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忽然消失 ...

  • 作者有话要说:  PS:再次提醒,全文不科学,伪科学,无科学,全部瞎写,全部没有查科学资料。
    2017. 12.14 因为404原因,修改所有牵涉本国的剧情,一律改为日本和美国。情节本身没有改变,看过的不用看了。

  •   
      红霞漫天。
      
      眼前的少女拿着把剑,奋力的厮杀着,敌人不断的倒下,少女的身上红红的一片,分不清是鲜血,还是夕阳。
      
      “你是谁?”胡一一用力的喊。
      
      少女转身对着胡一一说着什么,却什么也听不见。
      
      胡一一叹气,又是这样,转头,对着左面。
      
      四周忽然变化,胡一一的小手上似乎多了把剑,然后身不由己的挥舞着。
      
      胡一一看着小手,感叹,原来自己的手曾经这么漂亮可爱啊,必须抓紧时间多看看,一会就看不见了。
      
      小手慢慢的淡化。
      
      胡一一叹息,来了,要来了。
      
      巨大的失重感忽然冒了出来。
      
      然后,胡一一就醒了,依然感觉到脚底下空空的,不停的往下坠落。
      
      只是,她现在平躺在床上,怎么也不可能向脚底方向坠落的。
      
      有地心引力在,她绝不会水平的从床头滑到床脚的。
      
      胡一一淡定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再稀奇古怪的梦,反复梦见的次数多了,就不稀奇了。
      
      从一个月前开始,胡一一每天都会重复做这一个梦。
      
      从第一次梦见开始,胡一一就被梦境吸引。她可以忘记梦中女孩的容貌,却无法忘记那透出身体外的刚强。
      
      这刚强意外的让胡一一熟悉,和血液沸腾。
      
      真是见鬼,自个儿明明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竟然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胡一一深思:“难道真实的本性压抑的久了,才有这么一个古怪的梦?是不是该去看心理一声啊。”
      
      胡爸爸一脸严肃的对她说道:“这是祖宗显灵,传你胡家祖传剑法,你还不赶紧上香还愿。”
      
      然后就是胡妈妈大笑着拍打胡爸爸。
      
      做梦而已,谁也没当回事。
      
      胡家倒是真有一本祖传的武功秘籍,画着丑陋的人形,一点都不美感,看着比如来神掌还要粗制滥造。
      
      “你可要保存好,说不定以后就是古籍,能卖几十万呢。”鉴宝节目流行的时候,胡爸爸大笑着道。
      
      谁也没当真。
      
      但武功秘籍倒是保存的完好,胡家算不上书香世家,但是偏偏都很爱书,从来不会把书折页或者污损。
      
      胡一一认真的翻过秘籍,怎么都无法从小孩涂鸦般的图形中,找到她梦中的剑招。
      
      果然只是看多了武侠连续剧的梦而已。
      
      “我们去普陀旅游了,一周后回来,你不会饿死自己吧?”胡爸爸对胡一一的厨艺毫无信任感。
      
      胡一一瞪眼:“有外卖!”太OUT了,这年头,动动手指,足不出户,吃的喝的穿的,全部一步到位。
      
      早晨,胡一一出门的时候,一只小鸟鸣叫着从眼前飞过,然后消失了。
      
      “咦!”胡一一用力揉眼睛,抬头四处张望,不见小鸟的踪影。
      
      “一大早就眼花。”她嘟囔着,快步赶公交车。
      
      ……
      
      法国某个空气检测站。
      
      检测员看着检测结果皱眉,似乎空气中又增加了某种莫名的物质。
      
      “这是什么东西?”以前没有见过这种成分。
      
      其余检测员凑过来瞅了一眼:“唉,污染更严重了。”
      
      莫名其妙的多一种两种物质,早习惯了。
      
      “按照流程写报告吧。”几人唏嘘了几句,淡定的散开。
      
      检测员耸耸肩,这种报告几乎每周都有,从来没见过有上级关心。
      
      大气污染是世界问题,小地方的检测站小公务员,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大事情是领导决定的。
      
      “周末我要去卢浮宫!”他的注意力,转到了周末的约会上。
      
      ……
      
      俄国某国家重点研究所。
      
      “这是什么东西?”研究所的某个科室主任皱着眉。
      
      研究所里的中年专家摇头:“还不知道。”
      
      空气中忽然检测出了不明成分,浓度还意外的大,吓了他一跳。
      
      他已经问过了其余研究所和检测站,全国范围内都检测到了不明成分。
      
      主任一瞬间想到了污染、环保、媒体等词语,问道:“对人体有害吗?”
      
