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01 ...

  •   《这夜色撩人》
      文/持尘
      
      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圣经》
      
      Chapter01
      
      屋里点着一盏白炽灯,吊扇挂在天花板上吱嘎吱嘎转,钟瑾瞥眼窗外,天与地之间黑黝黝一片。又等一会儿,雨势渐停,天亮了些许,西边依稀透出几道红霞。
      
      钟瑾低头看时间,过了六点一刻,钟瑜还没回家。明天开学报道日,钟瑜的作业还没完成,人玩的没个影,真正急坏钟瑾。
      
      门外传来一串旋急的脚步声,人没进门,声音老远传进来,钟瑜急吼吼的叫:“姐、姐、姐!十万救急!”
      钟瑜一进院门,扔下自行车就两腿不停,哪吒脚下安了风火轮般飞进来:“你不帮我我明天死翘翘!”
      
      钟瑾放下手里的书,相比较妹妹的火急火燎,她神色娴静,轻轻问:“什么事?”心里却大约知道钟瑜求她何事。
      
      说话间,钟瑜已经从房间里火速拎出书包,拉着钟瑾的手往门外走:“来不及说了,快跟我走!”
      “去干嘛?”钟瑾一头雾水,被钟瑜拉到门口,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
      “反正爸妈都不在,我们可以玩晚一点回家!我约了同学去一茶一坐写作业,你教我们!”钟瑜一屁股跳上自行车后座。
      
      走进一茶一坐,钟瑜的同学向晴朝她们招手。
      钟瑜可骄傲了,拉着钟瑾的手兴冲冲跑过去落座,“我把我姐叫来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她!”
      
      说话间,钟瑜拉开拉链取出几张试卷,书包积了灰,钟瑜被呛的直咳嗽,嫌弃地丢在旁边,笔和试卷一块儿移到钟瑾眼皮子底下,挨过去:“姐,分班你听说没,高二文理分科分班也就算了,高三还来个乾坤大挪移,搞死我们了。”
      
      “对啊对啊,”向晴赞同地直点头道:“学校真爱折腾,这学期钟瑜和我都被分到宋婆子班上,完了完了。”
      钟瑜接口道:“可不是,那老婆子简直是我们这种学渣的噩梦!可惜姐姐你没跟我一个班,要不然我还能仰仗你的光辉。”
      
      钟瑾翻两下试卷:“只要你们好好学,分哪个班都一样啊。”试卷挪回钟瑜手里,“自己做,不懂我再教你。”
      钟瑜苦拉一张脸,“姐,你比宋婆子还不讲情面。你知道我这脑子,你不帮我做,做到明天我都完成不了,我铁定会被宋婆子那个母夜叉盯上的,你不会想让你可爱的妹妹一开学就被本年段最可怕的冷血老妖婆捉到把柄吧?”
      
      对于妹妹,钟瑾狠不下心来,叹了口气,笔塞进女孩纤细的手指,点点卷面,“写吧,这学期很关键,你上点心,考个大专不是难事。你认真点,宋老师不会故意为难你的。”
      
      小姑娘深知钟瑾的性子,再不情愿也不得不向命运低下高昂的头颅,两颗脑袋垂下去,安安静静趴在桌子上写起来。钟瑾拿出刚才没看完的书继续看,好景不长,没写几个字,两小姑娘又不安分了,笔一丢,吃东西喝茶聊起天来,钟瑾没管她们,顾自沉浸书海不可自拔。
      
      突然,钟瑜和向晴叫起来,激动地拉钟瑾道:“姐、姐,你看谁他们来啦!”
      
      钟瑾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喧闹,门口停着四五辆摩托车,几个男生摘掉头盔走进来,在斜对面一张桌子上坐下,歪歪扭扭斜坐着,原本整洁安静的店里,顿时有种乌烟瘴气之感。钟瑾不自觉皱了皱眉心,她对这些不感兴趣,注意力继续回到书上。
      
      钟瑜四处搜寻,“咦”一声,“向晴,看见叶淮生没有?”
      向晴也在找人,看了一圈,不无失望道:“看来没来。”
      “怎么会,蒋小明几个都来了,叶淮生会缺席?”
      向晴摇摇头,没主意。
      
      重型机车的马达声隔老远都能听到,骑车的人黑裤白T,戴着头盔,看不到脸。坐在窗口的向晴指着那边,低声又掩饰不住兴奋道:“钟钟,叶、叶淮生来啦!”
      
