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纸上的青春
      一
      
      他和她是在06年认识的。那一年的春天,春寒料峭。他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情人节,因为他们在那一天开学,他看到学校门口有好多卖玫瑰花的小贩,只是他没有女朋友。
      
      他当初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文科,不顾家人的反对,并没有青春期的叛逆,只是因为他钟爱语文历史,而讨厌物理和化学。他来到教室选择了一个靠近后门的地方静静地坐下,然后他不经意间瞥见了她。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她着灰色的外套浅蓝色的牛仔裤,齐到耳根的头发,跟另外一女生走到教室的另一角落。后来莫名其妙地她坐到了他的前面,跟那个女生一块,连同课桌。再后来,他知道了她的名字——吕群。他每每跟朋友在一起谈论女生的时候,总会兹兹的自言自语,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呢,朋友都笑他。
      他一直是个很安静的孩子,个子小小的,不怎么说话尤其是跟女生。
      
      喂,能借我支笔用吗?
      嗯。
      
      后来,他慢慢地传纸条跟她说话,经常是在上课的时候。
      
      你今天从我身旁跳下楼梯的那一刻很帅哦。
      哦?是吗?
      你觉得我同桌李梦莹怎么样?
      哎呦,不错哦。
      你晚自习帮我抄笔记好不好?
      嗯,我考虑下哈。嘿嘿
      
      后来,他把自己写的东西拿给她看看,满满地一本。她指着他的一篇故事题目,问他,你说你写的伊人是不是忆人的意思,还是你有什么意中人,跟我说说呗!他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咬着那支2B铅笔苦思冥想那道困扰了他一整个下午的函数问题。
      后来,他被调到了教室的前排,后来他们说话的时间更少了。只是他内心深处偶尔会荡起一阵涟漪,如同被石子侵扰的平静湖面,一圈一圈,从中心扩散开去,久久的。只是他有时候经过她身边会相视一笑,“江湖一笑泯恩仇”,那笑容如同春日里最灿烂的阳光。他偶尔收到她从后面传来的纸条
      
      啊,你今天装扮好像一糟老头。
      你下课能帮我提壶热水吗?我今天体育课上脚扭伤了。
      
      多年后的他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十六岁的单纯年纪,干净的像一只白纸,没有被一丁点墨水弄脏。那样的年纪那样的少年,那样平淡的日子日复一日,从春天迈进夏天,再转进秋天。就像校园里不停变换的广播,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箱底压箱底,不能告诉你”
      
      二
      
      小蚂蚁衔着一根小小的树枝缓缓的爬到花圃的最中央,骄傲地挑动着触角,呵,占领了哈。
      角落的梧桐树在孩子们飘荡的秋千中抖落着一片片叶子,面无表情,嗯,你来了啊。
      是的,秋天来了。他踮着脚尖想从被巨大人群拥堵的那块黑板上找出自己的名字,当注视到最前方赫然写着两个大字时,他笑了。而身后的她呢,他并没有注意。一只小蚂蚁衔着树枝缓缓向前爬着却被掉落的巨大树叶掩盖住了身体,让它有些喘不过气。
      
      你还好吧?
      祝贺你呵,她答非所问。
      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看见她的肩膀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就像初二时的某次考试后,他那哭的一塌糊涂的女同桌趴在他胳膊上的动作一样,一样的熟悉,就如同一样的场景,场景里有着同样的人。
      就这样,他们都在不知不觉中经历了一次洗礼,战士们冲上硝烟弥漫的战场,有人凯旋,有人铩羽而归,更多的人是在做漫不经心的徒劳,而他始终认为他是后者,虽然更多的人为他祝贺,但他却很麻木。
      
      加油!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要相信自己。
      谢谢你。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啊?
      不会啊,你很厉害的呀!我一直很仰慕你丫!
      你写错别字了哦。
      
      这是在他抽屉里的小纸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两种相同的笔迹。
      
      我喜欢上一个男生,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当他打开这张纸条时,他抬起头朝身后不远处的她看了一眼,她如幼童般清澈的笑始终挂在脸上。她眨着眼睛似乎在提醒他,快告诉我答案吧,我想知道答案。而他却在合上课本后沉沉地睡下。冗长的梦一直伴随着上课铃声响起,伴随着班长的那句“起立”,伴随着窗外突然下起的小雨。
      
