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规矩(修) ...

  •   “哦,原来男人都是不要吃饭的啊,好,很好,你不做就饿着,反正我不伺候你。”
      
      易小米现在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离婚的事情看来还要靠后,她要弄清楚状况才行。
      
      韩德厚觉得今天的易米和从前不一样了,整个吃了枪子一样。
      
      “慧慧你去把饭做一下,我饿了。”
      
      做饭韩德厚是不会做饭的,使不动易小米,还使不动勖慧慧嘛。果然勖慧慧开门,她面露不悦的神色,嘟囔着嘴:“爸我怀孕了,现在身子虚的很,做不了饭了。”
      
      这话自然也让易小米听到了,勖慧慧就是说给她听的 ,无外乎就是你不在乎我可以,你还能不在乎孙子嘛。
      
      要是以前的易米只要勖慧慧一摸肚子,一喊不舒服,她立马就鞍前马后的伺候着。
      
      而今天她不会了,孙子?和她有什么关系。
      
      韩德厚见易小米也没有行动的意思,又看了看勖慧慧摸着肚子,最终无法只得骂骂喋喋去厨房做饭了。
      
      看吧,还是能下厨房的,这男人不能惯,一惯就上天。
      
      易小米还在查阅系统资料,弄清楚她所处的它世界到底是什么时空背景,还有她怎么还能回到原来我世界,她一定要将张超绳之以法 。
      
      系统的资料还是蛮全面的,易小米现在所处的世界是1978年的深圳。
      
      现在深圳那就是一个小渔村,完全不能和后世国际性大都市相比。
      
      而宿主易米的家境还可以,韩德厚是个木匠。
      
      要说韩德厚这个木匠的活,还要说到易米的老爸易老头身上。
      
      易老头就是本地有名的木匠,做的一手好木活,生养了五个子女,其中易米是他最小女儿,一直备受宠爱,性子就有些娇惯了。
      
      而韩德厚当年就是跟着易老头学木匠,是易家的学徒。当年的韩德厚模样还算周正,关键成分好。祖上三代都是贫农,又是一个肯吃苦能干的主,易米一下子就相中了他。
      
      两个人在易老头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后来也就说开了,当时易米也才十六岁,易母心里不愿,觉得韩德厚家里兄弟七八个,就直接开口要三转一响。
      
      韩德厚家里穷的叮当响,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能拿出三转一响呢,这婚自然是接不成了。
      
      易母心里本来就不愿,特意这么说就是为了吓退而已。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韩德厚他妈给他支了一招,让他直接带易米私奔了。
      
      在私奔之前,易米还跟她妈因为不同意嫁给韩德厚大吵了一架,说什么她妈嫌贫爱富,为了给哥哥攒彩礼钱就要卖女儿云云。这些话自然都是韩德厚在易米面前吹的风。
      
      易米当时也就十六七岁,恋爱脑,对韩德厚看的重,加上易母就是不点头她的婚事,她也就没有经得住韩德厚的蛊惑,就和他私奔了,来到这小渔村。
      
      来了之后,起初韩家对她还挺好的,什么都不让她做,比在家舒服多了,因而易家来人说了她好多次,她都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回去。
      
      直到易米怀孕了生孩子之后,一下子全变了。
      
      韩家的人也暴露了本性,月子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做的,月子期间易米天天的哭,尤其是孩子哭,她又是新手,加上涨奶堵奶还发了高烧,那个时候她都有想要抱着孩子去死的心。
      
      后来还是她妈把她接回家伺候的月子,她才熬过去的。至于韩德厚自然也是得了便宜就卖乖,提了两斤红糖去易米娘家,就把易米和儿子接了回来。
      
      当时易米就想着和韩德厚离婚,易母当时也说了离婚可以,孩子不能要,让她给韩家。
      
      易米虽然当时只有十八岁,韩炎可是她十月怀胎,很是辛苦才生下来,看到孩子那么小,她怎么舍得。
      
      有个孩子拴不拴住男人未可知,但是一定可以拴住当妈的,至少拴住易米了。
      
      就这样易米被韩德厚两斤红糖领了回去。
      
      回到韩家易米的舒服日子也就到头,要啥啥没有,什么都要自己来。
      
      关键还没有好住处,韩家兄弟八个,就三间房怎么住的开呢。
      
      原本易米和韩德厚住一间的,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回家易米就没有地方了。
      
      “我说老四媳妇啊,马上老三就要结婚了,得住单间了,就和你当初待遇一样 ,现在你就和我和他爸一起住,我还能帮你带个孩子 。”
      
      韩母就是说的好听,跟她一起住,她那巴掌大的屋,还住着老七和老八,如何住的下去。
      
      这就是在赶人?易米还能去哪里呢?回娘家啊,易家家境好,兄弟姊妹才五个,其中三个孩子还是女儿,易大哥又有出息,早早的就独立出去自己建屋了,易二哥今年也自己起了房子。
      
