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冲突 ...

  •   “fligt,fligt,fligt……”
      
      还停留在游戏结算页面的显示屏散发着幽光,哪怕隔着耳机,粉丝们那整齐划一的呐喊声,顾易白还是隐约听得见。
      
      摘下耳机,那声音变得更加清晰,震得耳朵生疼,牵扯得牙齿也是一阵抽疼,偏偏那几个解说还在不停唏嘘。
      
      “太可惜了,一分之差,就一分,flight与冬季赛冠军失之交臂,这已经是他们在联赛中的三连亚了,不得不说,每次都只差临门一脚。”
      
      “是的,原本他们以领先第二名20分优势进入决胜局,可以说胜券在握,哪知道第二名的candy竟然直接选择了与flight落地团,鹜蚌相争,反倒是给了第三名的K3战队机会,20杀吃鸡,以一分的优势反败为胜,让我们恭喜K3战队最终成为2025年PCL冬季赛冠军,恭喜!”
      
      “恭喜K3,同时也恭喜亚军flight和季军candy,这三支队伍获得了明年五月即将在韩国首尔举办的Pcs3入场券,希望他们在世界舞台上,展现出中国战队的风采,感谢所有在场十六只队伍为大家献上如此酣畅淋漓的比赛,现在……”
      
      "砰"的一声巨响,顾易白回头就看到散落一地的键帽,还有王旭那通红的双眼。
      
      “你又发什么疯?”
      
      和其他运动员一样,电竞选手通常也是荷尔蒙旺盛,诸如摔键盘砸桌子之类的,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也大多只在私底下才会爆发出来,毕竟,比赛现场尊重裁判,对手,观众,是所有队员们必须要恪守的准则之一。
      
      可这准则对于王旭则形同虚设,性格火爆易怒的他总是在比赛现场情绪失控,所以缴纳给联盟的罚款也数额不菲,可偏偏就是不能长记性。
      
      这动静让更多的目光聚集了过来,观众的,工作人员的,甚至连其他战队的队员都站起身,伸长了脖子想要探看。
      
      有的惋惜,有的同情,更多的却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看这个大名鼎鼎的白神将如何应付眼前这难堪的局面。
      
      王旭没理会顾易白,推搡了一下自比赛结束就趴在桌面的陈子源。
      
      “哭什么哭?架枪架不死人,报点也报不明白,还有脸哭?”
      
      陈子源颤抖的肩膀微微停顿,而后爆发出隐忍却更悲伤的恸哭,这更让王旭心烦。
      
      “让你别哭了!”
      
      说话间,又想要继续推搡,可下一秒,他的手腕就传来一阵剧痛,转头就看到顾易白没有温度的冷硬眉眼,哪怕是那略微发肿的脸颊,也丝毫不能削弱他一脸厉色。
      
      摸惯了键盘鼠标的修长手指此刻正牢牢地禁锢着自己的手腕,王旭心底不由打了个寒颤。
      
      “滚回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顾易白的声音很低,王旭却觉得自己像被冰冻了一般,动弹不得,先前心底那团熊熊气焰,此刻早已飞灰湮灭了。
      
      他能够做的,就是在对方松开自己的第一时间,低骂一声头也不回地朝后台走去。
      
      看着他背影消失,顾易白又继续将鼠标,键盘,耳机等外设一一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这些动作他做过无数遍,早已熟稔。
      
      收拾好一地的烂摊子,纪赟看了看有条不紊收拾着外设的顾易白,脊背挺直,不卑不亢,仿佛他才是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和旁边泣不成声的陈子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作为队伍里的老大哥,他不知道该如何宽慰陈子源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因为就连久经沙场的自己,此刻也有太多的意难平和不甘心。
      
      翻过这个年关,他马上就26了,从十四岁作为青训电竞选手出道以来,十二年间,他前前后后经历三个游戏,体验过太多的失败,可却是第一次与冠军真正意义上的失之交臂,真的太近了,近到甚至他都能感受到那座金灿灿的奖杯那灼热的光亮。
      
      何况是这个今年刚满十八岁步入职业赛场的孩子,在最后那波意料之外的落地团战中,顾易白和王旭先发制人,打掉Candy的两人,优势巨大的四打二房区战让经历过无数次战役的flight队员们有些热血沸腾。
      
      毕竟,本就领先二十分进入决胜局,刚落地就无伤拿下第二名的四分人头分,那舞台正中央特制的冠军奖杯散着诱人金光蛊惑着年轻气盛的他们。
      
       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陈子源报点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你们面前的二层楼,有一个没头的。”
      
      一听这话,纪赟只觉得心头的热血直往头顶涌:“子源架枪,我们冲了他。”
      
      “别急,锁一下另一个人的位置……”
      
      顾易白话音刚落,冲在最前边的王旭已经应声倒地。
      
      紧随其后补枪的自己只来得及将角落中的敌人打成残血后也被身后的敌人击倒,慌乱中,两人倒地的身体甚至拦住了顾易白的身位。
      
      王旭恨恨地锤了锤桌子:“靠!双架!”
      
      这让架枪的陈子源彻底慌了神,因为自己的失误,战斗局面彻底逆转让他顿时方寸大乱,甚至在对方二人的围剿中切错了投掷物,自行做了了断。
      
      从游戏结束的那刻起,陈子源就一直沉浸在深深的自责里。
      
      但纪赟知道,Pubg本就是一个团队游戏,不能将成败全归咎于一个队员身上。
      
      如果身为临时指挥的自己再冷静果决些,同时锁定两个人的最终位置再行动,如果补枪能快一些,准一些。
      
      如果王旭的第一波身法灵敏些,哪怕打残其中一人。
      
      如果顾易白今天没有因为智齿发炎牙疼说不了话而移交指挥权。
      
      那如今在舞台正中间欢庆胜利的,是不是flight战队?
      
