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而来 ...

  •   “宁王!宁王……”
      若隐若现的呼喊声,震动着宁越的耳膜。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这声音有些遥远,让她完全没有实感。
      刺眼的阳光透过盖在她脸上的树叶缝隙,照射在她的眼皮上。宁越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却依旧没有睁开的意愿。
      
      疼,真疼!
      浑身上下的骨头宛如错位了一样,到处都在抽痛着。骨头们争先恐后地用疼痛清晰地向她申明着自己的存在。
      恭喜!即便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您也并没有失去任何一块骨骼哟!
      
      宁越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非常不情愿地张开双眼。
      不远处,那个持续呼唤着她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显然并没有发现被层层落叶掩盖得严严实实的她。
      如果她继续不给予回应,那么这些寻找她的人想必会逐渐走远,把她一个人独自留在这冰冷的悬崖之下。
      眼下的时节已是深秋,现在还能感受到些许夕阳的余温,但若是再晚些,等到日落月升,温度必然会急转直下。到那时,身上没有任何御寒措施的她,一定会被冻死在这里的。
      更不必说此处位于深山正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夜行的猛兽正躲藏在暗处伺机而动,就等着月黑风高好捕猎呢!
      她这一身伤,想是不必等到冻死,便会先被那些嗅着她鲜血气息的野兽们找上门来,啃噬殆尽了……
      
      若是结局真是这样展开,说不定就遂了那位原主的心愿吧……
      若不是走通无路甘愿一死,她又何必从悬崖高处纵身一跃?
      也不知是原主的运气太差,还是宁越的运气太好,总之,穿越时空掉到这里的宁越,并没有在悬崖下方这个落叶坑里领到一个四分五裂不成人形的壳子——万幸,万幸!
      
      原主固然是一心求死,但宁越却一点也不想死。
      她还很年轻,还没活够呢!
      在现代社会莫名其妙被车撞死就已经够倒霉的了,她可不想穿越了之后还得迅速变成野兽的越冬口粮。
      原主与她同名同姓,身份尊贵非常,可自小就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莫大压力。如今她还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就已经生无可恋只求一死了。
      她宁越可不一样!她的命贱得很!在她看来,压力什么的,就算再怎么无法承受,也没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了!
      从再度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她就暗自对自己发誓:就算将来的日子再艰难,她也一定要活下去!
      
      整理了一番原主的记忆,宁越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挪动手指向身体旁摸索了一番,好不容易摸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得亏原主跌落下来时没砸到这块石头上面,要不然,就算不死至少也得骨折!
      宁越盘摸着那石头,强自撑起了身子。
      她把那块头颅大小的石头捧过来打量了以会,又掂了掂重量。再偏头去看自己满是擦伤,正不断渗出鲜血的小腿。
      叹了口气,她咽了口唾沫,闭上眼用力把石块朝着自己受伤的小腿重重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她“啊”地一声惨叫出声,继而大叫道:“救命啊!我在这里!”
      
      很快,宁越被救了回去。
      她整个人被小心谨慎地安置在软垫之上,抬回了位于悬崖上方的营帐内。
      这支队伍现在虽然正在旅途中,待遇不比平常,但属于宁越的营帐还是这整个队伍里数一数二的豪华。
      
      宁越被众人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她连一根手指都不必动,便有一群人如同对待绝世珍宝一般,毕恭毕敬地将她移上了软塌。
      紧接着,就有好些美貌温柔的宫装侍女,端着一应洗漱用具鱼贯而入。为首的那名侍女手上端着个黄铜盆,里面盛着的水竟还是温热得恰到好处的。
      次一名的侍女一双青葱般的手上捧着一方雪白柔软的丝巾,她用那丝巾沾了些温水,举止轻柔地擦拭着宁越脸上和手上的脏污。
      再后面的几位则拿着丝质的帕子,极小心地清理着她周身被树枝划开的细小伤口。
      每一位的力道都犹如羽毛轻拂过宁越的肌肤,竟连一丝半点多余的痛楚都感觉不到。
      
      宁越头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封建统治阶级特权”,那真是只有她想不到,没有古人做不到啊!
      她还没享受够呢,就看到帐外又有好些个扛着药箱的白胡子老头被迎了进来。
      
      “参见宁王。”那群白胡子老头战战兢兢地在宁越面前跪下,一齐参拜道。同时,他们也小心翼翼地靠眼角余光观察着她的脸色。
      “免礼。”宁越按着记忆中原主的态度,随便应付了一句。
      
      “臣等恳请为宁王疗伤。”
      白胡子老头们的额头都冒出了汗珠。明明已经是秋日,他们却连背上的里衣都被汗浸湿了。
      上苍保佑,只希望今天的宁王能好说话一些。
      要知道,每一次他折腾的虽是他自己的身子,可最后会倒霉被问罪的,可都是他们啊!
      