      有害?要是能够这么快得出有害的结果,说明全国人民都要被毒死了!至少要做大量的实验,才能知道这种不明物质是什么东西。
      
      中年专家心中暗暗苦笑,俄罗斯就是奇妙,一个国家重点科研机构的科室一把手,竟然不具备最基本的科学素质。
      
      他恭恭敬敬的道:“目前还没有发现对人体有害的迹象。”
      
      主任微笑了,语重心长的道:“要认真对待任何一次检测结果,伟大的俄罗斯靠我们把持着生命线,总统先生对我们的工作万分的关注。”
      
      中年专家用力的点头,谄媚的笑。
      
      主任认真的把报告放进了文件夹,文件夹里,有N张各种各样的检测报告,档案室的柜子里,有更多的类似的文件夹。
      
      ……
      
      写字楼洗手间。
      
      女同事甲穿着一身美美的裙子:“怎么样,漂亮吧?”特意还转了一圈。
      
      胡一一瞅瞅自己的牛仔裤,咬牙切齿:“丑!一点都不好看!”
      
      女同事嘻嘻的笑,丝毫不在意,对着镜子补妆。
      
      胡一一低头从包里掏出两个苹果,道:“给你一个……”
      
      眼前已经没了人影。
      
      胡一一怔住,她站在靠门的一侧,女同事怎么都不可能一秒越过她,打开门出去,然后又毫无声息的关上门的。
      
      洗手间外的走廊中,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胡一一打开门,长长的走廊上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往日走惯了的走廊,忽然透出了几分恐怖。
      
      胡一一深吸一口气,微笑,我当刚强,如同那个浴血奋战的梦中女子。
      
      大步踏入了走廊。
      
      几步路的功夫,胡一一顺利进入了公司,办公室里的说笑声隐隐传来,看来只是自己吓唬自己。
      
      “一一,你来一下。”经理看见了胡一一,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邻座的同事悄悄的对胡一一做了个鬼脸,大清早被经理点名,恐怕凶多吉少。
      
      胡一一急忙跟了上去:“经理……”
      
      经理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胡一一脸色刷白,缓缓转身,浑身僵硬的都能听见骨骼扭动的声音。
      
      办公室里,说笑声,键盘打字声,平静的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怎么了,被骂了?”邻座的同事低声问道。
      
      “里面没人……”胡一一喃喃道,拳头已经握紧。
      
      邻座完全没听懂,拿起水杯去倒水。
      
      胡一一死死的盯着他。
      
      邻座拿着水杯回到座位,被胡一一的眼神吓了一跳:“干嘛瞪着我?”
      
      一个同事向经理室走去,一边回头看着胡一一和邻座,一边笑,然后在笑容中,消失了。
      
      “啊!”邻座尖叫,手中的水杯掉在了地上。
      
      同事们惊讶的从格子间里探出脑袋,怎么了?
      
      邻座指着经理室,惊恐的说不出话。
      
      有人急忙走过来。
      
      “别进去!”胡一一忽然大声的叫。
      
      那人一怔,脚步却没有停。
      
      整个办公室二十几个人,亲眼看着他消失了。
      
      尖叫声响彻房间。
      
      “有鬼!”不知道是谁在大叫。
      
      胡一一恐惧之余,没忍住,大骂出声:“你丫文盲啊!这个世界没有鬼!”
      
      有人飞快的向门口跑,然后陡然上半身消失,下半身喷洒着血液,又跑出了几步,才倒在了地上。
      
      “110!”有人哆嗦着掏出手机,却怎么也按不准数字。
      
      “救命!”有人哭得梨花带雨。
      
      “啊!”有人跌倒在地,瞪圆了眼睛嚎叫。
      
      胡一一闭上眼睛,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血管中,某样东西似乎觉醒了。
      
      睁开眼睛的胡一一厉声喝道:“都给我闭嘴!”
      