      多年后的他想起,在某次月考后他看到她跟在一个男生身后低着头,他想叫住她,问她考得好不好。可当他扬起手时,他却看到那男生正转过身用手轻轻抚拭着她眼角的泪水。他愣住了,转身走进宿舍。
      
      咦,你怎么了?舍友关切的问道。
      没有啊。倒头睡去。
      
      他成了我男朋友了。
      呵,恭喜呵。
      你有中意的女生吗?我帮你物色物色呗。
      不必了。
      
      他在食堂里看到对面的她跟她高大的男友,“给你,我不吃哟”她撒娇地用筷子将碗里的肥肉一点点挑出,丢进她男友的碗里。他想起之前跟她一块吃饭时,她总是歪着头告诉他,你成绩好,脑细胞消耗的快,多吃点肥肉补补。说完,将碗里的肉一块一块夹到他碗里,其实那时候他总想告诉她,我不吃肥肉的,可是他到后来一直都没说。他总是很配合地将碗推到她面前,谢谢你呵。这是多么巨大的反差,就像两个极端,地理上的赤道和南极。他经常会在梦里回想起这个场景。
      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三
      
      下午陪我到操场走走。他捡起纸条,看到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某天下午放学后,他收拾课本时看到她一个人趴在座位上。
      
      你,你,你怎么了?没事吧你?
      嗯,我没事,她抬起头冲他一笑,露出雪白而又整齐的牙齿,牙龈部位却有微微的血丝。
      你牙疼?
      她点点头。
      他迅速从书包里掏出一盒药——甲硝锉递给她。吃这个,管用。
      你怎么会有这种药?
      我有时候牙也疼,他捂着脸,做出龇牙咧嘴的模样。可是,他天生不是演技派,充其量是个混迹于各大片场的龙套,他拙劣的演技会让很多人嗤之以鼻,然而此时的她却深信不疑。幼儿园里老师告诉乖乖坐在下面的小朋友,“1+1=2”,这就是个定理,不容怀疑。
      哦。
      
      只是他没有在意当他挥了挥手说再见的时候她眼角噙满了泪水,只是他没有在意摊在她课桌上的那封信,“分手”两个字格外的刺眼,只是他没有在意她那只紧紧拽着衣角的右手上还有那右手上微微凸起的经脉。或许他都有在意,或许。。。。。。
      
      他想起几天前的这个下午,突然若有所思的来到三楼的某间教室,他记得两个礼拜前她和她那位高大的男友在这间教室前接吻而被政教处通报批评的情形,他记得这个教室,他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你怎么了?
      你怎么了?
      他和她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这句话,然后两人相视一笑。他看着远处一大帮踢球的男生们,那些在零下温度下依然迎着风奔跑的孩子们,“呵,进了哦”,他们在欢呼。呵,球缓缓飞进球门,那守门员手忙脚乱的模样,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就像是一个失恋的人在捶胸顿足,极夸张的动作。
      我没事啊,你呢?
      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什么伤啊,是我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
      哟,才子啊,温文尔雅的人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行了,别说我,他瞪了她一眼,你呢?你咋啦?失恋啦?
      
      原来是真的啊,原来如此啊。就像一个迷路的登山者突然拨开树丛,却发现了另外一条出路。
      
      好好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加油,振作起来!你还有我呢!
      他想了想,还是将最后一句用笔重重的划掉。你画一条漂亮的小蛇为何要再画上几只漂亮的脚呢。
      
      四
      
      嗯,她的声音低的只有他能听见。
      许久的沉默,他感觉周身的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就如同一下子置身于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上,缺氧,而四周又吹来冷冽的风中。他在风中看到她瘦弱的身躯明显的晃动了一下。
      他将纸巾递到她面前,她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突然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他有些惊慌失措,差点倒在了后边长长的水泥台阶上,他低头看着她在风中凌乱的头发,以及那张满是泪水的脸。这么安谧的一幅画面,就像陶渊明向往的田园生活一样,只是那里没人失恋,没人掉眼泪。
      
