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醉美湘西(9) ...

  •   天色渐晚,雨势渐大,旅客们被小龙义庄院子里满满的尸体吓了一跳,人群躁动片刻,但很快就安静下来。
      
      他们必须按行程走,哪怕再害怕,也得在六点前入住小龙义庄。
      
      更何况通常旅程的第一个晚上,都是平安夜。院子里尸体再多,估计只是吓人的。
      
      旅客们有意无意看向丙九,想找些安全感。不知不觉间,将石涛和苗芳菲两人带回来的丙九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微妙有一点点改变。
      
      无论如何,他的强大毋庸置疑。
      
      但当看到丙九脸色时,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
      
      丙九竟然脸色发青!
      
      霎时间老手旅客们脑补了无数。
      
      这就是醉美湘西的可怕吗,连第一晚的住处都危机重重,竟让疯子丙九忌惮不已!
      
      他们在这里要住一整晚——到时候还有几个人能活下来?
      
      小龙义庄,危险!
      
      ——
      
      卫洵脸色发青——
      
      被冻得。
      
      小龙义庄大门一开,卫洵仿若瞬间来到南极,还有架功力十足的空调冲他猛吹,冻得卫洵头皮发麻,差点抖起来。
      
      冷血者这个弱点,还真有点要命。
      
      “放。”
      
      卫洵言简意赅命令道,其实他现在说话就有点鼻音,还好没人发现。
      
      感冒了,必须赶快把身上衣服烤干才行,他衷心希望小龙义庄里面能暖和点。
      
      不然要是感冒再发烧,再多死亡倒计时也不够他折腾的。
      
      石涛把丙九放下来后,背上空荡荡的,竟然还有些不习惯。看被雨水浸透的衣服紧贴丙九在身上,竟显得他有些过于瘦削单薄。
      
      当丙九的身影消失在尸群后,渐渐远去时,莫名的恐慌感袭来,石涛竟下意识想追上去。但他刚迈出一步,却浑身寒毛竖立,浑身血液都像冻结!
      
      院子里的尸体们,在盯着他!
      
      数十对死寂的,下陷的漆黑眼眶死死锁定石涛,莫大的恶意与森然冷意袭来,让石涛瞬间冒了满背冷汗,无法动弹。
      
      幸好有人觉察到他的异样。
      
      石涛被身后人拽着退了好几步,那种被凝视的寒意才终于消失。
      
      “石老弟,当心啊。没有房卡,咱们可是不能进去的!”
      
      “谢,谢谢啊。”
      
      石涛仍有些魂不守舍,勉强笑了笑,对将他拽出去的人道谢,迟疑道:“谢谢,王……”
      
      “嗨,胖子我虚长几岁,小老弟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声王大哥吧。”
      
      王澎湃不在意拍了拍胖肚子,笑呵呵的,善意告诫道:“石老弟受伤了?有伤咱得赶紧治啊,在这鬼地方可不能走神!”
      
      “多谢王大哥关心。”
      
      石涛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对,眼中对胖子多了分感激,解释道:“我没受伤。”
      
      之前的战斗虽然血腥激烈,但怪物都在攻击丙九。石涛没有受伤,他只是在一次次回味那种疯子般肆意奔跑的感觉。
      
      从手臂折断开始,他在旁人眼中永远都是个残疾人。
      
      ‘我来帮你吧,毕竟你不太方便……’
      
      ‘没事阿涛,有哥哥在,哥能养你。’
      
      大家都是好心,但好像手臂断了,他就废了。现实中,他正直壮年时被运动队退下来,找不到其他工作。
      
      旅程中,他仍因残疾受到更多的磋磨,旅程中多是狼狈逃跑,靠过人的体力与恢复力,才能勉强苟活。
      
      但刚才那场战斗不一样。
      
      石涛眼神复杂。
      
      不是逃跑,而是正面对敌。看,他还能背着丙九,没有拖他后腿,虽然作用只是一点点。但也让石涛觉得……
      
      断臂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还有用。
      
      他还能更有用。
      
      丙九给了他这个机会。
      
      “丙导啊,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听王胖子喃喃,石涛下意识点头。
      
      是啊,无论旁人对丙□□价如何,石涛重新认识到了丙九。
      
      疯狂,强大,神秘,难以捉摸。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危机四伏的旅社中生存的更好。
      
      石涛也想成为像丙九一样的人。
      
      “小龙义庄兴建于清朝,具体时间已不可考。”
      
      打工人卫洵还不能休息,他领完房卡回来后,面无表情念着导游词,带领旅客们一路穿过站满尸体的天井,进了正屋。
      
      “清末外敌入侵时,清末将领罗荣光率兵死守大沽口炮台。‘人在大沽在,地失血祭天’,面对两万敌军,守军将士无一退缩,最终全部英壮烈殉国。”
      
      “湘西五峒六寨的司魁马老司敬兵勇忠义,率弟子门人主动出湘,送烈士们归乡。途径乌螺山时,曾在小龙义庄落脚。”
      
      正屋不大,里面停了十来口薄木棺材,潮气与尸臭气弥漫,棺木不知放了多久,上面长了层污秽霉斑,几乎把棺前的木头牌位都糊住,看不清棺材里究竟是何人。
      
      见惯了外院天井里数十僵立的尸体,正屋里十几口破棺材而已,旅客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苗芳菲认真将丙九每一句话记在心底,另一边仍在想外院中的腐尸,让尸体们光天露地站在天井里经受风吹日晒,风霜雪雨。这不像停尸,倒更像是……
      
      更像是在被刻意折磨。
      
      苗芳菲心下一沉,才到第一个景点形势就如此凶险。真不知道这次,究竟有没有人能活着从醉美湘西出去。
      
      正屋过后,才是给他们这些旅客们落脚的地方。客栈般的建筑年头不小,总共有三层,狭窄的木楼梯没有扶手,既高又陡,走在上面嘎吱作响,时刻担心它会突然断裂。
      
      不过在这里温度到提升不少,比前面的正屋和小院都好得多,起码不阴冷,还能遮风挡雨。
      
      “明天早上五点,一楼大厅集合。”
      
      八名旅客,三个两人家庭,两个一人家庭,分到客栈二层三层,分房卡时,卫洵看着旅客们一个个如丧考妣的抑郁脸色,心里不由得疑惑。
      
      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不就是屋里潮了点,虫子多了点,床单霉了点吗。
      
      荒山野岭能住就好了,难道还想要什么总统套房?
      
