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悲歌 ...

  •   
      “轰!”
      
      一个士兵在触手卷起他之后,咬着牙,在被送到伞盖前的一刹那,扣动了喷火器的扳机。
      
      巨大的火舌冲进了伞盖的体内,伞盖剧烈的颤动,所有触角剧烈的抽搐,伞盖边缘的口器用力的张合着,不时冒出一股带着腥臭的黑烟。
      
      “烤水母!”年轻的士兵大声的笑,然后,被陡然缩紧的触手绞碎。
      
      “趁他病,要他命!”胡一一大叫着冲上。
      
      一个医生用力的扯住她,递上一只试管:“这是……”
      
      话没说完,胡一一已经抢过试管,冲了上去。
      
      “……这是……算了……嘴巴!一定要扔嘴里!”医生大叫。
      
      胡一一头都不回,怒:“你丫的到是试试!”
      
      奥运冠军都不可能把一只小小的试管,扔到40米高的水母的嘴里!
      
      受伤的水母愤怒的抽打着,直接将人类打成肉沫,再也不是优雅的进食。
      
      “我掩护你!”有个男人跑到胡一一边上,大声的喊着,哆嗦着掏出手机,用力的按下。
      
      手机忽然大声的歌唱着:
      
      “semper crescis aut descrescis
      
      vita detestabilis
      
      nunc obdurat et unc curat ludomentis aciem……”【注1】
      
      那男人咧嘴笑:“我早想一边唱着这首歌,一边打……”
      
      “噗!”巨大的触手拍下,那男人化成血雾。
      
      胡一一用力跳起,紧紧抱住触手,被带到了空中。
      
      掉在地上的手机,依然认真的大声的唱着:
      
      “……Divano divano re divano resi
      
      Divano resido divano resia
      
      Divano divano re divano resido……”
      
      至少几百人,满脸血污的看着空中的触手,和胡一一。
      
      那只触手缓缓升到高空,近乎水平的展开,另一只触手悠悠的靠近。
      
      “该死的,它想干掉那个女的!”地上的人们立刻看懂了水母的目的,下一秒,就会是胡一一被第二只触手干掉。
      
      第二只触手不断地靠近。
      
      “我恨智慧生物!”胡一一大骂,陡然放开触手,一瘸一拐的在触手上,向着伞盖奔跑。
      
      “加油!”有人用力的喊。
      
      “加油!”更多的人用力的喊。
      
      触手开始下垂,角度陡然倾斜。
      
      “忒么的,水母这么聪明干嘛,水母不是没脑子吗?”胡一一惨叫,用力跳起,向着十几米外的,不停张合的,冒着黑烟的伞盖口器,用力扔出了手里的试管。
      
      “靠!你没有拔掉试管塞!”一直关注着的医生,悲愤的大吼。
      
      “忒么的你不早说!”空中的摔落的胡一一同样悲愤的大叫。
      
      严密的塞着试管塞的试管,在众人的注视下,在空中反转着,准确的进入了伞盖的口器内。
      
      下一秒,口器内火光微微一窜。
      
      “没有成功!”医生怒吼,拔塞子!拔塞子!一定要拔塞子!否则试液无法起效。
      
      从高空中跌落的胡一一陡然双腿一紧,被一只触手卷住,在空中荡着秋千。
      
      水母优雅的慢悠悠的将胡寒珊向口器送去。
      
      胡寒珊浑身上下乱摸,却没有找到一丝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巨大的水母口器近在眼前,胡寒珊露出牙齿:“我也有牙齿!谁怕谁!”
      
      忽然,水母的伞盖陡然用力的收缩,向上剧烈的窜起,一道绿色的液体从伞盖边缘缓缓的流下。
      
      “成功了……”医生握拳大叫,为什么盖着塞子的试管会起效,谁管它呢。
      
      越来越多的绿色液体从水母的伞盖中流出,窜到将近百米高空的水母,没了动静,带着胡一一,向地面缓缓的坠落。
      
      “干掉了!我们干掉大雨伞了!”
      
      “我们赢了!”
      
      市一医院附近的几千人大声的欢呼。
      
      水母不是不可战胜的,地球人能赢!
      
      “干掉雨伞怪!”
      
      “我要吃大水母!”
      
      “咔擦!”几十道巨大的雷电劈下,黑暗的天空中瞬间明亮。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满是各种颜色的水母。
      
