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将出》君芷锍 ^第6章^ 最新更新:2008-05-25 00:52: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伪神·凤凰翎 ...

  •   浮生界里百态滋生。
      来自不同世界,不同时间,不同背景的人们混居于此。诚然,浮生界里还是炎黄子孙一脉的人更多些,华夏泱泱五千年,最鼎盛时人口可占全世界人口的一半,就算单从概率的角度将,也将是黄肤黑发的人更多些。所以浮生界里往界人主要居住在长江黄河二河流域的城市,通用的语言也自然是华夏语言。
      而那些异族的人们,白日很少出门,夜间则多聚于酒间妓院等奢靡场子。
      北辞弄堂这家无名酒铺就很是出名。
      
      酒铺分两层,地上一层地下一层,地上那一层倒像是秋到门可罗雀,连桌椅上都是一层薄尘。转而下了地下一层,顿时热浪迎面,酒气冲天,人声大作,酒器叮当,喧哗无量。
      上云冷着脸一路踢开那些酒坛醉鬼走向吧台。
      
      旁的一群喝到八成的斯巴达壮汉,看着上云走进眼睛就色迷迷地盯在他身上。古斯巴达士兵彪勇,有“天生的战士”之称,斯巴达人八岁开始就接受国家的教育和训练,十五岁就是完全的战士,斯巴达军队内士兵同住同吃,鼓励同性之爱(据说这可以让他们在沙场上更勇猛)。上云容貌出众,颇带一两分阴柔,看着那几个斯巴达人心里直痒。
      一个斯巴达汉子借着酒劲走过来,操着一口半熟的汉话道:“美人,过来喝酒吧。”说着浑呼呼地揽过上云的肩。
      那手刚搭到上云的肩,就觉得腰间凉凉地贴了个利器。
      “滚。”上云低低地说。若放在它间,上云的匕首早就往他脖子上招呼了。
      汉子的胡子抖了抖,见着上云黑目烁烁,走近了看更是迷人,酒劲之下倒也不惧,另一只手翻过来夹着刀刃,嬉笑道:“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一只小手突然拍拍那汉子的肩。
      那汉子回头,不知道笑咪咪地站在他背后用古希腊语叽里咕噜说了几句。
      汉子看上去一惊,收回手去又用古希腊语问了一句,两人来回了几句,不知道甩出一大锭金子,那汉子拿起就走了。
      上云看着那斯巴达人离开,收起了扣在手里的透骨钉。不知道看他手里暗光一闪,摇头叹道:“要是我晚来一步,你又该多一面乌笞子了。”
      上云眉头微皱,道:“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他确实不喜欢这里这么多异族。
      不知道眨眨眼,靠近他小声道:“相亲。”
      上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居然有人敢和你相亲?”
      不知道狠狠剜他一眼,刻毒地道:“给你相亲!”说罢手指一指,指向吧台旁一张高腿圆桌。圆桌上一个暹粒的舞女正扭动着身躯,撩人的身材舞动出热火的曲线,她头上带着三股耸立的镂花金丝发饰,发饰上垂下金线链子,一些缠在光滑的小腹上,一些随她的舞姿而摇曳,她白色的长群翻飞着,修长的大腿隐约可见。
      圆桌周围不少北欧模样的男人,举着酒杯大声笑着叫她的名字:“索姆莉娜!哦,甜心,快别扭你的小屁股了,直接来吧!”
      
      上云看着那年轻的舞女,满是玩味。
      不知道瞅了瞅上云的表情,轻笑道:“美女不是?打算下手么?”
      上云轻笑了一下:“也许吧,她是谁。”他可不认为不知道会无聊到帮他找床伴。
      不知道沿着上云的视线也看着那舞女:“索姆莉娜,以前是光明一派的小人物,光明一派树倒猢狲散了以后她也就和那些顽固的余党没什么联系了。是个柬埔寨的占卜师。”
      话音落,台上的舞女一拉裙琚,一个优美的旋转,背脊弯下如一只浅睡的天鹅,就此结束了一曲。
      
