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撞破 ...

  •   有关于农村宅基地的事情,易小米也就知道一个大概。
      
      宅基地是村集体的,是以户为单位的,是只针对本村村民才能分配的土地。
      
      易小米不是韩家村的,她要是离婚了,确实没有宅基地。也就是说这个房子她的确带不走。
      
      另外易小米还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离婚了,不一定能带着女儿回到娘家,娘家村集体愿意接收她才行 。
      
      主要是易小米离婚了,就必须要把户口迁回去,需要得到娘家所在村集体全部村民的签字才行 ,主要涉及就是分地和后续宅基地的问题。
      
      这就难办了!
      
      易小米觉得她有些冲动了,什么都没有想好就这样咋咋呼呼的行动了起来。
      
      “离婚?也不知道你跟谁学会了。你跟那些下乡的知青能一样吗?那些人一个个心狠的都不像个人,孩子都不要,就是要返城!城里就那么好啊!”
      
      韩德厚见易小米迟迟不说话,以为他这是把她给唬住了,立马态度也就跟着软了下来。
      
      “肚子好疼啊!”
      
      易小米原本还想继续说话的,突然感觉到肚子腹痛难忍。
      
      “你别装了,每次吵架吵不赢你就来这一招……”
      
      韩德厚还在那里叨叨,就跟一个苍蝇一样在那里嗡嗡作响,烦都烦死了。
      
      易小米感觉到眼前一黑,一个眩晕也就晕了过去。
      
      等到易小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里面了。
      
      她一睁眼就看到韩婷在她身边,还有个老年妇人坐在那里。
      
      “小米你醒了,没事了,急性阑尾炎,你大哥来看过,说没事开了就好了。”
      
      说句就是易妈,也快七十岁了都,看着老太太精神状态很不错。
      
      “妈妈,你没事了,太好了。”韩婷显然是哭过的,小眼圈是红红的。
      
      原来是急性阑尾炎啊,那就没什么事情,割了也就好了。
      
      “韩德厚呢?”
      
      易小米醒来的第一事情自然就是寻找韩德厚了,这老婆住院,老公怎么也得陪床吧。
      
      “别找了,回家去了,说是家里还有木匠活要做,你又是一个女的,他伺候起来不方便,就把我接来了。”
      
      “不方便?他是我老公有什么不方便的,这就是借口!”
      
      易小米这一激动就扯着刀口疼,直接就咧着嘴。
      
      “哎,他不是一直都这样嘛,没事妈伺候你,阑尾炎虽说不是大手术,也要好好养阵子才行。”
      
      易妈看着易小米,让她好好躺着。
      
      “妈我准备和韩德厚离婚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易妈扫了她一眼,根本就没有理会易小米的话。
      
      为什么呢?
      
      主要是先前易小米说离婚的事情说了好多遍了,狼来了太多次了,每次气哄哄就回娘家说日子过不下去要离婚,然后被韩德厚来了说几句软话,哄哄也就回去了,这不二胎都生了,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易妈也就听着易小米发牢骚,其他的就没有往心里头去呢。
      
      “要不要上厕所 ,医生说了,要是想上厕所,我扶你去。”
      
      易小米觉得韩德厚真不是个人,自己老婆病了,竟然把人家快七十岁的老娘来接过来伺候。
      
      “好!”
      
      易小米就那样就艰难的起身了,易妈就上前扶着她,这人还真的不能生病 ,一病就真如山倒了。
      
      “慢慢走 ,仔细刀口。”
      
      这点疼对于易小米而言不算什么,她就是心里有气。
      
      三天后,易小米就出院了,韩德厚依旧没有出现,还是易大哥帮着结清了后面的医药费,易小米才能够出来的。
      
      易小米本人非常的义愤填膺,觉得受不了,然而她观察到易妈和易大哥反应极其冷淡。
      
      后来易小米才知道,原来原身本身就很奇葩,以前就动不动扒拉娘家的贴补自己的小家 ,甚至贴补整个韩家。
      
      易大哥是个人物,早年他和易大姐兄妹两个人参加从军,并参加抗美援朝。
      
      易大哥那是文能看病医人,武能扛枪击美军,乃是活着的一等功 ,现在更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易小米这不是第一次占便宜了,她家乃至整个韩家有个头疼脑热都往这家医院送,医药费以及其他的诸多拖欠 ,后面自然也都是易大哥帮着擦屁股。
      
      这都是后来易小米才知道的,她这才发现原身有多奇葩,简直就被韩家彻底的洗脑了。也明白为什么她说离婚,不管是易妈还是易大哥都反应冷淡,都是自作的。
      
      “妈,我想回家,回我自己的家。”
      
