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见何辉业说得那么肯定,关青柳只好放弃自己的想法,毕竟她也发现,只要她好好配合上面安排的那些活动,确实能给家乡父老带去好处。
      
      随着村子里的网店因她而名气大增,人气激涨,一旦上货,都会在短时间内被抢空。
      不必辛苦的做直播推销,也不用绞尽脑汁的构思有意思的短视频拍摄方案,从而达到吸引人气关注的目的。
      
      只要她多上些采访节目,出席一些表彰大会,在那无数闪光灯中多露露脸,按照队里给的台本回答一些采访问题。
      就能让她妈妈当初辛苦经营,现在已经交到村里的帐号人气一增再增,与帐号绑定的网店销量,也随之一再激增,让人感叹国人的消费能力强到惊人。
      
      前两天与村里通电话时,乡亲们还告诉她,不仅有大老板表示将会出钱给他们村学翻修校舍,还有著名企业承诺将会出钱为他们修座桥。
      
      就是那条每逢上游下大雨,就会在短时间内瞬间暴涨,却是村里人进出都必需过的那条小河上修桥,而那条河也正是关欣月的葬身之地。
      
      从来没有离家长达四个月之久,期间还去国外呆了大半个月的关青柳,只好暂先放下迫切的回乡愿望,在耐心参加活动之余,还按要求完成每天的各项训练任务。
      
      绝大多数身上流着华国血脉的人,都本能的会对华国传统武术存在一些情结,这也是某些顶尖武侠小说作家极受追捧,他们的作品能够风靡海内外的原因所在。
      
      在某些传统文化方面的传承甚至比陆内还要完善的香江市,华国代表团再次受到高规格的接待。
      
      在此之前,香江征战世界武术大会的代表团,虽然同样没有获得金牌的记录,却有数次获得比陆内代表团更好的成绩。
      
      这一度让人认为陆内武术已经彻底没落,许多香江媒体也曾公然宣称,华国的武术未来,注定将要寄托在香江。
      
      却没料到打脸来得这么快,华国武术队中的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小将,就能凭借一身过硬的华国传统武术,获得让人仰望的世界冠军,充分证明华国的底蕴之深厚。
      
      关青柳自己还没什么感觉,霍明炎他们这些老队员们,却感到相当的扬眉吐气,在香江与香江的武术代表队展开表演式比赛时,个个都超常发挥,士气相当足。
      
      结束香江之行,再次回到A市后不久,关青柳突然再次接到总教练的单独召见。
      
      “何总,您是不是批准我回乡的请假条了?”
      
      本来心中十分感慨的何辉业闻言,立刻将其它多余的情绪全都抛开,直接回道。
      
      “在你们武安村的训练基地分处没有建好前,上面不可能会同意让你回去。”
      
      听出这话中所透露出的意思,关青柳立刻兴奋的追问道。
      “这么说来,上面这是同意要在我们村里设立训练基地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何辉业见她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在旁边泼冷水道。
      “就算上面同意在你老家设个点,你以后也不可能有机会长期留在老家训练,对现在的你来说,你老家那边的训练环境已经满足不了你的需要。”
      
      听说这话,关青柳本来还很兴奋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低落,她妈妈还在时,总跟她说外面的更精彩。
      
      希望她将来能走出山村,而不是一辈子留在村子里,过一眼就能看得到头的生活,却不知道她早就曾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对那些毫无向往。
      
      尤其是自打关欣月不幸去世,永远留在那座小山村里后,关青柳对武安村的感情也变得更加深厚与依恋。
      
      在她心中,无论外面的世界再怎么繁华热闹,唯有武安村是她永远的家,是她无论身在何方,都会时时惦记,一心想要回去的家。
      
      哪怕现在已复苏前世的记忆,对关青柳而言,关欣月永远是她最尊敬,也最爱的妈妈,这份早在她出生之后就结下的母女之情,丝毫不受她那神奇经历的影响。
      
      “那您今天叫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见她终于不再总是老话常提,执着的表达她想要回老家的心愿,听到提起这个话题就忍不住头大的何辉业,终于松了口气,心中十分感激上面能够批准在武安村设训练基地的申请。
      
      只是说到他今天叫对方过来的目的,何辉业又忍不住想要叹气,但该说的话,还是得说。
      
      “是这么回事,有位常先生自称是你的亲生父亲,联系总局,说是想要见见你,不知道你个人是什么想法。”
      
      在关青柳还很小,前世的记忆还只是偶尔在梦中浮现,对她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时,也曾学着别人向关欣月要爸爸,关欣月就曾向她解释过自己已经结束的那段婚姻。
      
      长大懂事,尤其是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带着前世记忆转世后,关青柳对那位素未谋面的生父更加没什么感觉,持无怨无爱无所谓的态度。
      
