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图大陆》铂金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12 11:1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青根绘心 ...

  •   “墨先生,你徒弟可曾醒来过?”
      “已经昏睡了两日,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唉,多事之秋,朱雀画院那位画尊的爱徒,赤灵绘心被夺,可怜连命都丢了。顾青舟他……”
      
      顾青舟从浑噩中醒来,隐约听见师父在与人说话,他稍稍一动,外面的说话声隐去,不一会便有人进来了。
      
      来人用象牙扇骨拨开幔帐,扇坠上镶嵌的大宝石熠熠生辉,踏入寝室的脚上,连鞋面都满是珍珠宝石,珠光耀眼。
      
      此人身上佩戴了不少贵重饰物,琳琅佩饰玉石相击,一阵清脆悦耳,也是现在最让顾青舟安心的声音。
      
      一只手掌伸过来,捂住了他的额头,特意小心避开伤口。
      
      “总算退烧了!”
      
      “师父——”顾青舟将对方胸前繁复的珠链掀到一边,自己把脸挤了过去蹭了蹭。
      
      “别乱动,压住我的宝珠了,别搁到你的脸!”来人笑骂道,语气再温柔不过,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从特意压柔的声线中,听出那么一丝不自觉的骄纵。
      
      此人正是他的老师墨雪涛,据说是宝石画派传人,虽然他本人从没承认过。但一手自制颜料所用的耗材,就足已令超过九成画师破产。
      
      别人用朱砂、雄黄、孔雀石、蛤粉等物磨粉作画,他却用鸡血石、玛瑙、琥珀、田黄,连上等的翡翠、珍珠、绿宝石也逃不过被研粉。所以他的润格也高得吓人,偏偏求画的人趋之若鹜。
      
      这些在旁人眼中视若珍宝的扇坠、荷包、香囊、戒面,师父随身佩戴,却只当它们是随时可以入画的颜料。
      
      周身珠光宝气,富贵逼人,墨雪涛长相雍容又气质出尘,也是画院最受欢迎的师长之一。
      
      顾青舟视力受损,更觉得师父一身亮闪闪的珠宝亲切,双眼不自觉就湿润了。
      
      “师父……”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青舟,为师在这儿。”墨雪涛在他脸颊上捏了一把,柔声道,“十年前我将你带进画院,你哭过一次,这些年便再也没见过了。哪怕你自己受了委屈,也从不在我面前表现。青舟,这是我第二次见你哭。”
      
      “徒儿让师父担心了。”顾青舟从对方怀里起身,不好意思道,“我没有觉得委屈,现在也不想哭,可是……”
      
      “可是眼泪止不住。”墨雪涛代为回答,神情凝重。他手指轻覆在顾青舟的眼睑上,拭去眼泪,可是指腹又很快沾湿。
      
      “好徒儿,你流泪,是因为你的身体在告诉你,你伤得很严重。”墨雪涛揉了揉对方的头发道,“绝迹此界二十年的摘心手,重现五大画院,你能活下来,已经让我很欣喜。”
      
      “摘心手?”尽管从没听过,从师父凝重的神情,顾青舟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突然想起了那一晚的凶险,急促道:“师父!那日替我护法的王师弟,现在怎么样!他……他还安好吗?”
      
      师父没有立刻回答他,轻叹一声道:“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
      “你不要多想,这件事画院会查明原委,好好养伤。”
      
      尽管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王师弟因为自己的原因毙命,顾青舟心中着实不好受。对于王师弟的事,他心中还有一些疑问,现在都开不了口。
      
      稍作稳定情绪,他问道:“师父,什么是摘心手?”
      
      墨雪涛放在他头发的手顿了顿,叹息一声道:“世间绘心有五种,对应五色、五行。分别为赤灵、青根、黄基、白钥、黑海,合称五色绘心。”
      
      “摘心手是一种阴毒的手法,出手只有一招,指穿眉心,留下一个血窟窿,这一招可摘尽天下绘心,掠夺他人画师资质,成就自身。本该二十年前就绝迹了。”
      
      “可它再次出现。”墨雪涛眼神透出冷意,“三日前,朱雀画院院长以大鹏传书,将自己爱徒被人以摘心手,夺去赤灵绘心的消息传遍五院,意图提醒各院戒备,共谋对策。大鹏展翅一日万里,却还是慢了一步。我差点没了徒弟,成为整个画院的怜悯对象。”
      
      “……”让最好面子的师父差点变成可怜人,顾青舟不知道该安慰对方,还是该安慰更加可怜的自己。
      
      那晚他痛醒过来,就感知到自己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是因为被人摘去了绘心,所以他的双眼才视力受损,现在更流泪不止吗?
      
      五色者,青为肝。
      他绘心受损影响到肝,而肝不好直接发作在眼睛上,显现在指甲上……
      
      顾青舟低头看自己的手,可惜半瞎状态,看不出自己的指甲是红润还是惨白。
      
      他就这么低着头,想到自己被开了脑洞,又赶紧抬起来。
      “师父,我的青根绘心,是不是……也被人摘了?”
      “师父,我是不是毁容了?”
      
