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刀呢?》橙子雨 ^第3章^ 最新更新:2017-10-09 02:00: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如果是“随便找”,按照朱凌一向的审美和品味,确实不应该会找纪锴那个类型的。
      
      所以,更从侧面证明了——当然不是随便找的啊!
      
      ……
      
      自打经历了叶氤告白后立马转身和大少爷黎未都在一起那事,朱凌就染上了个坏毛病,变得过度地傲娇了起来。
      
      以后任何再向他表白、说喜欢他的人,一概被设定了极为严苛的“考验”标准。
      
      什么叫“考验”?
      
      就是努力作、尽力作、使出浑身解数拼命作。
      
      一旦别人受不了他的作天作地最后吓跑了,他就冷冷丢出一句“没有一个是真心的”,继续抱着吉他当愤世嫉俗的单身贵族。
      
      就这么连续好些年重复着恶性循环,怎么也收不住。
      
      ……治好他这个毛病的,就是纪锴。
      
      朱凌毕业后立志投身音乐,习惯性经济拮据。实在没钱快要喝西北风了,也只得放下身段,在一条种满梧桐街道的一家快餐店打打零工。
      
      那家店那么巧,刚好就在纪锴家楼下。
      
      两人第一次见面,双双眼睛一亮。
      
      互相觉得对方长得真心天上有地上没的特别诱人,自然而然地开始了隔着收银台的各种小暧昧、小粉红的眉来眼去。
      
      正常地吃了几次饭、约了几次会,在一个很热的蝉鸣夏天午后,纪锴闲闲叼着个冰棍儿,一副半带着玩笑的表情问他:“我上次听人说,你整天断粮,房租都快付不起了。”
      
      朱凌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爽。
      
      “既然这样,干脆搬来跟我住怎么样?我家条件还行,冰箱食物充裕。你考虑下?”
      
      朱凌默默更不爽了。他从来都是特别有骨气的那种类型。
      
      虽然穷,但自尊和自负远高过常人。
      
      这要是换成别人——换成任何一个不是纪锴的人,敢用这种死不正经的表情和语气在他耳边说这种话,妄图勾搭他回家的同时还要顺便打击一下他的赚钱能力,真的,早完蛋八百辈子了!
      
      连“被考验”、进入后补席忍受他作妖的资格都没有。
      
      朱凌暗自腹诽,他是真搞不懂这男人粗暴直白的套路。
      
      还摆出一副“好心收留你”的贱模样!手都没牵呢,也没亲亲抱抱,直接就叫人搬过去?如果真喜欢,起码认认真真花前月下表白一番“我喜欢你”吧?起码看老子的眼神要多点柔情蜜意吧?起码送个早饭吧!起码……
      
      “考虑好没,来不来?”纪锴嚼完了冰棍儿,棍子往垃圾桶里“咻”地一丢。
      
      “……”蝉鸣声骤停。
      
      斑驳的树影下,朱凌一脸烦躁加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
      
      自负自信自卑自傲的人生,第一次默默认怂。
      
      朱凌悲催地发现,他这次竟然不敢作。
      
      不敢设置任何障碍“考验”纪锴。因为他怕纪锴会嫌麻烦,会反悔,然后一声不响也跑了。更怕现在不赶紧答应搬进去,可能以后都再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奇怪吧?自己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明明从以前开始就只喜欢叶氤那样的。柔弱、易碎的,让人想要保护的。
      
