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招惹那个向导》仔仔怕冷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1-08 09:53: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约吗 ...

  •   满满一大袋礼物被余柔拖拽下楼,毫不留恋地丢进垃圾桶。
      
      A市已经入秋,中午热早晚凉,余柔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旁边的路人都裹着长袖外套,她却像是感觉不到冷似的,闷头走过大街小巷。
      
      吹了十几分钟冷风,心底的怒火反而越烧越旺。
      
      根据苏可室友提供的信息,苏可和那个男人早就认识,甚至在她和苏可告白之前就已经在交往了。很明显,她被三了。
      
      这段感情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只有她沉浸其中。什么年纪还小、时机不对,统统都是苏可躲避的借口,谁谈恋爱会不想与喜欢的人发生亲密关系?可笑她对苏可如此拙劣的谎言深信不疑。
      
      胸口那团火上窜下跳,烧得人五脏六腑齐齐抽痛。
      
      真不甘心。
      
      余柔猛然顿住脚,两旁是陌生的街道,她离开学校的时候根本没在意自己往哪个方向走,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深吸一口气,她立刻下定决心,掏出手机打开附近的人,很快一长串俊男美女的头像排列而下。余柔看也不看,直接点进第一个人的头像发消息过去。
      
      “约吗?”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消息内容简单粗暴。余柔原以为自己会被别人当作傻逼给忽视掉,然而几乎是在消息发出去的同一时间,对方回复了。
      
      “好。”
      
      ——
      白天人们为了生存疲于奔波,到了夜晚,喧嚣的城市终于陷入宁静,内心沉寂的野兽反而躁动起来。
      
      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遥遥望去这座城市一片灯红酒绿。茹娇按了一下遮住她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确定透明手套与皮肤完美地贴合在一起后,低着头悄无声息地踏进一家不起眼的酒吧。
      
      廉价香水和呛鼻香烟混合而成的味道扑面而来,她皱了下眉,很快又若无其事地松开。无视几个试图搭讪的醉汉,按照提前记住的路线到达约定好碰头的包厢。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说话的人语带诧异,一双混浊的眼睛盯着茹娇脸和屁股看,“成年了吗?”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暗黄的吊灯,但是两人离得近,茹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在靠门的位置坐下。
      
      “钱我带来了,东西呢?”
      
      男人警惕起来,面上却依然保持微笑:“东西我当然带来了,就是不知道你钱够不够。看你的样子,你还是个学生吧,拿的出手二十万吗?”
      
      茹娇纹丝不动,冷漠道:“东西。”
      
      男人见激将法对她没用,啧了一声,似乎暂时妥协了,从背后拎出一个便携型保险箱打开放到两人之间的桌子上。
      
      里面的东西瞬间暴露于灯光之下,三支装满淡蓝色液体的针管被牢牢地固定在中间,减震装置下全是冰块,还冒着寒气。
      
      “都在这里了。钱呢?”
      
      茹娇甩给他一个沉甸甸的手提包,合上桌子上的便携箱,拎起来就走。
      
      手刚搭上门板把手,身后突然一阵劲风袭来!
      
      茹娇像是背后长眼了一般,猛地蹲下,身形如鬼魅般一闪,敏捷地躲过攻击,眨眼间便绕到男人背后。
      
      “咔哒。”门被人从里面锁上,没有了后顾之忧,男人盯着茹娇的目光放肆起来。
      
      他笑得极其猥琐,迫不及待地朝茹娇扑过去。
      
      茹娇站着不动,男人的动作停在半空,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凌厉的攻势瞬间化为泡沫。
      
      “我本来不想杀人,这是你自找的。”
      
      走南闯北好几年,丰富的人生经历让男人立马意识到什么,望着茹娇的眼神惊恐无比。
      
      “我错了!我不该那样!求求你!求求你饶我……”
      
      太迟了。思维与肉体强行剥离开来,男人双手不受控制地抽出藏在裤腿里的匕首,握紧,对着胸口用力刺下!
      