      墨雪涛揉了揉他的一头乌发道:“为师不想骗你。是!不过那人本事没学到家,你的绘心并没有被完全剥离,你好好养伤,还是有希望的。”
      
      “师父是说绘心还是我的脸?”
      “……”墨师父手里的扇骨,没忍住举了一下。
      
      “青舟,为师送你四个字:知足常乐。朱雀画院那个倒霉蛋,赤灵绘心被人摘了个干净。赤为心,人无心即死,可怜朱院长一大把年纪,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不同,你还有机会。”
      
      顾青舟低应了一声。青属木,本就代表生机,有一线生机自然代表有希望,有无数的机会。
      
      哪怕是为了捍卫他师父的面子,他也不能自怜自哀,要坚强活下去,让自家师父不会痛失爱徒,成为众人的同情对象。而且成为画师的自己,也无需他人同情。
      
      墨雪涛不知道自家徒儿在心中腹诽自己,给对方理了理揉乱的头发,暗自舒了一口气。
      
      顾青舟比他想象中乐观坚强,即使在最难熬的这一刻,也努力逗乐他,不希望他担心,实在懂事到让人心疼。
      
      他打量着对方苍白的脸,一双含泪的眼眸,格外楚楚可怜。
      
      可惜了……
      
      顾青舟从小就长得好看,现在容貌也没长歪,少年清新俊逸的外表讨人喜欢,尤其是一双眸子,清澈明亮不媚不妖,就像三伏天捧上一弯泉水格外招人好感,让人印象深刻。
      
      如今这双眼睛水汪汪的,平添了三分柔弱,让人忆起江南三月的蒙蒙烟雨,也让他回忆起了十年前,带着小小的顾青舟回画院。
      
      离开了父母的小家伙,哭的双眼通红,那时候的顾青舟,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本以为是个泪包,要好好哄着,没想到他看走了眼,这孩子比谁都要强。十年了,这是他第二次见对方哭。
      
      哪怕陷入低谷,暗地里被人欺负,他也从没见顾青舟吭声过。
      
      这几年来,他等着对方开口求助,可是对方默默苦撑。他等来的对方第一次呼救,居然是一脸血倒在他怀里差点没命的场景。
      
      回想两天前发生的那一幕,墨雪涛感到心口憋闷窒息。
      
      叫一声苦,有这么难吗?
      
      墨雪涛瞥向对方水汪汪的眼睛,看得人心软。
      
      这孩子出事后似乎变得喜欢撒娇了,不过,对这徒儿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
      
      人心都是肉长的,顾青舟能哭得让他心疼,也能让别人动容。墨雪涛心中有了计校,哪怕这徒弟废了,他也想办法让其能继续留在画院。
      
      “师父,你盯得徒儿心发慌。”顾青舟打了个寒颤。
      
      墨雪涛矜持道:“你画作都交了,怕什么?为师在为你盘算今后的出路。你实话告诉我,你的双眼,现在瞎到什么程度?”
      
      “……徒儿没瞎。”
      “不可能。”
      
      “师父——”顾青舟坦白道,“我能看见东西!就是看什么都灰蒙蒙的,好像隔了一层纱,能分辨明暗深浅变化。”
      
      墨雪涛捏了捏眉心,对当下情况了然。
      他安慰道:“你绘心受到重创,能活着,没有完全瞎,坦白说已经给为师带来太多意外了。”
      
      “……”果然是自家师父。
      
      “这么说,你的眼睛,能看清为师的脸?看得清为师俊美无俦的容貌?”
      
      “……能看清。”顾青舟眼角抽了抽。
      
      “乖徒儿,为师这身新袍子,你也能看得清款式咯?”
      “能看清。就是无法分辨颜色。”
      
      “为师明白了。”墨雪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告诉为师,这枚翡翠扳指是什么颜色?”
      “……师父,你透露颜色给我了!”
      
      “哦,那为师这串深海珍珠呢?”
      “……深色,是黑珍珠?”
      “这是串浅水紫珍珠。我大概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
      
      一番测试,墨雪涛开始只以为对方故作乐观,却发觉顾青舟的心态很好,这不符合常理,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事发生。比如……那只传讯的小鸟。他从没见谁能把鸟画得那么寒碜。
      
      “和我说说那日详情,对了,还有那只……看着很代情绪的小肥鸟,是你画的?”
      
      【愤怒的小鸟.jpg】
      
      顾青舟身子僵硬,该来的还是来了。这一刻让他心里惧怕的,竟然不是强迫自己回忆被人夺走绘心的惨剧,而是师父质疑自己的画技为什么退步那么大。
      
      将脑中再度浮现的杂象抛走,顾青舟开始回忆那晚。
      
      从悟道茶喝出问题,到自己获得画道认可,原原本本据实说了一遍,除了隐去他第一本命灵图是个表情包。
      
      “你成为画师了?”墨雪涛听闻惊喜交加。
      
      “师父,徒儿证明给您看!”顾青舟闭眼体会一番,运用起成为画师后,都将拥有的能力,周身浮出一层光罩。
      
      不过本该是青绿色的光罩,除了头顶边缘还残存着一些属于青根绘心的色彩,其他地方都透着灰败。这次不用双眼,他的感知清晰反馈给他,这罩子是什么模样。
      
      【爱是一道光,绿到心发慌.jpg】
      
      脑海里不知怎么,浮现过一张来自异域的图。顾青舟心神一荡,浑身的罩子立刻碎裂。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这四位斗图师的霸王票~
    Mr.Riddle扔了1个地雷
    磨叽~扔了1个地雷
    swin不是洗发水扔了1个火箭炮
    无酒一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