      因为她今生不仅拥有一位全心爱着她的妈妈,周围那些乡亲们也都对她格外疼爱,在关爱中长大的孩子,并不缺爱。
      
      在这样的情况下,关青柳能够很理性的面对父母离婚这件事,很早就知道她那位并不知道她的存在的生父,肯定有对不起她妈妈的地方。
      才会使得她妈妈主动提离婚,还远走他乡,与对方再不联络,却没有对不起她这个女儿的地方。
      
      此刻听到何辉业提及那位过去从不曾在她生命中出现过的生父,关青柳的第一反应是惊讶与无措,不知该如何反应。
      
      见关青柳沉默不语,何辉业又补充道。
      “你现在还是个未成年,在你妈妈已经不在的情况下,你的爸爸就是你的法定监护人,常先生也解释过,他当初与你妈妈离婚时,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存在,要不然,他绝对不会不管你。”
      
      知道对方既然已经找上门,不见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二人之间过去素不相识,可谓是至亲也至疏。
      
      “那就见一下吧,时间、地点您看着决定一下,只要是在基地里面,或是在基地周围就行,麻烦何总帮忙费心了。”
      
      对于即将要见到素未谋面的生父一事,关青柳并不像表面上那般无动于衷,但也没什么激动与期待,更多的只是有些好奇。
      
      她前世的记忆是在受到关欣月去逝的刺激后,才全部复苏,在那之前,与前世有关的经历,只是经常以片段的方式出现在她梦中,后面开始对她产生影响后,也就是让她显得较为早熟。
      
      所以她与关欣月的母女之情是真挚的,早前对‘爸爸’这个人的好奇也是真的,现在同样还是有些好奇,只是早已不存在最初的那种孺慕之情。
      
      与此同时,常平杰趁家人都在的机会,宣布他与前妻关欣月生有一女的事。
      
      同时还表明态度,在关妻关欣月已去逝的情况下,他这个爸爸要担起抚养这个女儿的责任,要将那位素未谋面过的女儿,接回家中好好照顾。
      
      这话一出,顿时在家里引起剧烈反响,首先开口的是他母亲文秀淑。
      
      “平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和关欣月都离婚十多年了,她就是个不能生养的,怎么可能会给你生女儿?”
      
      提起关欣月,哪怕是在对方已经去逝,时隔近十七年后,文秀淑依旧语气不佳。
      
      两人在当年做婆媳时,本就很不对付,在她看来,对方临离开常家时,还用离婚摆了她一道,损坏她的名誉,简直是恶毒至极,让她至今想起来,仍觉得耿耿于怀。
      
      听到他妈的这语气,常平杰就直接黑了脸,不耐烦的回道。
      
      “妈,我自己的女儿,我肯定不会认错,这件事不劳您费心了,我对不起欣月,也很对不起我们的女儿,让她们在外面吃足了苦头,您有意见,冲我来就好,请不要插手这件事。”
      
      自打知道关欣月是在怀孕的情况下与他离婚,而且还在前两年就英年早逝后,心中就充满愧疚,背负着巨大的思想压力,再没有耐心应付他这位控制欲很强,为人很强势的亲妈。
      
      听到常平杰的话,看着文秀淑骤然瞪大的双眼,写满不可置信与怨愤。
      
      常平杰的现任妻子许凤媛,不仅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感到不满,也没有介意常平杰话中透露出的对前妻的感情,反倒还在心中生出一些快意,低头掩饰眼中的幸灾乐祸。
      
      时隔多年后,再次听到自己最心爱的小儿子,再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着实让文秀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抚着胸口道。
      
      “我就知道,在你心里,只有关欣月那个女人,只要是关系到她的事,你就会跟中了迷魂药似的变了个人。”
      
      “还你们的女儿,你们都离婚这么多年了,哪来的女儿?你做亲子鉴定了吗?”
      
      现任常家主事的常平远也开口道。
      
      “老二,妈说得有道理,认亲的事,非常小可,这是关系到我们全家的大事,需要慎重,你必须要有确切的证据后,再做决定,不能听风就是雨。”
      
      常平杰从怀里取出一打照片扔到桌子上,语气坚定的回道。
      
      “就凭关青柳的女儿,长着这样一张和小妹一模一样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散落在茶几上的照片上,分别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有关青柳躬身接过奖章证书、鲜花及礼物的画面。
      
      也有最经典的那幕,她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向世人展现她身为世界冠军的荣耀。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与他们最熟悉的常家老三常丽英极为相似,在已知她是关欣月的女儿的前提下,谁都不会怀疑二者之间血缘关系。
      
      身为在A市中有一定势力,勉强算得上是有名号豪门世家之一,常家老太太文秀淑她们这些女眷,平常更关注流行时尚,以及拍卖、慈善活动等。
      
      连娱乐圈中的明星之类的都很少关注,更别提专业性的体育,当然也就没将什么体育项目的冠军放在眼里。
      
      所以文秀淑和许凤嫒都不认识照片中一切代表着什么,但常家年轻一辈都知道,个个都瞪大双眼,露出不可置信的震惊反应,常平远也知道,所以他此刻难掩激动的拿着照片问道。
      
      “平杰,你是说,这个关青柳是你的大女儿?”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能多点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