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险遭撕卡 ...

  •   虽然半是主动、半是被迫的过起了三分之一的加班生活,但事情还是顺利的让人有几分不安。

      在安室透那边,皆川澄水成功树立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穿越者浅间被杀与苏格兰身份暴露的事,而始终不肯亮明自己身份的人设。他通过从DOLLARS搜集到的,哪家店新来了帅气的金发混血小哥的情报,定位到安室透除波洛咖啡厅的打工地点,通过在盘子下面贴纸条等方式,间歇送一点与组织相关,但又不至于影响到剧情的边缘情报过去。

      而作为与重要剧情人物接触,并间接介入了对抗黑衣组织这一主线剧情的代价,似乎也只是兑现在‘纪田正臣’需要时不时的在现场围观柯南破案,同侦查一课不可避免的频繁来往,以及协助少年侦探团的侦探游戏这样的小事上。

      多亏了穿越管理局的技术支持,使世界意志在清算卷进剧情的程度时,会将皆川澄水多开的每个身份都记作独立的存在,而不会因为‘纪田正臣’接触了安室透,将‘龙之峰帝人’与‘园原杏里’一起拖下水。

      即使以后被各机构调查时,迟早会从‘纪田正臣’过往的人际圈摸到两人,并发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三个都是穿越者浅间的协助人这一补票得来的身份,此时此刻,‘园原杏里’也还是做着普通的公司职员,还有空闲帮‘纪田正臣’构思报告怎么写,‘龙之峰帝人’也还长期扎在租住的公寓内,苦恼于如何用从DOLLARS得来的琐碎消息,拼凑编造出可用的情报。

      编造这一点,主要还是指皆川澄水在潜移默化的,将自己看剧情得来的情报一点点拆碎了揉进去,也算是为大计划的施行做一下铺垫。不管事实如何,他都为情报的来源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也免得事后黑衣组织再因为查不到来良三人组怎么得到的情报而到处发展内应。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皆川澄水从新闻报道、目暮警官他们透露的只言片语,以及广泛分布于东京,少数因工作、结婚等原因搬到其他城市的DOLLARS成员提供的一手、二手消息,罗列着目前的剧情、尤其是主线的发展进度,等待下一个七夕的到来。

      然而事情不会一直顺利下去,仿佛剧情的蓄力条满了准备搞一次大的,‘纪田正臣’与同事一起,在辖区内进行着例行巡逻的时候,只是去便利店买两瓶水,就被几名壮硕的持刀男子连带在场的顾客与店员一起挟持了,然后被对方当作了同警视厅谈判的筹码。

      从零散的对话中,可以拼凑出他们本来计划着抢劫银行,但奈何武力水平不足,被安保人员当场击溃,于是在警方赶到前,劫匪一路逃窜,选中了这家相距不远、有很多顾客的便利店,挟持了人质来要求警视厅提供一千万的旧钞票,释放被银行警卫抓住的两名同伙,并准备加满油的车辆以便他们逃离。

      由于巡警是穿警服上班的,在一群瑟瑟发抖的普通人中,‘纪田正臣’显得过分显眼,也因此第一时间遭到了劫匪的区别对待,被痛殴了一顿,还用绳子来回几圈捆的严严实实。

      这倒是他们高估他了,身体素质一般般,也并没有空手道、合气道之类武术造诣的‘纪田正臣’哪怕不顾及在场的其他人,也打不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甚至连成功逃跑都做不到。

      其实像他这样的,才是非职业组、也非刑警的警员通常会有的水平,而警校组那样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能拿来当做标准,更不能因此要求从警校毕业的都很能打。

      皆川澄水甚至需要庆幸普通的巡警没有配枪资格,否则他不仅使劫匪掌握的人质加一,还会为他们提供更容易造成威胁的武器。像现在这样仅仅是管制刀具的话,尽管同样对店内人员造成生命威胁,使警方投鼠忌器,但如果事态发展超出掌控,他们完全可以在劫匪没待在人质附近时,由狙击手将他们快速击毙。

      不过为了人质的安全着想,警方答应劫匪的要求,事后再设法追查的可能性或许更高,皆川澄水老老实实蹲在人群里等待,而‘园原杏里’则在事发时就请了假,用在柯学世界万能的乐器包装了定制的长刀,藏身于附近,准备必要时直接冲进去把劫匪全部砍翻。