      你知道,猪屁股上挂两滴水是什么吗?
      什么吗?她边擦眼泪边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个子小小的男生。
      猜一歌名。
      说。
      
      多年后的他在很多个夜晚都在想她,多年后的他都在静静回忆着她扑在他怀里哭的那一幕,如同电影里最美的桥段,像一首交响乐突然迭起的高潮,只是他并不知道退潮后的平静是多么的可怕。只是他到现在依然没有告诉她答案,她也没机会知道答案了。
      你说啊,你说啊。
      
      张楠,我喜欢你。
      我是来自高二七班的孟茹,。。。。。。满满地七页漂亮的信纸被好看的字体填充的略显拥挤。这是他收到的第一封情书,他却做了个令他后悔的事情,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
      
      你知道吗,他转身向站在他身后的她,今天我收到一封情书。说完,他狡黠地一笑。
      哦?!是吗?!她眉飞色舞。
      然后他不再说话,听到周围到处都充斥锅碗瓢盆碰撞的噪音,师傅吆喝的声音,同学们谈天说地的说话声,争吵声,还有远处一只玻璃杯坠地的声音,细腻而又清晰。
      
      你怎么会,你怎么会
      
      你原来是这样啊。
      
      五
      
      她拽着那封在食堂里他塞给他的那封情书,紧紧地,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 风吹走了一样。
      
      同桌,你怎么了?李梦莹晃了晃正盯着黑板发呆的她。
      没,没,怎么,她略微的结巴,就像一个诚实的好孩子某一天突然在爸爸妈妈面前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一样,只是她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着谎言,或许那原本就是真心话,真是她一直把它藏在心底,如同深海里的海藻,终年不见天日,活在那阴暗的环境之下。你说呢?
      真的?
      真的。她继续对着黑板发呆,只是李梦莹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在发呆还是在思索那道令人费解的函数题目。
      
      你怎么了,好几天都没理我?放学后他来到她的座位前,一手拉着书包,一手支撑着桌子。
      没什么,我最近有点不舒服,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抬头看见正站在教室门口不知道是冲她笑还是身边的张楠笑的孟茹,笑靥如花。于是她便不再说话,对着他用手指了指门口。
      一句“再见”,他便匆匆走出了教室。只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出神,天空中有大片大片的云随风飘来荡去,有仓皇的飞鸟疾驰而过,有伴随着巨大噪音的飞机一路向南,一路向南去往海边。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
      有点事。
      去哪啊?
      老地方。
      
      就像突然断电的CD机,耳边是无比刺耳的兹兹声。像小时候你从录音机从抽出那些被纠缠在一起的磁带,那种纠结的表情随着噪音而皱紧眉头地无可奈何。你突然在某本杂志或者某部小说里看到几个字,格外的刺眼,刺到你的□□都感到疼痛,你突然从某个人口中听到诸如“□□妈”一样的话语,你会觉得胃里泛起酸水,呀,胃痛了,不,还有心痛。
      
      你不觉得冬天来了吗?你有没有看到那教室玻璃上笼罩的雾气,你有没有看到看到五楼的角落里那个男孩心疼地用手捂着身旁女孩的耳朵,你有没有看到校园里那些漂亮的女孩子已经穿上了略显臃肿的羽绒服,然而她依旧穿着短裙,那黑色的丝袜包裹着她被冻的通红的双腿,她很倔强。
      
      六
      
      祝福你呀。
      他看到抽屉角落里的那张小纸条。祝福你呀,却略带讽刺的意味。
      
      你什么意思呀?下课后他冲上前去伸手拦住正往走廊上走的她,有什么好祝福的呀?他似乎有些不理解的意思。课堂上老师告诉我们这道排列几何题只有这一种解法,你却苦思冥想地得不出答案。你说啊,说啊。
      
      你下课跟我一块去食堂吃饭,好吗?
      我过两天要参加演讲比赛,你记得去看哈。因为你上次答应我的你就没有去。
      学校小东门门口开了家米线店,超级好吃,这个周末我们一块去哈。
      。。。。。。
      
