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蝼蚁 ...

  •   3 -- 蝼蚁
      
      曾经,我一直认为人生是能一眼看到头的。
      
      十七岁前在闺阁做姑娘,优雅闲适
      
      十七岁后给皇家做儿媳,养尊处优
      
      日子如李易安词里写的那般,与他欢好时,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怨他时,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灯尽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
      
      等他年岁大些后,跟前难免会出现别的女人,我当然会吃味,不高兴,可这样的事我在家中见多了,父亲有好几个妾室呢。
      
      王府家大业大,我虽年轻,但也要打理得有模有样,偶尔举办贵妇人雅集,我必会进退有度,不堕了国公嫡女的名头。
      
      我想了十七岁后的很多愁、很多笑、很多泪,唯独没想到,尊荣富贵会在一夜间烟消云散,十七岁的生辰会在狱中度过。
      
      李昭就藩后,长安忽然发生了很多泼天的大事。
      
      先是太子和晋王夺嫡,然后是东宫巫蛊之祸,再是姑母骤然薨逝,据大内传出的消息,说姑母和桩谋害皇子的陈年旧案有关。
      
      父亲被牵连进太子和姑母案中,被官家拿走。
      
      紧接着就是抄家、锁人、发卖,一样不落。
      
      我的华服被剥去、首饰被拔掉,披头散发地叫人锁了去。
      
      家族中男子为官的细查、年幼的拷打下牢,女眷则被关在内狱。
      
      狱里不会有高床软枕,不会有汤婆子香炉,有的只是恶臭的墙壁、糟污的破碗、比石头还硬的泥地……夏日炎热,腐肉会生蛆,而到了寒冬,风雪不知从哪个缝儿里钻进来,如刀般往人身上扎。
      
      为官的父亲、叔伯和兄长早被处斩,成年男子被流放,年幼的无罪释放,而我们这些女眷,会被发卖,为奴为婢。
      
      一开始,狱中家人还多,慢慢的,就冷清了,最先没了的是祖母和母亲,四姐姐被仇家买去,不知是死是活,五姐姐撞墙自尽,宁死不屈。
      
      最后,只剩下我和七妹妹丽华。
      
      丽华和我同岁,只比我小一个月,她生的比我还要好看几分,冰肌玉骨,人比花娇。她虽是庶女,可却要强得很,在家中没少和我拌嘴,见我定了李昭,缠着父亲去求姑母,也要嫁个王爷哩。
      
      狱中的风雪严霜,并不曾消减丽华半分姿容,她虽说衣衫褴褛,指甲缝儿里都是脏污,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可还那么美貌动人。
      
      祖母没了,我和丽华曾整夜痛哭;
      天实在太冷,我们抱在一起取暖;
      没有饭吃,我俩分一个发了霉的硬馒头。
      
      为了打发这绝望无际的日子,我们用尖锐的石子儿在地上画出棋盘,空心圆圈是白子,实心是黑子,盘着腿“下”一整日的棋。
      
      后来,我们俩也快被发卖了,丽华靠在我身上,痴痴地问:“妍华,你说我们会不会像四姐那样,被仇人买去,折磨成猪狗?”
      
      我笑着安慰她:“八弟前儿刚来看过咱们,他在到处筹银子,舅舅变卖了祖宅,定会把咱俩买回去,放心吧。”
      
      丽华艰难地点了点头,沉沉睡去。
      
      其实我们俩都知道,八弟和舅舅都不容易。
      八弟那年才十四岁,腿在狱中被打断,饶是如此还到处磕头奔走,救他的两个姐姐。
      高氏如今为官家所厌弃,八弟就算把另一条腿赔上,怕是也赎不走我和丽华。
      
