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太过深爱》天神遗孤 ^第7章^ 最新更新:2015-07-15 10:10: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这个样子怎么能让人看见,俞菲只能心喊一声拼了选择回去。
      
      室内黑暗又安静,她站在客厅里,看着自己的房间门缝中透出一条光线,橘色的灯光就像是温暖的陷阱。
      
      她的心打起鼓来,蹑手蹑脚的一点点靠近,还没等俞菲走几步,大门突然传来钥匙插入的声音,她精神一振,意识到是妈妈回来了,心脏飞快的跳起,她小跑回房间里快速将门关上,耳朵贴在门上紧张的听着动静。
      
      大门声叩响,没过一会儿,另一声门关上的声音响了,俞菲暗暗松口气,知道妈妈回房间了。
      
      精神刚放松一半,她的心又提起来,转头看向床,江时戈侧着身子已经睡着了。
      
      这次她不敢再靠近他,她打开衣柜套上外衣外裤,在离他最远的地方观察他,看了十多分才肯定这次江时戈是真的睡了。
      
      确认之后她的心情反而更糟糕,又气又闷,像是准备了一年的考试,到了考场才发现准考证没有了,真是一拳头打在空气里,费力受气的都是自己,想安慰自己不要和醉了的人计较,可又不甘心。
      
      怎么也睡不着了,更不敢睡,俞菲坐在凳子上远远地看着江时戈,想着等到凌晨的时候一定得给他弄起来,要是被妈妈发现她屋子里多了个男人,事情就彻底无法收拾了。
      
      撑了两三个小时,俞菲终是体力不支靠着衣柜睡着了,再醒来时发觉自己躺在床上,一看墙上的表已经九点多了。
      
      她猛地坐起来,房间的四周并没有异样,要不是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套着的外衣,她甚至会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了。
      
      走出房间,屋子只有她一个人,想必江时戈早就走了,妈妈大约也没有发觉。
      
      所以,他喝的烂醉把她亲完了,在她屋子里睡了一晚上,临走时还把她抱回到床上去,然后就走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
      
      难不成因为帮了自己想占便宜?
      
      俞菲隐隐又觉得江时戈不是那样的人。
      
      可他一时冷漠异常,一时又这样深夜到来,那样热烈疯狂的吻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就这样被他打乱,俞菲焦躁极了,她觉得自从认识了江时戈后,两人的接触都是由他占据主导位置,这实在是让她不安。
      
      给自己煮了点东西吃后,中午有人敲门,她的心急促跳了两下,吸口气,板着脸开了门,站在外面的是个男人,不过不是她想的那个人,而是快递员。
      
      她以为是自己在网上买的东西到了,打开一看竟然是个高档新型手机,她可不敢轻易收,打给快递官网核实后确定是寄给她的,当客服说寄件人姓江时俞菲反应过来了,这应该就是江时戈送的,为什么?
      
      她记起昨晚他给她送手机时给摔坏了,难不成是补偿?
      
      补偿她的手机,还是那个吻?
      
      她不能要,这是她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是,她必须弄清楚他昨晚为什么那么做。
      
      可她这个两个想法进行的都不顺利。
      
      第一,她想让快递退回时由于没有寄件人地址无法退回,电话也是空号。第二,江时戈再没出现了。
      
      ***
      
      那种无力感再次出现,俞菲实在无处发泄于是主动到井岚的公司楼下等她下班。
      
      井岚看到她很开心,两人一起去吃了饭,俞菲说了江时戈半夜来她家的事情,当然没提他那个吻。
      
      井岚说:“这已经很明显了啊,我之前就说了他肯定想追你。”
      
      可追人哪有本尊不出现,一出现就冷着一张脸的啊。
      
      “难道是放不开?”井岚给她提议,“要不你主动点追他好了,反正这年头女人追男人也很正常。”
      
      俞菲听完手一抖,差点把勺子掉碗里,“我比他大,你让我追他啊。”
      
      “大又怎么了,现在姐弟恋是流行趋势,古语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她碰碰俞菲,“现在都流行萌系,你长得也不差,再卖萌撒个娇肯定好使。”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俞菲说:“我和他才见过几次,如果他有女友了呢,或者他订婚结婚了呢,我就这么冲上去算什么。”
      
      “再说了,他那么年轻,样貌又好,看得出家世也必然不错,先不说我俩的差距,就说他如果只是一时冲动怎么办,我又比他大个两三岁,你说,我敢赌吗。”
      
      井岚愣住了,“……我倒没想那么多。”她禁不住开始想,以前的俞菲哪里会考虑这么多事情,想要就直接说,喜欢就放手爱,曾经那么洒脱的人也被现实束缚住了。
      
      俞菲摇摇头,其实她一开始也没想这么多,这些都是最近琢磨的,而且最大的问题在于江时戈的态度,但除了那个吻,俞菲并不能感觉出他对自己的追求之意。
      
      但也是那个吻,彻底搅乱了她死寂的心。
      
      ***
      
      几天后,俞菲到新应聘的餐厅上班,逐渐适应了工作,也慢慢把江时戈的事情放在了脑后。
      
      再见到江时戈是一个星期后了,客人不多,老板就提前让她下班了,她走出餐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街边的江时戈。
      
      也实在很难不注意到他,他靠在自己的车旁,双臂环抱,穿了件低领开衫,稍稍露出精致的锁骨,下面配了件牛仔裤。他薄唇轻抿,肤白如玉,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人年轻焕发,无需任何装饰,青春是他最吸引人的资本。
      
      俞菲看到他的时候,身旁还有两个学生妹讨论他是不是旁边学校的学长。
      
      他怎么会在这儿?
      