      同桌,老师叫你呢,李梦莹碰了碰正在睡觉的吕群。讲台上老师正在眉飞色舞地讲述着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什么什么样的历史人物,这些她都不感兴趣。她恍然间觉得自己不像一个文科生,因为当他跟她讲霸王别姬的故事时她竟然一脸的惊愕,就像小时候爸爸在床头突然不再给她讲小红帽与大灰狼的故事似的。她也突然记起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她看着抽屉里满满的纸条还有一些被他包装的笨拙的小礼物,想起自己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在食堂跟他一块吃饭,自己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跟他坐在操场上欣赏哪个女孩漂亮,自己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和他出去对着街边透明的橱窗相视而笑了。。。。。。好多好多,就如同一场豪华的梦境。
      
      老师叫你呢,李梦莹似乎打断了她的梦。
      哦,她起身,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说的很平静,就像即将踏上刑场的革命烈士,大义凌然的模样。
      坐下,老师分明是生气了。
      张楠,你来回答。
      对不起,老师,我也不知道。
      。。。。。。
      
      他也不知道呢,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很多年后他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明明知道答案的他为什么会在一瞬间说出了不知道。他知道当他扭头看见她说出不知道的时候,她紧紧地咬了下嘴唇,没有抬头。他突然感到脑海一片空白,空白的如同身后吕群身上的那件雪白的羽绒服,在冬日懒散的阳光下却微微刺眼。
      
      你怎么还穿着短裙?
      你管我
      你怎么不理我?
      不想理
      你怎么了啊?我惹你了吗?
      我没事
      
      七
      
      那个冬天,广播里随时都能听到周杰伦的歌曲。他记得之前她告诉他自己的偶像就是周杰伦,因为喜欢他口齿不清的样子。他每天窝在书堆里做着一套又一套堆砌着无数函数公式,英语语法以及历史地理知识的试卷,偶尔抬起头看看远处的山冈,感慨着这个漫长而又难熬的冬天,就这样度日如年地过着。
      
      她喜欢在下课后和几个女生挤在走廊上晒太阳,和三三五五的男生聊聊天。她依旧倔强的穿着短裙,迎接着各路女生鄙夷的眼神,大家就如同看见一只来自新世纪的怪兽,不知怎地就闯进了这偏远的小山村。
      他有时看见她低着头慵懒地倚在护栏上,他就停下手中的笔,望向教学楼后面的那块篮球场还有操场上那帮不惧严寒依旧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男生们。
      你打我手了!
      不算不算,你先犯规了。
      
      你的头发长长了,你该剪剪了。周末一块去吧
      我今天看见一女生长得好像你哟,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吧。哦,我打听到她跟你一个姓,叫吕遥遥,你们去相认吧。
      我看见学校对面那家商店的橱窗里摆着一双好看的鞋子,我想你穿上一定会增色不少吧,嘿嘿
      
      他很多天传过去的纸条就如同沉入海底的石头。只是很多年后那块石头一直在他心底荡起涟漪,一波又一波的波纹散去。
      
      吕群,我跟易茹只是朋友。我们有时候会一块去图书馆查查资料看看书什么的。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她在谈恋爱啊,他顿了顿,笑了笑,我妈妈不让我在高中谈恋爱的,他想要继续往下说,却发现她早已跳下自行车,伸手拦在了车子前面。
      怎么了?他用脚撑着自行车,看着她那张扬起的脸,以及在寒风中凌乱的头发。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她似乎有些生气。
      哎呦,我一个月里想法设法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好不?强词夺理
      那你不会写在纸上告诉我呀
      你对,你全是对的,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大小姐。
      你语气不对,我分明从你的话里读出两个字——奸诈。
      
      这是某一天的周末,他一个人骑车溜达,看到她跟李梦莹一起走在街上,他将车子停在她面前,朝李梦莹使了个眼色。
      那一天,他们似乎刚好认识了八个月。
      
      那天夜里,她如同多啦A梦找到了丢失的时光机一样,美美地进入了梦乡,以至于她忘了吹灭正在她床头柜上燃烧的那半截蜡烛,火光在她蜷缩的这间不大不小的屋子里随风摇曳着。楼下偶尔经过三三两两的人们,夹杂着一两句咒骂,这鬼天气竟然还会停电。
      
