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 这地方不能去!!!
      
      看到贝尔摩德表情都僵了,织田作之助其实心里也有数。
      
      “……是不是瞒过太宰有点难?”
      
      “是啊。”贝尔摩德嘴角抽搐,“我多希望听到的是你生前跟太宰治已经绝交了的消息。”
      
      织田作之助:“……抱歉。”
      
      贝尔摩德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要跟这种人交朋友呢?真是看不出。”
      
      听上去好像不光是听说过,还有过交流的样子,就是评价有些微妙,按照织田作之助对太宰治了解,可能是太宰治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这让织田作之助本来想用“太宰虽然任性但那是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能跟太宰治交朋友的话都卡住了。
      
      他斟酌了一下,觉得自己说这话莫名有一种欠揍的熊家长的感觉,只能咽了下去:“他对你做过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吗?”
      
      “呵呵。”贝尔摩德冷笑,“破坏了我的任务,还叫我老女人算吗?”
      
      织田作之助哽住了。
      
      就算他没有女友,跟女性一般没什么太多的接触,他也知道,当着女性的面说这种话,那就是在找揍,而且根本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有人能记仇一辈子……
      
      明明太宰平日想讨女性喜欢是随口就能做到的事,竟然对贝尔摩德说这种话,看样子是真的结了大梁子,大概率破坏的任务也不是小事。
      
      想扭转贝尔摩德对太宰治的印象是不可能了,身为友人,织田作之助只能希望在之后的日子里,贝尔摩德不要经常在他面前骂太宰……
      
      好在贝尔摩德的心理素质很高,简直不像是普通的女明星,很快就收起了烦闷的表情——当然,就像贝尔摩德发现织田作之助不是普通人一样,织田作之助也发现了贝尔摩德除了女演员外恐怕有其他身份。
      
      不然不会用那种语气提起森鸥外,还会说任务中遇到了太宰治,还对太宰治有着颇深的了解。
      
      其实贝尔摩德也没怎么掩饰,估计系统不光对她说出织田作之助的事有限制,也对织田作之助有着同样的限制,所以她才能这么无所谓。
      
      “一旦接受了这些前提,仔细想想还挺有趣的。”贝尔摩德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是个不错的挑战。”
      
      贝尔摩德已经确信了,要是自己不给织田作之助补课的话,织田作之助直接等一年后死就行了,完全没有挣扎的必要。
      
      要是她真能帮织田作之助瞒过太宰治一年的话,他不光不能报复她,还要感谢她呢!
      
      想到那个讨人厌的太宰治会有的表现,原本只是因为系统的缘故公事公办的贝尔摩德,心中燃起了熊熊火焰,干劲十足。
      
      “好,接下来,先把你这头发给染了,再给你买个眼镜。”
      
      贝尔摩德认真地做起了教案:“然后你需要改变一下你的说话习惯,这个也是很容易暴露的地方,还有走路姿势……一个个来吧。”
      
      “那个。”织田作之助不得不打断一下,“可是,我身上没钱……”
      
      “没关系。”贝尔摩德发出了富婆的声音,“我来付钱就行了。”
      
      织田作之助从小就自食其力,对于贝尔摩德这种行为就有些不适应:“这是不是不太好。”
      
      贝尔摩德打量了他一下,忽然笑了一下:“那在教学期间,我就雇佣你当保镖如何?”
      
      织田作之助觉得这样不错,不过有件事他必须强调一下:“我想不杀人。”
      
      “……哈。”贝尔摩德看向织田作之助的眼神有些意外,紧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摇摇头,“如果你自信不杀人也能保护我的话,就这样吧。”
      
      织田作之助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有时候他也在想,如果当时杀了纪德就好了,孩子们就不会遇到之后的事了,生前也一度因为愤怒和绝望和打破了这个原则……但现在,他还是想继续沿用这个原则。
      
      因为他已经死了。
      
      活人的生命,不应该因为他这个死人而被夺走,这是一种冒犯也是一种亵渎。
      
      希望他复活的那些人,也一定不是为了让他杀死更多的生命,才希望他复活的吧?
      
      ******
      
      织田作之助的坟总算被挖开了。
      
      当然,这不是坂口安吾一个人挖的,就算太宰治再怎么心动,也知道让坂口安吾一个人不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所以最终还是找了专业人员。
      
      总之棺木的表面完整地暴露了出来,坂口安吾看了眼站在坑的边缘发呆的太宰治,自己蹲下去,伸手摸了一下棺盖。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追溯那么远都这样,至少说明棺盖没有被打开过。
      
      坂口安吾检查了一圈,抬头跟太宰治说:“钉子都还在。”
      
      他现在在内心疯狂祈祷那个透视异能的家伙别失误,不然下次就是对方来给他上坟了。
      
      挖坟的几个人打量着坂口安吾和太宰治,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古怪极了,又不迁坟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无缘无故挖人家坟干什么?
      
      要不是太宰治拿出了证明,他就是当年负责给棺木下葬的人,其实他们都想报警了……
      
      “那个……”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问道,“要开棺吗?”
      
      太宰治挑了挑眉,含笑道:“安吾决定吧。”
      
      坂口安吾迎着太宰治冰冷的眼神:“…………”
      
      ——让我决定要不要死个痛快吗?!
      
      事已至此,就算他现在认怂说自己搞错了,把土再埋上,也不影响太宰治已经在心里开始给他安排后事了,还是拼一把,相信自己的推测吧。
      
      “……开!”
      
      工作人员肯定是没有心理压力的,反正钱给到位就行,他们用工具把钉子都撬开,然后缓缓把沉重的棺盖推开——
      
      里面是空的。
      
      工作人员:“……???”
      
