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太极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金鸳鸯 ...

  •   
      婆子领了六个小丫头片子送到二门外,自有一个穿着打扮比先前那人更富贵些的妇人接领过去。那婆子指着妇人道:“这是太太的陪房,你们叫吴大娘。”
      
      吴新登家的板着一张脸儿,催促道:“快走,快走!跟我去向太太磕了头。”说着径自入了垂花门,垂花门内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是穿堂,但吴新登家的并不许她们从游廊上走,反沿着一处极窄的夹道走。
      
      三转四绕,行至一处大院落前,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门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①。并不进去,离院门还远,吴新登家的就抬起下巴朝前点点。
      
      花珍珠见状,忙跪下碰头,余人皆有样学样。
      
      吴新登家的招手把在廊下静候使唤的仆妇叫过一个来,道“你们给太太磕完头,就算是荣国府的人了。跟着这嫂子去罢,好生学规矩,乱跑打死。” 她说话时,眼睛不瞧着几人的脸,很看不上的样子。
      
      又经了两三道手,六人才见到这段时日照管她们的老宋妈妈。老宋妈妈这里另还有两个家生子在听教,说过两日就进去当差了。
      
      进来头一件事,就是剃头洗澡,说是外头的都不干净,怕把什么虱子、跳蚤带进府里来。
      
      帮忙的两婆子一看就是做惯了粗活的,像给猪脱毛一般,摁着一群小丫头,扒了衣服狠命涮洗,疼的朱绣忍不住在浴桶里缩缩,背上就挨了两巴掌,当即火辣火辣地疼,再之后饶是那婆子手再重,搓破皮,朱绣也不敢躲了。
      
      她们穿来的衣裳鞋袜通通都要被扔出去,朱绣唯恐自己的荷包也要被扔掉,洗澡时偷偷好话央求婆子,那婆子只拿眼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朱绣蹲在桶里,一丝不.挂,饶是她自认脸皮厚些,也禁不住背地里羞恼。好在婆子已听说这些新采买的丫头里面,兴许日后就出个飞上枝头去伺候宝二爷的,也不愿得罪狠了,手底下松松就把那荷包还给朱绣了,只是荷包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扔了。
      
      朱绣原来涂得石榴皮汁都被搓掉了,用力之狠,可见一斑。幸而洗完的六个丫头顶着只剩毛茬的头,皮肤都通红通红的,她在里头,毫不显眼。
      
      老宋妈妈还算慈和,挨个让丫头近前说话,叙过年纪、来历。两个家生子看戏似的在一旁叽叽喳喳、指指点点,老宋妈妈也不理会。
      
      轮到朱绣,听闻朱绣会些灶上手艺,又认识一些些字儿,老宋妈妈笑的一脸褶子,花珍珠也忙忙抬起眼去端量她。这几个,除了花珍珠和朱绣有名姓,旁的都没有大名,老宋妈妈只道以后当差自有各家的主人给起名,先浑叫着。这里头,笑眼儿已八岁,朱绣七岁,花珍珠比朱绣小一岁,另三个都更大些。
      
      果然是国公府,就是比别处要气派些,虽只是给未当差的小丫头暂住的地方,屋子也很敞亮,还不是通铺,竟个个有自己的床帐。六个丫头三人一间,朱绣和笑眼儿自然一处,那抱团的另四个却得分一个出来。
      
      谁也想不到,竟是花珍珠.主动站出来,温温和和的道:“我一见朱绣姐姐就觉得亲近。我又年纪最小,不敢要姐姐们的强,我过去住罢。”另三个有感激的、有撇嘴的,亦有后悔的——她们再不知事,也晓得识字的丫头片子是个稀罕物,保不齐就出人头地了,现在走近些,说不得日后还能提携提携自己。
      
