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入戏 ...

  •   《入戏》
      
      2020.11.11 by:习又
      
      “趁现在没人发现,把她关进去,我不想看到她。”
      
      “啊?不好吧,万一她告诉院长……”
      
      发号施令的女孩闻言,扫了眼始终一言不发的向念。
      
      七月酷暑,温度滚烫,连地面都灼人。
      
      而向念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黑色卫衣,头发有些凌乱。几缕碎发遮住一双没什么精气神的眼,嘴角弧度平平。乍一看上去死气沉沉的。
      
      女孩翻了个白眼,语气尖酸,“你看她像个哑巴一样,还怕她告状吗?”
      
      对方想了下,仍有迟疑。
      
      正当两人僵持时,向念默默抬手推开仓库的门,自己走了进去。
      
      这个月被关的第五次,她已经习惯了。
      
      甚至说有点自觉。
      
      可身后的女生看不惯,偏要在她彻底进去之前在她背上狠狠推了一把。
      
      向念本就身材消瘦,一个没站稳便跪坐在地。
      
      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身后是女孩和同伴嚣张的笑声。紧接着,仓库那道门被关上,上了锁。
      
      周遭视线骤然变成一片昏暗。
      
      也不知过了多久,向念缓缓靠坐起来。
      
      仓库里没窗,也没光。她什么都看不清,索性闭上了眼。
      
      她开始数数,不知道这一次被关进来,要多久才会被院长发现。
      
      一般来说,也只有院长能发现。
      
      毕竟她平时存在感低,不爱说话,也不讨人喜欢。也就院长还愿意管她,一次一次将人带出去,偶尔还做做心理疏导。
      
      比如——
      
      “你爸妈走得突然,我知道你很受刺激,不爱说话也是正常的。但你要相信,孤儿院就是你第二个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你要尽快走出来啊。”
      
      再比如——
      
      “向念,就是想念。你看你爸妈给你取了这样的名字,代表着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也会一直想念你,那你更要开心起来,对不对?”
      
      别人看到院长对向念充满耐心,总是不理解。
      
      他们觉得向念孤僻又阴沉,看起来复杂得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女孩。
      
      院长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她,怪可怜的。失去父母的小女孩,能有什么复杂心思呢?”
      
      院长是个明事理的人,但这句话,她确实说错了。
      
      向念是个复杂的人,不光性格复杂,身世更复杂。
      
      她是因为孤苦无依被送进孤儿院,但去世的只是与她相处了一年半载的养父母而已。
      
      她真正的父母,不但活着,而且活的风风光光。
      
      只不过,这是藏在向念心底里的秘密。
      
      她没法说,反正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她根本不是什么向念,她真正的名字叫容夏。北城富商容誉的小女儿。
      
      在别人看来,她本该拥有衣食无忧,富足自在的生活。可偏偏,因为一些可笑的理由,被亲生父母抹掉存在的痕迹,送到边远的小城市来。
      
      被送走那年,向念十三岁。
      
      刚从一场重感冒中苏醒过来,就被父母连夜送上了车。起初她还不懂为什么,只当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变故。
      
      直到后来,她无数次在电视机上看到容誉带着容佳出席各种场合,风采不减当年。
      
      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多可怜。
      
      容佳是她的双胞胎姐姐,与她有九成相似。性格却天差地别。
      
      容佳开朗活泼,而她沉闷低调。
      
      父母更加偏爱容佳,本能地忽略了她这个小女儿。
      
      但向念丝毫不在意,那时候的她只想迅速长大,上了大学之后就逃离这个家。
      
      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一天提前了,还是以这种理由。
      
      那年容佳被父亲的商战波及,放学途中遭到绑架。据说过程中被绑匪猥亵,容誉赶到现场时,已经被记者拍了下来。
      
      那一刻,向来在别人面前保持体面的容誉,砸了相机,骂了人,发了火。
      
      心爱的女儿遭遇这种事,做父亲的本该痛心疾首,加以安慰。可偏偏容誉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在他眼里,任何事情都比不过正处于上升期的事业。
      
      他不可能被被负.面新闻影响。更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一生都背负着这种耻辱。
      
      与其让她遭受异样的眼光,不如对外谎报她重伤去世,然后找个好地方安置她,给她崭新的人生。
      
      这是容誉的想法,一旦决定,没人能动摇。
      
      只不过要被送走的人,却突然变了。
      
      只因为容誉太过疼爱容佳,而阴差阳错的,媒体也恰好将容佳误认成了自己。
      
      对毫不知情的向念来说,这是个晴天霹雳。
      
      而偏心至极的父母来说,不如将计就计。
      
      反正两个人长得极其相似,反正媒体根本不知道被绑架的人是谁。
      
      不是吗?
      
      于是,向念就这样被送走了。因为这个极其荒谬冷血的理由。
      
      她始终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天气阴沉,看不到一丝阳光。
      
      她坐在车内,回过头死死地盯着车外的父母。
      
      “送你离开是无奈之举,你姐姐受了惊吓,她更需要我们。”
      
      “夏夏,爸爸给你留了一辈子都花不光的钱。离开容家,你会更自由。”
      
      容誉一脸悲戚,一直对她说着自己的苦衷。听上去是无奈,是痛苦。
      
      但是向念感觉不到。
      
      她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离开的那天,一个眼神都没再给他们。
      
      ……
      
      再后来,养父母去世,她来到孤儿院。
      
      被欺凌,被孤立。十天里有七天都吃不到一顿饱饭。
      
      但向念从来不和院长告状,因为她习惯了。
      
      毕竟她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人,别人讨厌她,不是很正常吗?
      