      绕过地上的尸体,茹娇拎着便携箱开门离开。装有人民币的大包孤零零地留在沙发上,茹娇看也不看,她一个穷学生哪来的钱,里面都是□□,她本来就没准备和这种亡命之徒做诚信交易。
      
      一楼大厅忽然传来一阵喧闹,茹娇下楼的脚步一顿,她已经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停在酒吧外的警车。
      
      该死,这男人手脚不干净,指不定在哪里留下了痕迹,现在被警|察顺藤摸瓜找到这里进行逮捕!要暴|露也别带上她!
      
      茹娇当机立断,迅速闪进二楼拐角处的女厕所隔间。
      
      她取出便携箱里的三支针管,小心翼翼地放在衣服夹层里保存好,徒手拆开通风扇,从狭小的通风口异常灵活地钻出去,再把通风扇恢复成原状安装回去。
      
      不行,还不够。她的样子说不定已经被酒吧监控拍到了,虽然她戴了口罩,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需要一个人为她提供不在场证明。
      
      跑出三条街,确定那些警|察没有跟上来,茹娇才靠着墙角停下,摸出手机点开附近的人。
      
      不等她先找人,页面跳出一条来自附近的消息——“约吗?”
      
      ——
      将聊天记录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余柔这才确定对方竟然真的在双方一点都不认识的情况下同意约。原来约|啪这种事情是这么随意的吗?
      
      她的心情很复杂,既松了口气,又忐忑不已,毕竟是第一次——各种意义上的。
      
      不等她纠结完,对方紧接着又发来碰面的地址和时间,其熟练程度不禁让余柔怀疑自己遇到了老手。
      
      约定见面的地点离她很近,余柔稍微转身就看到了那家装修得富丽堂皇的XX旅馆。余柔在旅馆门外耐心等待,对方来得很快,身形瘦弱个字却很高,目测至少有一米六七。
      
      余柔心里有点不开心,如果来的是个男的,那她比较矮也是理所当然,但是现在来的是个女的,身为哨兵她却得仰着头跟对方说话,光是在气势上就输了一截。
      
      普通人干不过异能者,而异能者里哨兵又占主导地位,就算个子高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被压的份。
      
      余柔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再看来人就顺眼了许多。
      
      口罩在来的路上已经被茹娇摘下来,此时她站在路灯下,娇艳的脸庞仿佛浮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柔和了冷硬的脸部线条,生出一丝妖娆的感觉。
      
      诱惑而危险,若想攀折恐怕得用命来偿。
      
      女生已经走到她面前,看清对方的脸后余柔愣了一下,惊讶地瞪大眼:“是你?”
      
      放暑假前学生都会进行期末考试,他们哨兵也不例外。只不过与普通人单纯的笔试不同,他们期末考察的内容不仅有书本知识,还包括一项实战演练。
      
      而两个月之前他们学校期末实战演练的主题是野外求生,地点在荒山野岭的郊外,不允许私自携带任何工具,学校会给每个人统一发放几样最基础的物资——仅够支撑一天的食物,一把匕首,一张地图,一个指南针,还有绷带和几样药品。
      
      要求他们依靠这些少得可怜的物资,在山林里生存一周,并且将学校安排在各处的人质解救出来,解救的人质越多得分越高。如果实在挺不过去,可以按住领子上的红色小按钮向老师呼救,算作弃考。
      
      条件很苛刻,任务很变态。先不考虑解救人质的难度,光是在山里寻找安全的食物就足够头疼,更何况解救出人质后,人质的食物来源也要依靠你,负担更重。
      
      余柔计划先保留体力并储存食物,等到最后两天再去解救人质,既能节省时间,又能降低受伤机率。
      
      如意算盘打得妙,结果等到第四天,余柔按照地图上的标记前去解救人质时傻眼了——所有人质都不见了!
      
      这座山里只有他们班的人进行期末考试,他们班一共二十三个人,余柔展开地图数了数,一共二十个人质。
      
      “……”
      
      听到“人质越多分数越高”这条规定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人质数目肯定大于学生数目,然而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了。
      
      怎么办?就剩下三天了,难道要去抢别人救下的人质吗?作为连续三年包揽体测成绩年级倒数第一的渣渣,余柔很有自知自明。她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十分绝望。
      
      没有人质也能拿到六十分,能及格也还不错啦。开导了自己一句,余柔又满血复活,哼着歌继续往前走,无意中一瞥,看到了躲在草丛里的女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