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与娇花》顾了之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05 14:56: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霸王与娇花》
      文/顾了之
      
      第一章
      
      大齐建元二十七年春,汴京城的权贵们都在可惜一位姑娘。
      
      说这望门沈氏大房的独女,生得仙姿玉貌,又才情横溢,还有个爵至国公的爹,受封镇国长公主的娘,本该是事事顺遂的如意命,却被指了门倒霉婚事,许给了边关那双腿残疾的霍家二郎。
      
      且这指婚人,正是再尊贵的英国公与镇国长公主都无法忤逆的当今圣上。
      
      至于指婚的缘由,满朝皆知,便是霍家次子早年闲来无事,在边关的风水宝地栽了一片树林,经年后大树参天,恰巧抵挡了今年孟春西羌族骑兵的入侵,因此论功受赏。
      
      种树种出个天仙媳妇儿,那霍二郎倒是羡煞旁人。
      却可怜正当韶华的沈千金,做了沈家十五年的掌上娇珠,往后便要到荒凉之地喝西北风去了。
      
      只是众人同情归同情,至多也不过关起房门暗自嗟叹。尘埃既定,皇命难违,拨开天窗还得亮着眼说瞎话,拱手向英国公道一声“恭喜恭喜”。
      难为老国公堆了满面笑容,脸上每一道褶子却都分分明明写着——王八念经,你爹不听!
      
      不怪素来好脾气的国公爷在褶子里这样动粗。倘使霍二郎单是个残废,沈家也认了,可那霍氏是什么人家?
      是二十七年前赤胆忠肝地效忠前朝末帝,与当今圣上兵戈相向的虎狼将门!
      
      圣上当年心慈留了霍氏满门也罢,如今又是为哪般?
      两个孩子,一个流着新朝的血,一个背着前朝的债,哪怕霍氏驻边多年,被西北的黄沙磨平了反骨,这也绝不是桩好姻缘。
      
      眼看四月十七婚期将近,国公府屋漏偏逢连夜雨——沈千金失踪了。
      
      接下圣旨后,沈令蓁连着几日闭门谢客,郁郁不乐,这一天,英国公思忖着带她去城外桃花谷散心,哪知他不过疏忽稍顷,女儿就不见了。
      与沈令蓁一道消失的,还有她的贴身婢女,以及恰巧路过桃花谷的,她的姑表哥薛玠。
      
      薛玠与沈令蓁自幼相识,原也是英国公相中的良婿。他因此疑心,这小子所谓的路过并非当真恰巧,而是与他家闺女筹谋着私奔了。
      所以起初,沈家没有声张此事,只和薛家悄悄派了人手去寻,不料黄昏时分竟找见了沈家婢女的尸首。而薛玠却好端端回家了,一头雾水地说,绝没有作出那等大逆不道的行径。
      
      这下可急坏了老国公。
      
      事态严峻,连带惊动了圣上,禁军出动,四处搜寻,临近二更才终于在城外深山的山洞找到血溅满襟,昏迷不醒的沈令蓁,将她送回了国公府。
      
      英国公初见女儿情状,差点吓厥了去,仔细察看才发现,那淋漓的血只是沾湿了她的衣裙,并非从她身上来。
      医士替她诊过脉,说她身上仅仅几处轻微擦伤,昏睡是受惊发烧所致,不久就会醒转。
      
      英国公这才松了口气,安心聆听长公主赵氏的教诲去了。
      
      可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没查清楚,赵眉兰又哪有心情数落弄丢女儿的丈夫,只是眉头紧蹙地坐在沈令蓁榻前,好一会儿才吭声:“那大氅是谁的?”
      
      英国公沈学嵘垂着脑袋讷讷站在一旁,闻言,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木施上那件血迹斑斑的玄色氅衣,神情同样有些费解:“禁军找到殷殷时,这件披氅正盖在她身上。”
      “殷殷”是沈令蓁的小字。
      
      但沈令蓁今日分明只穿了一身袄裙出去。再说看这氅衣的大小与式样,本来也不像姑娘家的衣物。
      
      赵眉兰面色转冷,拿起大氅细看,见衣角处绣了一个疑似家族徽记的金色图样:一只矫翼之虎。
      搁到灯下一照,绣线在烛火下金光烨熠,泥尘难掩其色,看来不似凡品。
      