      这姓花的丫头也忒奸猾了,昨儿说悄悄话时还瞧不上人家呢,现在见了好,就跟苍蝇见了屎一样,巴巴扑上去了。
      
      花珍珠一开口,朱绣心里就有些失望:她耳朵灵,昨天晚上分明听见花珍珠也排揎过她俩个,若是花珍珠一直不搭理她们,她还高看上一眼,眼前这人热络讨好的模样,反而叫朱绣觉着有些儿可怕。
      
      听她说的那话,两面讨好,是直白的很。虽在大人眼里,还显得很稚嫩做作,但这花珍珠可不比朱绣这个内里二十啷当的社会人,才只有六岁,就会这见风使舵、两面三刀的把戏了,可不骇人?日后的“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现在年纪尚小,就有些征兆了。
      
      朱绣心里淡淡的,但脸上也没表现出来。倒是笑眼儿,竟然也像是不大喜欢花珍珠的样子。后几日,趁着没旁的人,朱绣偷偷问她缘故,笑眼儿道:“这个花妹妹又巧又伶俐,但我见了心里头就是亲近不起来。我想着以前常听我娘说‘刁巧伶俐奸,不胜忠厚老实憨’,许是因为这个。”
      
      闻言,朱绣逗她:“我就不伶俐不巧啦?你怎么不怕我?”这妹子简直跟牛皮糖似的,粘她粘的紧,朱绣做什么她也跟着做什么,只差没跟着进茅房了。
      
      谁知笑眼儿理直气壮的道:“我见你就跟见了我娘一样,心里头踏实。原先在柴大娘那里,你谁都不搭理,我才不敢,后儿你果然就救我了,我就知道,你跟我娘一样了。”笑眼儿原来在家里,只有她娘对她好,虽然不敢把稳婆的手艺教给她,但旁人打骂她的时候她娘从来都是护着的,后来她爷病了,赖她克的,也是趁她娘给人接生不在家时才能把她卖了。笑眼儿虽老实,却最清楚谁对她好。
      
      朱绣心说,您可别,我还小呢,真不愿当您娘!听这姑娘说的这话,真让人啼笑皆非,不过这姑娘憨归憨,小动物的直觉还是有点的。
      
      这时候,谁也没想到,后来幸亏这直觉,竟然救了两人的命。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
      
      老宋妈妈这里,不过是粗粗调理小丫头的地方儿,没什么油水,她也并不上心。常常只是吩咐一个年轻媳妇带着六人学些行礼、磕头的规矩。旁的就是分了些碎布头、绣线下来,让她们学着做活——因着荣国府规矩大,虽有专门的针线上人,但主子们大多只愿意穿自己房里的丫头亲手做的,那针线房倒多是用来给府里上下的奴才做衣裳。是以,不管日后被分配到哪儿,这些女孩儿都得会些针线活计,若是女红做的好的,也更易得主子的青眼。
      
      那媳妇也不过是在三门外头混的,没资格在后头太太们跟前当些体统差事,对里头的规矩也一知半解,不过就应景儿浑说几句。更多地这媳妇是连醋带酸地嘟咕些闲篇儿,诸如谁谁家攀上了谁,要得意了;谁家的屋里人偷了另家的汉子叫逮住了,赔那汉子一吊钱,那汉子就不管媳妇了;先珠大爷原来的通房,被打发出去嫁了人,听说被那家的太太,提脚卖到花楼子里去了等语。
      
      这媳妇自顾自说的高兴,她们也听得高兴,只是朱绣暗地里看众人,笑眼儿纯粹是当故事听个乐呵,其他人也有暗地里思量的。唯有花珍珠,是最最入耳入心的,常奉承的那媳妇高兴,使那媳妇也愿意单独拉她扯闲篇。
      
      朱绣仗着自己耳朵灵,经常蹭着听。这日,那媳妇又拉着花珍珠说话,说的是金陵看房子的金彩,长得个尖嘴猴腮、歪瓜裂枣的样子,没人肯嫁,前些年得了老太太的济,配给他个聋子媳妇儿,不成想这媳妇耳朵聋但长得极好,生了个女儿又不聋又长得好,老太太觉得自个给配的好,喜欢起来,就把那家生女儿叫到院里侍候,将将才八岁的毛丫头,就越过旁人升了二等,还补了前个鸳鸯的缺,如今阖府都知道这个新鸳鸯日后必定是个一等。
      
      花珍珠眼睛一亮:“这可怎么说?”
      
