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枕》墨书白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6-12 15:25: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卫珺出来,大家都有点尴尬。被妻子追着出来,放谁身上都不是件体面事。
      
      楚瑜看着卫珺,面前青年清秀温雅,和她想象中一样,更像个书生,不像武将。
      
      他生得普通,比不上未来卫韫那份惊了整个大宣的俊美,却让楚瑜心里觉得格外喜欢。
      
      她静静看着他,捏着缰绳道:“夫君可还记得你承诺过我什么?”
      
      卫珺不言,楚瑜嫁马来到卫珺身前,抬手将盖头放下,身子微微前倾。
      
      “世子曾答应过我,会回来掀盖头。”
      
      周围听到这话的人都愣了愣,卫珺手指微微一颤,他看着面前烈烈如火的女子,心里仿佛是被重重撞击了一下。
      
      本是媒妁之言,本也只是尽一份责任,却在这一刻,凭空有了那么几分涟漪。
      
      他抬起手,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掀开了楚瑜的盖头。
      
      楚瑜垂着眼帘,在光重新进入视线那一刻,她抬眼看他。
      
      明眸孕育春水,她灿然笑开。
      
      “夫君,”她轻声开口:“日后妾身的一辈子,就系于夫君一身了。”
      
      卫珺没有说话,心跳快了几分。
      
      楚瑜坐直了身子,平静道:“妾身愿随夫出征。”
      
      “不可。”
      
      卫忠率先开口:“我卫家断没有让女子上战场的道理!”
      
      卫家不乏将门出身的妻子,却的确从来没听说哪一位跟着自己夫君上过战场。
      
      楚瑜还想再争:“公公,我自幼习武,以往也曾随父出征……”
      
      “那是楚家。”卫忠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放软了口气道:“阿瑜,你想护着珺儿的心情我明白,但男儿有男儿的沙场,女子也有女子的内宅,你若真是为珺儿着想,便回去帮着你婆婆打理家中杂物,静静等着珺儿回来。”
      
      卫忠是个大男子主义极重的人,对此楚瑜早有耳闻。她看了一眼周边将士的神色,哪怕是卫珺也带了不赞同。
      
      对于这个结果,她早有准备,如今也不过只是试一试。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卫珺:“好罢,我等夫君归来。”
      
      “你放心……”卫珺心里感动,说话都忍不住有了些低哑,他知道战场多么凶险,以往一贯也不觉得什么,今日却有了那么几分不安。他低着头道:“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好,”楚瑜点点头,认真看着他:“那你且记住,我在家等你,你务必好好保护自己,此战以守为主,穷寇勿追。”
      
      卫珺愣了愣,有些不明白,楚瑜盯着他,再次开口:“答应我,这一次无论如何,卫家军绝不会追击残兵。”
      
      “父亲不会做这种莽撞之事。”
      
      卫珺回过神来,笑道:“你不必多虑。”
      
      “你发誓,”楚瑜抓住他袖子,逼着他,小声道:“若此战你父亲追击残兵,你必要阻止。”
      
      卫珺有些无奈,只以为楚瑜是担心过度,抬手道:“好,我发誓,绝不会让父亲追击残兵。”
      
      听到这话,楚瑜放下心来,她松开卫珺的袖子,笑着道:“好,我等你回来。”
      
      说罢,楚瑜果断让开了路,同卫忠道:“侯爷,叨扰了。”
      
      卫忠神色柔和,看见自己儿子娶了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对待他的妻子,他心里很是满意。
      
      他点了点头,同卫韫道:“小七,你送你嫂子回去。”
      
      说完,不等卫韫应声,便重新启程。
      
      楚瑜看着卫珺远走,他身上喜服还没换下来,在队伍里格外惹眼。卫韫陪着她目送卫家军离开,等走远后,才道:“嫂子,回吧。”
      
      这次他言语里没有了平日的嬉闹,多了几分敬重。
      
      楚瑜回头看他,见少年目光清澈柔和。她平静道:“追去吧,我不需要你送。”
      