      办公室里安静了很多,只有一个人还在地上嚎叫。
      
      “啪啪啪!”胡一一用力扇了他好几个耳光。
      
      “一个大男人平常人模人样的,原来是个废物!”
      
      “都站在原地别动,听我指挥!”
      
      办公室里的人惊愕的看着平时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胡一一,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
      
      “危难时刻见人心。”有同事喃喃的道,以为是勇者的,其实是懦夫,以为是小白兔的,其实是大灰狼。
      
      看着一群努力发抖的同事,再瞅瞅自个儿,好像连紧张感都没了,心跳平稳的像是刚看了一本连续剧,胡一一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重复做同一个梦了。
      
      “原来我其实是变态啊。”胡一一恍然大悟,啧啧的看着手脚。
      
      一群同事看她的眼神,更老实听话了。
      
      “啊!”办公室门外有人尖叫,是隔壁公司的人,听见这里动静异常,过来看看,却发现了门口的半截血淋淋的尸体。
      
      “杀人了!”那人连滚带爬的逃回了自己的公司,砰的就锁上了门。
      
      胡一一顺手拿起一个文件夹,用力扔向公司门口,文件夹划过一道弧线,然后忽然消失在空气中。
      
      办公室里又是几声惊叫。
      
      胡一一狠狠瞪了过去。
      
      “碰!”角落,一台电脑显示屏砸在了地上。
      
      众人看去,那张办公桌莫名其妙的少了半截。
      
      “鬼!”同事们脸色更白了。
      
      “碰!”另一个角落,又是一张办公桌消失了大半,倾斜的桌面上,物品纷纷落下,然后陡然消失在空气中,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嘴,正在吞噬一切。
      
      “把玻璃墙砸了,冲出去!”胡一一道。
      
      众人立刻拿起物品狠命的砸。
      
      “啊!”又有人尖叫,就在那人一步远的地方,一个同事忽然消失了。
      
      “救我!”那人惨叫着,拼命的向其他人这里跑。
      
      其他人哆嗦着,甚至不敢回头看。
      
      “砸!不管那是什么,砸开了玻璃墙,我们才有生路!”胡一一道。
      
      噼里啪啦中,玻璃墙终于被砸开。
      
      十几人顾不得玻璃碎片,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办公室,一个女同事狂按电梯,电梯悠悠从1楼慢慢上升,然后在9楼停住,怎么按都没反应。
      
      “走楼梯!”跑在后面的一个同事急促的道,率先冲入了楼梯。
      
      “啊!救命!”隔壁的办公室忽然也传出了惊恐的叫声,很多人疯狂的冲出了办公室。
      
      ……
      
      街上,阳光明媚,车水马龙。
      
      写字楼的保安和进出的人,惊讶的盯着从安全通道跑出来的胡一一等人。
      
      保安急急忙忙的走过来询问:“出什么事了?”
      
      一群人哭的稀里哗啦的,却没人回答他。
      
      “没事了,没事了,鬼怕太阳!”一个同事颤抖着道,不时的张望着安全通道。
      
      很多人不由自主的点头,鬼应该怕太阳,必须怕太阳。
      
      “喂!110吗?我们这里遇到鬼了!”某个男同事哆嗦着,终于打通了报警电话。
      
      保安打了个哆嗦,搞不清楚这群人是真的见了鬼,还是一群神经病。
      
      街道的远处,忽然一阵惊呼声。
      
      一辆公交车撞了一辆轿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一路乱撞,从写字楼的门口经过。
      
      胡一一透过车窗,清楚的看到了公交车内乘客的惊恐。
      
      那公交车又撞了几辆车,在路人们的惊呼中,笔直的冲上人行道,撞进了某个店铺中。
      
      “玛德!这司机醉驾!”有路人大骂,简直是害人害己。
      
      胡一一脸色刷白,公交车掠过她眼前的刹那,她清楚的看到驾驶座上没有司机,只有两只带血的握着方向盘的手。
      
      “今天是怎么回事?”附近的一个女同事颤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路人大声惊叫着,指着某处。
      
      一棵大树忽然消失了半截,那光滑的断面,简直像是被利刃砍的一样。
      
      轰!
      