      钟瑜凑过去,顺便拉起一旁看书的钟瑾,“哇!姐,今天好棒,竟然在这里偶遇叶淮生!”
      “叶淮生是谁?”钟瑾疑虑地朝玻璃窗外看去。
      
      少年停下车,长腿点地,利落摘了头盔跨下车,朝里面走进来。
      浓眉黑眼,刀削般的轮廓线条,鼻骨高挺,嘴唇抿成一线,身姿挺拔,和刚才走进的那伙人很不一样。
      
      “姐,你不是吧,叶淮生你都不知道?他是我们高中部的传奇人物啊我的姐姐,你真太out啦!”钟瑜一脸“我姐姐读书读傻了”的表情,开始滔滔不绝给钟瑾科普叶淮生此人的生平事迹。
      
      叶淮生这个名字钟瑾听过不少回,但从来没想过和人对照起来,年级十二个班,好生班和差生班分两个楼层,钟瑾不认得叶淮生很正常。但在平常惹事生非的钟瑜眼里,不认得叶淮生的钟瑾不啻为未出尘世的仙女般稀有。
      
      眨眼,叶淮生走进来,头盔往旁边一搁,径自加入到那桌吞云吐雾的流气少年人里头。
      
      钟瑜撸起袖子,对向晴和钟瑾说道:“我跟叶淮生打个招呼去。”
      
      钟瑜说完,猴子一样蹿去那群少年中间。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少年们起哄吹口哨,而叶淮生表情淡然,手指垂在身侧夹着烟,全程没有看一眼钟瑜。
      
      钟瑜倒也没有特别尴尬,和那边几个男生打情骂俏起来,过会儿又春风得意马蹄疾地走回来,那边几个男生的目光也被勾过来。
      
      钟瑾见钟瑜安然无恙回来,悬着的一颗心放下。她和钟瑜是双胞胎姐妹,只早出生两分钟,为了这提早的两分钟,无时无刻不担负着做姐姐的责任。
      
      单从容貌辨别,很容易区分谁是钟瑾谁是钟瑜——两姐妹不仅长的一点都不像,性格更是大相径庭,要不是亲戚朋友亲眼见证这两娃儿从同一个母胎出来,任谁都不信她们是双胞胎。
      
      相较于姐姐钟瑾的文静心细,钟瑜实实在在的活泼分子,高中两年谈的恋爱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每天书包里带的最多的不是书本试卷,而是化妆品和时装杂志,眼见下学期升高三,钟瑜玩性不收,钟瑾实在拿这个校花妹妹没辙,每回训她都是一句“姐,我本就不是读书那块料,还不如早早出去打工,挣来的钱供你上大学”,钟瑾哭笑不得。
      
      钟瑜笑呵呵地和向晴两个头并头喜笑颜开,钟瑾捧起书在她们两个对面看书,外界的一切缤纷吵闹都与她无关。
      
      那里,蒋小明意犹未尽道:“真不愧是大校花,生哥,那妞你觉得怎么样?”
      叶淮生闻言,朝靠窗的位置看了一眼,这一看,目光却不动了。
      
      坐在窗口看书的女生,美好安静的侧脸,黑发松松软软搭在肩头,在窗外映进的淡淡霞光里,脑海中无端端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
      
      叶淮生勾唇笑了下,“也就那样。”
      
      ……
      
      第二天一早,钟瑾费九牛二虎之力叫醒赖床不起的妹妹,钟爸出差去了,钟妈和小姐妹出门旅游,钟瑾带着妹妹去学校报道。
      
      钟瑜跟姐姐钟瑾各骑一辆自行车往中学去。今天的街道上特别热闹,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私家车、摩托车、自行车全都朝弘毅国际部去。
      
      弘毅国际部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所私立学校,内设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国际外国语学院,据说是本市师资力量最雄厚的学校,来这里上学的学生家庭条件非富即贵,也有像钟瑾这样凭借自身实力考进来,并且免除了三年学杂费等特优生。
      
      钟瑾把自行车放进车棚,和钟瑜肩并肩去教学楼,在大厅解散,已经知道分班的钟瑜不陪她去公告栏看分班,转去小超市买东西。
      
      去的不算早,橱窗前围满人。钟瑾想往前面挤点,被后面一只手拍住肩膀往后带,一个聒噪的男生的声音冲着她耳朵叫:“喂,你谁啊,挡着我们了!”
      
      钟瑾愕然转头,最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刚才说话的男生,而是旁边闲倚在大厅柱子上的那个高个儿男生,右手斜勾着单肩书包,咬着口香糖,长腿无处安放,微曲着脚尖轻点柱子,模样十分不羁。钟瑾这才注意到周围逐渐多起来的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大多数都是女生。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生和另外两个挥手叫挡道的同学走开:“生哥来了,都让让,让让!”
      学校领导驾到都没这阵仗。
      
      钟瑾垂眼往边上让了让,身旁两个女生小声说话声落进耳里,“高二五班的叶淮生,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就他,上学期把宋老师气到生病,不知道这个学期哪个老师倒霉了。”
      说话的人一脸唏嘘。
      
      叶淮生?钟瑾愣愣,最近老是听到这个名字。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少年玩世不恭的样子。
      