      当然,这是万不得已时的选择,皆川澄水还不想现在就暴露‘园原杏里’的存在。

      在谈判专家与劫匪代表反复交涉的过程中,一名顾客带着的孩子不知是饿了,还是被抱的太紧觉得不舒服,忽然哇哇大哭起来,任做母亲的怎么哄都没用。劫匪很不耐烦,派了一个人过来叫她让孩子安静点,但越是这样,小孩反而哭的更厉害,引得暴躁的劫匪挥刀恐吓起来。

      或许是劫匪不够专业,又或者是单纯的没有耐心,他挥动刀具的幅度极大,眼看刀尖要戳到孩子的头部,而紧张地安抚孩子的母亲还哆嗦的蹲在原地,对此一无所觉。

      皆川澄水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眼看再不阻止就晚了,便歪歪斜斜的撑起身体,将母子二人撞到旁边。挥舞着刀子的劫匪似是应激反应,又或许是以为‘纪田正臣’有意反抗,于是将刀直直戳进了他的腹部,而血当即涌了出来。

      有些疼,但还能忍受,对皆川澄水来说,这种找家医院住几天就能解决的伤,都不算什么大问题。稍微有点麻烦的,或许还是有脏器被伤到,如果警方救援的速度太慢,将谈判拖上几个小时的话,‘纪田正臣’完全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直接凉掉。

      虽然这个身份本来就是放在明面上,准备必要时候拿来送的,他也没准备送的这么早,这么没有牌面啊?起码也该是在揭露协助人身份后,为了坑黑衣组织一把,或是给己方打助攻,因而壮烈才比较合适。

      那名劫匪现在也不去管仍在嚎啕的孩子,以及慌慌张张、前言不搭后语的哄着孩子的母亲了,他粗暴的将‘纪田正臣’扯到门口,让外面的人看看他们真的会动手的决心。

      ‘园原杏里’在围观的人群中穿梭,在手持防爆盾的警员围成的包围圈外,已经有媒体赶到,架起摄像机对现场进行直播,被困人质中有现役警员这一点,立刻成为了他们报道的重点。再考虑到警方用来记录现场的录像,以及现场并不在少数的围观群众,要动手会很不方便。

      在这种时刻,皆川澄水格外想念起其他世界便捷好用,无副作用无后遗症的记忆清除方法,哪怕是使半个城市顷刻间毁于一旦的事故,也能被他们将公众的认知修改为是煤气爆炸导致的,更不用提那些偶然目击到不该知道的事的普通人了。

      只可惜穿梭世界时不能携带物品,而相关能力更是只能在同系列作品衍生出的世界使用,柯南世界支持的失忆方法或许只有物理失忆,还失忆的不是那么靠谱,当事人有极大概率在受到刺激后将失去的记忆回想起来。

      因此皆川澄水明明有实力破局,却还是期望于在‘纪田正臣’还能撑得住的这段时间里,警方能及时下定决心,选择是暴力突破还是履行劫匪的要求。再不然,来个侦探想出另外的解决方式,或是引起什么其他的变化也好。

      然而,通常出没于东京地区的几位侦探中,毛利小五郎在事务所边看电视节目边痛饮啤酒,柯南少有的在帝丹小学按时上学,安室透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知是在出黑衣组织的任务,还是有其他事情要忙。

      真是不该出现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而需要人的时候,就一个个都不见了。

      从‘园原杏里’的角度,皆川澄水并没有在警方那边看到目暮警官那熟悉的装扮,而分辨了一番后,他才发现负责这次劫持人质事件的,似乎是在穿越者的蝴蝶效应影响下,从车祸中幸存,但不知为何从未出现在剧情案件中的新晋警部伊达航。

      也许还是可以期待一下警校组中综合排名第二,能力仅在化名安室透的降谷零之下的他的办案能力的。反正这批劫匪去抢银行都没事先做好计划,能直接撞上押运现金的持枪警卫,所作为凭仗的,也不过是些管制刀具而没有任何热武器,是除非劫持了主角团相关人士,否则在剧情中连电视新闻或报纸边角的戏份都不会有的程度。

      皆川澄水设法调整了一下‘纪田正臣’倚靠在玻璃上的姿势,来稍微减缓流血的速度。不过由于制服的吸水性太好,血又大多洇到被身体挡住的部位,从外面看很容易产生他的出血量并不大的错觉,希望伊达航不会也这样想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