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藤原拓海回到家时,藤原文太早将店铺关了,正舒服地叼着根烟,坐在客厅里边听电视声音边看报纸。
      
      自家儿子拉门进来后,他头也没抬,叼烟的嘴含混不清地说了句“面在厨房,自己热”后,就继续一心二用地看报了。
      
      “哦,好。”
      
      藤原拓海来到厨房,不出意外地看到一份半糊的素面,上面好像还沾了一点烟的浮灰。
      
      不难想象他老爸在做饭时,还优哉游哉地抽着烟,才让烟灰不小心掉了点进去。
      
      他习以为常地将面放在平底锅里,随便加了点水后打了小火让它自己热着,接着火急火燎地冲上了二楼。
      
      藤原文太被他这大动静惹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用眼角余光瞥了瞥,却只捕捉到他窜上楼的残影。
      
      不到五分钟,眼看着那点临时加进去的面汤都要沸腾了,快让面从半糊变成全糊时,拓海恰好就下来了。
      
      藤原文太的余光瞥到行为古怪的儿子这时的样子,当场让他诧异得呛了几口烟。
      
      “咳咳咳——”
      
      他狼狈地把烟拿开,用力咳嗽几声,才把那下呛鼻的烟气给冲掉一些:“你这是什么鬼打扮!”
      
      原来刚才拓海冲上楼去,只用了那短短的五分钟,就完成了脱衣服冲战斗澡、外加换了身新衣服的行动。
      
      藤原拓海平时并不在意着装,大概是觉得家里贫穷,打工赚的钱又很少,所以穿得都是商场打折时一打一打买来的T恤和长裤短裤。
      
      要真勉强说款式的话,最多称得上是休闲了。
      
      但这时拓海身上穿的,却是按照学校要求、提前为毕业典礼准备的一身正装……
      
      被老爹用白天见鬼的眼神盯着,哪怕是拓海也有些不自在。
      
      他之所以特意洗了个澡来换上这唯一的正装,是因为想到每次凉介先生见自己时,都是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样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他与高桥兄弟的初次见面。
      
      出于一点微妙心理,他不想像以前那样邋遢随意,至少想稍微郑重一些。
      
      他一边努力忽视文太那诡异的目光,一边将平底锅的面倒进碗里,顾左右而言其他:“你煮面时难道就不能注意点吗,烟灰又抖进去了。”
      
      藤原文太抖开报纸,不爽地顶回去:“挑三拣四,不想吃就自己做。”
      
      拓海果断反击:“一直是轮流做的,分明就是这次你没做好。”
      
      虽然父子二人的厨艺都是半斤八两的糟糕,但至少他的很少做糊,也不会出现烟灰。
      
      藤原文太更加果断,直接不说话了,假装专心看报纸。
      
      拓海本身也不是真要谴责老爸什么,见话题被成功转移后,他暗自松了口气。
      
      “我开动了。”
      
      一通狼吞虎咽后,从来不挑食的他,就在藤原文太不忍卒睹的目光中将那碗面给吃得干干净净。
      
      “我吃完了。”
      
      他平静地宣布,去浴室里漱了漱口后,就向已经不再看他的文太说:“老爸,我想借车去一趟赤城。”
      
      “赤城?”
      
      藤原文太意外地回问一声,抬眼瞟了神色认真的拓海一下,并没有多问。
      
      他直接就将钥匙抛了过去:“只要记得准时回来送货的话,去哪我都没意见。”
      
      “嗯,”拓海一把接住:“谢谢。”
      
      在往外走前,他忽然想到什么,于是停了下来,回头向老爸说:“对了老爸,以后我用车的时间会增加很多,油和轮胎也会用得比较厉害。所以那笔钱真的不用给我了,就拿来支付这些吧。”
      
      “臭小子少啰嗦。”藤原文太不耐烦地以鼻音哼了哼:“你真当我很穷吗?那点汽油和轮胎还不至于供不起你用。”
      
      他还是恶声恶气的,但藤原拓海却忍不住微微笑了。
      
      赶在老爸发现这点、从而恼羞成怒之前,他加快脚步,踩在九点四十分就发车出了门。
      
      就像是他预料的那样,群马县的车流从九点半后就已经锐减。
      
      一路上别说塞车,就连红灯都没遇到几个,简直出奇的顺利。
      
      十点过五分,他就已经来到赤城山脚了。
      
      作为这附近最佳飙车点,赤城山海拔有1828米,斜度上比他的主场秋名山还来得更加厉害。秋名山的前半段比较平缓,直路比较多,后半段才是急斜区域,以频繁急险的发夹弯为主。
      