      刚入狱时我想过,远在江州的李昭听说我家的事,肯定会暗中救我,可我等了半年,从夏等到冬,也没等到他。
      
      或许,这就是人情冷暖和趋利避害吧。
      
      十七岁的我恨他薄情寡义。
      
      可现在的我,真的能理解。
      
      一则,我和李昭着实没什么情分;
      二则,高家如瘟鼠,谁敢沾惹,稍微同情一下,就会祸及全族。
      
      快被发卖前,我和丽华的吃食也变好了些,甚至还能见点荤腥。
      
      可是,丽华忽然病了。
      
      她肚子坚硬如石,面色紫胀,眼底发乌,时不时还会流鼻血,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中毒了。
      
      我哀求狱卒,好歹寻个郎中来看看,或者告知我八弟和舅舅,可这些烂了心肠的恶人充耳不闻。
      
      我不敢想象,狱中最后只剩下我一人将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那些日子,我时时刻刻抱着丽华,与她说话,逗她开心。
      
      可终究留不住,她死在了风雪夜里,死在了我怀里。
      走之前她对我说,她要先去找父亲和祖母了,姐姐,好好活着,下辈子咱们还做姐妹,还在一起下棋。
      
      我想哭,可早都流干了眼泪。
      我想死,像五姐那样撞墙自尽,可我已经没了力气。
      
      昏昏沉沉间,我看见走进来个身量高大的男人,他让狱卒将丽华的尸体用草席子卷起拖走,淡淡说了句:“景安三年,冬,申时,高氏妍华殁。”
      
      曾几何时,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死的明明是丽华,他怎么说是妍华呢?
      
      可事实证明,这是真的。
      
      当晚,我被人打晕,装进麻袋里,扔到车中,不知走了多久,马车停了。
      我不敢动,仍装作昏迷。
      隐隐约约间,我听见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温软柔绵,如酒般醉人,是素卿。
      
      还记得素卿隔着麻袋,轻轻抚了我片刻,最终叹了口气,说了句话:“万般皆是命,半点都不由人,咱俩好了场,我本该……哎,我不能让他……”
      
      后来的许多年,我琢磨了很多很多遍,才琢磨清素卿这句含糊不清的话什么意思。
      
      大抵,李昭动了想要救我的心思,可张家怎么可能让威胁到素卿地位的女人活?
      当年的素卿到底年轻,心不似大人那般硬,她既不想李昭沾惹我,又不愿我死了,便找了两个“妥帖”人,给了笔银子,让他们将我毁容,带到越国,找个本分农人嫁了,也算平安度过此生。
      
      十七岁的我,家没了、亲人没了、前途、好友通通没了。
      
      我踏上了一条未知的路,注定了坎坷、充满屈辱,午夜梦回时还会被惊醒。
      
      可是,我活了。
      
      我不用像四姐那样被仇家凌.辱,也不用像五姐那样撞墙自尽,更不用像可怜的丽华那样,被人算计毒杀。
      
      十七岁的我,变成了贪生的蝼蚁,艰难地活在这肮脏的人间。

  • 作者有话要说:  嫂子是见过富贵、生死、大事的人。
    写这章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心疼我的妍华、丽华
    ————
    下本书《帐中美人香》,求个预收
    念侬忘了自己是哪年生人
    刚被阿爹卖了时,好像宣统皇帝退位了
    她是秦淮岸最出名的头牌
    吴侬软语,媚眼勾魂
    与军阀老爷调过情
    也与名媛小姐打过牌
    半世飘零,犹如浮萍
    好不容易要嫁给孙司令当五姨太,福还没来得及享,就魂穿到古代了
      
    在古代,她还叫念侬,
    正与小侯爷唐慎钰洞房花烛,
    念侬看着绣床边坐着的俊美少年,挑眉一笑,问:
    “小弟弟,你多大了?发育了么?”
    唐慎钰脸窘得通红,摩拳擦掌,牙缝里挤出句话:“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
      
    唐慎钰:我的那个妖精她娇媚可人,还很有趣儿。她会弹琵琶唱曲儿,会说暖心话,打马吊睥睨四方,从未遇敌手……可有时候,她也很怪,下雨了她跟着哭,好像有很多心事,却不与我说。我心疼她,想造一座大金屋,一辈子宠着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