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无声的世界,还有他》
      文/梦筱二
      2021.6.14
      
      认识秦与那天,是个很平凡却又能记一辈子的日子。
      
      从食堂出来,迎面一阵凛冽的寒风裹挟着雪片直往脸上扫,蒲晨不由一个寒噤。
      身后吃完午饭的同学三五成群往外涌,她朝边上挪了挪。
      
      校园里白茫茫一片,食堂门前,那棵老树被连夜来的大雪压断了一截树枝,断枝摇摇欲坠。
      
      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气温零下八度,早上出门时,爸爸在她的雪地靴里垫了一双加厚鞋垫。
      
      “彭靖阳你他妈真缺德!”
      随后一群男生疯狂大笑。
      
      蒲晨转脸看过去。
      
      四五个男生在打雪仗,刚才骂人的那个男生被彭靖阳的雪球砸到嘴里。男生一边“呸”着,一边擦嘴。
      
      蒲晨认识他们,一班的几个男生。高一一共二十八个班,一班和二班是强化班,学霸都在那两个班级。
      
      收回目光,蒲晨把校服拉链拉到最上头,稳着步子走下打滑的台阶,往厚厚的雪地里走。
      她专拣没人走过的地方踩,脚下伴着清脆的“咯吱咯吱”声。
      
      别人都是结伴来食堂,她习惯了独来独往,上课、吃饭她都是一个人。
      
      她走过的雪地里留下两串弯弯曲曲的脚印。
      
      从食堂回教学楼路上,各种嬉笑声不绝于耳。
      刚刚结束月考,这场大雪成了他们解压神器。
      
      “砰”,蒲晨眼前一黑,脑门上湿冷,不知道被谁的雪球给砸中。
      
      “不好意思啊。”
      
      蒲晨抬头,眼前跑过来的高个子男生是彭靖阳。
      
      “碍不碍事?”彭靖阳又问,他认出蒲晨。这个雪球原本是同学砸他的,被他躲过去,结果不偏不倚砸到蒲晨脑门。
      
      蒲晨摇头,她拿衣袖掸掸额头,另一只手从口袋摸出手机打字给他看:【没关系的。】
      
      彭靖阳再次致歉,然后过去找他的同伴。
      
      “你砸到了十班的蒲晨。”
      “哦哦,原来是她呀。”
      
      几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她身体情况特殊,她的名字在学校无人不晓,就连彭靖阳这个校草都知道她是谁。
      
      回到教室,蒲晨还没坐稳,门口有人喊她:“蒲晨,陆老师让你去办公室。”
      
      蒲晨循声看过去,是隔壁班的女生。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
      
      陆老师是她们班主任,教英语。
      她成绩一般,只有英语勉强说得过去,任英语课代表。
      
      蒲晨每次去办公室总是先敲门,怕自己突然出现又无法说话会吓到陆老师。
      “叩叩”,她轻敲两下。
      
      陆柏声从试卷里抬头,办公室里温度高,他只穿一件白色衬衫,衬衫衣袖挽了几道。
      
      “陆老师。”蒲晨用嘴型无声打个招呼。
      
      简单的唇语,陆柏声看得懂她说什么,她平时喊得最多的是陆老师,偶尔也会跟他说谢谢。
      
      “过来看看你这次月考考了多少。”说着,陆柏声把试卷找给她。
      
      鲜红的三个数字,118。
      
      蒲晨将试卷反正面大致扫了一遍,看错在哪。
      
      “还不错。期末考试争取过125。”陆柏声从她手里抽走试卷,随手抄起一支笔,把她不该错的那几道题圈出来。
      
      蒲晨看着错题,这些知识点陆老师在课堂上强调过。
      
      陆柏声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瞅了一眼,见是孙主任的号码,拿起来接听。
      
      通话内容简短,陆柏声只说了句:“好,我这就过去。”挂了电话,他说,“新来了一个插班生。”
      
      这话是对蒲晨说的。
      
      蒲晨点点头,不知道转来的是男生还是女生。
      
      “下午体育课取消了,改成英语课讲试卷。”陆柏声起身,顺手把桌上那一叠月考试卷给她。
      
      蒲晨抱着试卷离开,在走廊上遇到隔壁班的英语课代表,两人一道回教室。
      
      那个英语课代表花痴了一番陆柏声的颜值,感叹:“要是陆老师教我们班英语,我肯定回回考一百四十分以上。”
      
      蒲晨回以浅笑。
      
      她们高一十班在全校都有名,不止是有个不会说话的她,还因为她们班主任陆柏声。
      刚开学那阵,跟陆柏声有关的传闻不下十个版本,据说他的家世高的难以攀附,他还有常青藤教育背景,听说他爱情坎坷,被家里棒打鸳鸯,一怒之下便来苏城教学。
      