      一看到他,俞菲瞬间就想起那个深夜疯狂的吻,脸上一热,犹豫了下决定还是不要去打招呼了,刚转身想走,身后传来他的声音:“俞菲。”
      
      她抬起头,两个学生妹正看向她,圆圆的眼睛黑亮亮的,也是那样的年轻洋溢,她忽的心中有点冒火。
      
      江时戈慢慢走到她身边,对她说:“下班了?”
      
      她没抬头看他,闷闷的嗯了一声。
      
      “一会儿有事吗?”
      
      “什么?”她马上啊了一下,“有事的。”
      
      “那等等再办吧,你先跟我来。”他伸手将她的包拿走,转身回了自己车里,见俞菲不上来把车窗拉下对她说:“上车啊。”
      
      俞菲脸色红了又白,不经意又看到那两个学生妹的眼神,咬了咬唇,还是上了他的车。
      
      进车她拿回自己的包后问他:“要去哪儿?”
      
      他启动车子上了路:“到了就知道了。”
      
      俞菲看着他的侧脸,发现不出他有什么情绪,难不成他忘记那晚的事情了?
      
      过了会儿,江时戈问她:“你怎么没用手机?”
      
      他这一问俞菲心中的钟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她想直接问那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忍了又忍只是回道:“我不能要,等下我回家还给你吧。”
      
      江时戈云淡风轻的说:“那是我赔你的,何况那个手机市价和你之前的手机买的时候价格差不多,你不用太在意。”
      
      五年前的手机和现在能一样吗,现在那个手机200块都卖不到。她对他的态度有些不高兴,坚持回:“我不要。”
      
      他看了她一眼,这次没说什么。
      
      车开了20多分钟,他一直沉默,俞菲不是很习惯这样安静的场面,她忍不住问:“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看电影。”
      
      俞菲愣了几秒,心底的情绪又放大几分。
      
      看电影?
      
      十多天没见,对那晚的事情没有一句解释,一来就找她看电影?
      
      她心底的焦躁又增了一分,努力压抑平复。
      
      ***
      
      约莫半小时后,两人到了商场的电影院,江时戈对她说:“你在这等着,我去买票。”
      
      过了一会儿他走回来,手里拿着三张票,俞菲有些奇怪,可马上就知道原因了。
      
      “小江。”穿着休闲装的连奕笙从远处走到江时戈身边,“你都买好票了啊。”
      
      “嗯。”
      
      连奕笙本还想说什么,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俞菲时他愣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眼江时戈,小声说:“怪不得你答应出来看电影,原来是另有企图……”
      
      江时戈低斥了句:“别乱说话。”
      
      “安啦,你那天都说了多少遍了。”连奕笙走到俞菲身边,露出一个可以秒杀众多女性的笑容,可话就不是那么中听了:“俞魔女,又见面啦,你喜欢看这个电影吗?”
      
      俞菲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随意回:“我就是凑数的,看什么都可以。”
      
      连奕笙哦了一声,转身去买爆米花和可乐去了。
      
      即将入场,连奕笙把手里的另一桶爆米花塞到江时戈手里,江时戈直接给俞菲了,连奕笙看到脑袋一撇不高兴的自己去放映厅,江时戈和俞菲一前一后跟上。
      
      电影是迪斯尼改编真人的经典童话,来看的大部分都是情侣,像俞菲这样奇怪的组合就只有他们了。俞菲抱着爆米花,一口也吃不下去,连奕笙看的津津有味,江时戈望着前方,黑暗中他的侧颜线条分明,更显俊美,只是脸上毫无表情,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俞菲低着头,别说电影剧情,就连听演员的台词她都觉得焦躁烦闷,只想着什么时候电影结束好离开。
      
      漆黑的放映厅像张巨大的黑网,铺天盖地的笼罩着她,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怎么,不喜欢看?”黑暗中江时戈突然靠近她的耳边轻声问,她感觉到他的气息,陌生又熟悉,他又靠近了些:“早知道让你选好了。”他口中的热气吹拂到她的耳廓,仿佛在轻舔慢咬她的耳朵,温柔又热烈,她脑中闪过回忆里的触感,下一秒耳朵连着脸廓开始发烫,心脏扑通直跳,浑身都燥热起来,她惊讶羞恼又愤恨。
      
      恼的是他。
      
      更恨自己。

  • 作者有话要说:  十年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6-22 20:39:56
    1791812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6-23 01:14:35
    谢谢地雷
    来见识一下小江教授的调/情技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