      那媳妇卖弄道:“你们外头的不知道,咱们老太太最是有福气的,她老人家调理出来的丫头,也有福的很。老太太又最讲究,她的丫头年纪到了出去配人,补上来的大丫头仍旧叫原先大丫头的名儿。这原来的鸳鸯是八个一等中的一个,新上来的鸳鸯以后自然也是一等,不过是年纪还小,先跟着旁的一等学着罢了。”
      
      “原来是这样,好嫂子,这位鸳鸯姐姐既是二等,那一等不就七个了?”花珍珠想了想问。
      
      闻言,那媳妇便嗤的一声笑了:“老太太还能缺人使,早选了一个好的补上去了。上院里的光二等的就有十六个,谁不眼馋那一等的份例?”
      
      花珍珠愈发不解:“嫂子方才说老太太一等丫头的名字是定了的,这鸳鸯姐姐既然已叫了这名字,如何又补其他的丫头上去,难得有两个鸳鸯不成?”
      
      那媳妇道:“才说你机灵你就笨了,老太太屋里八个一等十六个二等,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头不计数儿。小丫头子们都是一等的姐姐们随口给改的名字,做到了二等才有那脸面到老太太跟前磕头,请老太太赐名儿。虽说二等的并不能常露脸,这也是有名有姓的,难不成原先做二等的时候叫草儿,升作一等就得改叫花儿了?原是老太太叫惯了的草儿,还得劳烦她老人家也跟着去改口?”
      
      顿了顿又说道:“这原不过是为了老太太使唤的顺手,这二十四个里头,来来回回叫的都是那些名儿罢了,但没得再为这个硬抠规矩的。譬如你这名儿,去年老太太院里也有个叫珍珠的二等,不过后来给了旁人,再补上来的老太太随口叫了琥珀。这琥珀的名儿早几年亦是老太太跟前的一等,不过先前那丫头出花死了,老太太便不大喜欢,好几年都没赐过这名儿,如今才好些了。”
      
      花珍珠恍然大悟,离老远竖着耳朵偷听的朱绣也明白过来:怪不得她看书时,那些丫头的名字有的成双成对,有的就单蹦一个;往后有些名儿忽就没有了,有些名儿又冒出来了。想来是最开始给丫头赐名常常是成双成对的,但后来出了各种变故,可能死了可能撵了,渐渐就不成对了。
      
      …………
      
      还有几日就该分派当差的去处了,几个丫头都暗暗使劲儿,盼望着能去个好地儿。朱绣这半月也拉着笑眼儿偷空摸空地精心绣了几个颜色鲜亮的荷包,预备贿赂管事儿的。
      
      朱绣是不打算往热锅上凑的,想也知道,老太太、王夫人等人的院子里,那些丫头明争暗斗的得多厉害。这就跟看清宫剧似的,那些宫女入了宫,皇后宠妃那里固然好,但也很可能死得快;而冷清的宫室纵然苦些,却能活的长久。她相中的是李纨的院子,李纨性情敦厚温和,日后也好求着脱籍出去。笑眼儿则是认准了她,只一心想与她一处儿。
      
      只是这时她却忘了,冷清宫室里的奴婢命如草芥,可能死的更快,而且死了也白死,连朵水花都打不起来。
      
      她没想到,却实实在在是发生着的。
      
      还不等朱绣贿赂管事,就生出一件事来叫她恨破肚肠,冷了心肺。发誓削尖脑袋也要去荣国府最威风煊赫的荣庆堂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注①:“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门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引自原著第三回。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包养日更鱼。
    留下你的爪印,说出你对作者森森滴爱(*/ω\*)
    本章留评的小可爱,全都回赠小红包(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