      ……
      
      “医生,给我根试管!”有人揪住医生,用力的喊。
      
      医生用力的点头,医院内这种药剂多得是,随手配个几千几百根。
      
      然后,医生和附近的人们脸色刷白。
      
      几只巨大的水母,兴致勃勃的逛荡过来,几十只触手在医院的各个楼层,卷起一个个躲藏的人类。
      
      雷声中,更多的水母,从虚空中缓缓出现,加入了吞噬人类的盛宴中。
      
      ……
      
      杭州某处战场。
      
      天空中的水母已经多到数不清。
      
      数以万计的士兵战死,依然有人在竭力的与水母作战,不时有人抱着炸弹,主动被送进水母的口器中,与水母同归于尽。
      
      “炮火覆盖攻击!”后方的指挥官咬牙道,水母实在太多了,顾不得那些幸存者了。
      
      “轰!”黑暗的地面上桔红色的火光绽开。
      
      大量的炮火饱和攻击,一个小时后,炮火停止,战场弹坑密布,再无活人的痕迹。
      
      天空中的水母却只是少了那么一两只,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浮游到了其他地方。
      
      “该死!该死!该死!”指挥官愤怒的吼叫。
      
      以攻击地面目标为主的大炮,对漂浮在空中的虚不受力,又防御力超高,只有触手尖端弱点的水母,竟然效果低微甚至毫无办法。
      
      而整个中国,不,整个地球,至少有几千万只水母。
      
      “难道,人类要灭亡了吗?”指挥官红着眼睛问。
      
      附近的人默不作声。
      
      年轻的参谋努力低头,心里却想着,现代战争,武器可不仅仅是飞机大炮。
      
      ……
      
      “我找到办法了!”杭州,某个实验室中,一个白大褂大声的欢呼。
      
      楼外,几只水母晃悠着,一只触手正在向这里缓缓的靠近。
      
      白大褂淡定的拿起电话:“给我接中央!”
      
      触手突破了窗户。
      
      白大褂对着电话狂喊:“……”
      
      ……
      
      医院门前。
      
      “105团!105团!我是军部!我是军部!”废墟中,一只耳麦发出微弱的声音。
      
      远处,几百人拿着火把,棍棒,徒劳的和水母搏斗着。
      
      一个黑影拖着腿,缓缓走近,捡起耳麦。
      
      “喂!”
      
      “105团!我是军部!立即汇报你的情况!”耳麦中的声音急促的叫道。
      
      黑影缓缓转身,看看残余的人类,和漫天的水母。
      
      雷电中,划亮了黑影满是血迹的面庞,正是首个使用水母降落伞,只是再次重伤的超级幸运儿胡一一。
      
      “向我发射核弹!”胡一一微笑着道,然后弯下腰,从一具尸体上翻出一根烟,悠闲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艹!胡一一剧烈的咳嗽,一秒扔了香烟。
      
      白痴才抽烟!
      
      “……我们找到解决水母的办法了!啊?你是谁?105团已经全军覆没了?所有人都死了吗?你要核弹攻击?行!”
      
      “别啊,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人呢!”胡一一秒捂住耳麦,“快告诉我怎么干掉水母!”
      
      “4分15秒内,躲起来,关闭门窗,捂住口鼻……”
      
      不等听完,胡一一一瘸一拐的冲了出去:“全部进房间,关门,军方要洒毒(气)了!”
      
      正在激战的人们同样大声的嚷着,声音越来越大,不断的向四周传递。
      
      无数在室外奔逃的人,拼命的向室内跑,无数躲在室内不敢动的人,鼓起勇气,关起门窗。
      
      一支庞大的飞机编队,带着呼啸,冒着漫天的雷电,飞速的靠近;
      
      几十个落后的男子拼命的向医院奔跑;
      
      一个男子慌乱的关着门窗;
      
      一个女子用力把衣服裹住脑袋;
      
      一个小孩无助的哭泣;
      
      一个女子麻木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
      
      “真真!真真!”胡一一掀起床单,却没有看见小女孩,惊慌的叫。
      
      “姐姐。”忽然就冒出了小女孩。
      
      “快跟姐姐走!”胡一一拿床单死命的包裹住小女孩,拼命的往诊疗室内冲。
      
      诊疗室内,有人跑了出来,大声的喊:“里面整面窗户都碎了!去其他房间!”
      
      水母肆虐,有的窗户被触手打破,有的人打破窗户跳窗逃生。
      
      整个一楼的房间处处都破烂不堪,只有超过4层楼的房间,才有可能保持着完整。
      
      有人见胡一一浑身都是血,瘸着腿,还抱着一个孩子,过来帮手:“快,我扶你!”
      
      胡一一侧耳听着天上的飞机呼啸声,笑了:“拖着我,大家一起死,你快带着她走!”用力的把怀里的小女孩推过去。
      
      那人看了她一眼,接过小女孩,飞快的往楼上跑。
      
      胡一一目送小女孩离去,平静的捡起一瓶药水,挪到医院门口坐下,随手在阶梯上砸开了药水瓶盖。
      
      天空中,几只水母慢慢的优雅的飘近,更高处,飞机呼啸。
      
      “敬,地球人的地球!干掉所有大雨伞!”
      