      她皱起眉:“这徽记是哪家的?”
      沈学嵘摇头示意不知。
      
      看这上乘的绣线与绣工,非高门贵族不能出,而“虎”又多半意指将门。但以两人这等身份,以及历经两朝的广博见闻,却竟都不认得这个徽记。
      这就奇了。
      
      沈学嵘说:“等殷殷醒来,问问她就是。”
      赵眉兰点点头,叠拢大氅时却觉指下触感有异,氅衣内侧似乎缝了个暗层。
      
      她往里一摸,从暗层中取出一块绢帕,展开一瞧,不由大惊失色。
      *
      
      沈令蓁做了一宿的浑梦,晨光熹微之际醒转过来,头昏脑涨得险些不知身在何方。
      
      昨日她与阿爹到桃花谷不久,薛家的仆役悄悄递话给她的贴身婢女,说薛玠有要事与她相商,约她私下一见。
      
      她与这个姑表哥向来亲近,便依言支开阿爹与随从,只留了一名婢女在身边,前去赴约了。
      到了谷中偏僻一角,才知他是为她婚事而来,说有一计策可拖延她的婚期,只要她点头,他即刻开始计划。
      
      沈令蓁虽不喜这桩婚事,却害怕触怒圣上,牵累两边家族,当场回绝了薛玠,也因此与他不欢而散。
      薛玠一气之下独自奔马离去。她则在返程中遭遇一伙贼人,被掳上了马车。
      
      想到这里,沈令蓁被一声“四姑娘”唤回了神志。
      连同二房一起算行第,她在沈家这一辈的姑娘当中年纪排第四。
      
      侍候在旁的婢女见她醒了,立刻叫人去请长公主,又斟了盏水,喂她慢慢喝下。
      沈令蓁刚解了渴,就见母亲来了:“阿娘……”
      
      赵眉兰快走几步,到榻前坐下,拍了拍她的肩:“我的好殷殷,没事了。”安抚了女儿几句,她问,“殷殷,昨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出行随从数众,怎会出这样的岔子?”
      
      沈令蓁方才还是泪涔涔的委屈模样,一听这话,目光连连闪烁:“是我一时贪玩,走远了……”
      “殷殷!”
      
      沈令蓁被呵斥得肩膀一颤,这才将与薛玠有关的经过如实交代了一遍。
      
      赵眉兰暗叹一口气:“那你后来又是如何脱身的?”
      提到这个,沈令蓁蓦然抬首:“阿娘,我的救命恩公呢?”
      “什么救命恩公?”
      “那名与我一道在山洞中的,身披甲衣,头戴兜鍪的男子。”
      
      当时那掳她的马车驱得飞快,她嘴里被塞了棉布,呼天不灵,叫地不应,压根不知被带到了什么天南地北之处。幸而有一位过路好心人拔刀相助,拼了性命与贼人恶战一场,这才叫她得以脱身。
      
      但赵眉兰却说:“禁军只在山洞里寻到你一人。”
      “他伤势那样重,能去哪里呢?”沈令蓁喃喃着,切切握住母亲的手,“阿娘,我们得赶紧派人去找找。”
      “既是恩人,自然要寻。”赵眉兰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抚,指着木施问,“这披氅便是那人的?”
      
      沈令蓁点点头。
      那男子将她救下后,带她避入山洞,因见她身上衣裙被荆棘磨烂了几处,便解了披氅给她遮挡。
      
      “你可认得这位恩人?”
      “他头上兜鍪遮得严实,瞧不见脸。听声音不像我认得的人。”
      
      赵眉兰从袖中取出一块叠得四四方方的天青色绢帕来,摊给她看:“那这字迹呢?这绢帕是在那件披氅里找到的。”
      沈令蓁探身一瞧,见绢帕左下角用金线绣了一个“愈”字,上方则是两行墨迹已然发旧的梅花小楷——
      
      玉塞阳关狼烟起,虏骑入河西。春不见,芳草离离。
      马上将军拍剑去,不破楼兰不留行。何日晓,吾心殷殷。
      
      “这是女儿的字迹……”沈令蓁默读一遍,诧异道,“但绝不是女儿所写!”
      
      赵眉兰当然知道这不是沈令蓁写的。
      
      这词上阕提及的“玉塞”和“阳关”是旧时河西一带的两道重要关隘。但早在十年前,河西就已不是大齐领土,其间关隘也随之废弃,如今哪来的“狼烟”?
      
      再看下阕,不难猜出这是一位暗慕将军的姑娘所写。可沈令蓁整日待在深宅大院里,又从哪结交来什么将军?
      
