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姐妹情深 ...

  •   瞧着贺公公匆忙离去的身影,宁越一直别在心中的这口气才终于吐了出来。
      闹了这一通,想来那位荒淫无道的皇帝就算再有想法,也会因惜命而有所收敛吧?至少……应该不至于搞出什么半夜袭营的戏码来才是。
      这样想来,这位迂腐怕鬼的陈太医,倒真是帮了她好大的忙呢!
      宁越想到这儿,连忙吩咐桃枝给几名老太医都封了厚厚的赏金——尤其是陈太医,还特地让人遣了侍卫送他回去。
      这番意料之外的体贴,倒把个老太医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待到众人都散去了,宁越才在桃枝的服侍下更衣梳洗了一番。
      总算是把身上的尘土都清洗净了,这才安心地躺到了新铺的厚厚软塌上小憩了。
      伺候原主多年的桃枝手脚极为麻利,她快手将宁越换下来的衣物都收拾妥当,还未送出帐外,便见有人行色匆匆地掀起帐帘直闯了进来。
      桃枝柳眉倒竖,正待呵斥,但看清来人是谁后,又双迅速将冲到喉头的话收了回去。
      她冲来人微微一福,便径自抱着宁越换下来的衣物退出帐外,还贴心地从外面掩好了帐门,把原本守在门外的侍卫喝退了,亲自站在门外驻守着。
      
      宁越只见眼前一花,已有一名中年美妇扑到了她的床前,抱着她便嚎啕大哭起来。
      宁越只觉得一股香气袭来,自己又被搂得死紧,待耳边炸开了哭声,她才用力挣脱开来,等仔细看清来人的容貌,她不禁愣住了。
      “姐姐?”宁越轻声叫道。
      这个扑到她面前的中年美妇,正是原主的嫡亲姐姐,也正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妃子——宁贵妃。
      
      说起这位贵妃娘娘,今年已是三十有余的年纪。但因其保养得法,看着还是一副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庞。
      这样一个绝世佳人在宁越的面前哭得梨花带雨,那楚楚之态实在惹人怜爱得紧。
      不过,对宁越来说,更大的冲击来自于——这位宁贵妃的外貌生得实在与她在现实世界里的姐姐竟然一模一样!
      
      宁越父母早逝,从小就是由姐姐一手带大的,她与姐姐的感情非常好。她对自己的意外早逝并没有太多遗憾,但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
      如今见到与姐姐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的宁贵妃,她的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股亲切感,就好像面对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越儿!”宁贵妃仍是抱着她,哭得凄切哀婉,“你的命……怎么会这么苦啊!”
      宁越被她这一番连哭带叹的,整得一头雾水。
      她……她怎么了?不就是掉下悬崖断了条腿么?又不是治不好,何至于此啊?这宁贵妃应该也不至于火眼金睛到一眼就能看出她不是原主吧?
      
      “姐姐?贵妃娘娘?你先冷静一下,冷静!”宁越扶住她,让她看自己的脸,“你瞧,我没什么大碍的,姐姐你无需为我担心的。”
      “你何苦再骗我?”宁贵妃哭得抽抽噎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一脸绝望地注视着宁越,“外面都已经传遍了!他们说,你被狐妖摄去了魂魄,如今精气尽失,已是命不久矣了!”
      
      “……”
      宁越服了!
      她就只是换了套衣服的功夫,外面的谣言居然就已经传成这样了?这速度!这效率!这世界是不是有比手机还方便的通讯工具?她这是上了头条了吧?
      还精气尽失?命不久矣?这……这都什么鬼啊?!
      “不是,姐姐,我——”宁越扶着宁贵妃正要解释,却被宁贵妃无情地打断了。
      “你就别骗我了!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是这么说的!这还能有假!”宁贵妃斩钉截铁。
      
      “……”
      宁越再次无语问苍天。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单知道小年轻们爱传八卦,怎么都没想到那些看似忠厚老实的白胡子老爷爷居然也这么嘴碎?
      真白瞎了她特地塞给他们的那些红包了!
      
      “姐姐!我真没有!”宁越加重了语气强调,就差拿出经典的否认三连了。
      眼见宁贵妃眼泪涌出眼眶,又要再度哭号,她只能补了一颗重磅炸弹。
      “姐姐,你忘记了吗?我是女儿身啊!!狐妖找上我吸的是哪门子的精气啊?这种传言别人会信也就罢了,姐姐你明明是知道真相的人,怎么也会跟着上当受骗啊?”宁越凑在宁贵妃耳边,一气把话全说了。
      
      “……对、对哦!”宁贵妃的泪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卡在了眼眶里,她宛如大梦初醒一样点了点头,“难怪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呢!原来是这样啊……都怪阿越你太久没穿女装了,姐姐都快忘记了你是个姑娘家了。”
      “……”
      宁越真想给她跪了!摊上这么个迷糊的姐姐,她还能怎么办呢?
      