      药水一饮而尽。
      
      ……
      
      “哔!已经到达预定地点,开始投弹!”一个飞行员说道,就在他的左近,一道闪电劈下,将四周照的亮堂无比。
      
      一个巨大的物体,缓缓脱离飞机。
      
      ……
      
      无数人透过玻璃窗,透过缝隙,或紧张,或麻木,或兴奋,或期待,或害怕的盯着那巨大的物体从天而降。
      
      ……
      
      更远处,一架飞机被雷电劈中,掉头往下坠毁。
      
      ……
      
      巨大的物体在空中翻滚着,冒出黄色的烟雾。
      
      一只水母渐渐被烟雾笼罩,然后若无其事的从黄烟中漂浮出来。
      
      “失败了……”所有人哀叹。
      
      ……
      
      “人类完了!”5楼某个没有窗户的房间中,有人大哭,毫不犹豫的准备跳楼自杀,几个人拼命的拉扯住,动静之大,连一楼的胡一一都听明白了。
      
      “白痴!谁忒么的告诉你所有生化武器都是一秒起效的?一试管药水都能干掉,凭毛这么大的生化武器干不掉?
      
      就算生化武器全部神奇的无效,还有次声波武器冷冻武器激光武器温(压)弹云(爆)弹核弹!
      
      就是几头大一点的水母而已,火把都差点干掉它,凭毛认为可以毁灭地球毁灭人类的武器不能干掉这些大雨伞?”
      
      胡一一鄙视,日漫和网文末日看多了,就是这副远离科学的反智样子了。
      
      地球人看似被水母打得落花流水,其实只是被突如其来的生物和战斗打了个措手不及,时间过得越久,这些水母越是微不足道。
      
      一只小手忽然牵住胡一一的手。
      
      “姐姐。”拖着大大的床单的小女孩,欢快的笑。
      
      胡一一叹息,看来这个医院里,已经很难在短短几分钟内,找到能够躲避毒气的房间了。
      
      刚才带走小女孩的人,估计正在某个没有门窗的房间内,最后看一眼地球。
      
      “姐姐找找,还有没有好吃的。”胡一一抱起小女孩,小心的包裹好,认真的在大厅内寻找食物,完全无视身后越来越近的黄色烟雾,和水母。
      
      “有动静了!”有人惊喜的叫。
      
      那头曾被黄烟笼罩的水母,忽然停止了美妙的漂浮,笔直的向地面坠落。
      
      附近,越来越多的水母开始坠落,空中的水母忽然像受了惊吓一般,用力的向远方逃窜,连触手可及的人类都视若无睹。
      
      小女孩在床单中好奇的蠕动着,努力想探出脑袋。
      
      胡一一死死的按住她。
      
      黄色烟雾慢慢弥漫到医院大厅,将胡一一和小女孩笼罩住。
      
      “狗屎运啊,竟然不是毒(气)。”胡一一大笑。
      
      ……
      
      东京。
      
      “起效了!”井之头五郎微笑着道。
      
      天空中,几百只巨大的水母,像是被什么驱赶着,飞快的离开天皇皇宫的上空。
      
      藤木明泽认真的道:“目前这个频率,只能够将它们驱赶开,不能消灭它们,但是,只要反复的实验,一定能找到合适的频率。”
      
      井之头五郎毫不在意,只要天皇皇宫安全,其余都是小事情,偌大的日本,有的是化学专家声学专家武器专家,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消灭水母。
      
      根据各地显示的结果,对付水母,根本不需要动用化学毒(气)弹,只需要简单的专门针对海洋生物的化学药剂就行,这实在太容易了。
      
      藤木明泽皱眉道:“根据中国送出来的数据,这些水母和地球的水母极其相近,有明显的DNA关联,可为什么它会这么大呢,还能在空中漂浮,为什么会如此神秘的出现?”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没有经过大量的实验和数据收集,只怕无法得出正确的结果。
      
      井之头五郎微笑着听着,心思却早已转到了战后的利益分配上。
      
      ……
      
      阳光终于出现在地面上。
      
      夕阳。
      
      晴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异物,唯有晚霞遍布。
      
      “水母都死了,我们赢了!”
      
      “太好了!”
      
      整个杭州欢呼声震天。
      
      有人失声痛哭,泪水怎么也止不住,为了死亡,为了生存,为了别人,为了自己。
      
      短短半天的恐怖遭遇,度日如年。
      
      “阿永!”一个年轻的女子扑在一具尸体上痛哭,触手袭来的时候,男友阿永推开了她,自己却被触手砸成肉沫。
      
      “小丽,我会带着你,好好的活下去。”男友的朋友阿孝,温柔的说道,嘴角泛着微笑,阿永,你好好地去吧,你的马子,我接手了,哇哈哈哈哈。
      
      “阿孝。”小丽扑进了阿孝的怀里。
      
      红色的夕阳下,两个人的声影越来越长,然后慢慢的向天空飘去。
      
      一只足有100米高的巨大的水母,优雅的将两人吸入了口腕。
      
      不远处,一只更高大的橘红色水母,缓缓的从空气中挤出半个身体,用力的挪动着,几只40米大的水母,从橘红色水母的触手缝隙中钻出来,愉快的漂浮着。
      
      

  • 作者有话要说:  PS:
    1.不懂生物学,不懂化学,只针对水母的毒(气),完全胡编乱造。
    2.本文其实是在N个副本中乱穿,不是单一的水母末世。
    注1. 歌曲:《The Mass》,拉丁文。这是宗教音乐,不是远古谣传的《SS闪电部队在前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