      八
      
      我说张楠啊,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恋我啊?走在前面的她突然转过身对着正推车的他,这句话仿佛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某句极具感染力的暗示。像一位启蒙老师的谆谆教导,“孩子们,朝着这方面去想哈”
      这个,这个。。。。。。他一时语塞,有一颗很大很大的棉花糖似乎堵住了他的上颚与下颚。
      昨天,你同桌丁小春告诉我你跟他说过你喜欢我。她骄傲地仰起头,像一位得胜凯旋的将军。
      哎,这个小春,真是个损友啊。他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那吕群同学,我们一起努力,然后我们一起进入我们理想的学府,然后我们。。。。。。在一起,然后。。。。。。
      她点了点头,将脸凑过来眨了眨眼睛,盯着满脸通红的他,
      还有然后呢
      
      是啊,还有然后吗?
      
      那是多么巨大的勇气,在那样的年纪,从那个小小的男生口中说出那四个字——我喜欢你。像极了圣经里的弥补福音。
      
      多年后的他一直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是真实的,而周围发生的一切就虚构的像一部电视剧,或者是只有某位80后作家那种滥情的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可,这一切却是真实的。
      
      张楠,身后的孟茹叫住他。
      别太难过,我知道吕群是你的好朋友,可是。。。。。
      他没有听下去,拉了拉书包,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中。偌大的校园里,路灯将孟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旗杆的地方。风呼呼地吹着,看来这个冬天遥遥而无期。
      
      教室就这么空出了一套桌椅,就像心里就这么空出了一块位置,很突然的,突然的让人不知所措。
      
      听说周杰伦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要上映了,我们抽空去看吧
      我把课堂上老师整理的笔记给你抄了一份,你一定要好好看看
      。。。。。。
      
      还有她的
      你书包里的香蕉是姐姐赏给你的哦,要记得说谢谢哈
      你送我的安妮宝贝的书我看不懂,你抽空能给我讲讲吗
      我男朋友说他不喜欢你哦,他说他不喜欢学习成绩太过优异的男生,所以麻烦你别太优秀了哈
      我同桌说她喜欢你,可我告诉她你有女朋友了,你不会怪我吧
      你写的歌词太好了,有时间能不能唱给我听呢
      。。。。。。
      
      九
      
      吕群的死是丁小春告诉他的。
      
      同桌,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他边听边抬头看着身后空着的她的座位,心想着,都快八点了啊,怎么她还没来呢。她之前都是赶在自己之前来到学校的啊。。。。。。
      
      吕群死了。
      他只听到一个“死”字,便感到那巨大的轰隆声扑面而来,学校门前那座古老的大楼终于在某个雨夜轰然倒塌,连同瓦片都摔的的粉身碎骨,似乎没留一丁点残骸。
      被火烧死的,今天早上才被发现。
      
      张楠,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几乎每天夜里都失眠,你说怎么办呢?
      用安眠药啊。你怎么会失眠呢?
      我也不知道啊。你出的真是个馊主意。
      
      真是个馊主意。
      
      很多年后的他依然在回忆她离开的那个清晨,雾气弥漫着校门前那条安静的巷子,那巷子深处的那座简单的小楼里曾经住着一个女孩,她有着甜美的笑容,倔强的脾气,还有些傻傻的模样,都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像一个烙印,那么地深刻。
      像一幅幅珍藏着的古画,满满地被罗列在博物院里,像一个个被打结的绳子,一节一节的记载着每一个事件,这是叫“结绳记事”吗,或者是解不开的绳结如同心结一样。
      