      可就是这样一个迷糊得不行的姐姐,却在亡国的危机下,硬生生保住了她的性命。十几年来她顶住了来自皇帝和朝臣的各种试探,把宁越平安抚养到了如今。
      正是因为宁贵妃这天真又迷糊的性格,皇帝才从不曾怀疑过她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竟然撒下这种弥天大谎。
      这是一个奇迹,是宁贵妃用爱创造出来的奇迹。
      
      “所以……你真的没事?”宁贵妃脸上的泪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其收放之自如,让宁越简直叹为观止。
      “也不能说完全没事吧。”宁越指了指左腿,“腿是真折了。”
      眼见宁贵妃眼眶又开始泛红,宁越赶紧又加了句:“这也是好事啊!姐姐你看,因为腿断了,我就不必陪武德帝泡温泉了! ”
      
      把当朝皇帝的名号说出口的时候,宁越下意识咬了咬唇。
      好险!那句“耗子尾汁”差点就跟出来了!
      好好一个皇帝,得多闲得蛋疼,才会没事给自己起“武德”这样的年号啊?是生怕没人知道他确实“无德”还是怎样?
      还好她反应迅速,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又给生吞了回去。
      
      宁贵妃并没有察觉到宁越的异常,她只皱着眉叹气:“就算是为了避开那个老色胚,你也不应该伤害自己啊!你怕什么?实在不行,还有姐姐——”
      “姐!姐姐!我的亲姐哎!”宁越连忙抓住她拍着自己胸口的手,“你那计划更不靠谱好吧!行刺皇帝什么的,咱们还是等真万不得已的时候再考虑,好么?”
      
      宁贵妃生性真的太单纯了。对于她们姐妹所面临的危机,她的终极解决之道只有一个——实在不行,老娘就去弑君!
      确实,身为皇帝的枕边人,又是最得宠的妃子,她要是真想取了皇帝的性命,机会其实还真不少。
      可是,一旦做了这件事,她自己也就再也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她豁出一切了,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了……
      就比如——宁越危在旦夕之时。
      
      “小越,你放心吧!姐姐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这是十几年前亡国之际,抱着仍在襁褓中的妹妹,宁蕊做出的承诺。
      为了这个承诺,她不惜委身仇人,留在后宫之中,逢迎讨好武德帝十数年,为的就是能让自己唯一的妹妹能有机会平安长大。
      
      “那个老匹夫!”一想到武德帝那猥琐的嘴脸,宁贵妃就忍不住气从中来。
      “我还以为,只要他们信了你是男儿身,至少就不会……”宁贵妃羞愤难言,“没想到,这老货竟龌龊至此!你才十六岁啊!他怎么下得了手?”
      “姐姐。”宁越倒显得异常冷静,“关于我的性别,武德帝当初未必就是真信了。不过是你那么一说,他就姑且那么一信罢了。
      横竖我也无法逃脱他的掌控,到底是男是女,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或者说,我若真是男儿身,说不定反倒更符合他的期待。
      但是我想,他这些年来其实从来都不曾放弃过对我性别的怀疑——这一点,从他一次比一次更加露骨的试探就能看得出来。”
      
      十六年前,宁蕊与原主宁越,同为前朝公主。两人一母同胞,都是正宫皇后所出的嫡公主,可谓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不曾想,前朝皇帝在一次御驾亲征的途中意外身故,身位前朝大将军的武德帝则趁机起兵造反,一举推翻了前朝皇室的统治。
      当战火烧到皇宫之时,皇后娘娘已殉节而亡,宫里只留下年仅十六岁的嫡长公主——宁蕊,和皇后才刚刚诞下的婴儿——宁越。
      前朝末帝膝下单薄,亡国之际,除了一名刚刚成年的庶长子远在封地之外,宫中竟只有这么两位公主在。
      
      那名庶长子,据说也是个颇有城府的狠人,当年听闻武德帝造反一事之后,深知自己当时绝非武德帝的对手,便当机立断抢在武德帝的部队找到他之前,带领心腹部队遁入深山,至今仍旧不知所踪。
      
      也许是为了安抚前朝旧臣,更可能是迷恋长公主的美貌,总之,武德帝对待宁蕊的态度倒是颇为温和。
      但是……在如何对待这名前朝皇室新生儿的问题上,武德帝就显得颇为犹豫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