      赤城山在弯道的分布上,则跟秋名山截然相反。
      
      除此之外,赤城的中间路段还有S形的连续转弯道,位于弯道之间的衔接路段非常之短。这也就意味着,车手必须集中十分精力来应付连绵不断的轰脸弯道,稍不小心就会跌落谷底。
      
      这样的山路,无疑十分具有挑战性,以至于来这里飙车的本地山路车手称得上是络绎不绝。
      
      赤城山路的小有名气,也代表了各大能盘踞在这上头的车队也普遍水平不错,不是其他小山头上的山路车手能比的。
      
      其中又以曾经的赤城白色彗星——高桥凉介亲手建立的Redsuns赤日队为首。
      
      藤原拓海来到赤城山脚下后,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担心是无谓的了。
      
      作为周五晚上十点左右的赤城山路,虽然还比不上周六晚上的热闹非凡,但也是车来车往,满山都是此起彼伏的高速引擎声。
      
      藤原拓海开着辆平平无奇的AE86,中规中矩地上山时,就目睹了几辆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的大马力车子正在竞速。
      
      他现在开的86,还只是由文太亲手调校过的原厂1.6升无涡轮4A-G引擎,并没有经过真正意义上的大改。
      
      在吃定马力的上坡路段,就算是车神再世,也不可能靠乏力的86,越过马力的大力限制——除非对方水平太过差劲。
      
      藤原拓海对这点自然是一清二楚。
      
      他这次是为凉介先生和启介先生而来,本身也不可能胡乱插入别人的比赛之中,于是还会特意避让一下。
      
      他一手撑在车窗下托着腮,另一手虚虚捏着方向盘,心态平静地朝山顶驶去。
      
      在别人看来,这台车身上印着“藤原豆腐坊”的货车,悠闲得根本不可能是来飙车的车手,更像是个单纯的路人。
      
      这部送货老车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兀自慢悠悠地来到了山顶。
      
      黄色的FD-3S在路灯的照耀下额外醒目,就像主人一样鲜明张扬。
      
      显眼得让才上到山顶的藤原拓海,一眼就看到了。
      
      他眼睛微亮,迅速车停到路边,开门下车,开始朝周边环顾。
      
      他运气实在不错:赤日队每天虽然都会在山顶聚会,但大多时候都是各自在路上练习或者切磋,真正会将车子停在边上闲聊的时间并不多。
      
      一头嚣张黄短发的高桥启介正懒洋洋地靠着自己的爱车FD,两手松松抱着臂,听旁边的中村贤太在兴奋地叽叽喳喳。
      
      中村贤太在进队之前,就已经很崇拜高桥启介了,之后更是厚着脸皮自称他的徒弟,整天粘在他后头。
      
      高桥启介大概对他感官也不错,虽然从不承认,但也不会刻意去否认“徒弟”这个说法。
      
      就算被别人调侃说什么“与其说是徒弟,不如说是小弟”,中村贤太也满不在乎。
      
      他激动地跟高桥启介说着的,是赤日队即将在明天就开始对县内各大车队进行远征的事:“启介先生作为我们队的第二把交椅,明天一定会去秋名的吧!”
      
      “嗯。”高桥启介随意回着:“大哥也会去。”
      
      他对将跟什么对手比较既不了解,也不关心。
      
      反正有万能的大哥操心,他只要心无旁骛地朝前开,完成大哥的心愿就行了。
      
      “哇,好耶!”虽然早就从史浩口中得到过答案,但高桥启介亲口确认过,中村贤太还是亢奋得握紧了拳:“有凉介先生和启介先生出动,明天——”
      
      “抱歉,打搅一下。”
      
      中村贤太的话,忽然被一道陌生的声音打断了。
      
      本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在两人身边聊着天的其他赤日队队员,这才愕然地发现有个脸嫩得根本就是个高中生、声音也很年轻的人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身在这五月的天气里怎么看都显得不合季的正装,一脸正经认真,直冲着高桥启介去了。
      
      “请问是高桥启介先生吗?”
      
      藤原拓海直视着曾经并肩作战一年多的好友,咽下一口紧张的唾沫,开门见山地问。
      
      高桥启介眯起了眼,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他。
      
      非常年轻,恐怕是刚拿到驾照吧?
      
      又瞥了瞥不远处那台陌生的AE86。
      
      不是本地的,起码在赤城一代没见过。
      
      在中村贤太快按捺不住,出口质问之前,高桥启介居然平静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嗯,是我。你的名字是?”
      
      高桥启介肯出声搭理对方,已经让赤日队的其他成员面露诧异,面面相觑了。
      
      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启介曾经是暴走族老大的经历,哪怕他对哥哥凉介言听计从,脾气也改了很多,但脾气里的那点戾气还是抹不掉的。
      
      而且启介是出了名的爱憎分明,对于不爱搭理的人,那是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直接让周边人打发走。
      
      现在居然肯主动问一个陌生小鬼的名字?
      
      “我是藤原拓海。”
      
      两人显然都没有握手的习惯。
      
      拓海站得笔直,但由于他与高桥启介间的身高差了整整九厘米,以至于启介虽然微微曲着腿靠在FD上,也比他稍稍高上一些。
      
      在自我介绍过后,拓海微微抬眼,继续着他眼里的打招呼程序,丝毫没意识到这几乎等同于正面宣战:“可以跟你比一场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启介和凉介都是183,拓海174,官方资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