      一大块水泥落地,差点砸在人群中。
      
      写字楼楼上,不知道是15层还是16层,外墙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不规则的墙洞,残留的外墙上不时有砖块和装饰物脱落,有的落到了楼下,有的却在半空中消失不见。
      
      “快离开这里!”有人大声的叫。
      
      原本簇拥在一起或发抖,或看热闹的人群,急忙四散奔逃。
      
      ……
      
      在胡寒珊被人群推挤着逃命的时候,东边的日本,更糟糕一些。
      
      日本的网络上疯狂的刷着物体,甚至人莫名其妙消失的消息,附带着大量的图片甚至视频。
      
      短短半个小时内,日本全国范围内,几乎到处都出现了类似的消息,有一些甚至是以严肃著称的名人发的,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世界要毁灭了!”有人指着手机视频大喊,其实一点都不信,纯粹胡闹。
      
      这种忽然消失的视屏,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随便剪接一下就行。
      
      街头的各个电视墙,开始播放新闻,都是关于物体消失,甚至殃及无辜市民的,有手脚快,运气好的电视台,甚至拍到了血迹,或者消失的半边墙,半个楼房什么的。
      
      街上的路人们淡定的看了几眼,继续匆匆的走路。
      
      “喂,你不看新闻的吗,全日本都出现危机了!”有人拉着同伴,上毛个班啊,日本要毁灭了。
      
      同伴古怪的看他,这种还没确定的谣言也能信?
      
      1938年,无知的美国人被火星人入侵的现场广播,吓得全国大乱,到处逃难,结果真相是一本科幻小说的广播而已,被全世界鄙视。
      
      “都过去快一百年了,你丫的还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白痴。”同伴鄙夷,再说,看仔细,东京电视台还在放动漫!
      
      日本首相选举,全日本只有东京电视台在放综艺;全日本都在直播日食,只有东京电视台在放动漫;日本大地震,全日本电视台播放地震消息,只有东京电视台在放动漫。
      
      日本人谁不知道,天有没有塌,外星人有没有进攻,只要看东京电视台,只要东京电视台在正常播放预定节目,就说明P事没有。
      
      那人气愤的大骂:“你简直……”
      
      两个人同时消失在空气中,附近,有目击者尖声大叫。
      
      ……
      
      “伊藤教授,究竟是什么情况?”某个穿着朴素的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平静的询问着。
      
      “目前还不确定。”来自日本最高科学研究机构的伊藤教授说道。
      
      研究人员甚至还没有赶到事发地点,一切消息都是来源于网络,以及政府的监控视频,无法做出判断。
      
      中年男子又问:“可能是恐怖袭击吗?”最近世界不太平啊。
      
      伊藤教授琢磨了许久,摇头:“目前还不确定。”
      
      “30分钟!最多再给你30分钟,一定要拿出确定的调查报告!”中年男子的态度忽然变得粗暴。
      
      伊藤教授理解,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能有30分钟的期限,已经是中年男子冒着巨大的风险了。
      
      因为,东京也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消失事件。
      
      “你还是不明白。”中年男子冷笑。
      
      “天皇的皇宫,首相官邸,以及国会议会,同样发生了神秘事件。”
      
      伊藤教授花白的头发瞬间更白了。
      
      “我要最好的研究人员!”他道。
      
      “只要人在东京,我立刻给你找到。”中年男子道。
      
      “藤木明泽……”伊藤教授开始报名字。
      
      ……
      
      藤木明泽是在大街上被抓上警车的。
      
      确实是抓。
      
      当时他正在走路,十几辆警车呼啸着靠近,在他的面前急刹车,然后一群警察将他揪上了车,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警车再次飞快的疾驰而去,整个过程不到2秒钟。
      
      “我犯了什么罪?”藤木明泽惊慌的问警察。
      
      警察们死死的按着他的手脚,一言不发。
      
      警车一路疾驰,到达首相官邸前,藤木明泽又被揪上了另一辆车。
      
      车上的西装男客气了很多,认真的道:“藤木教授,你受惊了,首相官邸出现异常情况,政府成立了特别调研小组,需要你立刻报道。”
      
      “发生了什么事?”藤木明泽惊讶的问。
      
      西装男诡异的看着藤木明泽:“藤木教授,你有多久没有看手机了?”全日本都沸沸扬扬的事情,你丫竟然还不知道!
      