      不论怎样推断,这首词都不该是女儿的手笔。赵眉兰之所以多此一问,不过是想确认字迹。
      沈令蓁年纪虽小,却已于书画一道小有造诣,一手梅花小楷用笔精到,风韵自成一派,连她本人都无法否认,这字迹着实仿得太精妙了些。
      
      沈令蓁百思不解,展开绢帕,想瞧瞧别的蛛丝马迹,翻个面又看到两行字。
      
      这一组行楷俊秀挺拔,正锋遒劲而侧锋妍美,入木三分又张弛有度,显然不是她的字迹,且墨迹相对方才那两行也新上不少——
      
      河西洲头春草绿,经年去,今已蓁蓁矣。
      试问汗青当几许?何须留取身后名。不若长醉南柯里,犹将死别作生离,醒也殷殷,梦也殷殷。
      
      沈令蓁心头陡地一震,猛然间觉得眼眶发胀泛酸,像莫名其妙要落下泪来,可这冲动转瞬即逝,一刹过后便又消散无踪了。
      
      她回过神来,又细细念了一遍词,想这可能是那位将军多年后远征归来,因已与心上人阴阳永隔,无缘与她当面互通心意,故而在绢帕上留下的回应。
      
      爱不敢言,早早逝去的姑娘和一片丹心报家国,功成名就却抱憾终身的将军,这凄苦的风月故事倒叫旁人唏嘘——如果词中不是提到了“蓁蓁”和“殷殷”这样的字眼。
      
      沈令蓁摇头道:“阿娘,我再不愿出嫁,也不至于与旁人有这样的私情啊。”
      再说了,她不是活得好端端的吗?
      
      “阿娘知道,只是想不通仿你字迹之人是何用意。若说是构陷你与人私通,却也没有道理。”
      “阿娘此话怎讲?”
      “你可知那霍家二郎叫什么?”
      “女儿不曾了解。”
      “其人名‘留行’,表字‘愈’。”
      
      沈令蓁再次低头望向绢帕,那金光奕奕的“愈”字,还有词中与“殷殷”并列的“留行”二字瞬间映入眼帘。
      她怔愣着道:“您的意思是,这两首词指的……正是我与霍二郎?”
      
      既是正经的未婚夫婿,“私通”一说也就没有道理了。
      只是这么一来,这词却变得更讲不通。
      
      霍留行少时虽也曾金戈铁马,征战沙场,可还未及问鼎将军之名,便在十七岁那年于一场北伐战事中为关外西羌人俘虏,侥幸逃出生天后废了两条腿,此后余生都须倚靠轮椅度日。
      
      这残废了整整十年的人,如今还能当什么将,领什么军?
      可若说是十年前,那时沈令蓁才几岁,又懂什么男女之情?
      
      大费周章地造了块绢帕,却讲来一段胡言乱语的故事,别说少不更事的沈令蓁,即便精明老练如长公主,也猜不透其中玄机。
      
      这一切,恐怕只有找到绢帕的主人才能解惑了。
      
      赵眉兰转而问起那人的容貌及穿戴特征。
      沈令蓁回想着道:“身量相当颀长,高我一头有余,若要说特征……他曾在洞中处理伤势,我见他锁骨下方有块瘆人的旧伤疤。还有,他的佩剑也有些奇特,如此凶煞之物,竟雕了莲纹,镶了佛珠。”
      
      因沈令蓁得老天偏宠,天生记忆力过人,但凡过了耳目的,轻易便能记住,赵眉兰便命仆从取来笔墨纸砚,让她将那人的伤疤形状及衣着、佩剑样式一并画上一画。
      
      画一成,赵眉兰又是一惊。
      
      沈令蓁笔下的兜鍪镶云龙纹,嵌金凤翅,顶上缀一只与那件玄色披氅上一模一样的矫翼之虎。
      这等将家族徽记雕上兜鍪的殊荣,绝不是普通兵卒可享,甚至一般将帅也不能。如此地位,赫然已堪与大将军比肩。
      
      可大将军为武职极峰,位列三公之上,大齐建朝至今始终空缺,真要出了这么个位极人臣的将军,赵眉兰身为长公主怎能不知?
      
      这事竟是越发离奇了。
      
      赵眉兰想了想,仔细收拢绢帕和画像:“寻人的事交给阿娘来办,你且好生歇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了两年的文终于开始填坑了,我跳起来就是一个老泪纵横……今天连更三章,这次为大家讲述一个“包办婚姻遇真爱”的故事,老规矩,开文前十章24小时内评论的都有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