,浑身赤·裸的人皮,暴露在空气中。
      
      与此同时,一股恶臭的气味从那里散发出来。
      
      顾润安的眼中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而在人皮出现的一瞬间,女人抱住自己的脑袋,叫声愈发的刺耳……
      
      “住口!”顾润安的声音不大,却宛若惊雷一般压制住了女人的声音。
      
      女人却好像豁出去了一般,“你为什么不能直接杀了我,你为什么不能杀了我,为什么要把我弄出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不顾一切的朝着顾润安扑过来。
      
      顾润安冷笑,却懒得说话。
      
      女人却没能碰到他,又被弹了出去。
      
      她恨恨的捶着车厢的地板,“早知道我就应该杀了所有来这个车厢的人!”
      
      顾润安嘲讽的看着她,“你觉得那样修炼就有机会杀了我?”
      
      女鬼猛抬头,五官扭曲,青面獠牙,“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润安冷笑,“因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女鬼:……
      
      看着女鬼无语又痛苦的脸,顾润安的心情好了不少。
      
      但此时车内的广播响起:旅客朋友,大家好!
      
      伴随着欢歌笑语,我们的旅行生活已接近尾声,这趟列车就要到达终点站滨城站了,请各位旅客做好下车的准备……
      
      他的心情再一次恶劣起来了。
      
      那女鬼偏偏还在一边吵闹不停,“杀了我!杀了我!我没有做错事,凭什么这么对我,我杀的人都是该死的,我不能让人发现……”
      
      顾润安狠狠戳女鬼痛脚,“你既然问心无愧,为什么怕人发现?”
      
      女鬼瞬间消音。
      
      她的身影时隐时现,显示出她的情绪极为的不稳定。
      
      她坐在地上,看着顾润安面色冷峻,却一丝不苟的抚平车座,把被子铺的整整齐齐,又拍□□上的灰尘,把褶皱都扯平……
      
      她的心情在顾润安的动作下,居然奇迹般的慢慢安定下来。
      
      等顾润安要离开车厢的时候,她忽然又开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滨城。”
      
      顾润安被她问的心情更烦躁了。
      
      他是谁?
      
      他是阴阳世家顾家的后人。
      
      他爷爷是顾家的家长,而他虽然从小就没了父母,但因为显露出了极高的天赋,所以被视为板上钉钉的“继承人”。
      
      可就算他没有这方面的长才,在学业上他也是学神般被人仰望的存在——才二十一岁就已经名校研究生毕业了。
      
      这还是一直被老爷子压着的结果。
      
      老爷子说他性格冷,还总是跳级,所以才会没朋友。
      
      太扯了!
      
      明明是因为顾家的“特殊性”,所以从小到大他周围三尺才都是真空状态……
      
      再说有没有朋友有什么关系?
      
      朋友能给他什么?
      
      温暖和爱么?
      
      呵呵!
      
      可老爷子却说这样下去不行。
      
      于是在他毕业了半年打算继承家业,让老爷子享清福的时候,被老爷子以“故人之后有难,恐有性命之忧……虽然已经没了联系,但我们家欠人家的,你去找到他助他化解,还要和人家多学学”的理由给发配到了滨城!
      
      按道理说,滨城是省会城市,比他老家要发达不少。
      
      但这还是发配!
      
      可他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这个女鬼。
      
      甚至没打算再和对方说一句话。
      
      但女鬼却似乎被他之前也不那句话给触动了一般,“……你说的对……我确实……你是个好人。”
      
      顾润安:……
      
      “你误会了!”他平静的解释,“我把铺位伪装好,只是不想让人发现是我弄出的人皮,麻烦。”
      
      女鬼:……
      
      她不可思议的看了顾润安一会儿,“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顾润安:……
      
      女鬼终于觉得自己搬回了一局,再一次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笑的无比艳丽,“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在这,等了你十七年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那啥,留个言呗,送小红包的~
    另外求个预收~
    言情:《原生女主大战穿书女配》~一句话:你们这样的三,我能再撕一百个!
    文案: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男票好像是个自带后宫吸引光环的天选之子……
    他有甜美娇柔的前女友、清纯可爱的女同事、性感妖媚的大客户……
    而且从铁到和我穿一条裤子的好闺蜜,到一年说话不超过十句的早点西施,
    统统对他痴心不改死缠烂打一往无前……
    都当我是死的吗!
    秦易在我耳边含笑(?)开口:“小伊夏,贞[哔——]带什么的我可以理解,可你为什么还在淘宝上订购了十桶汽油……?”
    就一句话:本宫不死,尔等统统飞灰!!!
    PS:原书本来我不听我不听但忽然变异了的土著女主x强大温柔专一等一切美好词语男配(就一点点二)!
    耽美:《我把“人渣”集齐了!》~本文联动文!
    总的来说是一个受帮千年老鬼上天入地的把身体找回来,
    然后把自己绑上蝴蝶结送回老鬼的故事(大概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