      还以为你们是不是不小心把不该放进去的东西一起陪葬了,结果就个空的棺木啊!这你们还开什么棺!
      
      有钱人真会玩。
      
      太宰治沉默了一会儿,跳了下来,盯着空棺木说:“我亲手把他放进去的。”
      
      “……”坂口安吾扶了扶眼镜,没说话。
      
      “你看到什么了吗?”太宰治的意思就是快发挥你异能力的作用。
      
      “没有。”坂口安吾皱了皱眉,“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太宰治没有在这方面继续说什么,把空棺木检查了一遍后,就让工作人员把棺材再埋回去——毕竟就这么敞开放着,路人看着都奇怪。
      
      工作人员虽然搞不懂他们这是什么花哨的消遣方式,竟然埋空棺材挖空棺材,但自己毕竟是拿了钱的,只能兢兢业业地听老板的话。
      
      盯着工作人员把棺材埋回去,开始填土后,太宰治对着坂口安吾偏头示意了一下:“去那边聊。”
      
      两人在树荫下一边盯着工作人员干活,一边进行新一轮的交流。
      
      “我们挖坟,幕后黑手应该也能接到消息吧?”坂口安吾说,“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行动。”
      
      太宰治双手抱胸靠着树,冷静地说:“如果是聪明人的话,就应该知道‘复活’这一套可信度很低,就算是异能力也是有限制的。”
      
      兰波的异能力也不是真的复活,只是操控死人,有着他见过的最强大治愈系异能力的与谢野晶子,也必须是濒死状态而不是真死……他和坂口安吾都没见过真正说得上可以复活别人的异能。
      
      “……不用‘复活’这种借口,又打算怎么利用织田作先生接近我们?”坂口安吾皱眉,“总不至于是以为我们不会对他动手,所以让织田作先生来杀我们……”
      
      “嗯……如果是织田作动手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不会反抗啊。”太宰治忽然沉思了起来,“虽然这样就算不上自杀了,但在唯一性上很值得称道……”
      
      因为太宰治的态度,太像以前在酒吧的时候耍活宝的样子了,坂口安吾就一时没忍不住,忘了他们之间的隔阂,和决裂前一样吐起了槽:“织田作先生才不会那么做呢!而且这没什么好称道的啊!”
      
      “我当然知道织田作不会那么做。”
      
      太宰治笑了一下,眼神幽深而冰冷:“所以,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场景,我会很生气,很生气……对方真打这种主意,那可就搞错对象了。”
      
      坂口安吾看着太宰治杀气四溢的架势,觉得有人能把太宰治惹毛到这种地步也是很牛逼。
      
      上一个做到的人是森鸥外吧?他一直都觉得,森鸥外竟然还活着,是个奇迹……不过对横滨来说是好事,在这一点上,他很遗憾不能帮友人报仇,甚至有必要的时候,异能特务科还要保护森鸥外呢。
      
      这种立场的差异不消除,他跟太宰治就永远不可能和解……不,在织田作死的时候,就已经不可能了吧。
      
      “总之,暂时考虑三个方面。”
      
      太宰治没有长篇累牍地把自己所有猜测都说出来。
      
      “根据对应的情况再考虑接下来……一个,是对方并不打算针对我们,只是想利用‘织田作’达成其他目的;第二个,是直接以‘织田作’的身份行动,这说明幕后黑手大概率没有脑子,小概率是跟我们玩‘我知道你知道我想做什么’的套娃。”
      
      这个思路和坂口安吾是重合的,他继续问:“最后一个呢?”
      
      “……‘失忆’,或拒绝承认自己是‘织田作’。”太宰治按了按眉心,“这样衍生出的可能性就太多了,所以到时候再说吧……”
      
      亡者的幻影,能和生者有多少重叠呢?
      
      在见到对方之前,太宰治也无法做出判断……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希望能见到怎样的“织田作”。
      
      “……接下来,我们去你见到他的那条街道。”
      
      与此同时的织田作之助,已经在之前的时间中被贝尔摩德拉着全身都换了一套衣服,目前正坐在美发店里染发。
      
      易容后的贝尔摩德在一边玩手机,一边对他说:“耐心等等,你这红头发太显眼了……啊,今晚我们去吃这家店吧?离着不算远。”
      
      反正是公费报销,不吃白不吃。
      
      “去哪里?”
      
      贝尔摩德报了个地址。
      
      织田作之助:“…………这地方大概不能去。”
      
      这不就是那个他一年只去了三次的街道附近吗?换个地方比较好吧,如果安吾已经产生怀疑的话,肯定会回去调查的……
      
      这样想着,织田作之助调出了进度条看看情况。
      
      系统:【恭喜,进度条清零了。】
      
      织田作之助:“……”
      
      怎么做到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月底求营养液~等过完年再开始还加更
    织田作不傻的()在演技以外的地方,其实可以举一反三,贝尔摩德不会那么快就感到绝望……
    ps:织田作依然不杀人,不然违规复活导致更多人死亡,感觉就很微妙啊
    pps:搞不懂安吾能看到的记忆是个什么情况,这章如果和官方有冲突算我私设了

    读者们提出了很多能苟过一年的建议,有些很有操作性,唯一的问题就是,织田作的性格让他不会那么做……很遗憾……摸你们,欢迎继续脑洞大开~

    股东大会~
    感谢在2021-01-27 18:07:12~2021-01-28 18:17: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横滨锁王太宰治、桂花奶綠、noah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叔有点萌 55瓶;晒太阳的猫、樱桃 20瓶;未入画、大家好我姓有马 10瓶;喵、燕萝 5瓶;苏甦 2瓶;卿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