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和大衣,衣服完美地包裹住他高大挺拔的身材。他的肤色在阳光下看着更白了些,几近透明。但即使在阳光下,也毫无暖意,像只冷血动物。他身高的压迫感和苍白的肤色太过令人印象深刻,贺青看到他就认出了他是谁,是昨天在停车场夸他胎记好看的那个男人。
      
      昨天在停车场,他和沈橙的对话八成被坐在车里的他听了去。被人窥探了隐私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儿,但现在情况不同。
      
      他昨晚开的车是宾利,现在他站在这里,身后不远处还跟着几个人。即使不看这些,单看他的气质和谈吐也能看出他是个有钱人。
      
      贺青抬头看着他,道:“需要。”
      
      他回答完,霍境回过头去。他身后几个人看到霍境看过来,有人连忙走了过来。那人一过来,霍境和他安排道:“去医院派人处理一下这位先生的事情,在医院产生的所有费用,从我的私卡里扣。”
      
      那人听完,点头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那人离开后,草坪的长椅上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霍境安排着事情的时候,贺青已经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霍境回过头,看了一眼站起来的贺青。
      
      “我叫贺青。”贺青伸手与他握手。
      
      “霍境。”霍境抬手与他交握,男人的手掌很大,他看着冰冷,实际手掌却是热的。倒是他在寒风里吹了一会儿,骨头都已经冻透了。
      
      两人简单地自我介绍后,握住的手也分开了。手上男人的温度瞬间被风吹散,贺青看着霍境道:“我需要为您做些什么?”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慷慨,霍境不可能白白给他钱。
      
      “不需要。”霍境道。
      
      贺青眸光一动。
      
      霍境看着面前的贺青,他一双眼睛漆黑深邃,看了他一会儿后,霍境道:“医院那边会需要家属签字,你先忙。”
      
      说完,霍境拿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贺青。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
      
      -
      
      霍境在递给他名片后就离开了草坪,目送着他离开后,贺青回到了母亲的病房。病房里,医院安排的人已经在等他了。
      
      “实在太不好意思了,是我们照顾不周,还要霍少亲自安排。贺先生,我们去走一下伯母手术的流程吧。”
      
      那人和贺青说话神态满是尊敬,贺青看着他,点点头:“好。”
      
      母亲现在还在昏迷状态,越早做手术危险越小。贺青答应后,那人就带着贺青去签字室签字了。
      
      而在和那人走母亲手术流程的时候,贺青也知道了霍境是谁。
      
      霍境,霍家独孙,霍氏集团目前唯一的继承人。在北城,就算是接触不到上流社会,但也没有人不知道九山霍家。
      
      霍家在北城已经有上百年的根基,底蕴丰厚,是真正的世家大族。目前以前和霍家齐名的几个家族近几年都有衰微,只有霍家这么多年依旧屹立不倒。
      
      霍家的事情贺青也只是听说过,没想到他竟然能和九山霍家扯上联系。贺青回想一下,自己并不认识霍境,两人昨天也确实是第一次见面。那霍境为什么会帮他,并且不需要他为他做什么。
      
      “贺先生您和霍少是朋友么?”医院那人看着贺青问了一句。
      
      原本上面派他过来给贺青处理他母亲的相关事宜,还说是霍少亲自安排的,他还以为贺青和霍境是朋友。但刚才他说霍少的时候,他满脸陌生,可见他对霍境并不太熟悉。
      
      那人问完,目光打量地看着他,贺青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嗯。”
      
      “哦哦哦。”那人得到回答后,眼神里并不太相信,他目光古怪地收回视线,乐呵呵道:“好了,这里是签字室,我带您签下字吧。”
      
      -
      
      母亲手术耽搁不得,贺青签完字后,母亲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是一场大手术,时间长,过程繁琐,贺青作为家属,需要在手术室外等候,以备不时之需。
      
      手术室里的手术灯亮着,贺青坐在手术室外,有了短暂的空闲处理他今天的事情。
      
      他今天在学校的课不多,找了个老师给他替了。倒是培训班那边,课程太多,培训班的其他老师也基本满课,贺青直接打电话给了楚珊。
      
      “你请假?”楚珊听到他说请假的事儿吃了一惊,贺青缺钱,在培训班这么多年,天上下刀子他都来上课,现在竟然请假了。
      
      “出什么事儿了?”楚珊随后问了一句。
      
      “我妈不舒服,我陪她来医院看看,医生说要住院,我得在这儿看着。”贺青道。
      
      听贺青这么一说,楚珊话里带了紧张:“还是老毛病吗?这么严重要住院啊,我现在过去……”
      
      贺青母亲生病的事儿楚珊一直是知道的,她也知道贺青母亲病得很重,因为没钱一直用药吊着。
      
      她还没说完,贺青就拒绝了:“不用过来。医生让她多休息,你过来她还分神。”
      
      “哦,行。”楚珊没坚持,她道:“那你在医院好好照顾阿姨,周末也不用过来了。我让老韩给你替下课。”
      
      老韩是楚珊的男朋友韩志宇,博宇英语培训机构是楚珊和韩志宇两人一手弄起来的。楚珊学的是行政管理,韩志宇学的英语,培训机构刚创立的时候,楚珊负责销售行政,韩志宇则负责教课,也是培训机构的王牌老师。
      