      张楠,他转身看见一个女孩站在西边的楼梯口。他极力从脑海里搜索着,因为他觉得眼前的她似曾相识,她像极了在一个星期前的那场大火里离去的吕群。
      哦,你是吕遥遥吧?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
      你这么厉害,每次月考都是年级前几名,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并且我们班女生都知道你呢。她歪着脑袋的样子像极了从前的某个人,只是那个人已经在一个礼拜前迷路了,像小王子从自己的星球走失了一样。
      哦,是吧?!说完,他匆匆离开,就像一名罪犯迅速逃离现场一样因为他觉得跟眼前的这个女孩一起似乎是在进行一场审判,那些扣心的问题就会汹涌而至。
      
      她因为你而死
      你害死了她
      
      他依然记得吕群的葬礼的那天他们在期末考试,他起床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麻木了,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那些被吃掉大脑的人们,他们没有灵魂,他们形如躯壳。
      
      你为什么每次都是班里第一名啊,我好崇拜你哟
      因为我厉害呀
      今天在考场上我看见你跟身后的女生聊的很hingh么
      是啊,她叫韩潞露,一位来自高二四班的崇拜者哟
      我数学试题都不会,你放学后帮我讲讲哈
      Ok
      
      张楠,你怎么会考了个年级第五十名,还有你的历史试卷为什么会没答完,你怎么会在课堂上睡觉,你最近十几天怎么搞得?。。。。。。
      哦,对不起,王老师。
      
      十
      
      哎哟,我们的常胜将军竟然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呀?
      他侧身就看到拿着餐具正准备坐下的吕遥遥,我说兄弟啊,都高三了,你可不能总在五十名徘徊啊,你得加把劲哈,她努努嘴,脸上呈现一幅老师教育学生的神情。
      我说你很烦啊,你像极了我之前的女朋友,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夏天的雨水出奇的多,这座小镇似乎是要被雨水淹没了一样。大家脸上都写满了各种各样的表情,无奈,悲伤,痛苦,绝望,麻木。。。。。。因为在那场大雨过后他们将迎来他们高中生涯的最后时光,有人把这一年比作黑色的一年,说它如同炼狱,其实都不为过。
      关键是,他也来了。像古时候寒窗十年苦读的读书人一样,他必须头悬梁锥刺股才能进入平坦的仕途,才能飞黄腾达。
      
      哎,张楠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从高二下学期成绩开始一落千丈。。。。。。
      。。。。。。
      他在办公室的窗外听到老师和爸爸的对话,他没有敲门只是站在门口,向校园里那排安静的香樟树看去,树下吕遥遥正和丁小春说话,他看到吕遥遥甜美的笑容还有她长长的头发在风中像旗杆上的那面五星红旗一样飘逸。还有远处靠在报栏上看书的易茹,她依然是那么地认真,虽然她的父母在两个月前已经离异,虽然她现在在姨妈家生活,虽然她已经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年级第一。
      他突然想问,你好吗。但不知道对象会是谁。
      
      哎呦,没看出来啊,你还有女朋友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快给我说说呗。此时的吕遥遥更像一名娱乐记者。
      他显然有些不高兴,转过身继续吃饭。
      哎,你口中的女朋友是不是我姐啊?她摇了摇他的胳膊,像一个认错的孩子。
      你姐?他睁大眼睛。
      对啊,就是吕群啊,他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名字。她咬了咬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像生怕一不小心说漏了一个字。
      你说吕群是你姐?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哥伦布当年是如何发现新大陆的呀,你知道吗。
      是啊,当年妈妈生下我跟我姐,我们是双胞胎,由于家里穷就把姐姐送人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阴差阳错的在了一个学校,然后我们私底下还成了好姐妹,当初我们也惊讶我们怎么会长得如此像。后来在姐姐死后,妈妈告诉了我真相,其实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想她,很想相认的,可是又怕伤害姐姐,于是就。。。。。。
      
      多年后的你相信这一切吗,你觉得这是电视剧里狗血的剧情,以及演员们拙劣的演技的堆砌。
      
      其实,我喜欢你
      很很喜欢你。
      
      其实这周三是我十八岁的生日
      其实我不想让你如此的消沉
      其实你一定要开开心心地,我喜欢看到你笑时露出两那颗闪闪发亮的虎牙,可是你已经一年多没再笑过了
      其实我好喜欢你
      
      后记:未完待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