      向念缩了缩肩膀,感受到一丝凉意。
      
      懒懒睁开眼,周围仍是一片漆黑。
      
      已经忘记在仓库了待了多久了,她看不见时间,只能从温度和饥饿的程度来判断,天已经黑了。
      
      这次不大幸运,院长没能在天黑之前察觉到她不在。看来要熬到明天了。
      
      向念干脆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这一晚,她做了很多梦。
      
      一会是她因为成绩没有容佳高,被父亲用皮带追着打。
      
      一会是她被送走前那个雨天。
      
      雨滴砸进地面的声音和父亲的骂声混杂在一起,她既恐慌又绝望。
      
      她像是一只即将沉下海面的孤鸟,什么都抓不住,只能任凭自己坠落。
      
      耳中的噪音牵扯着她的心脏,一阵阵绞痛。
      
      一开始是骂声,后来则成了无数个暗示她的声音。
      
      “你不是容夏,容夏已经死了。”
      
      “你死了。”
      
      纷乱的声音吵得她头痛欲裂,这一切的噪音,在一声巨大的爆破之后,戛然而止。
      
      向念松开捂住双耳的手,慢慢睁开了眼。
      
      她一身的冷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是噩梦。
      
      和之前无数个绝望的夜晚一样。很多次,她在梦中惊醒,脑海中都是她曾经看到的新闻头条。
      
      【容家小女儿容夏遭到绑匪绑架,受重伤后经抢救无效身亡。】
      
      她的身份被剥夺,整个人也被迫“死亡”,没有任何去抗争的资格。
      
      向念闭了闭眼,泪水涌出。
      
      虽然这样的梦已经做过很多次,但不知为什么,这一次让她格外难受。
      
      她用手背将泪水擦干净,躺在地上缓和了很久,才慢慢坐了起来。
      
      周遭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绝望。
      
      面前仍然是昏暗的仓库,没有人发现她,没有人救她。
      
      不过,她本就需要别人来救,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理智和饥饿感同时涌上来,带着无力和痛苦。
      
      向念坐在原地,感受着时间缓慢的流逝。
      
      天应该已经亮了,室外天气炎热,她却手脚冰凉。
      
      良久良久,她终于动了动手指,双手撑地,朝门口爬了过去。
      
      隐约记得昨天进仓库前,看到门外堆着粉色的老鼠药。
      
      向念没犹豫,伸手从门底下一探,抓了一把,又将手收了回来。
      
      她没记错,果然抓到了。
      
      吃了吧。
      
      吃了就好了。
      
      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着。
      
      向念怔怔地盯着手里的药,慢慢将手凑到面前来。
      
      正要张嘴吞下,忽然听到“咚”的一声,仓库的门被用力踹开。
      
      那一刻,刺眼的白光尽数涌进仓库,将所有的角落都照亮。
      
      向念被晃得睁不开眼。
      
      良久才抬起头,朝着门口望了过去。
      
      男人身形颀长,背对着阳光而站。他腿长肩宽,穿着一身正装,领口微敞。
      
      她听到了他的声音,低沉的,又带了些凉意。
      
      “把你手里的东西,扔了。”
      
      向念没动,全程愣在原地。
      
      直到他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掌心温热,与她的冰凉形成鲜明对比。
      
      向念好像被灼到,微微一颤,老鼠药从指缝中掉落。
      
      她获救了。
      
      男人重新站起身,向念的目光追随着他。
      
      也不知是阳光太过耀眼,还是他太耀眼,她没法将他看清。
      
      她用力眯起眼。
      
      终于,在逆光的角落里,看清了男人的眉眼。
      
      清冷的,深邃的。
      
      像黑曜石,也像宇宙中神秘的漩涡。
      
      那时候向念还不知道,这样一次看似不动声色的对视,却将她往后的几十余年都卷了进去。
      
      从某一刻开始,再无逃脱的可能。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虽然第一章看起来有点惨,但是不虐的,这是一个很甜宠的故事~
    临时决定换成这本开的,没存稿,有点冒险。
    风格就不是频道里的风格,很古早,毕竟是2014年的灵感,笔力不够一直不敢开。虽然现在也不够,但也想用笨拙的文笔把故事讲给大家听~
    治愈向,这个冬天带给大家一点温暖的故事。
    老规矩,前十章前五十留言送红包,给作者一个破产的机会8!!!
    下一本开:《难逃》专栏可见,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收藏一下哦。
    绝对好看,不骗你们!
    文案:
    双重人格女警花vs撩人男狐狸
    第一次见程念是在A区商业街。
    程念被盗窃犯公然调戏。
    “小哭包?叫声哥哥听听。”
    程念白皙的鹅蛋脸瞬间通红,半天吐不出一个字,难堪到想哭。
    第二次见程念还是在A区商业街。
    惯犯再次被捕,程念正给他戴手铐,他转身嬉皮笑脸:“又是你?叫哥哥。”
    程念蹙了下眉,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而后一脚踩在他后背上,冷声道:“叫爹。”
    车窗关上,掩住一双狭长的桃花眼。
    段纵轻笑了声:“有意思。”
    *
    程念接手一个案子。
    嫌疑人之一是段纵。
    带人调查那天,莫名察觉到身边这长着一张狐狸相的男人总在似有若无地打量她。
    程念转头,面无表情:“别打歪心思,案子到了我手里,你就别想逃。”
    段纵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抬起一双眼,笑:“没想逃。”
    “反倒是你,好像更难逃。”
    女主双重人格。
    主人格冷感女学霸,人狠话不多。
    副人格嗲精小哭包,遇事先撒娇。
    男主随时随地把人命撩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