      “嫂子……”
      
      “你一来一回,再追他们时间浪费太多,上了前线还要消耗体力,别把体力耗在这事儿上。”
      
      卫韫有些犹豫,楚瑜看向卫珺离开的方向。
      
      她把能做的都做了,卫珺答应她不会追击残兵,应该不会有什么了……
      
      可她总还是有那么几分担忧,虽然只有这匆匆一面,可是她对卫珺是极为满意的,这个人哪怕不当夫妻,作为朋友,她也很是喜欢。
      
      她扭过头去看着卫韫,卫韫当年是活下来的,必然有他的法子。她看着他,认真道:“卫韫,答应我一件事。”
      
      “嫂子吩咐。”
      
      卫韫看见楚瑜那满是期望的目光,下意识开口,却是连做什么都没问。楚瑜言语中带了几分请求:“好好护着你哥哥,你们一定要好好回家。”
      
      如果真的有了意外,那至少……不要只剩下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回来,独身承受未来那些腥风血雨。
      
      听到这话,卫韫愣了愣,随后便笑了。
      
      “嫂子放心,”他言语里满是自豪:“您别看大哥看上去像个书生,其实很强的。”
      
      楚瑜还要说什么,卫韫赶紧道:“不过我一定会保护好大哥,战场上好好护着他,要他少了一根头发丝儿,我提头来见!”
      
      卫韫拍着胸脯,打着包票,明显是对自己哥哥极有信心。
      
      楚瑜有些想笑,却还是忧心忡忡。
      
      她想了想,终于道:“去吧。不过记得,”她冷下脸色:“卫家此次,一定要以守城为主,穷寇莫追!”
      
      卫韫懵懂点头,驾马走了几步,他忍不住停了下来,回头看向楚瑜:“嫂子,为什么你要反复强调这一点?”
      
      卫韫敏锐,卫珺觉得是楚瑜担心过度,可卫韫却直觉不是。
      
      楚瑜不擅说谎,她沉默片刻后,慢慢道:“我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你们追击残兵而出,于白帝谷兵败,卫家满门……只有你回来。”
      
      听到这话,卫韫瞬间冷下脸来。
      
      出征之前说这样的话,是为大不详,他有些想发怒,可那女子的神色却止住了他。
      
      她神色里全是哀寂,仿佛这事真的发生了一般。于是他将那些反驳的话堵在唇齿之间,僵着声说了句:“梦都是反的,您别瞎想。”
      
      说罢,便转过身去,追着自己父兄去了。
      
      他偶然回头,看见是那平原一路铺就至天边,女子身后高城屹立,天地带着秋日独有的枯黄,女子红衣驾马,独立于那带着旧色的枯黄原野之上。
      
      她似乎是在送别,又似乎是在等候。
      
      清瘦的脸轮廓分明,细长的眼内含从容平静。
      
      他此生见过女子无数,却从未有一个人,美得这样惊心动魄,落入眼底,直冲心底。
      
      楚瑜送着卫家军最后一人离开后,驾马回了卫府。
      
      回到卫府后,管家见她归来,焦急道:“少夫人,您可算回来了,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不好意思。”楚瑜点点头,翻身下马,同那管家道:“烦请您同夫人说一声,我这就过去。”
      
      管家对楚瑜本是不满,从未见过如此出格的新娘子,但楚瑜道歉态度诚恳,他心里舒服了不少,恭敬道:“少夫人放心,您先去洗漱吧。”
      
      说着,管家便安排了人领着楚瑜回到卧室。楚瑜简单熟悉过后,换上一身水蓝色长裙,便跟着下人到了卫夫人房中。
      
      卫夫人本名柳雪阳,是卫忠的妻子,卫珺和卫韫的生母。
      
      卫家七个孩子,两个嫡出,世子卫珺和老七卫韫。剩下五位,老二卫束、老五卫雅是二房梁氏所出;老三卫秦、老四卫风、老六卫荣,均为三房王氏所出。
      
      柳雪阳出身诗书之家,因身体不好,不太管事。而卫忠的母亲,老妇人秦氏不管小事,只管杀伐大事。于是家中中馈,便落到了二房梁氏手中。
      
      嫁入卫家之前,谢韵曾将卫家的事好好交代过,说到柳雪阳,只是道:“这位夫人性子软弱,耳根子软,从没发过什么脾气,你不必太在意。反而是管事的梁氏,需得好好讨好。”
      
