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下 ...

  •   楚留香的朋友遍天下,为了朋友,楚留香可以做许多事,应邀赴生辰宴不过是个小事。
      
      万胜镖局的总镖头与楚留香是朋友。
      
      宴席上的楚留香确实仍然保持着他那翩翩风度,又和周边人融成一片。东道主却看出来楚留香有点心不在焉。
      
      “楚香帅可是觉得我招待不周?”
      “哪里哪里,这酒醇得很,我只觉得有些醉了。”
      
      不过是借口罢了。楚留香自己心里清楚。眼下差不离是喝药的时辰,蓉蓉能不能顺顺当当将药给胡铁花灌下去可是两说。胡铁花多半是不肯喝的,那甜儿多半要跳出来拿晚饭的烧乳鸽威胁胡铁花。甜儿与胡铁花比瞪眼必定是要输的,一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人的眼睛像胡铁花那般又大又亮的眼睛。
      
      ……咳,走神了。
      
      楚留香挠了挠自己的鼻侧,照旧同旁边的人喝起酒来。
      
      一份份的生辰贺礼奉上,楚留香带来的那颗南海明珠拔了头筹,一众人便缠着楚留香行酒令要灌他。纵然楚留香山行海量,也真醉了去。待楚留香自厢房中醒来,和原本计划着的归期相比已多耽搁了一日。
      
      胡铁花该醒了罢。
      楚留香向镖局众人告辞的时候,心中如是想着。及念至此,快马扬鞭。
      
      自家的庄子还是要去的,何况还有两坛才试成的梅郎醉等着。
      
      梅郎醉据说是前朝江左一带传下的方子。须取梅岭三九雪,凑压雪的冰心腊梅,再配些其他酒料埋窖两载,才算初成,又要依次寻大书院、大战场、大公堂,去沾那或许子虚乌有的书卷气、战意、富贵气。酒液色如琥珀,入口醇厚转清,后劲却似火烧,游四肢,通百骸,酣畅淋漓。这方子多年来极少有人能试成,十缸出一壶都是靠杜康祖师爷荫庇得来的运气,现在可是有两坛。
      
      桌前。
      
      一人,一罐,一壶,一杯。
      瓷罐里盛着袅袅冷气的冰块,雕了叶梅的玉壶扣着珐琅帽,与玉壶相配的玉杯中琥珀琼浆,映了人影。
      
      酒液入喉。
      
      当真是好酒。
      
      楚留香阖眼回味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旁边候着的酒侍便主动上前斟了一杯。不过楚留香此时的心思并没有在酒上。他莫名想起了儿时自己与胡铁花嬉闹,胡铁花给自己下了巴豆,自己便将他丢进隔壁张家的酒缸泡了三天三夜才捞出来。
      
      那个时候的胡铁花已经很能喝酒了——至少在同龄人当中。
      
      这样的好酒,至少要分他一半。
      
      风寒好得差不多了罢?
      
      喜欢不喜欢高亚男也由他去,他胡铁花永远是自己的兄弟。
      
      “我还在外面做什么?我应该喝完这壶酒,然后回去找老胡。”
      
      楚留香想着,又喝了一杯。杯子才撂下,地上那封好的一坛便入了手,入手的酒坛便随人上马,即刻往海岸的方向赶去。
      
      似乎,什么心思与往日不同,而楚留香自己没发觉出来。
      不过,来日方长,要发觉,有的是机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