      理科中年男藤木明泽从来没有刷微信刷朋友圈刷企鹅刷直播的习惯。
      
      西装男差点大骂,电视也不看吗?
      
      三分钟后,藤木明泽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首相官邸内。
      
      几百个手持枪械的军人围着一个办公室,如临大敌。
      
      百余个白大褂忙碌的接着电线,地上有一根探测器,却消失了顶部。
      
      “这是谁下的命令?”藤木明泽厉声责问研究院的一个工作人员,地上看着有一大堆的检测仪器,其实大多数根本没用,而且竟然忽略了很多种大类别的设备。
      
      工作人员苦笑,这是灾害标准程序规定的物品。
      
      “想要其他仪器,需要签字申请。”工作人员道。
      
      藤木明泽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日本是精细化流程化的国家,平静的时候,一套套流程自然很顶用,顾及到了方方面面,短期的,长期的,全部都有,可一旦遇到了超出预设的突发事件,这套精细化流程化的应对,就立马嗝屁了。
      
      “藤木,你想要什么设备,直接说。”伊藤教授道,他只能指望藤木明泽了。
      
      因为他老了。
      
      再有成就的杰出人才,老了,都会被大自然淘汰,都会陷入思维固化,都会缺乏研究的精力,都会成为挂名的领军者,连思考调研用的器具,都会出现明显的漏洞。
      
      而这个书呆子气严重,有实际能力,却不太会钻营的区区4级科研员,其实已经是所里的顶尖科研力量了。
      
      各种设备被空运到首相府邸。
      
      15分钟后。
      
      中年西装男问道:“有结果了吗?”
      
      藤木明泽摇头,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有结果,目前他仅仅探明了能使人和物体消失的范围,是一个不规则的平面,任何物体,哪怕是电子信号激光子弹,进入了这个平面,都会消失无踪。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个神秘的空间,并没有扩大的迹象。
      
      当然,藤木明泽知道什么是重点:“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是人为的。”
      
      科学圈子其实很小很小很小,有哪些牛人,这些牛人都在做什么类型的研究,其实大家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即使有些超级机密的研究项目,也不过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或者开辟出一个新的分支,绝不可能像眼前的情况,一点预兆都没有,嗖的就把科技提前了500年。
      
      中年西装男不动声色的点头,不是恐怖*分子袭击就好。
      
      “你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什么?”伊藤教授问道。
      
      藤木明泽苦笑,可能性太多了:“物质分解,微型黑洞,暗物质,超射线,气化……”
      
      他一口气说了几十个,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还有,空间穿越。”
      
      东大毕业,风度翩翩,稳重有礼的中年西装男,忍不住骂道:“作为科学家,你是不是网络小说看多了!”
      
      ……
      
      美国白宫地下基地的某个办公室内。
      
      十几个人默默的坐着。
      
      “日本,韩国,朝鲜,越南,泰国,澳大利亚……整个东半球,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某个人毕恭毕敬的站着,汇报道。
      
      地图上,西半球干干净净,东半球到处都是代表危险的红点。
      
      东京,大阪,神户,釜山,汉城,河内,曼谷……
      
      有的城市出现十几个神秘地点,有的城市一个都没有。
      
      纷乱,毫无规律。
      
      不,还是有规律的。
      
      日本出现的数量最多,到处都是红点,越往西边,数量越少。
      
      “先生们,强大的美国必须确定,这不是针对美利坚合众国的。”美国总统道。
      
      绝对不是针对美国。
      
      与会的科学家们擦汗,针对地球算不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