      钟瑾抬起头搜寻自己的名字。他们学校高中有个特点,把学习成绩好的和不好的分为两个不同类别,九班、十班、十一班和十二班拔尖班,剩下的都是普通班,拔尖班里最好的是十二班,但也不乏靠关系进入的“垃圾生”,本学期排班按上学期的名次排名分下来,钟瑾又是全年段第一,很快在十二班第一个位置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看完自己的名字,钟瑾顺便朝最底下瞥了眼,班主任后面紧跟宋婆子的大名,钟瑾揉揉眼睛,仔细看,没错,就是宋老师。
      
      钟瑾很快往名单上扫了一眼,没有看见钟瑜的名字,实际上钟瑜也不可能出现在十二班的班级名册上,但是这一扫让她看见一个不期然的名字:叶淮生,吊车尾的位置上。钟瑾眨眨眼,确实是叶淮生,高三只有这么一个叶淮生,没有第二人选。
      
      钟瑾忍不住好奇,余光朝柱子那边投去。
      
      刚才叫嚣的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声音传过来:“十二班十二班!不愧是生哥,随便考考就十二班,秒杀啊!”
      这话特别大声,这边都听到了,人群有同学捂着嘴巴憋笑,旁边一个男生小声说出他的心里话:“不知道动了什么关系挖进去的,走后门,嘚瑟什么!”
      
      钟瑾在第二排班级名单上找到钟瑜的名字,班主任不是宋婆子。拉着书包背带,提步离开。
      
      “姐!”钟瑜扬声叫,把一干人的视线投注到这里。
      比起钟瑜的知名度,钟瑾虽然成绩很好,但低调,除了老师嘴里夸奖的好学生,得奖名册里频频出现的概率,她的存在度远远低于校花钟瑜。
      
      现在所有人都注意到这边,钟瑾有些不习惯地低下脑袋。
      
      钟瑜的到来,给大厅增添了一丝热闹的氛围,像交际花一样挨个打招呼,和钟瑾不同,钟瑜学习不行,顶会玩,社会上、学校里走到哪里没有她不认识的。
      
      钟瑜在叶淮生边上特意停下脚步,扬手“嗨”了一声,“叶淮生,我们又碰面了!”对上叶淮生一张冷脸,钟瑜丝毫不露怯,跟旁边的蒋小明几个依次打完招呼才到钟瑾身边。
      
      “姐,”钟瑜勾住钟瑾的肩膀,“你在哪个班?”
      钟瑾还没开口,刚刚旁边那个男生帮着开腔:“你姐姐学习成绩这么好,当然是十二班!”
      
      钟瑜勾勾唇角,比了个耶的手势,难掩骄傲:“哈!我就知道!我姐最棒啦!”
      钟瑾更不好意思了,扯了把钟瑜:“我们走吧。”
      
      “怎么走了?不多聊会儿?“男生们失落的声音。
      钟瑜大方挥挥手:”下次见面聊,拜拜!”
      
      ……
      
      叶淮生视线落在不远处一个点上,等人走远些,才侧过头,下巴指指那边,问旁边的蒋小明:“那女的谁?”
      
      蒋小明目光还停留在远处的钟瑜身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生哥你不认得她了?二班的钟瑜,昨天在一茶一坐,你忘了?校花就是她,这学期分到三班,跟蚊子一个班的。”说着用手捅捅蚊子,“你小子有福了,那娘儿们骚的不行。”
      
      蚊子嘿嘿笑,跟着不怀好意打量着钟瑜的背影。
      
      叶淮生取了根烟含在嘴里,微微侧头点火,目光仍停留在远去的地方没有动,他吊儿郎当地靠着柱子,抽两口,眼睛微眯,烟味随着说话声慵懒溢出:“旁边那个。”
      
      “哦哦哦!”蒋小明这才反应起来,原来他生哥对钟瑜没兴趣哇,开心起来话也就多:“那女的就钟瑜的姐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书呆子一个,长的还挺好看,人太闷,无趣。”
      
      “哟哟哟,不得了,你还会背诗啊!”蚊子嘲笑他。
      蒋小明颇有点得意,但还是很谦虚的说:“我也是有文化底蕴的人,最厉害的还是我们生哥,考到十二班,学霸班级,牛逼!”
      
      叶淮生眯眼抽着烟,看他们玩闹,许久没有插话,隔了半分钟,一支烟下去一大半,才开声问了一句:“那女的叫什么名字?”
      
      “钟瑾。”蒋小明抢着说,心里头却纳闷。
      生哥什么时候对这种小豆芽似的女生感兴趣了?
      
      不等蒋小明纳闷完,叶淮生把烟丢在地上,鞋子碾两下,勾起书包:“走,报名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说明一下:钟瑾和钟瑜是异卵双生,长得不像,也是双胞胎。长得像的是同卵双生。
    第一次写校园文,多多包涵,抱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