      原本易妈的意思是想把易小米接回娘家过段时间。
      
      易小米不愿意,易妈也拗不过她,只得带她回去了。
      
      等到易小米回去之后,就发现她的卧室被动过,显然韩德厚最终还是把卧室给借出去了,趁着她生病的时候。
      
      那个口口声声说不用的老八 ,最终还是用了她的卧室。
      
      “对啊,就是住这屋,瓦房,以后他们两个人结婚这就是婚房了。亲家不是我跟你吹,你看看这十里八乡能住上这瓦房有几家,小妮嫁过来,我肯定当自个儿女儿疼。我自己生了八个儿子,一心就盼着闺女 ,可惜没福气啊……”
      
      是韩母的声音,她身边还跟着一对看起来很苍老的农村夫妇,这对夫妇一看家境就不好,身上的衣服打满的补丁,不过胜在干净整洁,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子,走起路来,腿脚看着有点不利索。
      
      夫妻俩看着瓦房,互相对看了一眼,满意的笑了笑。
      
      “这瓦房真的是给妮结婚用的?”
      
      “当然的了,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不怕得罪其他的儿子们,你去打听打听 ,我最偏心我这个幺儿了。”
      
      韩母舌灿莲花了,那叫一个能说。
      
      “那成,瓦房瞧着不错 ,那妮子就留下吧,爸妈没家里穷没得什么陪嫁,也就不要彩礼了,日子你和德昌好好过,要勤快点懂不!”
      
      易小米之前不是救过陆桂英,今天一看陆桂英在场,她也就去打听了一下。
      
      才知道这春妮父母是从山西来的,在这个村打听了三天了,就是害怕女儿所托非人。
      
      然而他们这个外地人谁又能跟他们说真话,这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可不就是都帮着瞒着,以后谁家保不准都有这样的事情。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这对父母看那妮子蛮重,也不容易,千里迢迢的过来一趟,嫁的这么远,以后这辈子怕都不能见到几回了。”
      
      远嫁!
      
      远嫁的女人就是搁在易小米那个时代交通异常发达的时候,也是有诸多不便,就更不要说当下交通如此之差的时候了。
      
      “看着确实是老实的庄稼汉,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骗。”
      
      易小米直接不顾刀口疼,冲了过去 ,易妈和陆桂英两个人都没有拉住。
      
      “这房子是我的,我已经和韩德厚离婚了,马上就要带着我娘家兄弟把房子扒了带回家的,你就不要听他们说浑话,骗你们。”
      
      “啊!”
      
      老夫妇顿觉哗然,脸色大变,紧紧的拉着女儿,看向韩老头和韩母。
      
      “这又是谁?她说这是什么意思!”
      
      “易米,你给我过来,小心我揍你。”韩德厚一看情况不妙 ,就上去拉扯易小米。
      
      他明明就知道易小米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刀口都还没有长好呢,还下那么大的力气,哪有顾念半点夫妻情分。
      
      “你干什么,给我放开。大哥,韩德厚打我,这日子我没法过了,这房子是咱家给钱起的,韩德厚说宅基地是他的,不让我住了。我要扒了带回家去。”
      
      易大哥今天担心易小米刀口没有长好,亲自开车送她回来的,这不人还没有走呢。
      
      “德厚,你这是干什么?我妹妹她刚刚出院,你这是想要弄死她。”
      
      易大哥出来了,易大哥长得魁梧,脸上还有刀疤,那是当年和敌人近身肉/搏的时候留下的印记。
      
      有关于易大哥的事迹,韩德厚自然最清楚不过了,不说他还真的有点怵易大哥呢。
      
      “大舅哥你也看到了,今天不是情况特殊吗?这房子?”
      
      “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现在我和你离婚了,房子我肯定要扒拉带回去了。你们家就不要拿我的房子骗别人了。”
      
      易小米刀口这会儿有些疼了,她这话一说 ,那对老夫妻大致也猜到一二了,转身就对介绍人怒斥道:“我们家是穷,也不求嫁到大富大贵的人家去,但是你这也太不实诚了 ,扯谎骗人怎么能行呢 ,妮子我们走。”
      
      “啊,就这样走了,那怎么能行呢,你们这来回车费,这几天的饭钱,我们这……”
      
      韩母一看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那叫一个气啊,最终儿媳妇没捞到,还赔本了。
      
      那人她自然是追不回来了,那么罪魁祸首又是谁呢?自然就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到易小米的身上了。
      
      “扒房子?你敢!”
      
      韩老头这回直接火大了,他振臂一呼,儿子们全部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韩家八个儿子呢,个个人高马大的,在农村搞事情从来就没有输过,站在那里就问你怕不怕!
      
      

  • 作者有话要说:  扒房子也没有那么容易。
    小米想要回娘家重新落户也会有些困难,农村土地分配会涉及到一些纠纷。
    还请大家多多收藏收藏留言哦,新文期各种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