      “分部那边能走得开么?”韩志宇最近一直在忙分部的事情。
      
      楚珊不在意道:“害,我去盯着,让他过来上课就是了。”
      
      “行。”贺青道。
      
      贺青说完后,楚珊问道:“阿姨这次住院需要钱么?我现在给你打些过去,多了没有,应应急地我还是能拿得出的。你也知道我最近的资金全都放到分部那边了……”
      
      “不用。”贺青道,“小毛病不需要多少钱。”
      
      “那行。”楚珊应了一声,道:“需要钱跟我说啊。”
      
      “好。”贺青笑了笑。
      
      和楚珊的电话打完,贺青收起手机看向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紧紧关闭着,上面“手术中”的灯正亮着。
      
      母亲手术的事儿,贺青没打算和楚珊说。他现在自己也不知道霍境究竟为什么帮他,告诉楚珊会引起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
      
      而至于霍境为什么会帮他,他也没有多想。答应霍境的帮助是救母亲的唯一办法,是死胡同里的唯一一条路。
      
      -
      
      手术持续了一整天,下午五点多,做完手术的母亲被推回了病房。
      
      现在母亲所住的病房也是医院安排好的,顶层的vip病房像是一套简易小公寓,干净整洁又安静,特别适合休养。
      
      除此之外,医院还派了医院最好的医生和护士过来照顾母亲,另外还给她安排了一位护工。
      
      经历了一场手术,母亲胡梅格外虚弱,她还没从麻醉中醒过来,身上插着各种仪器,显示着她逐渐好转的生命体征。
      
      “阿姨醒了。”
      
      贺青坐在沙发上等着,病床边照顾着母亲的护工欣喜地说了一声。她说完,贺青起身走到了病床旁。
      
      胡梅刚从麻醉中醒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满眼陌生地看着病房,在看到床边的仪器后,瞬间明白了过来。
      
      明白过来的那一刹那,胡梅开始挣扎了起来。
      
      “贺青!”
      
      胡梅一挣扎,旁边护工吓了一跳,赶紧扶住她道:“阿姨您刚做完手术,别乱动啊!”
      
      听到“手术”两个字,胡梅更加激动,她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死死抓住了身边的贺青:“你怎么能给我做手术,咳咳,我们哪儿有钱给我做手术。你给我做了手术,小瑜上学的学费怎么办,她要考艺校,还要出国……咳咳!”
      
      胡梅太过激动,仪器都齐齐响了起来,贺青看着旁边着急的护工,道:“杨姐,你去叫一下医生。”
      
      “哦,好好。”杨姐听了以后,赶紧跑出了病房。
      
      胡梅常年生病,身材瘦弱,一双手像是枯树枝一样,却有着无穷的力量,她抓着贺青的手,像是两只铁钩,能硬生生把他的手给掰碎了。
      
      “贺瑜上学的钱我没动。”贺青道。
      
      原本挣扎着的胡梅听了这话,收紧的目光松散了一下,她怀疑和吃惊地看着贺青:“那手术费是……”
      
      “我找朋友借的。”贺青回答。
      
      “借的?”刚平复的胡梅再次激动起来:“你借这么多钱怎么还?你要是还不完,不还是要小瑜……”
      
      “我自己能还完。”贺青控制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挣开伤口。
      
      而在他说完以后,胡梅的情绪才彻底放松了下来。她原本就是刚醒,并没有多少力气。手术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可比疾病给她的折磨完全不算什么。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的身体最轻松的一次。
      
      这场手术肯定花了不少钱。胡梅想。
      
      可不管多少钱,小瑜没有被影响到就好。
      
      她平复下来后,困意再次袭来。胡梅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过去,临睡前喃喃地说了一句。
      
      “这么多钱,你怕是要还一辈子吧。”
      
      -
      
      胡梅睡过去后,医生们也来了。给胡梅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医生确认胡梅没什么问题后就离开了。
      
      病房有护工看着,贺青拿了手机去了医院的楼道。
      
      楼道里没有暖气,楼道门一开,建筑物冰冷的气息迎面而来,贺青拿出一支烟放在唇边点燃了。
      
      吸了口烟,烟草的味道让他的意识更清醒了些,贺青拿出手机,翻开了通讯录。
      
      早上霍境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张名片,他把他的电话存进了通讯录。点开通讯录霍境的名字,贺青发了条短信过去。
      
      【贺青:谢谢。】
      
      不管霍境是出于什么目的帮他,现在母亲术后病情稳定,他总该要跟他道声谢的。
      
      发完以后,贺青抽了会儿烟,霍境的回复也发了过来。
      
      【霍境:手术怎么样?】
      
      【贺青:很成功。】
      
      贺青回完短信后,霍境就没有再回复他消息。这也是正常的,原本对霍境来说这就是一桩无足挂齿的小事儿而已。
      
      在楼道抽完烟,贺青离开楼道。
      
      回到医院走廊,消毒水的味道和暖气的温暖同时把贺青包裹住。身体回暖,贺青手里的手机也震动了一下。他边走边拿出手机,短信点开,霍境回复的短信内容瞬间映入眼帘。
      
      【霍境: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贺青目光一顿,脚步一下停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贺青:这就开始了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