      可是,太多的如果,也只是苍白无力的假设而已。
      
      “走了。”
      
      顾易白言简意赅地拉回了纪赟的思绪,他这才发现观众席已经空了大半,只有不少举着flight手幅灯牌的粉丝们眼眶通红泛着泪光还在等着。
      
      欲言又止地看了眼陈子源,纪赟轻声说道。
      
      “易白,你先回休息室,我待会儿带子源回去,让他先缓缓。”
      
      顾易白淡淡瞟了一眼陈子源,背上包,整理好自己的队服,朝着粉丝区的方向鞠了一躬,一时引来尖叫声无数。
      
      可这些尖叫并未让他停下脚步,转身就朝着通往后台的通道离开,没有半点犹疑。
      
      纪赟动动酸疼的手腕,目送着他挺直的背影离开,第N次怀疑,他们这个队长,真的是有个血有肉的活人吗?怎么就没有一点寻常人常见的喜怒哀乐情绪波动呢?就像……一个提前设定了所有程序指令的机器人一般。
      
      “明明就是他错了!还说不得了?我知道当初是你把他带进队的,但是护短也得有个限度吧,别把其他人都当傻子!”
      
      刚到走廊,就听到王旭那掀翻天花板的怒吼声,这口无遮拦的发泄也的确是他的风格。
      
      推开门,就看到经理林坤被气成猪肝色的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护短了!在比赛场馆里发疯你还有理了?”
      
      旁边的教练张贺有些怔忡,不知道该先劝哪一边。
      
      王旭梗着脖子想要辩驳,在看到顾易白的那一刻偃旗息鼓,转身窝进沙发里玩平板。
      
      林坤也注意到顾易白,放弃和王旭继续争论,看着他的脸色皱眉道:“易白,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包里准备了止疼药。”
      
      说话间,顾易白已经找到了药,抬头就看到眼前的水杯,还有王旭那一脸愤懑。
      
      一旁的林坤看着,恨得牙痒痒,所有了解王旭的人都知道,他就是脾气急,嘴巴毒,其实没什么坏心思,还格外的护短,flight任何一个队员在外边受了委屈,他也会第一时间挽起袖子找人干仗。
      
      可一旦疯起来谁也拦不住,六亲不认逮谁咬谁,唯一能够压住他的,可能也只有顾易白了。
      
      这杯温水是王旭明显的求和服软讯号,但顾易白并不买账,看着他,也不接水,冷声开口:“决赛KD多少?”
      
      “什么?”
      
      毫无防备的王旭有些错愕。
      
      “我问你决赛KD是多少?”
      
      王旭这次听清了,低头呐呐地:“10杀。”
      
      “十二场比赛,10杀,KD0.83,排名呢?”顾易白沉声问道。
      
      刚结束比赛的王旭哪有时间看自己的数据,只能沉默。
      
      张贺迅速在平板上察看了即时更新的选手数据:“王旭KD0.83,在六十四名决赛选手中排名第二十五位,在突击手中排名第十三名位。”
      
      “你认为这成绩很好吗?子源的KD是1.5,连一个狙击手的KD都比不过,还有脸叫嚣?”
      
      顾易白的声音愈发地冷,王旭的头也越来越低,休息室的气压一度降至了冰点。
      
      推门而进的纪赟似乎感受到这不寻常的空气,站在原地,而双眼红肿的陈子源更是躲在他身后不敢动弹。
      
      “如果你硬要说子源是因为林经理走后门进了flight,那你也是我带进队的,该怎么说?”
      
      王旭白了脸反驳:“我没有!”
      
      “真以为自己前几个杯赛打得不错,对于flight来说就无可取代了?你以为青训那几个天天在训练室泡十五六个小时为了什么?”
      
      “好了好了!”林坤向来知道王旭的狗脾气,点到为止就够了:“那位大小姐刚发话了,今天不许开会,有什么事吃了喝了玩了再算账!你们几个不老想着宰我一顿吗?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啊!强子他们早就去涩谷定位置了,走吧。”
      
      他难得的大方并没有让四个人开颜,不过顾易白也没有继续不依不饶,接过王旭一直拿在手里的水杯仰头吃了药:“你们好好玩吧,我先回基地了。”
      
      一口气哽在喉头,林坤回过神却只来得及看到他离开的背影。
      
      纪赟拍拍他的肩:“算了。你还不了解易白吗?马上八点了。”
      
      “我以为,他偶尔也能破一两次例嘛。”
      
      

  • 作者有话要说:  默默开新文了,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绝地求生吃鸡文,
    不过游戏内容会很简单 ,
    基情为主,游戏为辅,
    不定时发红包
    然后每章会有一些战队日常作为小剧场哟,
    所以大家别错过了作话么么哒。
    -------------
    小剧场;
    训练赛中,米麒落地抢车失败,
    绕着一棵树和想撞他的敌人转起圈来,
    他的身法太过灵敏开车那人逐渐暴躁。
    米麒甚至还打开了游戏的全体麦,
    ”哥哥,哥哥,你放了我吧?”
    “我落地成盒会自闭的!”
    “你再不走我队友捡枪过来你就走不了了。”
    那人终于忍不了了:“怕你了,我先撤!”
    米麒甜甜地说道:"谢谢哥哥你真是一个好人“
    三十秒后那人跪趴在麦地上开着全体麦叫骂,
    ”你们fight是狗吧?都放你了?还追着不放?”
    米麒抢了他的车,径直从他身上压了过去,
    “偷偷告诉你,白神他不喜欢我叫别人哥哥。“
    ”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