      “哦……疗伤啊……”宁越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
      她苏日安觉得自己这些皮外伤都没啥可疗的,但眼前这些边磕头边抖如筛糠的老头儿却给她一种:你不安排些任务下来,我们就只能把地给你磕穿了的幻觉。
      “孤的左腿似乎折了,你们给孤看看吧。”宁越无可无不可地开了口。
      
      白胡子老头们哪个都没想到,宁王开口居然不是让他们当场滚蛋的,一时间大家都怔住了。
      宁越眼看着他们都成了木人,正要再说话,就见他们如梦初醒,一脸得了特赦的喜不自胜,连滚带爬地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守着宁越的左腿。
      那架势~就差把她这条腿给供起来了!
      
      再次征得了宁越的同意后,白胡子老爷爷们取了银剪子,仔细用烛火烧了一遍,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宁越的裤腿从膝下剪开,轻手轻脚地揭开。
      布料掀开之后,宁越的小腿上那青紫一片,严重扭曲,还有着一道血肉模糊外翻的伤口,就这样显露在众人面前。
      
      这伤口才一露面,就引得在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倒不是说这伤真的有多么严重,在场的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太医们,哪个不曾医治过比这严重十倍的伤口?
      但这样的伤偏偏落在这从小娇生惯养,连指甲盖那么大的皮都没蹭破过的宁王身上,这可真是比天还大的大事了!
      想一想陛下对宁王的看重,若宁王这腿上真因此落下疤,那他们这些负责伺候的下人岂不是各个都要被问罪?
      往深处想,这伤势要再严重些,宁王的腿就此落下残疾……那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家老小都算上,全给抵了命都不够!
      
      “看够了没?!还能不能治啊?!能治就快点,不能治就给孤滚!”宁越那不怒而威的声音把满心恐惧的太医们一个个催回了魂。
      还能不能行了?宁越不禁皱眉。
      自己是不是失算了啊?就他们个个手都打颤的老年痴呆样儿,会不会自己这本来没啥大事的小骨折,让他们一努力,就给整成个终身残疾了?
      那她可就亏大发了啊~!
      
      好在在场诸位老爷爷好歹都是评上了太医职称的,业务水平还算是可圈可点。
      只见为首的那位胡子最长也最白的老先生,小心翼翼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抚过宁越的伤腿,力道轻柔地几乎让宁越完全没感觉到。
      良久,他才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
      “宁王殿下请放心,您的腿伤虽看起来可怖,但其实并不严重。老臣已探查过了,断口亦十分平整,只需由臣等将您的伤骨接上,再辅以草药……想来不出三月,就能恢复如初了。”老先生一躬到地,把这一通话一口气说完了。
      
      废话!
      宁越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她自己砸出来的伤,断骨当然平整啊!她又不是冲着粉碎性骨折去的。
      不过……竟然要三个月么?
      宁越暗自琢磨着,以她的经验,这种伤势若用她家的独门外伤药膏,最多不过个把月就足以痊愈了。但这老头儿却说需要三个月……想来,这就是经验的差距了。
      不过这样想来,这大概可以算是她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还能保有的,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了。
      
      宁越心不在焉地点着头,挥手示意让太医们自由发挥。
      横竖他们用的草药,日后她都得偷偷换成自家的秘制药膏的,现在么……就随他们吧!
      反正都是当得上太医的老先生们,想来也不至于会犯接骨都接不准的低级错误吧?
      
      接下来,宁越就像在看一部0.25倍速的电影,亲眼瞧着这群白胡子老人家以慢到超出她想像的速度,宛如绣花一样把她这条伤腿包扎了起来。
      大约是怕她这位任性惯了王爷不知何时又会故态复萌。万一再冒出来个拖着伤腿到处跑的行为,只怕又会加重伤势。于是,太医们生生把宁越这条腿包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粽子!
      
      等他们终于完工了,宁越轻轻在粽子上敲了两下。
      不得不承认,她现在就算立即用这条腿去踹人,把人踹飞了,只怕也不会伤到里面的断骨了。在没有石膏的古代,能把她这条伤腿包得这么结实,这群老头也确实不容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求收藏!求评论!求提意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