      新妇讨好婆婆,这是后院生存之道,谢韵一辈子经营于此,这样教导楚瑜,倒也并没错处。
      
      只是楚瑜自幼多在楚建昌身边长大,对于谢韵这一套有些不大喜欢。
      
      柳雪阳是她婆婆,是卫家正儿八经的大夫人,她对梁氏如何敬重,对柳雪阳只能更胜。
      
      更何况,谁说柳雪阳性子软的?
      
      当年卫韫下狱后,士兵查封卫府时,羞辱到卫家女眷头上,卫家女眷走的走,逃的逃,那梁氏早就卷了钱财不见踪影,便就是最贞烈的卫束妻子蒋氏,也只是选择了自尽。唯独这位大夫人,提着剑直接杀了人,被士兵误杀于兵刃下,这才惊动了圣上。
      
      虽说以命相博的行为蠢了点,可她这样书香门第出身的柔弱女子,能提剑杀人,谁又能说她软弱?
      
      楚瑜对柳雪阳心中有赞许和敬仰,她整理了衣衫,恭恭敬敬站在柳雪阳门口,等着下人进去通禀。
      
      过了一会儿后,下人带着楚瑜进了房中,楚瑜没有抬头,她进门之后,一丝不苟朝着榻上之人行了礼,恭敬道:“儿媳见过婆婆。”
      
      上方传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女声:“看上去倒也是个守规矩的,怎么就做这种混账事儿呢?”
      
      楚瑜没有说话,柳雪阳被人扶着直起来。
      
      她一动,便轻轻咳嗽起来,旁边侍女熟门熟路上前给她递上帕子,柳雪阳轻咳了片刻后,看向楚瑜,无奈道:“身于将门,战事常有。我知你新婚逢战委屈,但这便是我卫家女人的命。我卫家儿郎保家卫国,我等不能征战沙场报效国家,便好好居于内室,等候丈夫归来,不能为了一己之私阻拦丈夫去前线征战,你可明白?”
      
      听了这话,楚瑜明白了,柳雪阳的意思,估计是以为她是去拦着卫珺,不让他上战场的。
      
      于是楚瑜接道:“婆婆说得是,儿媳也是如此作想。儿媳稍有武艺,因而想随着世子到前线去,也可协助一二。”
      
      听了这话,柳雪阳面上好看了许多,她叹了口气:“是我误会你了,难为你有这份心。不过打仗毕竟是他们男人家的事,身为女子,安稳内宅,开枝散叶才是本分。”
      
      说着,她招了招手,旁边一个同柳雪阳差不多大的女人上前来,将一个盒子捧到楚瑜面前。
      
      “这是见面礼,”柳雪阳声音温和许多,看着楚瑜的目光中也带了柔情:“你进了我卫家门,好好侍奉承言,我不会亏待你。”
      
      承言是卫珺的字,卫珺如今已二十四岁,只是因着和楚家的婚约,一直在等着楚瑜及笄。楚瑜停了这话,诚心诚意道:“婆婆放心。”
      
      柳雪阳打量着楚瑜,楚瑜垂着眼仍她看了许久,片刻后,终于听上面人道:“好好歇息去吧。”
      
      楚瑜应声,恭敬告退。
      
      等出去之后,她站在卫家庭院里,重重舒了口气。
      
      她拿出手中玉佩,想起卫珺。
      
      这人,是个好人吧。
      
      她悠悠想——
      
      这辈子,一定会好起来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卫韫:稳住,不要爬墙!!等我长大不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