      嘿——别说,这客栈里还真有间‘总统套房’,卫洵看过了,他很满意。
      
      不过那是他住的地方,和旅客们无关。
      
      【VIP贵宾体验券——在本旅社旗下各个项目中,您将享受最好的住宿,最棒的美食!】  
      【体验券时限:15天】
      
      从悚悚大礼包里开出来的东西,看起来有点没用——都在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谁还贪图享受呢,来点更实用的不好吗!
      
      但卫洵就喜欢享受!住好,吃好,玩好,这是卫洵的旅游信条。再说了,以他这身体状况,要是再休息不好吃喝不好,裹着湿衣服睡一晚,明天旅客们就全得跪下来求他——
      
      求他千万别死。
      
      “今晚,请,请您……”
      
      嗯?
      
      等着赶紧发完房卡回房间的卫洵忽然发现,苗芳菲在领了房卡后,并没有离开,她低着头,难以启齿般,声如蚊蚋。
      
      “请您……来,房间……”
      
      说罢苗芳菲冲着卫洵猛一鞠躬,紧接着落荒而逃,跟后面有猛鬼在追似的。
      
      跟他同一间的石涛冲丙九尴尬笑笑,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我,我也是,等您。”
      
      说罢他也匆匆跑了,只留下满头问号的卫洵。
      
      去你们房间干什么?
      
      看你们发霉的床单吗?
      
      哈!
      
      卫洵被自己刻薄的幽默逗笑了,也知道苗芳菲石涛估计是有正事。正想着等回屋好好泡个热水澡后,去看看也无所谓时,卫洵感到自己手心被挠了下。
      
      瞬间他起了一背鸡皮疙瘩,差点跳起来。脸色极差扫眼一看,卫洵发现闹幺蛾子的竟然是林曦。
      
      “我……准备好了。”
      
      明明都是淋雨走山路的人,林曦看起来就是比其他人干净好多。他腼腆低着头,像是个纯情小白兔,完全看不出之前疯狗般的癫狂。
      
      林曦低着头,露出自己最好看的后颈。在丙九‘炽热’目光下,他身体微微发颤,红晕从脸颊烧上了耳畔。
      
      最后他小声说了句‘等您’,然后就跟受惊小鹿般跑走了,跑到一半,还回头看了眼卫洵,暗示般望了眼卫洵的脚,笑起来很好看。
      
      这声‘等您’就跟石涛干巴巴硬邦邦的‘等您’感觉完全不同,十分勾人,在场旅客同性恋异性恋都听得心头一晃。
      
      准备好什么?
      
      卫洵嫌弃看了眼自己的脚,被水浸透,沾满污泥的软底鞋。
      
      不出意料,他还得穿这双鞋走五天山路。
      
      卫洵觉得这样不行。
      
      林曦刚才也在看他的脚,还谜语人似的扭捏不说话,这什么意思?
      
      难道说——
      
      卫洵恍然大悟,他明白了!
      
      林曦那里,肯定带了丙九的换洗衣物!
      
      卫洵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六日五晚的旅程,总不能连衣服都不换吧。旅客们一个个都背着大包,就丙九什么都没有,而旅客们偏偏谁都没表示疑惑。
      
      以丙九的地位,那些无关紧要的物品,压榨别人背着不好吗?哪里还用得着他自己拿东西,甚至讨好他的人都会主动请求——比如说林曦。
      
      至于别的……
      
      卫洵现在虚的跟鬼一样,哪有功夫去往别处想。几年重病在床,已经让他佛系了。
      
      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希望鞋是新的,鞋码合适,丙九没穿过更好。
      
      卫洵衷心许愿,发房卡的动作更敷衍了。发完房卡后,他头也不回,匆匆离开。留在一楼大厅的旅客们,心照不宣对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丙导,真是龙精虎猛。”
      
      林曦赢了。
      
      石涛和苗芳菲还是太嫩,不懂男人的心啊。
      
      一想到在危险至极,谁都疲惫不已的旅程中,丙九还有这种好精力,有人不由得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感叹。
      
      “丙导,渣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旅客羡慕:丙导,龙精虎猛!
    卫洵:?
    旅客摇头:丙导,渣啊!
    卫洵:??
    卫洵:丙导是谁,让我认识一下谢谢。
    感谢在2021-02-21 10:25:22~2021-02-22 10:2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安 3个;煤球qwq、萧烦 2个;阿帕基茶馆、然、图书馆馆长、苍翡冷、草莓小羊、漫天星河、醉墨林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煤球qwq 100瓶;皈依 40瓶;萧烦 29瓶;儒风二少、栗 20瓶;漫天星河、然 10瓶;啦啦啦宝、琼林 5瓶;王木木、rochelimit. 4瓶;暮色 3瓶;嘻嘻、既望 2瓶;耳尧木、君歌烬、白玉玲珑卷、落然、小花的糖、施生、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