      “你要我怎么做?”上云问的很直白,他应过她,陪她见一个人。
      不知道挥手招来个酒厮,掏出个桃木古簪吩咐酒厮拿给索姆莉娜。
      
      “你去烟萝后我恰巧碰到了我师姐,得知我们头儿在阿尔卑斯山的冰窖,于是就去了,我可费了不少嘴皮工夫才得知她的。”不知道扬了扬下巴,低声道:“索姆莉娜其实是以前光明一派的首席占卜师,她可能知道些关于那不死鸟羽毛的事。”
      说着,索姆莉娜扭着纤腰款款走近了。她手拿着木簪,一双深邃的美目扫过不知道,随即上下打量着上云,旋而笑了,笑容腻腻的:“换个清净的角落说话吧。”
      三人坐在一个角落里,背后就是酒库,相对安静隐秘许多。
      索姆莉娜手里拿着一杯酒,轻轻摇晃着:“今日东风策反,就知道没有好事。”
      不知道与上云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知道试探着问:“您怎么如今沦落到卖艺求生呢?索姆莉娜,我知道您是个高明的占卜家。”
      索姆莉娜笑了,似乎带点落寞:“往界人会相信占卜吗?不,他们当然不会,自往界的大门打开,他们就再也不相信什么了,什么神灵,什么科学都是妄谈。”索姆莉娜褐色的眼珠子一转,道:“你们本意不是来问卜的,何必饶圈子呢?”
      不知道笑道:“索姆莉娜,您果然是非常了不起的占卜师,那么又何必让我们说明来意呢。”
      索姆莉娜一愣,笑容立刻变地凉凉地:“占卜不同你们汉人批卦,占卜讲究人神合一,万物归心,意念与自然高度相容,感知世界的声音,传达自然的旨意。好的占卜师一天只问一次卜,这也是占卜师的极限了。你们言出左右,晦明不语,明显是不信我,我又何必与你们多言?”
      说罢,转身要走。
      上云拉住她,没有说话。索姆莉娜手被牵住,回头正待发火,不经意地对上上云黑黑的眼睛,那种浓郁的满是妖冶色彩的眸子,似乎流露出一点淡淡的不舍,索姆莉娜阅男人无数,一时看着似多情似神秘的男子的眼,心里也是一颤。但觉得他拉着自己的手,突然耳朵有点红。
      不知道见机说:“索姆莉娜,是我们不对,请您原谅,我们真的需要您的帮助。”
      索姆莉娜何等的阅历,立刻调整好表情,抽回手,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上云截下不知道,掏出那片翎羽放在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索姆莉娜的眼睛,问:“我想知道,这是谁以及怎么找到他。”
      索姆莉娜“咦”了一声,拿起那片翎羽细细看着:“这是……太阳鸟的羽毛?你们从哪里得来的?”
      “您确定这真的是太阳鸟的羽毛?”不知道问,“我当然不是怀疑您,我是说真的有那种东西存在么?”
      索姆莉娜细长的手指轻轻拨过羽毛:“这种东西?呵呵,人啊,总是以为自己知道的就是全部了,可是这自然只不过才露出了一只眼睛给我们而已。”索姆莉娜说着,把本来她手的那杯酒泼在桌子上,“而我们,总是轻易相信我们自己的眼睛,却不知,只是自然愚弄着我们这些卑微的人们。别以为你了解什么,其实我们都一无所知。”索姆莉娜捏着那翎羽,手指桌上水渍。
      不知道与上云一看哗然,却见水中倒影着的羽毛,五彩缤纷,光彩夺目,流光四射,而索姆莉娜手里捻着的,依然除了雪白晶莹,再无其他。
      “这,这……”不知道确实十分震惊,难不成还真有凤凰这种东西不成?
      索姆莉娜把羽毛还给上云,沉吟道:“此番我本不该不多事,不过看在这桃木簪子上,你的两个问题,我只能回答你第一个。”
      上云道:“为何还藏一半?”
      索姆莉娜摇摇头:“不是我藏,而是我也不知道那人在何处,告诉你他是谁,我本也是担了些风险的。”
      上云点点头,道:“那么,这是谁?”
      “爱尔联盟的头儿——乌拉皮克夫斯基。”
      不知道吸了口冷气:“那个老不死的……”
      “不过,”索姆莉娜有些犹豫,“听说乌拉皮克夫斯基的势力财力已经大都转给了他的得意门生,不知道这太阳鸟之羽是不是也一起传过去了。”
      “您是说……”
      “是的。”索姆莉娜点点头,“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外界叫他,‘神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