      至于易家的女儿都嫁出去,易大姐远嫁去了省城,夫家家道殷实,易二姐嫁邻村了,日子过得也还行,就易米不听话,嫁了这么一个滚地龙。
      
      韩家的意思就是逼易米再去求娘家,住在娘家的,到时候娘家还能贴补易米他们。
      
      易米就是在傻,也听出话外之意。
      
      只是她还是有点骨气的,后来去住牛棚了,愣是没回娘家,也没告知爸妈,就那样硬撑着。
      
      韩德厚这人,怎么说呢?看到老婆孩子住牛棚 ,村里人自然指指点点的,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干活最积极了,干活回来钱也积极上交。
      
      就这样日子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后来易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易米和小外孙住牛棚 ,就带着两个儿子来闹。
      
      “易老头,你也瞧见了,我家就这个条件,我还有六个儿子没有结婚呢,就老大和德厚结婚了。老大家的住单间,你也知道的,那春花就是一个泼妇,能和你们家小米比吗?”
      
      韩老头就双手那么一摊,就是没房。
      
      “是啊,再说当初我都和易米说的很清楚了,家里条件不好,是她非要嫁给我儿子的,扒着不放的,我也没有办法,这不孩子都有了,总不能要他们离婚吧。”韩母最是知道怎么让易老头没脸。
      
      易米和韩德厚私奔,未婚先孕,女方家可没脸了。韩家是不会觉得易米痴心一片,不顾韩德厚条件差跟着,比如韩母吧,她就是觉得是她儿子有本事,易米才扒着不放的。
      
      易母那天气死了,不过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疼 ,后来还是贴了好多钱,给她起房子。
      
      易小米看着之前易米和韩家的纠缠,想起以前她还活着的时候,她妈就跟她说,女孩子嫁人一定不能找这样的滚地龙家庭,他们是光脚的,是没有底线的。
      
      今天看来她妈说的太对了,果然是没有底线,各种算计。
      
      “吃饭了!”
      
      韩德厚今天下厨房了,这不没过多久 ,他就做好了,两个素菜一个荤菜, 还有一个鸡蛋汤,以现在的经济条件已经很好了。
      
      韩德厚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起来。
      
      “吃饭!”
      
      易小米也就上桌子吃饭了,她这一上桌子,门外就响起韩老头的喊话。
      
      “晦气啊!厚子 ,你怎么回事,你竟然让你婆娘上桌子吃饭,还坐你上头,你不怕倒霉透顶啊。说你的,还不快点下来。”
      
      韩老头见易小米坐的稳,一动也不动,气的直跳脚,就上前拉她下来。
      
      “你干什么?”
      
      易小米从来都是狠角色,一把就甩开了韩老头的手,韩老头一时失察,一个踉跄直接甩到在地。
      
      “易米,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我揍你!”
      
      韩德厚见状,直接就把筷子一甩,上去扶韩老头。这个时候,韩母也来了,扫了一下屋子。
      
      “怎么回事,怎么又吵起来了,天天吵,有意思吗?我说易米你怎么还好意思在这里吃饭,婷婷都放学了,你怎么不去接?”
      
      易米才不管他们呢,自顾自的继续吃饭,管你们怎么吵,她肚子饿了就要吃饭。
      
      不说韩德厚这菜做的还不错呢,味道刚刚好,她吃的挺欢乐的。
      
      “厚子,你也看到了,你就惯吧,早晚把她惯上天,哪有女人上桌吃饭的道理。你妈我都没有上过桌呢,她还敢坐上席。”韩母又开始编排易米。
      
      易米刚才从系统里面也看到了,这个小渔村穷规矩死多了,什么女人走路不能走在她男人前面,叠衣服女人衣服不能放在男人衣服上头,还有吃饭女人不能上桌等等,好多破规矩,关键这个地方的人都还认为有道理,当然不包括现在的易小米。
      
      “易米?”
      
      韩德厚正欲吼她。
      
      “好了,我吃饱了,去接孩子了,你们慢吃。”
      
      涵养,一定要有涵养 ,不怒不气不恶语相向,这是易小米对自己的要求。
      
      韩婷易小米还是要管的,一个才五岁的小娃娃 ,想起她书里的遭遇也是可怜。
      
      “什么?她都吃光了,这荤菜一点都没有给我们留?”
      
      韩母看到易小米走远了,就上去扒拉盘子,荤菜已经光盘了,韩母那叫一个气的,本来她就是闻到肉香,和韩老头来蹭饭的。想着韩德厚素来孝顺,如果有肉肯定先紧着他们吃,以前都是这样的。
      
      结果呢?
      
      易小米已经走远了,韩家人说什么她反正是听不到了。
      
      “妈妈!”
      
      易小米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红裙子,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娃娃朝她跑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结婚过日子,滚地龙的家庭确实要慎重考虑啊。不是我说啊,太多男方婚前说的好好的,结婚证一领孩子一生,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会离婚的,就是时间问题,目前咱们女主还要时间准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