      纪锴虽然非常非常帅,但这种比他高比他壮比他阳刚的类型,遇到之前从来敬谢不敏。
      
      却不知道为什么。
      
      从第一眼看到起,却莫名其妙就被各种正中红心。
      
      交往之后,更是发现了一系列直爽、不装、随和、省心、无敌性感等优点。
      
      ……
      
      于是同居,各种甜蜜,两年之后求婚——纪锴跟他求的婚。那时他还没爆红,因为是混娱乐圈的所以还隐了婚,但婚后也一直感情挺好。
      
      每天各种腻歪、翘首盼着下班回归温柔乡,一出外景三五天的更是想得不得了。连做梦都是自己家的熊宝宝最好摸、自己家的熊宝宝最好抱。
      
      虽然录影拍戏常常都能见着成堆的大美人,也不是没有狂蜂浪蝶往身上扑的,但朱凌一直心智坚定、守身如玉。
      
      要不是机缘巧合和初恋叶氤再次碰面,他真的很可能一辈子就守着自家男人过了。
      
      然而造化弄人的命运,偏就要安排你“他乡遇故知”。
      
      面对着那个占据了整个青春的巨大遗憾,最终还是压抑不住不该起的小心思、做了不该做的事。
      
      ***
      
      纪锴出门打酱油,拎着一堆超市的大蔬菜小调料回家,路过街心公园的小石台阶。
      
      “啪嗒——”一步没走好,夹脚拖鞋带子断了。
      
      哎哎哎,糟糕,要倒要倒,老子的瓶装酱油……
      
      从背后被人大力一把拎住。
      
      松了口气,刚要表达十万分的谢意,一转头哎哟喂,那个单眼皮的大帅哥!又是你这个跟踪狂?
      
      这次纪锴决定单刀直入:“这位哥们,我真的已经结婚了!”
      
      “嗯,我知道。”
      
      “老子都结婚了,又跟你远无怨近无仇的,你天天阴魂不散跟着我,到底想干啥?”
      
      风声卷过小树叶,孩子的隐约笑声从远处传来。世界一片安宁。
      
      “……你过得幸福么?”那人望着他,没来头的问了这么一句。
      
      呵呵。什么鬼问题?你难不成是央视派来街访的?
      
      “还行吧。”
      
      转身要走,手腕却被那人抓住:“如果你的‘幸福’只是个谎言,你是希望赶快清醒,还是想要永远被骗?”
      
      我说这位仁兄,你是不是《黑客帝国》看多了?
      
      “选一个!”那人却认真严肃,单眼皮下一双狭长沉静的眼睛定定盯着他。
      
      “我选择死亡。放手。”
      
      “必须选一个!”
      
      选你奶奶个熊!别以为你神经兮兮的,老子就不敢揍你!
      
      ……
      
      ……
      
      阳光透过咖啡厅透亮炫彩的玻璃,照在桌上一片斑驳。
      
      纪锴有礼貌地双手接过跟踪狂先生递来的名片。
      
      “抱歉,我没印过这东西。不过我名字不难记的,纪锴。纪念的纪,金字旁的锴。”
      
      “不重要。”
      
      “……啥?”
      
      “抱歉,我说出来了么?”对方捏了捏眉心,道歉倒是及时且真诚,“昨晚没睡好,所以头脑有点混,对不起。”
      
      呵,你确定你的头脑只是“有点”混?
      
      黎未都。繁荣网络科技公司董事长、总裁、技术总监——名片上面如是说。
      
      头衔还真多。
      
      繁荣网络科技……说起来,是不是最近有个挺火的浸入式VR网游就是叫《繁荣》的?听说那家公司的总裁可赚了,人又帅又年轻,还是什么鬼排行榜前十的钻石单身汉?
      
      不管这些了。纪锴习惯性掏出烟,忽然想起咖啡厅是禁烟的,一阵望天烦躁。
      
      “黎先生,之前在公园里,你说你是叶氤的男朋友?”
      
      “是。”
      
      “你还说……我家朱凌犯贱整天骚扰、勾引你家那位。让我回去好好管管他?”
      
      “是。”
      
      听说,当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于是纪锴保持MMP的笑容,堵住心底嗖嗖漏进来的冷风。前几天叶氤本人找上门,他勉强信了朱凌的鬼话,今天换成叶氤的男人又找上门。
      
      这下连鬼话都没得信了。
      
      更操蛋的是——他竟然还要沐浴在对面男人那自、上、而、下、同、情、怜、悯的眼神中!
      
      显而易见,荷尔蒙爆炸、向来以长得帅身火爆自居的他,在这个“叶氤的男朋友”眼里,已被华丽丽地盖章成了“朱凌家那个不受待见、拿不出手的正室黄脸婆”。
      
      士可杀,不可辱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锴哥和黎总前期各种互相diss……
    包养鸣谢
    @往太太湿漉漉黏糊糊的菊花里
    @M.Y
    @百里苍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