      反正越传越离谱,最后传着传着,陆柏声成了言情标配男主。
      
      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陆柏声是北京人。
      
      很快,到了班级门口。
      那个课代表的花痴告一段落。
      
      蒲晨走上讲台,在黑板上通知大家,下午体育课改成英语课,讲月考试卷,她最后几个字还没写完,底下哀嚎声一片。
      
      这个天气体育课是没法上,本来巴望着上自习课看看课外书,说不定还能逮个机会睡一觉,现在彻底泡汤。
      
      蒲晨把试卷一一发下去,最高分是142。
      她手里还剩最后两张卷子没发完,被淹没在一片惊呼里。
      
      “哪个班的?怎么这么帅!”
      “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我从来没看到过。”
      “会不会是转校生?”
      “希望是希望是!”
      周围议论纷纷,声音里控制不住的兴奋。
      
      蒲晨转身,看到陆老师旁边站着一个男生,看来他就是陆老师说的那个新来的插班生。
      
      目测新来的男生至少得有183,或许还高一点,他穿着崭新的冬季校服,拉链敞开,一直被他们吐槽的校服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男生漆黑的眼底透着漫不经心,似乎对新班级没丝毫关心和好奇。
      
      “新同学的发型不错,比彭靖阳的顺眼,我就喜欢看这种干净清爽的男生,养眼。”坐在最后排的女生点评道。
      她同桌是个男生,接话:“他来之前说不定去理发店搞了洗剪吹。”
      
      周围哄笑声一片。
      
      女生道:“你妹哦,你有毒吧。”
      她一个反手把男生爆头。
      
      蒲晨将手里最后两张英语试卷发给女生和她同桌,班里唯二不及格的人。
      
      陆柏声拿黑板擦敲讲台,让他们安静下来。
      
      蒲晨回自己位子,她的课桌紧挨讲台,是班上最特殊的座位,方便课堂上老师提问她时,她用手机打字给老师看。
      这些年练下来,她的手速不比说话慢多少。
      
      蒲晨轻轻拉开椅子坐好,秦与就站在她的桌前,他的校服衣摆蹭着她桌上那摞厚厚的书本。
      
      一个女生单独坐在讲台边,秦与多看了一眼蒲晨。
      
      接下来是新同学自我介绍。
      
      蒲晨离秦与太近,要看他必须得仰着脸,动作太明显,她索性看刚发下来的英语试卷。
      
      新转来的男生在介绍自己,声音跟他的气质很像,清冽好听。
      
      原来他叫秦与。
      
      靠后门倒数第二排还有个空位,秦与临时坐在那。
      
      不少人因为高颜值新同学分了神,下课后聚一起八卦。
      
      “我听秦与同桌说,秦与是从北京转来的。”
      “他干嘛不在北京上?是有多想不开转到我们省来高考?”
      “说不定他不是北京户口,只能转回来上高中。”
      “你们管那么多干什么,有帅哥看就行。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以后在我这里秦与取代彭靖阳,成为新一任校草。”
      
      颜值上,秦与更胜一筹,不过校草彭靖阳可是学霸。
      
      彭靖阳数学竞赛拿了国一,化学竞赛拿了国二,除了竞赛外,人家课内学习也没落下,每次月考成绩稳定在年级前三,有这些光环加持,秦与光凭一张脸,很难有说服力。
      
      班里女生都在八卦讨论秦与,在茶水间蒲晨还听到了几句,是她们班的女生跟其他班的女生炫耀:
      “我们班以后也有校草了,不用再眼巴巴去一班看彭靖阳。”
      “不是吧?比彭靖阳还帅?”
      “反正我觉得秦与比彭靖阳帅多了。”
      “诶诶,那学习呢?”
      “学习嘛...”
      原本炫耀的声音突然没了底气。
      
      因为秦与上课一直睡觉,看样子成绩也好不到哪儿去。
      
      蒲晨不知道秦与上课是什么状态,她坐在讲台边上从不往后看。如果她不是当了英语课代表,说不定连班里同学都认不全。
      
      --
      
      下午第二节是英语课,陆柏声在课上不止一遍看向秦与,然而秦与整节课下来趴在桌上头也没抬。
      
      下课后,陆柏声只是给一个同学讲了一道错题的功夫,再抬头,后门倒数第二排那个位置空空荡荡。
      外面走廊上也不见秦与的人影。
      
      “蒲晨,跟我去趟办公室,把秦与的试卷拿给他。”
      
      蒲晨点头,跟在陆柏声身后去了办公室。
      
      陆柏声把这段时间做过的所有测试卷拿了一份给秦与,一共八张。他交代蒲晨:“让秦与最迟周五放学前,全部做完交给我。”
      
      蒲晨:“......”
      今天已经周三。
      秦与来得及做完那么多张试卷?
      
      蒲晨拿着试卷回到教室,秦与不在座位上。
      
      蒲晨撕了一张便签纸,写上陆柏声的要求:【陆老师让你最迟周五放学前全部做完交上去。】
      她把便签纸连同试卷搁在秦与桌上,又让秦与的同桌帮忙再提醒他一下。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蒲晨拿上水杯去倒水,等回到教室,她刚才写给秦与的那张便签纸贴在了她的桌面。
      便签纸上多了几行龙飞凤舞的字:
      【麻烦课代表给我一份所有英语试卷的正确答案。
      谢谢。
      ——秦与】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两更。
    一个温暖治愈系小故事,文不长,二十多万字。
    还是跟以前一样,每晚八点准时更新。
    *
    本章500个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